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妇仑乱在线观看日本 白雪公主被树干哭的故事

康康 2022-08-08

傅怀薇一气之下,紧绷着脸,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行李,快马加鞭地从酒店出来。

男人那张邪佞的脸却在脑海中挥散不去,尤其想到他那副衣衫半解,锁骨微露的样子,心脏就砰砰直跳,脸都有些发烫。

虽然她在工作中见过不少男人,可长得像他这么邪肆矜贵的男人,她还是第一次见。

可惜了,他也只是空有一副美丽的皮囊而已。

这种没礼貌的男人,根本就不配让她回忆起来!

傅怀薇很是不屑地冷哼一声,给大学死党果果打了一个电话之后,直接拉着行李箱去了果果那里。

经过这么一次之后,她可不敢再住酒店了。再碰到这种情况,她怕她会忍不住砍人。

所幸之后还要忙顾氏集团的招聘,这些琐事很快被她抛之脑后。

顾霆霄黑着脸从酒店出来后,直接命人将闲置多年的公寓收拾出来,连夜赶了回去。

刚进门,就有人敲了敲门。

“进来。”

男人面色冷沉地应了一声,随手将皱巴巴的领带扔到一边,顺势解开外套纽扣。

低头的瞬间,隐隐闻到一股浅淡的花香。

这种味道……更像是女人身上的。

可他向来不喜欢亲近女色,对那些打扮妖艳的女人更是不屑一顾,身上怎么会有女人的味道?

顾霆霄眉心蹙了蹙,提起衣领仔细闻了闻,深邃的眼底隐隐泛起一丝波澜。

这个味道,居然很好闻……

让他忍不住想象那个女人的样子……

气凝神间,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助理抱着一叠资料走了进来,毕恭毕敬地叫了一声总裁。

顾霆霄的神情瞬间冷了下来,若无其事地将外套扔在一边,短暂的失神让他掩饰得看不出一点痕迹。

眼底却有几分懊恼的神色。

他从没想过,他居然会因为一点点味道,而去想象一个女人的模样,这实在不是他的风格。

男人阔步走到酒柜旁取出一瓶红酒,轻轻晃了晃:“资料都齐了?”

助理忙将资料放在桌上:“都齐了。其中包括企业一年的利润报表和重大项目表,都是原始数据。”

顾霆霄姿态冷然地将红酒倒进杯子里,眼帘微垂:“招聘会的事情准备得怎么样了?”

自从亚洲市场总监出了事,亚洲分部公司就陷入一片混乱当中,直接影响产品销售,多年来好不容易稳固下来的市场也被别的同类产品侵占了大半。

要想扭转现在的局势,就必须找到一个得力的助手。

“已经准备好了,人事部的人明天正式开始面试。”

顾霆霄眼底闪过一抹幽光,睨了助理一眼。

锋利的眼刀直接杀得助理低下了头:“有几位应聘者有同行高层的介绍信,他们也都在别的公司担任过重要职务,也做出了一定成绩,所以公司安排他们直接面试。”

“在别的公司做出成绩,不代表能在顾氏立足。通知人事部,所有应聘者必须先经过笔试,面试就由人事部高管负责。”

助理应了一声,见他没什么吩咐,起身准备出去。

刚转过身,男人冷沉的脚步声从后面传来,带着浓重的压迫感。

“我在酒店的事情你都听说了吗?”

助理脸色明显一变,微微侧头,却见顾霆霄走到沙发边坐了下去,姿态矜贵倨傲。

心里一沉,不自觉微微低下头,目光有些闪躲。

顾霆霄冷冷勾了一下唇角,只当他是默认了。

修长的指节轻举起酒杯,轻抿了一口,眼底冷光流转:“我一向不喜欢身边的人吃里扒外,既然白雅琳给了你好处,从今天开始,你就去她那边工作。”

助理脸色大变:“总裁!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当时白小姐只说是……”

“同样的话,我不希望再说第二遍。”

顾霆霄随手将酒杯放在一边,余光瞥见扔在一旁的西装外套,脑海当中居然闪过那个女人的脸。

眉心冷冷蹙起,脸色不悦。

助理也知道自己在他面前根本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只能低头走了出去。

傅怀薇准备了一个晚上,早晨收拾妥当后直接拿着东西赶往顾氏集团。

刚从车上下来,就看见一辆黑色迈巴赫从旁边疾驰而过,稳稳停在公司门口。

车门打开,一条欣长的腿率先从车里探出来,稳稳踩在地上。锃光瓦亮的皮鞋折射着光线,看起来贵气非常。

很快,男人整个人从车里钻出。

剪裁得体的高级西装穿在他的身上,将他衬托得越发挺拔高大。

男人带着一身冷气阔步走进公司大厅,等候已久的高管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顾总。

男人看都没看他们一眼,穿过人群径自走了进去,

傅怀薇被强大的气场吸引,情不自禁地远远跟了上去,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那个男人似的。

