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禽小叔别太猛免费阅读 我半夜摸亲妺妺的下面好爽

康康 2022-04-26

 ,一路渡仙
  晴天霹雳!
  他们的灵餐还是去绝影峰之前补充了一次,从绝影峰出来,温雪萝的事闹得人心惶惶,也没心思去什么市楼;然后半夜三更被传讯符叫出来做任务,本来就靠着一袋灵米勉强撑着了,还被她送出去了。
  她哭丧着脸,“我忘了。”
  三天后,几乎是刚到附近海域,一张传讯符就飞了过来。
  “走吧。”云梨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地图,对比传音符中月一所说,找到了他们所在的岛。
  卫临看着手中的地图找到传讯符中月一所说的地方,久久不语,半晌才慢慢道:“七八天前他们就在那个岛了。”
  他记得很清楚,当时他追着蛋到了那岛后面,远远就听见二人声音,眉心一跳,忆起当时的场景,神色凝重道:“他们似乎看见了巨蛋!”
  “啊!”云梨心头一突,转念又想她在蛋里,他们又不能透过蛋发现里面的人是她,又放下心来。
  卫临眼神一厉,语气却轻柔如同梦呓:“也要做好准备,万一被认出,也只能......”
  “这话的意思,你想干掉他们?!”云梨愕然,有点小暴力啊。
  师兄刚突破练气九层,蓝书据说突破练气九层已经三年了,而且身为副阁主亲闺女,阁主亲传弟子,保命的法宝一定很多;不过师兄是剑修,于剑道一途有些天分,战力也不能等闲视之,他们俩打起来,谁会赢呢?
  至于她自己,对付月一这个练气八层,嗯,问题不大,这样看来,也不是没有可能,就是魂灯有点麻烦。
  不干掉他们,被发现了秘密,有可能会遭到残夜阁的追杀,还有可能被拉去做小白鼠,干掉吧,作为阁中精英一定是点过魂灯的,死前的景象一定会传回去,也要被全阁追杀。
  好像怎么样都难逃被追杀的命啊!
  站在船头,望着慢慢接近的海岛,二人对视一眼,上了岸。
  “这是怎么了?”云梨错愕地问道。
  床上的蓝书蜷缩成一团,漆黑鸦发更衬得她脸色苍白如纸,白净的额头上,冷汗一层密过一层,往常不点而朱的樱唇毫无血色,整个人如同被雷雨打过的梨花,美丽又脆弱,苍白又无力。
  “神识受损。”
  月一心有余悸,只差一点,他就跟着放出神识去查探了,指了指门:“先出去吧。”
  说完向门口走去,云梨二人悄悄对视一眼,方才默默跟着出了玲珑屋。
  万万没想到,他们想好了各种措辞,却没料到根本用不上。
  “八天前,我们发现水中有金红色的东西在高速移动,师姐放出神识查探,然后就这样了。”
  一到外面,月一便解释了。
  “金红色的,东西?”云梨眨了眨眼睛,微微歪着头,作出惊奇状。
  心中满满的雾草,这事竟然是她干的!
  “速度太快了,具体是什么没看清。”
  卫临暗暗松了口气,经历了太多事,他都忘了那巨蛋不仅能聚集天地灵气精华,还能隔绝探查。
  除了像他一样亲眼看到一个大活人,在眼皮子地下变成一颗蛋,或者看见阿梨从蛋中出来,谁人能想象得到这巨蛋里面是个活人呢?
  白担心一场。
  不过他上次神识受损,没几天就恢复了,都八天了,蓝书怎么还严重成这样?
  “神识受损这样严重吗?”他这样想,也就这样问了。
  “哎,这不是简单的神识受损,”月一叹了口气,后怕道:“她这是神识被吞噬了一部分。”
  “神识受损,神识吞噬,”云梨喃喃自语,恍然道:“这就跟受伤差不多,神识受损就相当于一般的伤口,而神识被吞噬就是缺胳膊断腿,我这样理解对不对?”
  卫临、月一:“......”
  理是这么个理,就是这形容,略凶残些。
 

