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厕所xxxxbbbb偷拍视频 农村乱肉130全集短篇

康康 2022-08-11

“不,苏简生你这样做跟禽兽又有什么区别?!”小腹处可以明显感受到他的坚硬跟灼热,林危言的心脏骤然加速,作为成熟女性,她怎么会不知道接下来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明明早已预料到会是这样,但她的心为什么会那么痛?

锥心痛楚让她快要喘不过气来,很快两颗晶莹泪水,夺眶而出。

“简生,不要……”自从重逢后,她都刀枪不入,尽管他说再多讽刺的话,做再多伤害她的事,她都无动于衷,可现在呢?她算不算原形毕露了?

“不要?你跟我说不要?那你跟他苟且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拒绝?搞婚外情,还留了个野种。林危言,你真够厉害……”越说怒火燃烧的越旺盛,甚至有燎原之势。

从苏简生嘴里说出的每一个字,都跟刀子一般,狠狠扎在林危言的胸口,看来,今日他是不会轻易放过她了。

“野种?你说缘缘是野种?”他说了那么多恶毒的话,她都可以自动忽略掉,但唯独野种这两个字,生生烙在她心尖上,“如果孩子是野种,那你是什么?”

苏简生,你真够绝的。

“我是什么?你马上不就知道了吗?”苏简生哑着嗓音,大手在她冰凉的小脸上,缓慢移动,每每移动一处,都能感受到身下的女人在瑟瑟发抖!

他眯了眯眼睛,指腹上沾有她的眼泪,湿湿的……

过了许久。

“危言,不要自己折磨自己了,你……”你明明知道,只要你服个软,很多事情我都可以跟你一笔勾销,但偏偏为什么要……

“请把孩子还给我。”林危言直接打断他的话,现在她只想立刻马上见到她的女儿,想要确认孩子有没有受伤或者有没有受到惊吓。

“我们复婚吧。”苏简生低头用力把她眼角的泪花给吻掉,在嘴里呢喃两句,“危言,我们复婚吧。”

我们复婚吧……我们复婚吧……

林危言不可置信的紧盯着他,原以为她听错了。

没想到,苏简生又补了一句,“我们复婚吧。”

看着他硬朗的五官,还有那犹如深潭的瞳仁,一时之间,林危言沉默了。她抿着唇,许久许久都没有说话。

而伏在她身上的苏简生也一动不动。

屋内的气氛也一下子凝固下来,只能听到彼此或轻或重的呼吸声……

“危言,我……”

“孩子,把孩子还我!”没等苏简生把嘴里的话说完,林危言就猛地用力推开他,然后从床上爬起来,裸露着身体,把床头的枕头狠狠往苏简生身上砸去。

“危言……”

“你不要演戏了,复婚?呵呵,你开什么国际玩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耍什么阴谋诡计,还有孩子不给我是吧?那我们法庭见!”林危言气呼呼的往自己身上套衣服,但可笑的是,衣服早被他撕烂了,就算套身上,又能遮住什么?

“阴谋诡计?”苏简生皱着眉心,正想要问她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突然房门被人从外面用力抨击!

他下意识的伸手把正在气头上的林危言,给强行抱在怀里,然后拉过丝绸棉被盖在她身上。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林危言的心跳快要蹦出喉咙眼了。 

不过很快她就镇定下来,满眼嘲讽的悠悠开口,“呵,看吧,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什么意思?”面对她的冷嘲,苏简生略有不悦的睨了她一眼。

“还能有什么意思啊?不想被你妻子误会,就快点放开我。”林危言挪了挪身子,特意拉开跟他的距离。

“妻子?”趁着敲门的人,还没有进来,苏简生顾不了那么多,抬手把自己的衬衫拿了过来,示意林危言套上,然后若有所思的看了林危言一眼,才淡定自若的从床上起身,冲着门口冷冷开口,“谁。”

谁那么大胆,竟敢肆意敲门?

而门外的西装男早已吓到双腿发软,额头直冒冷汗,小心翼翼的看了眼站在身侧的欧茗庄,才哆嗦着嘴巴开口,“少爷,是我……阿……阿钟。”

“阿钟?”苏简生沉了沉眸光,幽黯眸光迸发着冷芒,“管家,把他给我轰出去!”

对于阿钟,苏简生可是一点都不陌生。

这些年来,在欧茗庄的指使下,阿钟做的坏事还不够多吗?如今看来,是时候把他除掉了。

“少爷,我,我……”阿钟支吾半天,才又补了一句,“少爷,太太就在门外,您要不要开一下门?”