“傅小姐,请跟我来。”

负责应聘的男人缓步走了过来,直接将傅怀薇叫了过去。

“傅小姐,很抱歉,总裁昨晚亲口吩咐这次应聘者一率参加笔试。按理来说,像你这种有才能的人,参加面试也没什么问题的。”

“没关系,我可以接受。”傅怀薇勾了勾唇角,眼底隐隐泛起欣赏的神色。

以她的能力,应付一场笔试不是什么难事。而且从笔试内容也能看出一个公司的发展趋势,和公司总裁对现有局势的看法。

负责招聘的人见她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忍不住提醒了一句:“傅小姐,听说这次是由顾总亲自出的题,您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公司高管看到考题的时候,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那些题目虽然看起来简单,实则直指公司弊端。要想回答出彩,就注定要得罪新上任的总裁,无异于在摸老虎的尾巴。

秘书将所有人的答卷送到了总裁办公室。

修长的指节翻动着纸页,脸色越来越冷,答卷像雪片一样源源不断地扔进垃圾桶。

秘书战战兢兢地站在一旁看着他的脸色,眼看着厚厚一沓答卷被扔得只剩下薄薄几张纸。

指尖一顿,幽冷的目光扫过薄薄的纸页,冷凝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

这份答卷用词犀利,目光精准狠辣,很合他的胃口。

还不等他说话,秘书就将对方的资料递了上来。

当他看到那张明艳带笑的白皙小脸时,目光陡然一冷。

“傅怀薇?”

照片上的女人五官精致得过分,眉眼明媚,眼神清透,一副精明能干的模样。

虽然她换了打扮,可他还是一眼认出,她就是昨晚湿身裹着浴巾引诱他的女人。

想不到,她居然交出这么犀利的答卷,倒是让他意想不到。

男人削薄的唇角冷冷勾了一下,鼻腔发出一声冷嗤。

锐利的眸光紧紧盯着那张照片,脸色晦暗不明。

办公室的气氛陡然下沉。

秘书见状,小心翼翼地将其他备选人的资料放在旁边。

还不等他说话,顾霆霄的声音就从一旁传来。

“去,把这个女人叫进来。”

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有几斤几两。比起纸上谈兵,他更看重的是一个人的业务能力。顾氏,从来不养闲人。

傅怀薇在休息室里如坐针毡地等了好一会儿,才被秘书带到总裁办公室。

看着那道厚重的红木门,心脏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砰砰乱跳。

据说这位新任总裁是从公司总部调回来的,业务能力超强,人也很年轻,工作手段更是雷厉风行。

上任第一天就让助理卷铺盖滚蛋了,应该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

“淡定……淡定……”

左右不过就是一场面试,没什么大不了的。

傅怀薇深吸一口气,用力闭了一下眼,鼓足勇气敲了敲办公室门。

屈起的手指还没来得及收回,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进。”

短短一个字,冷沉得就像一口钟,重重地敲在别人心脏上,有些发闷。

傅怀薇轻咬嘴唇,深吸一口气,挺直腰板儿推门进去。

偌大的办公室布置得干净利落,除了靠近窗户的地方放了一盆半人高的绿植之外,办公室内再没有其他多余的东西。

色调也以灰色和乳白色为主,活脱脱的冷淡禁欲风,一股压力扑面而来。

身穿西装的男人背对着门口站在落地窗前,一手端着咖啡,另一只手随意地插在裤兜里,姿态慵懒矜贵,又让人倍感压力。

傅怀薇轻提一口气,不卑不亢地走近了些:“顾总,我是傅怀薇,是前来应聘的。”

“傅怀薇?”

她的名字以极为轻缓的速度从顾霆霄的嘴唇里钻出,竟出人意料的好听。

傅怀薇的心尖也跟着颤了几下,唇角轻抿,紧紧盯着那道欣长的背影。

胳膊微抬,顾霆霄端起咖啡轻抿了一口,余光扫过明亮炫目的窗框。

那个小女人的身影投射在窗框之上,神情严肃忐忑,根本看不出昨晚嚣张跋扈的模样。

男人的唇角微微上扬,一抹凉意从眼底稍纵即逝。

脚步挪动间,欣长的身子缓缓转了过去,棱角分明的脸瞬间无比清晰地闯入傅怀薇的视线当中。

忐忑不安的心情瞬间沉了下来,白皙的小脸陡然变冷,满腔怒气迅速燃烧。

他不就是昨晚闯进她房间的男人吗?怎么阴魂不散地跟到这里来了?

难道说,她以前得罪了什么人,被人下了绊子吗?

