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翁公的欢爱 无翼乌之全彩爆乳口工不知火舞

康康 2022-08-11

“放心吧,我会帮你把孩子找回来的。”唐程蹲在她面前,也一脸倦容。

脑海中回想起跟女儿有关的一切,林危言的眼眸再次蒙上一层薄薄的雾气,身子缩成小小一团,哽咽着喉头,“程哥,我好想缘缘,我不知道她会不会冻着,或者会不会饿着。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失败?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

主要孩子还是落在苏简生的手里,这让她不得不高度警惕。

但是她根本不知道去哪里找苏简生,去上次的写字楼,前台小姐冷眼相待,就连警察一听到苏简生的名号,就呵斥她,不要造谣。

呵呵,她用得着拿孩子造谣吗?

面对她的失控,作为大男人的唐程满眼全是心疼,他抚慰地伸手轻拍她的后背,“放心吧,孩子会找到的,我已经叫朋友帮忙调取相关监控视频,如果有结果,他会第一时间就打电话过来。”

虽然林危言没有跟他详细说明,孩子是被谁带走了,但是唐程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按照她所说的失踪地点,慢慢排查。

兴许会查到孩子的下落。

听着唐程的话,有那么一刻林危言的眼底多了一片期望,但很快又陷入呆滞中,“唐程,其实……”她用力深呼吸,顿了一下喉头。

“嗯?”唐程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认识林危言那么久,他从来没见过林危言情绪会这么低落,也从来没见过她一脸无助的样子,尤其是等他再次低头,看见两串滚烫的泪水顺着林危言没有半点血气的脸庞上,徒然坠落的时候,他吓了一跳,“危言……”

深知孩子是她最在乎的人,但是她的精神状态,反而是他更在意的。

这么多年来,唐程从未见过林危言流眼泪,就算生活多艰难都好,林危言总是一副积极乐观的高昂状态,但是,此刻默默掉眼泪的林危言,所有的坚强已经溃败不成军了。

“其实孩子是他强行带走的。”不知道过了多久,林危言把眼泪擦掉,眼底掩上一层痛恨的血色光芒。

“他?”覆在她后背上的大手逐渐在僵硬,而他的喉结也往上提了提。

林危言的情绪再次崩溃了,她颤抖着身体,再次把脸埋在膝盖间,眼泪哗哗直流,“当年明明不是我的错,为什么要把所有的过错全都堆积在我头上来?就算是要报复,别伤害孩子,把所有的不满都发泄在我身上来吧,孩子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懂。”

唐程手忙脚乱的起身去拿纸巾,“别哭,别哭,我会帮你把孩子找回来的。”

可大颗大颗的眼泪,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不管唐程怎么安慰都好,都制止不了林危言的眼泪。

“我真的很没用,不管是婚姻还是孩子,没一样可以处理好,如果我要是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当年我就不应该跟他在一起,也不应该陷进去。可那样我就不会有缘缘,没有缘缘,我怎么活……我好恨,好恨自己……”

“危言……”屋里全是林危言痛苦的声音,而唐程的鼻头也有些发酸。

“孩子没有了,我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在惩罚我,我的心好痛,真的好痛,我无法想象苏简生会再次出现在我的生活里,也无法想象有一天,他会无情的从我身边把孩子抢走。唐程,你说,孩子是不是再也不属于我的了?”

不管是在广场上,还是在酒店里,苏简生冰冷的高姿态,无一不在暗示她,想要抢回孩子,可没那么容易。

唐程犹豫了许久,才伸手轻搂她的肩膀,不过手刚伸过去,明显可以感受到,林危言无意识的往另一侧缩了缩身子,但这些他已经无暇顾及了,“放心吧,孩子是你生的,怎么可能会不属于你呢?”

其实唐程的脑袋也一团糟,他完全没想到林危言的前夫会是苏简生……而今天下午他还临时收到一份通知,说是时光咖啡厅被一名姓苏的商人收购了,还责令他在一天内签完相关手续……

姓苏的……

一切的一切,实在是太巧合了。

怪不得……

就在唐程晃神的时候,林危言突然挣开他的怀抱,踉跄着身子往门口走。

“你去哪?”唐程急忙伸手要拉住她。

“我要去找他拼命!”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用力嘶吼!她还真不信苏简生真的能只手遮天了。

就算真的只手遮天,她也要跟他抗衡到底!

“我去,你在家里。”唐程睁着双漆黑眼眸,想要把她拉回来。

但林危言哪里还听得进他的建议,没等他把话说完,就用力甩开他的手,然后鞋子也不穿,打着赤脚直接往电梯口跑。

现在对她来说,一分一秒都无比重要。

她深知苏简生肯定不会好心到,好好照顾她的孩子。

她走的很急,以至于跑出小区门口,才意识到自己身无分文。

而现在是夜里十一点多,四周灯光昏暗,加上是冬天,气温要比白天要寒冷许多,而她的手脚已经冻得有些发僵了。

抬头望着前面的十字路口,再回头看看不远处男人的模糊身影。

林危言知道,是唐程。

她不想他卷入其中,也不想连累他。

想到这里,林危言不再犹豫,她转身往左拐弯的路口跑。

……

而在另外一条人民大道上,一辆黑色捷豹在夜色中快速飞驰。

西装革履的司机把所有精力都放在路况上,就连坐在副驾驶的管家都不敢放松警惕,时刻紧绷着神经,好随时待命。

“啪!”

