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着她的下面流了黏黏的液体 欧美最猛黑人XXXX黑人猛交

康康 2022-05-14

 “上将军!秦军南部战场的攻势被止住了!”王樯拿着最新的军报,惊喜交加,飞似地向赵括报喜道。一旁的赵启与任武闻言,也是一脸惊喜!
  看着满脸欢喜的三人,赵括忍不住吐槽道:“有啥高兴的!那说明南部战场上我军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了!”
  “啊?”三人异口同声道。不是止住了攻势吗,这么大的利好,怎么会是到了最后的关头呢?!
  “赵军阵地前沿是不是就没剩几个防守点了,几乎全军都分散了开来?”赵括淡淡地问道。
  赵启与任武转头望向了拿着军报的王樯,王樯闻言一愣,随即展开竹简,细细读了起来。不一会儿,王樯感叹道:“上将军简直神了!人未到战场却知战场形势!”
  连带着赵启与任武二人,眼中都冒出小星星。
  赵括有点开心,毕竟马屁嘛,谁都爱,又有点受不了几人的猥琐眼神,赶紧说道:“有啥神的,我给李义留下的突围方案的最后,就是这个阵法——钉子阵!”
  “钉子阵?!”王樯疑惑道:“上将军,末将追随廉颇将军经年,各种阵法也算熟悉,却从未听过钉子阵啊!”
  “我创的!”赵括大言不惭地说道,毕竟他比抗美援朝的189师师长蔡长元将军早了两千年,嗯,老祖宗的老祖宗拿你东西能叫偷吗?!
  必然不能啊!
  随即,在三人殷切的眼神与不住乞求下,赵括将钉子阵的精髓传授给了三人。
  听完后,三人又是敬服,又是难受。如此天才之阵法,把天时地利人和运用到了极致,堪称步兵战术的巅峰,然而这巅峰却是需要无数的皑皑白骨铺就而成。
  “所以上将军才要大军中的替身牺牲自己。”赵启问道。
  “然也,没有对阵法的极度信任,各个参战部队的紧密团结,此阵便无法运转。我用替身的死,断绝了中军后退之路,众军士不必担心这样的阵法会是为拖延时间,以自己的性命换主将的性命而设,主将身先士卒,虽知必死,亦无悔矣。”赵括回应道。
  “可若是,若是战后大家知晓将军您在营中?那……”任武有些担心地问道。
  能问出这样的问题,说明这段时间吧任武带在身边是有效果的了,他已经站在自己这边来看问题了,嗯,赵括很满意。
  “任将军会埋怨我没有渡河救援壁垒之上的你吗?”赵括问道。
  “末将自然不会!”任武干脆地回答道。
  “为何?”赵括继续问道
  “因为救了也没用,而且,将军麾下将士是赵国最后的希望,不能因某之性命打乱整体计划,断绝赵国希望”任武继续回答道。
  “既如此,同样爱国的阵中诸将,为何要怨怼与我?”赵括继续说道:“只要我们能够带领他们走向最后的胜利。”
  “诺!”三人一齐应诺道,“愿追随将军!走向胜利!”
 

  在赵括讲解钉子阵的时间,白起派出的轻骑也已经回报。
  “禀上将军,我轻骑三百分三路进发,行进至赵军纵深约一里处,可见赵军守军约三十余处,每处兵士约千人,我军向前突进时未曾攻击,但一旦我军转向,便有数路赵军尾随而来,饶是我军马快,也因沿路纠缠消耗过半,敌军损兵几可忽略。”孟琥向白起汇报到。
  “看来赵军果然如我所料,将全军都给拆散了啊!”白起轻叹道:“这下麻烦了!”
  “将军,既然您已经识破了赵军阵法,怎么还会麻烦呢?”孟琥不解的问道。
  面对着刚刚收下的心腹爱将,白起还是乐于教导的:“战场谋略无非阳谋阴谋,如吾之反间之计,散布流言使赵王换廉颇而用赵括,此阴谋也,不可示人,示人则谋败;如两人搏击,力壮者胜,此阳谋也,所谓一力降十会者也。虽识之、知之,不可破也。”
  白起又指着远处的赵军大阵,低沉地说道:“此阵即为阳谋也。吾虽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却只能依正法而破之,即集中兵力,一个一个点地拔除赵军。而赵军所守之处皆是险要之地,强攻已是不易,还需提防其他各处赵军的袭扰。哎,时间、兵力都需耗费颇多,恐怕没有十数万的尸首推不下来此阵!”
  听到十数万的数字,孟琥也是一抖,昨天还是二比一的战损,今天就要变成一比一了吗?即便胜了,也是惨胜啊!
  随即孟琥好似想到了什么,对白起说道:“上将军,末将曾闻阵有阵眼,破之则阵毁,不如我们再行细细寻觅一番,也许可以……”
  不待孟琥说完,白起便打断道:“痴儿,吾岂不知阵有阵眼之说。此阵虽然凶狠,却是个两败俱伤的阵法,固然可以杀伤我军,而其布阵之士卒也难逃一死,需要所属士卒团结一心,慷慨赴死,方可成效。”
  白起随即望向天空,艰难地说道:“可布此阵者乃是赵军的上将军赵括,若主将在,主将则为阵眼,拔之则军心涣散,此阵自解。可他用自己的死,硬是把此阵变成了无眼之阵!此等心机,此份果敢!也不知我这反间计算是成功还是失败?”
  白起突然有些失意!感觉老天给自己开了个天大的玩笑!我是想换了弱鸡的上来啊,不是个天才啊!
  天才啊!为何你不是我老秦人?!
  “上将军,那下一步,我军如何行止?”孟琥一番问询打断了白起的思绪。
  “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了,也只能一将功成万骨枯了!”白起暗自感叹道。
  “传令,南部各军全数拆分,以万人为一军,各配步兵、弩兵、弓兵、骑兵,共分十军,作为攻击军团由孟琥统领,负责分别对赵军守军发起进攻,记住轮番前进,一半攻击一半防御。”
  “诺!”孟琥应诺道。
  “其余各军由司马错统领,作为预备军团,一是及时补充攻击军团之兵力,二是在赵军大规模围攻时候进行支援。”
  “诺!”身后的司马错虽然心有不甘,却也只能应诺。哎,又是打杂的,心好酸。
  于是,一场拔钉子的血腥战斗正式打响。
下一篇:写作业写着写着就插了 和体育老师做一节课
上一篇: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把腿扒开 人妻在卧室被老板疯狂进入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