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雏妓的bbb孩交 强奷漂亮岳的肉欲小说txt

康康 2022-08-11

“太太,请。”冷冰冰的低沉嗓音再次从耳边响起,身边的人往旁一侧,示意她往前走。

“不,你们到底是谁?是不是苏简生派你们来的?”望着前方昏暗的楼道,林危言打了个哆嗦,眼下的架势,除了苏简生,还会有谁?

“请。”大汉的耐心似乎已经被消磨尽了,声音也较之前要醇厚些,而态度也开始有了转变。

林危言以为对方要冲着她下狠手,没想到……

“你们都下去吧。”就在林危言以为凶多吉少的时候,一名上了年纪的老者突然从拐弯处走了过来,手里拄着的拐杖,在大理石地板上敲出刺耳叩叩声响,敲得人心里直发麻。

加上对方全身素黑,月光照射下脸色有些惨白,在夜里显得更为诡异,林危言的心脏猛地扑通直跳。

“是。”听到指示,那三名凶神恶煞的大汉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走道里。

但处于被动处境的林危言并不觉得松一口气,她反而更加紧张了。因为她压根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

林危言往墙壁方向挪了挪身子,她微蹙着眉心,视线定格在老者的脸上,“是不是苏简生派你们来的?”

可惜老者再也没有开口说话,而是帮她推开了前边的门。

林危言垂在大腿两侧的手,不知不觉握成拳头,而掌心早已渗出一层薄薄的津汗。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的双腿好像被注入银铅,沉甸甸的。

是前进还是逃跑?

心中出现两种声音,但就算是跑,她能安全跑出这栋死气沉沉的屋子吗?先别说角落布满监控摄像头,恐怕屋子周边也全是对方的人吧。

但要是抓她的人不是苏简生呢?

心底一个疙瘩,林危言的呼吸又凝滞些。如果不是他,那该怎么办?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希望里边的那个恶魔就是苏简生……

“该死的,都什么时候了,还想这些。”林危言急忙掐断这个念头,对比起恶魔来,苏简生也好不到哪去!

呼呼。

不想继续多想,深呼吸一口气,随后慢慢移动双腿,不管里边是人是鬼,事情都发展到这个地步了,那么她也没有什么后路可退。

里边没有开灯,黑乎乎的,跟灯光璀璨的庭院对比起来,简直就是个暗无天日的无底漩涡。林危言又掐了掐掌心,提足气息,冲着里边喊了一句,“你是谁?装神弄鬼的,有那么见不得人吗?”

真是的,住着这么大的别墅,大晚上却不开灯,有必要省那笔电费吗?

屋里黑压压的,只听见落地窗帘随着屋外的凉风发出沙沙声响,在夜里怪渗人。

“过来。”许久,屋里才响起一记男音。

慵懒中夹带着一丝性感……

熟悉中又有些陌生……

真的是苏简生?

可跟记忆中,却又不像……

呵呵,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不也早变了样?早已不是你心中那个苏简生了,而她也不再是以前那个林危言。

心头涌起一丝苦涩,她闭了闭眼睛,沉默几秒后,又往前移几步。

不过等她熟悉屋内昏暗光线后,借着月光,依稀可以看见坐在沙发上的颀长人影……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对方是个危险的存在。

但她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苏简生,我知道是你。”藏起内心的恐惧,脸上多了一抹嗤笑。

在他面前,她必须要无坚不摧。

圆形沙发上,苏简生只穿着一件驼色浴袍,墨色发际还沾有晶莹水珠,修长手指夹着高脚酒杯,里面血色液体,随着他手上的幅度,轻轻晃动。

晃得林危言心里各种不舒坦,她快速往屋里环视一眼,然后往墙边摸索,正恼怒怎么没见电灯开关。

腰身突然被缠住一只温热大手,对方稍微一用力,她脚底一个踉跄,直接跌在对方怀里!

“苏简生!放开我!”林危言吓到心脏都快要从喉咙眼里蹦出来了,但下一秒她即刻冷着脸,望着他,“我女儿呢?你帮我女儿藏哪去了!?苏简生,我告诉你,要是我女儿出了什么事,我跟你没完!”

不过很快她的嘴就被强行封住。

“唔唔,你放开我,放开我。”

苏简生就像是一头嗜血猎豹,生硬的舌头直接撬开她的贝齿,用力撕咬着,甚至缠在她腰身上的大手也在逐渐收紧,只要稍微不注意,必定让他给揉碎了。

“你疯了吗?”精虫上身?还是饥不择食?