皱着眉把手里的文件合上。

“太太?”管家的脊背顿时僵直了。

“她什么时候回来的?”戴在无名指上的翡翠戒指在夜色里,正跳跃着幽芒。貂毛披肩也因气息过于急促,而轻轻颤动。

车厢内的气氛压抑到极致。

借着路灯,依稀能瞧见管家的额头上全是津津冷汗。

管家抖着手,下意识的暗自松松袖口,好让自己看起来更放松些。“之前一直有派人追踪她的下落,但后面……”

越说到后面越没有底气,以至于气息也愈发薄弱。

“呵,追踪?追踪到连行迹都拿捏不住,我留你们有何用?!”欧茗庄扬声呵斥,说到后面,直接把手里的文件往管家身上摔去。

看着一页页A4纸自身上甩落,管家的心脏都快要蹦出来了。

他急忙颤抖着喉头解释,“太太,这些年来我们确实一直都在追踪林小姐的行迹,只是少爷那边……”

“住嘴!别什么事情都拿少爷出来当借口,要是那个狐狸精又下什么迷魂药,到时候你们一个个都别想蒙混过关!”欧茗庄气到脸色大变样,脖子上的青筋也在突兀跳动。

当年要不是林危言这个小狐狸精在作梗,她的宝贝儿子也不会三番两次跟她作对,也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就离家出走!

所以这笔帐,她必须要跟姓林的好好算一下。

“林危言,你最好不要落在我手上。”欧茗庄望着车窗,幽幽从嘴里挤出几个字,而脸上的表情也开始狰狞起来……

不过很快,她的视线就被人行道上的一抹瘦小身影给牢牢吸引住了!

“太太?”听到欧茗庄的自言自语,管家自作聪明的伸手在自己脖子上做了一个凶狠手势……

“停车!”欧茗庄显然没有注意到管家的一系列动作,她扬声让司机停车。

原本车速就很快,突然停车只能紧急制动。

但又怕惊着后座上的女主人,司机正犹豫该以什么方式停车的时候,突然,从他们的右侧方钻来一辆轿车。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那辆轿车已经在他们的前面停下来,随后后座车门打开,接着便是一道黑色身影,再紧接着在人行道上的女人直接被拽入对方车厢内!

接着轿车甩上车门,扬长而去!

停车到拽人,再到开车,前后不到五秒钟的时间。

“谁?”这一幕也被欧茗庄看在眼里,她张了张嘴,明显也被惊住了。

管家也呆住了,许久都说不出话……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以至于他们谁都没看清对方的车牌号码……

……

“危言?危言?”远远跟在林危言身后,原以为只要加快步伐,就能追上她,但没想到林危言会被人当街掳走!

而他亲眼目睹看着她被掳走!

唐程的脑袋轰一声炸开了,他加快速度跑上前,但路口哪里还有林危言的身影,就连掳走她的那辆车也消失在街头!

“危言……”唐程有些失魂落魄的用手抓着头发,整个人都软趴趴的,好像天在一瞬间全都塌下来了。

危言……都是我不好,都怪我,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们母女。

如同行尸走肉般站在原地,眼眶有些潮红,他把她弄丢了。

“报警,对报警。”想到这里,唐程急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但还没划开屏幕,一双从身后伸过来的大手,直接掐住他的臂膀!

“谁?你是谁?”唐程下意识的开始挣扎,但对方的个头比他还要高出许多,力气也大很多,他根本挣脱不了,最后便被对方给强行带走了。

怎么会……

怎么会这样?

……

凌晨两点,雨倾盆而落,雨水随着呼啸过天际的狂风在空中肆意飞舞,而三面环海的临江别墅却灯光璀璨,远远看着好似一颗漂浮在海平面上的夜明珠。

“太太,请。”三个大汉把林危言困在中间。

“太太?什么太太?”林危言蹙眉。

但回答她的却是沉默,她深知就算问再多都好,他们一个字都不会回答她的,所以有那个功夫去耍嘴皮子功夫,不如多花些时间,看看四周的环境,看能不能寻找机会逃脱。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事情远远没有她所想的那么简单,尤其是眼前这栋幽静到令人恐惧的临江别墅,更是让人毛森骨立。

“第一,我身无分文。第二,我一个离异女人,也没有什么丰厚身家。你们绑架我,是捞不到半点油水的。”林危言已经能够断定此次是凶多吉少了。

但不管怎么样,她都不能轻易就妥协。

下一篇:俄罗斯雏妓的bbb孩交 强奷漂亮岳的肉欲小说txt
上一篇:主人我以后就是你的玩具了 拍摄现场被肉h文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