  “呃,可以这样形容,但师姐这也没那么严重,顶多算断了根手指。”月一扶额,呸呸呸,他在说什么。
  “不严重吗?她都虚弱成那样!”云梨狐疑地看向他,“断个手指不至于弱柳扶风到这地步吧?她现在就像,嗯,气泡,一碰即碎。”
  “神识毕竟不同于身体,缺一丝都是致命的,现在我们还未筑基,不能开辟识海,修炼神识。”
  他随手捡起地上的一截细细的干树枝,“如果修炼过的神识是金线凝成的绳子的话,那我们现在的神识就是这截树枝。”
  手指轻轻用力,树枝卡的一声断成几节。
  云梨恍然大悟,学到了,见一旁的卫临沉默不语,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她不禁传音道:“师兄你想什么呢?”
  卫临抬眸看了她一眼,回传道:“无事。”
  他的神识恢复的快会是那清凉之意的原因吗?
  “对了,你们这些天去何处了,一直联系不上你们。”
  “意外突破,耽误了点时间。”卫临淡淡的语气中包含了一丝丝恰到好处的嘚瑟之意。
  月一这才发现二人修为均上了一个台阶,瞠目结舌,“你们......”
  “也是运气好,”云梨乐呵呵道:“带的灵餐吃完了,每探查一个海岛我们都顺便摘点野果,不想其中一种果子竟然蕴含大量的灵气,无意中吃了,就突破了。”
  “那还......”
  “只有四颗,师兄三个我一个,吃完了。“不等他问出口,云梨马上说道。
  突破练气四层与突破练气九层所需灵气天差地别,肯定不能只有两颗果子。
  月一亮起的眼神暗了下去,他进入练气八层已经一年多了,一直没能突破,反倒是后入阁的千九比他先进入练气九层,这不是明晃晃地昭告所有人,千九天赋比他好么。
  他心神郁结,这样的好事怎么就没能落在他头上呢,不死心地追问:“是什么样的果子?你们还记得是在哪里摘的吗?”
  云梨挠了挠头:“在哪里摘的记不清了,但是我这个人比较细心,遇见的果子都是一颗不落地摘走,绝不会让它们落在地上,白白浪费。”
  月一:“......”
  这是细心吗?区区野果而已,也要一颗不落地摘走,太绝了!
  卫临瞪她一眼,接过话:“比核桃略小一些,明红色。”
  “就是冰糖葫芦那般,晶莹剔透的红。”云梨忍不住插话。
  她的话给卫临打开了思路,想了想几种熟悉的水果,瞎编起来:“无核无籽,果肉细嫩鲜脆。”
  “哦,对了,顶端还有一个浅浅的四角星果蒂。”
  云梨补充道,趁月一思索之际,赶紧传音卫临:“你编的时候注意点,你见过哪种水果无核无籽还脆的!”
  “不离奇些怎么体现果子的神奇。”
  她歪头一想,好像有点道理啊。
  晋升炼气期九层,卫临已是蓝书之后修为最高的人,在蓝书重伤之际,理所应当地成为他们这个临时小队的主事人,便道:“我们的任务还没完成,让师姐在这里休息,我们去查剩余的海岛。”
  云梨有点担心:“她一个人在这里,会不会有危险?”
  阁主的爱徒,副阁主的掌上明珠,真出了事,他们可承担不起。
  卫临默了默,“你留下陪她,我和月一师弟去。”
  月一被那句师弟一刺,心中更是郁郁,出门时他还是师兄,尚未归去,途中就掉了个序。
  但是他又挑不出什么错,除了族人血亲,修士只看实力,修为高者为长,称谓变换是再寻常不过的事。
  只是以前都是他的修为追上别人,被人换尊称,现在倒过来了,着实有些不适应。
下一篇:翁公的大龟廷进我身体里 女高中生成老汉泄欲H文
上一篇:翁公和晓静在厨房猛烈进出 客厅乱h伦交换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