林危言气到浑身发抖,挥舞在半空中的手,肆意用力往他身上拍打。很快手掌就火辣辣的燃烧着,但对方却无动于衷,甚至是越来越有劲。

他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口腔内,舌头上,身上,就连整个房间内,全都弥漫着酒精的味道,不到一会的功夫,合着林危言都开始气喘吁吁了,她这是被酒精给鬼迷心窍了吗?

苏简生眯着狭长眸子,细细打量她的脸,最后,夹带着寒意的手指划过她的鼻翼,在林危言欲要反抗的时候,猛地扼住她的下颚,迫使她与他对视。

“她就那么重要?”苏简生哑着嗓子,埋首在她脖颈处,说完嘴里的话,便张嘴往她脖子上狠狠啃一口。

痛得她脸色又微微变了样。

“是,她很重要。”面对苏简生的发问,林危言并不避讳,现在除了女儿,任何东西对她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苏简生,我告诉你,要是孩子出了什么差池,我这辈子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她并不是在开玩笑,也不是在撂狠话。

这是她头一次跟孩子分开那么长时间,每分每秒,她的脑海里全是孩子的身影……没了孩子的她,跟行尸走肉又有什么区别?

“做鬼都不会放过我?”苏简生棱角分明的容颜,宛如腊月寒冬般冷峻。

感受到来自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林危言不由缩了缩身子。

真够搞笑的,她竟然怕他?

林危言,你真没用。

不想在他面前服软,她倔强的抬起下颚,冷冷的与他对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屋内的气氛也在分秒间,越来越压抑,压抑到令人窒息。

她紧了紧拳头,正想要进一步激怒他。

没想到……

苏简生锋利的剑眉轻轻一挑,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勾唇冷笑了,笑声中尽是嘲讽,但也仅此一刻,他又如同恶魔般把嘴角的阴冷笑意敛去,眼睑危险缩紧,大手用力扼住她的下颚。

“说,你跟他做过多少回了?”墨色瞳仁染上嗜血幽芒,在夜里显得更加阴森,可怕。

做过多少回?

林危言有些错愕,但很快反应过来,全身血液在倒流,她气到双肩在隐隐发抖!

“你什么意思?”她苍白着脸,死死的看着他。

“什么意思?我说,你背着我跟野汉子上了多少次床?”说完嘴里的话,苏简生猛地松开他的手。

林危言的身体在瞬间便失去了支撑力,整个人直直往后倒,想要躲已经来不及了,身子还是重重的砸在身后尖锐的桌子角上,有一瞬间,她能清楚的感受到皮开肉绽的锥心痛感!

“苏简生,你疯了?”双手撑住地板,额头上布满薄薄的津汗,但她已经没有心思去顾及伤口了,愤怒占满了她整个大脑,她咬着牙,从地板上爬起来,心底一横,想要上前跟他拼命。

“疯了?是疯了,林危言,你是有多缺男人?还没跟我离婚就怀上别的男人的野种?怪不得当年迫不及待的要离开我!”苏简生双手搭在沙发背上,嘴里冷哼一句,然后身体轻轻松松往前一倾,就拦腰把她控制在怀里。

大手紧紧勒住她的后背,恰好是勒在淤青伤口上,痛得林危言脸色又白了一层。

只是她的脑海里,全是苏简生的话。

他怎么知道离婚前她就怀孕了?

不,他能在短短几年内就摇身一变,成为万人追捧的亿万富翁,那么他肯定也有能力调查到当年的事情。

林危言的脑袋快要炸开了,她甚至不敢去对视他的眼睛,心乱如麻,暗想他该不会知道缘缘是他亲生女儿的事了?

不,他肯定不知道。

不然不会说她找野汉子了。

想到这里,林危言垂了垂眼睫毛,然后抬起头冲着他漠然一笑,随后俯在他耳边一字一顿,“我一直都缺男人,怎么,难不成苏大总裁也想当我的男人?”

