诱子偷伦初尝云雨孽欲天堂 高H喷水荡肉爽腐男男

康康 2022-04-26

一个时辰后金点终于消失,灼痛如潮水般退却,云梨从泥坑里爬出来,瘫坐在地上,心有余悸,终于活着回到人间。
  卫临停止向坑中注水,面如金纸,持续两个时辰施展水灵术,体内的灵力几乎耗尽。
  “感觉怎么样?”
  他抬步上前,忽见云梨裸露在外的手臂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冒出黑色的泥垢,屋里顿时弥漫着一股腥臭味。
  他滞了一下,旋即明了,看来金色小点儿不仅淬炼筋肉,还起到了洗经伐髓的作用,效果可比洗髓丹好太多!
  突破练气四层时,他也经历过洗经伐髓,只是没有这般阵仗,卫临若有所思,突破是灵力超过丹田和经脉现能承受的最大极限,引动大量灵力拓宽丹田筋脉。
  前期突破所需灵气较少,对筋脉的压力达不到排出杂质的程度,只有到突破练气四层时,灵力形成的挤压才第一次达到洗经伐髓的程度。
  这个时候的效果也是最明显的,之后每一次也会排出身体杂质,但因灵气的滋养,以及持续不断得排出,身体的杂质本就少,能排出的自然也是少量。
  突破对筋肉的磨砺毕竟有限,时间也各不相同,往往只能达到洗经的效果,要想真正伐髓,排出骨头里的杂质,则需要借助洗髓丹的药力。
  洗髓丹,以朱萝果为主的火属性灵植灼烧,高温淬炼,扩体煅经,青月兰等温和药效灵植修肌复体,温经养脉,然朱萝果与青月兰药性相克,故而需要长角香鲮妖丹综合调节。
  那些金芒到底是什么,竟然能同时起到灼烧淬炼与温养修复的作用?
  仿若从水里拎出来的云梨支着手臂慢慢坐起来,看见卫临呆着那里,先是微微蹙眉,而后又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然后拧眉思索着什么,想起他的所作所为,她顿时就来气了。
  先是摔了她一次,虽然那点痛被剧烈的灼痛感覆盖了,她没感受到,但也改变不了在她最痛的时候,他还给她痛上加痛的事实!
  然后他竟然在她最狼狈的时候添砖加瓦,让她在狼狈的路上一骑绝尘!
  咦,怎么臭臭的?
  被剧痛折磨得麻木的五感渐渐恢复,云梨很快闻到空气中浓烈的腥臭气息。
  等等,这臭味有点熟悉呀,她呆呆低头,看着自己小短手几乎已经整个被黑色污泥覆盖,脸上还有什么东西流下,她下一意识抹了一把脸,黑乎乎糊了一手。
  雾草,云梨呆若木鸡,脑中一片嗡鸣,随即想起来什么,她将头埋在双膝上,气急败坏道:“出去,快出去!”
  太丢人了!
  回过神的卫临看见她的反应,勾了勾唇,“又不是第一次了。”
  “快――出――去!”云梨又羞又怒,从牙缝中挤出一句后,又火速埋下头。
  卫临轻笑两声,方在她恨不能找块地缝钻进去的尴尬中退了出去。
  感受到人走了,云梨跳了起来,从储物袋中甩出一只浴桶,施展水灵术注满水,而后扯下幻世绫跳了进去。
  幸好,在莫云城买的家用品他们一直都带着,不然就更尴尬了。
  等云梨将自个儿从头到尾清洗干净已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儿,为啥会这么久呢,那自然是因为这个洗经伐髓不是一次性的,而是持续不断的,每每她刚洗干净,下一刻就又覆满了污泥。
  中途她也自暴自弃,想过要不等结束后一次性清洗了事,奈何实在难以忍受自己身上有污垢而不作为,只能含泪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清洗。
  结束后,云梨赶紧跑到了院子里,虽然污水泥垢她已经用火蒸发燃烧过了,但是空气里弥漫的那股味暂时无能为力,只能靠它自己慢慢消散。
  “不错。”卫临上上下下打量着云梨,境界稳固,双目清明,没有吸入狂暴灵力后走火入魔的迹象。
  云梨这才注意到他,想起刚才的情景,她脸刷地一下红得像煮熟虾,有能消除别人记忆的法子吗,这种黑历史不想让人记住啊!
  卫临嘴角上扬,抬手凝出一面水镜,“别尴尬了,快来看看你洗经伐髓的成果。”
  云梨瞪了他一眼,方才看过去,镜子里自己的小脸越发白嫩,吹弹可破,又因为尴尬洇染了一层红晕,显得粉扑扑的。
  她抬手瞧了瞧手臂,同样白皙水嫩,啧啧,虽然过程尴尬了点,结果却是不错滴嘛,这么天然无污染、从内自外、没有丝毫副作用,还立竿见影的美容美颜法子哪里寻去!
  “别臭美了,赶紧运功试试。”
  云梨不满地瞪他,这人怎么这么讨厌,到底会不会说话,恋恋不舍地把目光从水镜上挪开,就着院中的石凳打坐运转红尘功法。
  身体通透了,灵气吸收的速度更加快速,以她为中心形成一个巨大的气旋,源源不断的灵气从四面八方涌过来,进入她的体内。
  良久,云梨结束了修炼,抬眸望向空中高悬的冰轮,今夜银月明亮,月华如水,就在刚才她感觉到磅礴的灵气中裹挟着一丝丝月华,进入了体内,仔细感受,又像是她的错觉。
  “对了,方才你做了什么?我怎么突然感受到你的情绪?”想起灼痛中突然感受到与卫临的联系,在死去活来的折磨中,感受到他的焦急,云梨决定原谅他不厚道的做法。
  卫临挑眉,“你是说联系?就是上次你变成蛋前,我说过的那抹清凉……”
 