傅怀薇带着一身火气快步走了过去,小脸紧绷:“你怎么在这里?我告诉你,这里是顾氏集团,不是你惹事的地方。我劝你赶紧离开,否则我就叫保安了!”

顾霆霄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张牙舞爪的样子,居然觉得心情大好,唇角不自觉向上扬起。

“原来,你也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你什么意思?”

面对男人的挑衅,傅怀薇屏住呼吸,挺直了腰板儿,冷眼瞪着他。

幽寒的眸光精准地落在她的脸上,堪比妖孽的邪肆笑容让傅怀薇心里一阵发紧,一股危险的气息不断靠近。

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甚至不自觉往后退了几步。

她往后退一步,男人就往前迈一步,整个人就像置身于牢笼之中,被他逼得退无可退,脸上渐渐浮现出慌乱的神色。

一个不小心,后腰直接撞在办公桌上,桌上的东西晃了晃。

傅怀薇忙回头去看,男人趁机弯下腰,身子向前倾了倾,双手直接撑在傅怀薇身子两侧,将她牢牢锁在怀里。

白皙修长的脖颈在长发的遮掩下若隐若现,一股熟悉的花香涌入鼻腔。

这个味道……

顾霆霄眉心冷冷蹙了一下,眼底的神色陡然变得幽深。

傅怀薇一回头,唇角直接撞在他的下巴上,一扫而过。

温热柔软的触感让男人心思晃荡了一下。

傅怀薇瞬间恼羞成怒,涨红着脸作势就要训斥他一番。

顾霆霄却在她发难之前率先回过神来,似笑非笑地盯着她:“应聘的时候,就没人告诉过你,新任总裁的名字吗?”

“这和你有什么关……”

傅怀薇下意识就要反驳,话说到一半的时候,才注意到男人的脸色变得意味深长,倒像是在冷眼看她表演。

心里咯噔一声,不好的预感侵袭而来。

难道说……他就是顾氏新任总裁?

还不等她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顾霆霄胳膊一伸,直接从桌上拿起一份文件放在她面前:“要想踏进顾氏,就得先过我这关。”

傅怀薇看到他这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瞬间气不打一处来,一把将他推开,憋了一肚子气转身就走。

“如果知道顾氏的总裁是一个色狼,我说什么也不会参加招聘的,顾总还是把这份重任留给其他人吧!我傅怀薇不稀罕!”

顾霆霄一把拽住她的胳膊,低头睨着她:“你为了一个误会,就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只会让我小看了你。还是说,你根本就解决不了这样的问题,只能用这种拙劣的借口进行逃避?”

傅怀薇一把甩开他的胳膊,仰起头盯着他,一字一顿:“顾大总裁,这种激将法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用处。海都大大小小这么多公司,凭我的能力,闭着眼都能进世界五百强的企业。你还是省下力气,好好想想怎么抢回市场吧!”

话音未落,傅怀薇一把抢回自己的答卷,踩着高跟鞋快步离开了办公室,姿态决绝。

顾霆霄望着离去的背影,眼底隐现出一抹凉光,直接拨打内线:“盯住那个女人。”

他相信,以她的能力,绝对能够帮助顾氏摆脱现状。

况且,只要是他看上的人,就一定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傅怀薇义愤填膺地出了顾氏集团,看到那些在人事部门外排着长队等着面试的员工,恨不得揪住他们的耳朵,大声告诉全世界,这里的总裁是个色狼!

参加面试的人有这么多,为什么其他人都交由人事部管理,只有她被叫到了顾霆霄的办公室。

这不是摆明了欺负她吗?

一定是那个男人提前看了她的简历,才想到这么一个羞辱她的办法。

“顾霆霄!我这辈子再也不要看见你!”

傅怀薇抬起头,朝写字楼狠狠瞪了一眼,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所幸她之前做了多手准备,顾氏集团黄了,她还可以去博远科技公司。

那个公司虽然比不上顾氏,但好歹也是智能科技公司里的龙头老大。只要她有能力,升职加薪也是迟早的事情。

高大奢华的写字楼内,一道冷然欣长的身影站在落地窗前,目送那辆银色小跑混入车流当中,最终消失得无影无踪。

顾霆霄眼帘微垂,那股浅淡的花香似乎还在鼻尖萦绕。

想不到,居然是那个女人身上的味道,让他有些留恋。

不知不觉,顾霆霄眼底的神色变得幽深晦暗,让人捉摸不透。

沉闷的敲门声将他的思绪打乱,回过神后,眼底留恋的神色瞬间消失殆尽。

该死,他居然第二次想到这个女人。

顾霆霄不着痕迹地将神色收敛,转身走向办公桌。

“总裁,那个女人去了博远科技公司,据说是要参加那个公司的面试。”

“博远科技?”