为了活命,老奸巨猾的阿钟,只能把欧茗庄给供出去了。

而屋内的林危言也早已换上苏简生给她的衬衫,但不管怎么样,明眼人还是能看出来,刚刚屋里发生了什么……

她用手把衬衫衣摆又往下扯了扯,为了避免尴尬,便主动开口,“那个,我要不要先躲一下?”她快速环视屋内一眼,最后用手指了指洗手间。

“……”苏简生板着脸,正想说不用躲,但转而一想,就又点了点头,算是默许了。

“咳咳,这次我帮你一次,但事后记得要把女儿还给我。”在转身去洗手间之前,林危言还不忘跟他做交易。

而她也恰好看到苏简生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挑了挑眉毛,故意又指了指房门,才心情大好的走进洗手间,心情简直好到不行!

苏简生,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只是为什么她的心里却蛮不是滋味?甚至还有些酸溜溜的?

林危言的身子靠在洗手间的防雾玻璃门上,乌黑长发顺着肩膀滑落下来,恰好把半边脸给遮住。

太太?

弯翘的长睫毛微微一颤,唇角勾起一丝冷弧,呵呵,苏简生,你真够绝。

“你明明就有老婆,为什么要三番两次来招惹我?为什么?”

明明都躲到洗手间了,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她?此刻她的心就像是被一块大石头,沉甸甸的压住,而窒息感也越来越明显。

很快身子就没了支撑力,整个人顺着玻璃门软绵绵的往下滑动,苍白的脸上除了嘲讽,便是冷冰冰的泪水。

告诉过自己绝对不能哭,但她却缴械投降了。

一想到自动再次相遇后,他对自己所做的种种一切,林危言眼底的酸楚就又加重半分。

而对他的内疚,也一点点的在心里头瓦解了。

这算不算是一笔勾销?多年前,是她先伤害了他,而现在他对她的伤害,还少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兴许是哭累了,林危言用力吸吸鼻头,用手在脸上胡乱怕打两下,“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加油!”

是啊,一切都过去了,他有他的家庭,而她跟他在几年前就已经形同陌路,所以,今日被他的妻子堵上门,对她跟他来说,不正好是一种解脱吗?

想通之后,林危言的心情也得到稍微的平复,但很快她的眉心一皱,来不及多想,急忙用手紧紧捂住嘴巴,但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

“阿嚏……”

是感冒了?

但林危言哪里还有时间去思考这点,很快她就听到一阵脚步声正渐渐靠近!

林危言连忙从地板上站起来,快速环视一眼周边环境,但偌大的洗手间哪里还有什么第二条通道?

“该死的苏简生!”忍不住低声咒骂一句。

她活了那么久,还真是头一次被人“抓奸”,不过她跟他什么都没做,于情于理也算不上是被抓奸在床吧?再说了,就算真的衣冠不整容易被误解,那也罪魁祸首也是他。

就在林危言为自己寻找诸多说法的时候,突然,叩,一记闷响钻入耳中,吓得她心跳骤然加速。

“谁?”许久,才满脸警惕的侧过头望着防雾玻璃门。

从她的视线看过去,恰好看到门口正站着一个模糊身影,从体型来看,对方肯定是个男的,而且还不是苏简生!

不是他,那会是谁?

林危言的心头突然浮起一丝不好的预感,她快速环绕周边,最后伸手把洗漱台上的琉璃花瓶给拽到手中!

现在的她,就好像大海里漂浮的一叶孤舟,只有她自己才能保护自己。

苏简生,你个刮千刀的,都有新娶的老婆了,为什么还要……该死的,她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林危言的脑袋已经乱成一团粥,其实这么多年过去,她跟之前的她能有什么区别?遇事不也照样懦弱,无能,没主见?

呵呵,此刻她是打心底里鄙夷自己,算是白活这么多岁数了。

“太太,您没事吧?”

苍老的声音再次浮现。

是他?

是引路的那个老者!

林危言原本黯淡的眸光,突然闪现一丝亮光。

但不对,是不对,太太?他刚刚又喊了一声太太,是叫她?还是在跟堵上门的那位“太太”对话?

一惊一乍间,林危言来不及多想,潜意识里开始屏住呼吸,但下一秒又挺直了腰板,哼,错不在她,她跟苏简生之间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她有什么可心虚的?

“太太?”

站在门口的人,沉默了一会,才再次敲了敲玻璃门。

而这次林危言确定对方就是在跟她说话。

也许是一开始老者就帮助了她,所以当下她并没有过多的排斥,犹豫着便把门从里面给打开了。

“太太,您没事吧?”老者照旧一身暗色服饰,布满褶皱的脸庞上,没有过多的神情色彩。

“没……没事……”林危言用手拉了拉衣摆,当着外人的面,裸露着白花花的大腿,她多少还是有些不习惯。

“太太,衣服是少爷亲自选的,您先换上。”老者一眼就看出林危言的不自在,便吧手里折叠整齐的女士服装放在玻璃门一侧的架子上。

女士服装?