  清凉之意?!
  听完卫临的解说,云梨脸色瞬间五彩纷呈,想起每每刚酝酿了一点晕眩,那抹清凉就卡点出现,唤醒她,云梨就恨得咬牙切齿,若不是那清凉,她怎么会遭那么多罪!
  但是那丝联系……
  她坐了下来,照卫临所说,用意念撞击屏障,想要再次唤出那股清凉,然而,之前孜孜不倦唤醒她的清凉之意,竟然变成了傅文佩,任她雪姨附体,就是不出来!
  她郁闷地睁眼站起来,“明日我们去文溯楼一层逛逛吧。”
  莫名奇妙出现的清凉之意又触到他们的知识盲区,得去查查资料了。
  文溯楼共五层,上次他们去的是专供练气期弟子兑换功法秘技的二层,而一层收藏的则是些修炼基础知识,传记轶事,和简单的小术法。
  总之,是个补充常识的地方,价格也不贵,5贡献点便可在里面查看一天。
  “也好。”卫临点头,这些时日一直将重心放在提升修为上,对神识所知不多,也是时候好好了解一番,为筑基以后开辟识海做准备。
  修行以来,几乎每晚都是在修炼中度过的,今夜又经历了非人的折磨,云梨身心俱疲,屋子里又被她弄得臭臭的,想了想,干脆提议道:“今晚我们不修炼了,赏月吧!”
  卫临眉尾一扬:“怎么?小懒虫又想偷懒了?”
  “谁想偷懒了,”云梨脸上爬上一抹可疑的红色,磕磕巴巴的辩解:“凡事讲究个张弛有度,修炼也是如此,适当的休息才能更好的修炼。”
  “是吗?”卫临轻笑,目光透着几分洞悉,看得云梨不自在起来,她眨了眨黑漆漆的眼眸,不让卫临窥探到她的心虚,绞尽脑汁,想以前看过的鸡汤文,看有没有适合现在这个话题的。
  不料卫临突然收了目光,一跃跳上屋顶,转头对下面的她道:“上来啊,不是要赏月吗。”
  “啊?来了,”云梨暗暗松了口气,不进屋就好,手中幻世绫飞出,缠绕住屋顶一角,借助长绫轻轻松松飞了上去,她得瑟一笑:“这可难不倒我了。”
  卫临忍俊不禁,掩唇笑道:“长本事了。”
  云梨昂首阔步走过去挨着坐下,臭屁回道:“那是!”
  墨色天幕上,那冰轮越发皎洁,山川沐浴着月光,温柔宁静,近处树影婆娑,随着习习夜风轻摆曼舞。
  进阶的痛犹记在心,那种痛,现在想起来她都忍不住战栗,不会每次突破都会这样疼吧?
  她的心底不由产生一丝怯意,良久,轻轻开口:“师兄,以后我们会是什么样子?”
  “那还用说,”卫临剑眉一挑,傲然说道:“自是一起得道飞升!”
  “得道飞升呐。”云梨轻轻呢喃,慢慢吐出一口浊气,修炼一途本就是逆天而为,夺天地造化,若是这点小困难就放弃,又何谈得道飞升呢!
  她的眼神坚定起来,弯了唇角,道:“这个目标有点大,先定个小目标吧,首先要解了你的鬼泣,走出这个地方,还要赚很多很多灵石,收灵宠、学符篆,还有,走遍万水千山......”
  卫临偏过头,看她满面憧憬,笑颜如夏花般绚烂,不禁问道:“我一直有个疑惑。”
  “什么?”云梨侧眸。
  “为什么你明明那么害怕,却总能准确的做出反应?”
  他眉头紧锁,从他们遇到那只白鼻熊罴,第一次斗法开始,每一次战斗,阿梨虽然都特别害怕那些恐怖、血腥的场景,可却从来没拖过后腿,相反,她总能根据情况做出最适当的配合。
  “我也不太清楚,”云梨愣了一瞬,曲起双膝,望向空中的明月,想了想到修仙界的几次恐怖的经历,又回忆了自己的前世今生,拧眉道:“每次特别害怕的时候,心底里就会有个声音告诉我,千万不能犯错。”
  “嗯?”这个答案卫临有些意外,不想犯错就能不犯错吗?
  “对啊,不能犯错,像白鼻熊罴那次,我若是出错你可能就被它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了,还有许福那次,我若不是一直死死勒住他的脖子,他缓过神,铁定一锤子将你砸成肉泥!”
  最初她的眼中还带着一丝丝迷茫,说到最后却庆幸起来。
  她久久盯着空中那轮银月,以前没有经历过这些死生瞬间,感觉不明显,现在细细想来,前世今生,每次越是害怕的时候,心底的那个声音就会越明显。
  空中的明月愈发的皎洁了,似乎能看见一层又一层的光晕从月心向外散开,眼皮越来越沉,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一片白茫茫的虚无中走出一位颀长的男子,他步履从容,嘴巴一张一合的,她却听不清他说了些什么,也看不清他模样,只觉他很严厉,又带着些许无奈和疲惫。
  而她跪坐在地上,哭得惨兮兮,害怕、愧疚、自责、绝望、怨恨、不解,各种情绪萦绕在心头......
  静默无言,良久,肩上一沉,耳边传来绵长的呼吸,卫临无奈地轻笑,“就这,还赏月呢。”
下一篇:成熟老女人XXXX 古代荡女丫鬟高H辣文纯肉
上一篇:老太爷含着她的乳35小说网 诱子偷伦初尝云雨孽欲天堂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