边说着轻浮的话,小手也不安分地顺着他的浴袍,往胸口处慢慢伸去。

但她的视线始终停留在他脸上。

“你……”苏简生的身体明显发现了轻微变化,就连心跳也在缓慢加速……

“你劫走我的女儿,还派人把我带到这里,难道不就想跟我上床吗?苏总裁,依我看,你才是饥不择食那一位吧。”气息轻轻喷洒在他的耳根处,冰凉的唇瓣还若即若离的从他脖子上缓缓掠过……

屋内四处弥漫着情欲的味道,林危言的脸蛋染上红晕,红彤彤的,在昏暗灯光挥晃下,显得更加诱人。

苏简生狭长的眼眸眯成一条线,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传教士?还是后入式?”林危言咬着下唇,犹豫许久,指腹缓缓往下移动……每每碰触到他散发着热气的肌肤,她的心脏就又跟着乱了个分位。

但她始终都淡定自若,好似是在进行某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

“你真够骚的。”在她的戏弄下,苏简生的双眸像是啐了冰,冷森森的。

“你不就喜欢我骚吗?”林危言也不甘示弱,他想要嘲讽她,那她偏偏不生气,偏偏要遂了他的愿。

报复性的,她笑着对视上他的冷眸,最后视线慢慢往下移动。

人人都说薄唇的男人情也薄,以前她不信那个邪,但现在看来,苏简生恰恰也是最薄情的那一位。

可她偏偏就中了那个邪,就算是离开他多年,她还是忘不掉他……即使他现在为了报复她,而三番两次的羞辱她……

“简生,你是爱我的,对吗?”颤抖着手,覆在他的薄唇上,细细摩擦,终于按耐不住内心的狂躁,说漏了嘴。

如果不爱她,那为什么重逢后,总阴魂不散的出现在她的生活里?

所以,简生,你还是爱我的,对不对?

想到这里,林危言的眼眶突然红了,心头也酸溜溜的。

“……”苏简生剑眉微蹙,他定定看着她,最后,猛地把她从怀里推开。

“扑通”

林危言不偏不倚,再次摔倒在地板上,她垂着脑袋,许久都没有说话。

“你凭什么觉得我还爱你?你配吗?”过了很久,很久,苏简生才从牙缝间挤出几个字眼。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底全都厌恶。

他的话就像是一把尖锐刀子,狠狠刮在她心头。

林危言苍白着脸,看着地毯上的暗纹,她突然想笑,林危言,你真够犯贱。

“当年为什么要离婚?”苏简生猩红着双眸,弯腰把摔在地板上的林危言给拽起来,大手勒住她的领口,怒气冲冲的看着她。

“我……我……”

“为什么要离婚?”见她支吾半天,一个解释都没有,苏简生手头的力气也不由在加重。

“呼,痛……痛……”领口紧紧勒住脖子,呼吸变得有些急促,她是快要死了吗?

“你还知道痛?这次是你主动送上门的!”高大身影就跟一座大山一样,沉甸甸的压下来,她的双腿双手全被扼制住。

“你……”林危言吓到瞪圆眼睛,嘴里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撕拉一声,她身上的衣服被他用力扯破了!

“求我啊,求我放过你啊。”苏简生眯着眼睛,大手猛地抓住她胸口的浑圆,用力一掐……

林危言的额头大汗淋漓,真的好痛!

“我女儿呢?她在哪?”明知道恶劫难逃,但她心中始终挂念的依旧是她的孩子。

“……”苏简生勾唇冷笑,呵呵,孩子孩子,原来她心目中全是她跟唐程的孩子!“唐程到底哪里好?为了你跟他的孩子,四处跟我作对,值得吗?”

是啊,为了孩子跟他作对,值得吗?

眼前的苏简生就跟一只易怒的猛兽般,猩红着眼眸死死的盯着她,似要把她活剥生吞。

林危言深呼吸一口气,抬眸对视他的眼,嘴角还微微往上弯了弯,“你问我,他到底哪里好?”胸口轻轻往前倾,温热唇瓣凑在他耳畔边,呓语补充,“苏简生,你知道吗?在 我心目中,他哪哪都比你好……你还想知道什么?不如我统统都告诉你?”

“闭嘴!”高大身影猛然一震,愤怒的火焰在嚯嚯快速燃烧,青筋尽显的大手用力扼住她的下颚,“林危言,你果然贱。”

苏简生咬着牙齿,从嘴里挤出几个字眼,然后还没等林危言又所反应,他的大手再次强行扳开她双腿!

下一篇:凹厕所xxxxbbbb偷拍视频 农村乱肉130全集短篇
上一篇:和翁公的欢爱 无翼乌之全彩爆乳口工不知火舞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