看着架子上的衣服,林危言的内心简直就是五味陈杂。

“这是表小姐的衣服,出国后就放在外间的客房里了,您穿上看看合不合身。”老者似乎没有发觉到林危言的不自在,他自顾自暇的补了一句,然后又朝着林危言拱了拱身子,才转身离开。

原来是表小姐的……不知道为何她心里头堵着的那块大石头,突然轻了不少。

但……

“那个,等等。”把视线从衣服上抽回来,急忙叫住老者。

等对方站定身影后,林危言顿了顿嗓子,明明话都到喉咙眼了,但就是说不出来。

呼呼,林危言你真够没用的。

就在林危言暗自恼怒时,老者就像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对她要问的东西,简直就是心明如镜。

“公司那边来了紧急电话,少爷回公司了,说是晚点再回来。”

公司出事了?

“那,那,那刚刚……”林危言的手指纠缠在一块,脸上悄然浮起两朵红晕……

一想到刚刚的事,她就恨不得挖个洞,躲进去……

“刚刚那位是老太太……我想您见过。”老者低着头,如数回复。在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还若有所思的抬头看了林危言一眼。

但还没等林危言多加追问,老者就被楼下的保镖给叫走了,说是家里的电话又响了。

而屋内再次只剩下林危言独自一人。

但她根本没有思绪去思考其他,现在她的脑袋里,全是刚刚老者那个若有所思的眼神,还有他刚刚那句话。

“我想您见过。”

我想您见过……

该不会……

一种不安感再次爬满心头,手中的琉璃花瓶徒然落下,“哐当”一声,便顺着防滑瓷砖滚落到整体柜子底下。

所以,刚刚那个女人是她?!

意识到这点,林危言的双腿有些发软。

一开始就该做好这个准备,但是当一切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一时间她根本无法接受。

苏简生,当年的事情,是不是你早就知道了?

知道欧茗庄三番两次的来羞辱她?

不不,兴许苏简生至今都不知道当年所发生的事情,而今天再次被欧茗庄堵上门,也不代表着欧茗庄知道屋里的女人是她。

林危言,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为他说话?呵呵,搞笑,实在是太搞笑了。

事到如今,还没脸没皮的为他找借口,林危言你真是够了。

“太太,车在楼下了。”刚离开的老者,再次上楼。 

“车?什么车?”林危言急忙用手拍了拍小脸,快速换上衣服后,才开口。

“您下楼就知道了。”老者没有直说。

一切都太过于神秘,这让林危言心里一直处于被动状态。

她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情,才短短几天,一事接一事,根本没有给她喘气的机会,果然,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每每跟苏简生在一起,总不会有好事发生。

“太太?”老者见她没有动静,只好又敲门提醒一句。

林危言没有回答他,而是直接把房门打开,目光清明的看着老者,瞳仁里有着视死如归的坚定,“走吧,我跟你下去。”

“是……”老者再次抬头看了她一眼,只是这次眼底似乎多了一抹欣赏?

……

芳华公馆。

“我……我……”西装革履的阿钟脸色发白,额头全是汗水的萎缩着脖子,站在欧式沙发前,大气都不敢轻喘。

“住嘴!没用的东西!”欧茗庄简直是气坏了。

听从阿钟的建议,在没有任何电话的情况下,突袭临江别墅,原以为可以“抓奸在床。”那样,在往后的局势中,自己便掌握了主动权,再也不用担心受制于苏简生。

可现在呢?

不但没有抓到林危言,更可恶的是,还把好不容易修复好的母子感情,给破坏掉了。

尤其是苏简生那句,“再胡闹,就订美国的机票送到公馆!”

一句话就让她灰溜溜的离开临江别墅,因为她深知苏简生的言外之意是什么,在自己地位还得不到彻底牢固之前,她绝对不能冒然行事。

订机票?不就是变相要把她撵出国内吗?

