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的奶好大把腿张开 被迫做情趣用品试用员小说

康康 2022-04-26

,一路渡仙
  “什么?!”
  “怎么可能,千九师兄可是双灵根,怎么会没有仙缘?”
  众人有一瞬的呆滞,随即更加疑惑了,堂堂双灵根的绝世天才,没有灵根,这不可能!
  绝不可能!
  是啊,怎么可能,别说这些小弟子了,就是他们也不敢相信,星冶叹了口气,道:“一般而言,仙缘便是得到天道认可,成为能够修道之人,进而诞生灵根,以灵根为本,吸收天地灵气,化为己用。”
  “通常来看,有灵根的人便是有仙缘,这也是所有修士的共识。但实际上,仙缘与灵根之间,先有仙缘才会有灵根,只是仙缘缥缈,不若灵根可以探查,二者又几乎绝对对应,长久下来,人们便形成了有灵根就是有仙缘的认知。”
  他偏头看了眼从方才就一直沉默的卫临,继续道:“千九现在就是那绝对对应的意外,他没有得到天道的认可,没有仙缘,可却拥有绝佳的灵根资质。这种情况下,任何法器都会拒绝成为他的本命法器。”
  众人的目光随之落在卫临身上,只见他垂手而立,一动不动,整个人像被抽掉了灵魂,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躯壳。
  惊蛰叹了口气,身影闪动,没了踪迹,竟是直接走了!
  星冶朝他消失的地方看了一会儿,随即也摇头叹息着离开了,一众高层见阁主已离开,也相继离开。
  众人谁也没料到一场轰轰烈烈的小比如此收场,同情地望了望擂台上那个一动不动的少年,天之骄子又如何,绝杀亲传又如何,在天道面前,照样是任由摆弄的小丑。
  众人陆陆续续散场,不知过了多久,星落山人去山空,除了卫临与云梨。
  云梨颤抖的手指沿着袖角慢慢攀上去抓住他毫无血色的手,扬着头,声音抖得不成句:“不是的,不要相信他们,人定胜天,我们一定可以飞升的。你不要放弃。”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里微微带了一丝哀求。
  卫临眼珠转了转,似是回了魂,垂眸望向跌坐在地上的她,瞥见其雾蒙蒙的杏眸里蓄满的恐惧,他慢慢蹲下身,竟然轻轻笑了笑,“是我没有仙缘,怎么你却怕成这个样子?”
  云梨没有回应他的脆弱的打趣,自顾自道:“别听他们的,别听他们的,一定有办法的。”
  卫临抬手将她额边的碎发别到耳后,声音轻得近乎梦呓:“所以你也认为我没有仙缘对不对。”
  云梨一愣,定定望着他的眼睛,那句‘不对’怎么也吐不出来,无论是方才阁主的解释,还是她脑子自带的部分修炼知识,都很明确地指出,他的这种情况确实是没有仙缘。
  鸦睫颤了颤,近在咫尺的距离,她清晰地看见那双凤眸深处的脆弱绝望,经不起任何的欺骗,她不自觉地掐着手心,道:“准确的说,是没有得到这方天道的认可。”
  眼见那双凤眸破碎黯淡下去,她马上补充道:“不过没关系,只要出了这方天地就好了,更高级的界面对外来人口都是一样的,只要修为达标就行。”
  “界面?”卫临有一丝错愕,随即苦涩一笑:“知道你想安慰我,编谎话变得走心点。”
  云梨摇摇头,理了理脑子里涌现的这方面信息,换成了他能听懂的话:“我说的是真的,没有在编,就是飞升,只要飞升到上界,上面的天道对飞升上来的非原住民,都是按修为认可的,到时候就不存在没有仙缘这个说法了。”
  “你觉得我可能飞升吗?”卫临笑容涩涩的,所谓仙缘深浅其实就是玄之又玄的运气,没有运气得不到机缘,也不会拥有本命法器,这样的他,拿什么飞升。
  更何况,若是他没有猜错的话,还有天道的抹杀,没有得到天道认可便拥有灵根,这不是逆天是什么,逆天而为,天道怎么会允许他存在。
  看出了他心中所想,云梨急急道:“修炼本就是逆天而为,只是你逆天的程度比较高,开启了困难模式罢了......”
  “阿梨,”卫临打断了她的话,闭了闭眼,“我想静静。”
  云梨飞快地抬手捂住了嘴巴。
 

  卫临抬了被抬她抓住的右手,“你先回去。”
  她头摇得像拨浪鼓,挪开手:“我不说话,不会打扰你的。”
  说完,再次捂住了嘴巴。
  卫临怔了怔,从一开始她就很不正常,拿开她捂嘴的手,“你在害怕什么?你一早就知道我没有仙缘?”
  “不是,我不知道,我只是怕你不修炼了。”
  云梨连连摆手,虽然她方才表现的是有点未卜先知,但她真的只是从照影剑第一次拒绝,就想到了没有仙缘这种可能,不仅是她,惊蛰、星冶那几个元婴真君应该差不多都有如此猜测。
  这个理由,卫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拉着云梨站起来:“你先回去,我去找师父。”
  “他,”云梨很不放心,方才惊蛰的那声叹息,满满都是毫不掩饰的失望,他真的还能像从前那般对待师兄吗?
  卫临微微仰头看向天空,叹了口气:“总要知道原因,才能对症下药。”
  这个意思是不会放弃修炼了?看着他渐渐坚定的眼神,云梨终于慢慢放开了手,“那我等你。”
  一刻钟后,内谷小院。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坐在屋外台阶上的云梨看见走进来的人,担忧地询问,是惊蛰不见还是被赶出来了?
  卫临一脸平静,脚步不停,平静地说道:“师父出去了。”
  “啊?”云梨懵了,出去是指不在罗耶山还是离开了残夜阁?
  “云姝仙府那边出了点事,惊蛰师叔去赶去查看,师弟不要多想。”
  蓝书的声音在从外面传来,看见二人回头望向她,她接着说道:“你也不要怪惊蛰师叔,他也不容易,大限将至,若是再不得飞升,便只能泯灭于虚无。这些年来师叔一直想着收个徒弟传承衣钵,最初看中的是温明师兄,但是因为芒种师叔,这事不了了之。”
  她说的含糊,意思确是明明白白,阁里私下一直有人传绝杀惊蛰与芒种不和,没想到是真的。
  “后来,我测出单金灵根,师叔又想着收我,没想到又被师父截了。”
  云梨垂下眼眸,所以现在是好不容易终于找到个合适的徒弟,却又没有仙缘?
  这样看来,这位惊蛰大人也真是够倒霉的。
  卫临没有接话,而是问道:“师姐可知像我这种没有仙缘却有灵根的情况,会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蓝书神色复杂,早些年她在父亲收藏的秘籍书库中确实很看过一些杂书,这样的情况也是知道一点的。
  一看她神色,卫临便知她是知道的,忙施了礼,道:“还请师姐告知。”
  蓝书看了看他,总归还是惊蛰师叔的弟子,以师叔的性子,就是再怎么样,只有他本身没有犯下大错,便不会逐他出门,明面上大家还是师姐师弟,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心念之间,她微蹙了蹙眉:“我知道也不多,只是以前偶然从一些闲书中看过一点,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夺舍,没有灵根的人夺舍了有灵根之人的身体,从而继承他的灵根,但是在天道看来他还是没有仙缘的那个人,自然不会认可他了。”
下一篇:娇妻系列交换(纯肉高h) 人妻高h喷水荡肉爽文np
上一篇:翁公的大龟廷进我身体里 女高中生成老汉泄欲H文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