顾霆霄缓缓勾唇,眼底闪过一抹华光。

要是没记错的话,现在博远和顾氏正合在合作一个项目。

秘书见他的表情变得邪肆,压低声音:“总裁,要不要我给他们打一个电话,让业界全面封杀这个女人?”

但凡是惹恼了总裁的人,当然不能再让她出现在自家总裁面前。

话音未落,一道寒光冷冷落在他的身上。

“你是觉得,以后我都要听你的安排了吗?嗯?”

“不……不敢。顾总,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替您……”

“滚!”

短促

声音刚落地,秘书就抹着冷汗忙不迭滚出了办公室。

顾霆霄拿起手机,直接给博远公司的老总打了一个电话。

“肖总,我向你要一个人。”

清冷淡漠的声音志在必得,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对方哈哈笑了几声:“顾总要人,别说一个了,就算是一百个,我都给你打包送过去。不会是个女人吧?之前一直听说顾总不近女色,今天是打算开荤了?”

“你只管按我说的去做,其他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刚落下话音,顾霆霄就挂断了电话。

十分钟后,一辆银色小跑停在博远公司门口。

傅怀薇刚走进大厅,准备好的说辞还没从来得及说出口,就见人事部主管着急忙慌地走了过来。

“傅小姐,实在不好意思,我们公司已经没有空缺职位了,您还是去别的公司试试吧。”

“可我不是刚才打过电话向你们确认了吗?当时你们并没有招到合适的人啊。”

“刚才是没找到,可现在已经找到了,傅小姐请回吧。”

对方用一种欲哭无泪的表情看着她,一副恨不得马上把她送走的样子。

傅怀薇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来,一脸不甘地出了公司。

她就不信,以她的能力会在这里没有一个立足之地!

傅怀薇咬了咬牙关,打开备忘录看了一眼,直接将博远公司删掉,直接开车前往下一个公司。

刚走到十字路口,一辆黑色迈巴赫忽然像疯了一样冲了过来,直直朝她撞了过来。

脑子里发出轰的一声闷响,浑身血液陡然凝固,大脑一片空白,只能凭借本能快速转动着方向盘。

行人和各色车辆在眼前不断晃动,各种尖叫声和汽车喇叭声混杂在一起,耳膜都被震得直发颤。

车头刚转过一点,就被那辆迈巴赫砰的一声撞在了路边栏杆上,车头瞬间被撞得稀巴烂,挡风玻璃碎成了蜘蛛网。

整个人猛地望向冲了一下,又被安全带甩回座位当中,脑袋狠狠撞在了座椅靠背上,大脑一片空白。

混乱当中,迈巴赫的车门打开,司机从车里下来向这边走了过来。

傅怀薇这才稍稍回过神来,一阵后怕之后,一股怒气汹涌而来。

她硬是强撑着身体,惨白着一张脸打开车门走了过去,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

还不等她说话,对方面色谦恭地率先开口:“这位小姐,我们总裁愿意赔偿您的全部损失,顺便请您过去一趟。”

一句轻飘飘的赔偿,直接将傅怀薇的怒火浇得更旺了一些。

她咬着牙关,朝那辆车狠狠瞪了一眼,直接阔步走了过去。

这帮有钱人,以为有几个臭钱就能把别人的生命当儿戏了吗!也太无法无天了!

刚走过去没几步,后座上的车窗就降了下来,一张冷峻得人神共愤的脸毫无预兆地闯入视线当中。

还没平息的怒气瞬间翻涌,嘴角狠狠抖动了几下。

“顾霆霄?”傅怀薇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了男人的名字。

对方偏偏以一种漫不经心的姿态扫了她一眼:“上车。”

居高临下的姿态让她很是不爽。

“凭什么!”

“还想要赔偿的话,最好现在就上来。我耐心有限,最多等你五秒钟。五、四、三……”

伴随着顾霆霄读秒的声音,傅怀薇气得心肝直颤。偏偏后面车子堵成一团,汽车喇叭的声音不绝于耳。

傅怀薇心一横,打开车门直接钻进豪车里。

“开车。”

顾霆霄冷声吩咐了一句。

司机应了一声,车子像箭一样,直接射了出去。

傅怀薇忙伸手拽住车顶上的拉环:“送我去录飞公司,我要去面试,只有二十分钟的时间了。”

“面试?”顾霆霄面色玩味了重复了一遍,眼底闪过一抹狡黠的神色。

车子很快堵在路上,完美地错过了面试时间。

顾霆霄姿态慵懒随意地靠着车窗,时不时看几眼腕表。

就在他抬起眼皮的那一瞬间,在后视镜中瞥见那个女人的身影。她阴沉着脸,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下一篇:翁公和晓静在厨房猛烈进出 和尚在禅房把公主到高潮
上一篇:被猛男狂CAO的小男生 中文字幕乱人伦高清视频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