但不管怎么样,只要她没有跟苏老头扯离婚证,那么她永远都是苏家的人!而苏简生永远都得喊她一声,“妈”

想到这里,欧茗庄心头的火气,也得到了稍微的平复。

但很快她的眉头再次紧锁了。

“太太,其实您也不必烦心。”站在一侧的管家,沉默许久,才出声。

“不必烦心?”欧茗庄冷哼一声,侧脸睨了管家一眼,眼底尽是嘲讽,“也是,你们个个都是局外人,但可别忘了,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们一个个也别想逃……”

“太太……”管家不怕死的打断她嘴里的话,“太太,您是少爷的母亲,母亲许久没有见到儿子,去儿子的别墅一趟,于情于理都在人情范畴,就算到时候因为这事惊动了老爷,老爷也不会真对您怎么样的。”

“但愿吧。”

唉,欧茗庄叹了一口气。

四年前是她拆散了苏简生跟林危言,但要是时光能倒流,她也会如出一撤的再次拆散他们,不管是为了谁都好,她都不能让她的儿子,娶个摆不上台面的媳妇,那样传出去,她的颜面该搁哪里?

可老爷那边……

欧茗庄伸手在太阳穴上来回揉捏,但越揉越心烦。

“太太,要不您亲自打个电话给老爷?”郁妈小心翼翼的开口。

“我打?”欧茗庄有些犹豫。

“嗯,您打。”郁妈顺势把手机递了过来。

而识相的管家领着阿钟退下去了。

“都这个点了,就算有时差,但老爷那边可能也没时间接电话。”这些年来,跟苏锦文之间的通话寥寥可数,现在要她主动去讨好,这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太难了。

“太太,现在的局势想必对您越来越不利,而在这个家中,只有老爷才是您的后盾……”跟在欧茗庄身边多年,郁妈早已练就一双火眼金睛,她一眼就看出问题所在。

“都怪那个女人,三番两次勾引简生,现在简生不认我这个妈,肯定都是她怂恿的。”一想到当年没有弄死林危言,欧茗庄就气到浑身颤抖。

但不管怎么样,对于郁妈的提议,她还是照做了。手拿着电话,按下那串既熟悉又陌生的跨国号码……

嘟,嘟,嘟……

铃声一直在振动,但许久都没有人接听。

欧茗庄的脸色也微微变了样,要是以往她肯定会气匆匆的把电话挂断,但这次难得耐着性子等。

一通不接,两通不接,到第三通的时候,总得接吧。

果不其然,在欧茗庄的耐心快要被磨灭之前,电话还是被接通了。

“锦文,是我,茗庄。”布满阴云的脸上,终于多了一抹笑容,但很快嘴角的笑意再次凝固住。

因为接电话的人,压根就不是苏锦文,而是一位陌生女子!

“苏先生已经休息了,请问你是哪位。”对方娇滴滴的嗓音中,还夹带一丝倦意。

“你是谁?!”欧茗庄直接拔高声音,跟之前婉约淑贤的态度,形成鲜明的对比。

苏锦文,你真够可以啊,竟敢背着她在国外养阿猫阿狗?

“您好,我是苏先生的秘书,vivian,稍后我会转达苏先生说您来过电话了。”薇薇安看了眼床头的点滴,为了不打扰病床上的苏锦文,直接转身去阳台。

“vivian?我怎么没听过你的名字,你知道我是谁吗?”欧茗庄的唇角扬起冷弧,作为豪门太太什么世面没见过?而对付阿猫阿狗,也是绰绰有余。

“您是?”薇薇安看了眼屋内的病床,恰好看到苏锦文醒了,正准备把电话递过去,没想到苏锦文却示意她挂断。作为小秘书的她,也不敢忤逆大老板的意思,只好低声对话筒说了一句,“麻烦您稍后再打电话过来。”

没等欧茗庄开口,就把电话挂断。随后一脸疑惑的走到病床前,并把电话递给苏锦文。

“苏先生,您醒了?是国内的号码,对方只说是找您的。”

“我知道了。”苏锦文淡淡的瞥了一眼手机屏幕,然后心生烦厌的把手机丢掷到一旁,转头便吩咐薇薇安把上周的财务报表拿过来。

而国内的欧茗庄却淡定不了,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她气到浑身发抖!

“砰”一声闷响,把手机狠狠地往墙壁上摔去。

“太太?”郁妈心头一惊,急忙走过来,想要弯腰把手机捡起来,可没有欧茗庄正在气头上,她又不敢再次激怒对方,只好站在不远处,静观其变。

摔手机不解气,欧茗庄又抬手把桌面的茶杯给哗啦一下,挥散到地板上。

“苏锦文,你竟敢背着我,在外面偷人?呵呵,都多少岁数了,还养小臭婊子!怪不得这些年来,你一直

下一篇:艳妇荡女欲乱双飞两中年熟妇 和尚在禅房把公主到高潮
上一篇:俄罗斯雏妓的bbb孩交 强奷漂亮岳的肉欲小说txt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