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荡女欲乱双飞两中年熟妇 和尚在禅房把公主到高潮

康康 2022-08-11

这些话要是被屋里其他佣人听到,那可怎么办才好。

“太太,会不会是您误会老爷了?”为了平复欧茗庄愤怒的情绪,郁妈净捡好话说。

“误会?呵,误会?他们父子两是巴不得撵我走,一个一个的变着花样来气我,他们是不是觉得我欧茗庄是个好欺负的主啊?他们简直就是白眼狼,当年要不是我们欧家……”

“太太……”以大局为重的郁妈急忙打断欧茗庄嘴里喋喋不休的怒骂。

但已经来不及了,原本紧闭的房门被打开,而站在门口的颀长身影,就跟一座高高的大山般沉压下来,屋内的气氛一下子坠入冰点!

看到来者,郁妈的面部肌肉开始抽搐,而欧茗庄也愣在那……

“你,你怎么来了。”欧茗庄到底是富贵人家大小姐出身,面对突如袭来的暴风雪,她还是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情绪给压制下来。紧接着,眼泪说来就来,只见鼻头发酸,眼泪哗啦挤出来,“简生,你终于回家了,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来,妈妈心里有多难受?”

边说边抹眼泪的往苏简生所在的位置走去。

但很快,她就发现站在苏简生身后的那个娇小身影了!

欧茗庄的瞳孔在急剧收缩,她一眼就认出来,那个人就是林危言!只是现在的林危言似乎跟四年前的林危言不大一样了,可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一时之间她也说不清。

“你,你……”你还活着?

欧茗庄下意识的往后倒退一步,要不是郁妈手疾眼快扶住她,恐怕就摔到身后的书橱上了。

“少爷,您有所不知,这些年来太太都是一个人……今天见到您回来,大伙实在是太高兴了。”郁妈红着眼眶,声音哽咽的低头抹眼泪。

“简生,你快进屋,让妈好好看看你……”顺着郁妈给的台阶,欧茗庄急忙缓过神来,捋顺气息后才上前要拉苏简生的手臂,但转而一想,又觉得有些尴尬,就愣在那,而屋内的气氛自然也跟着凝固下来。

不管她多大费周章都好,站在门口的苏简生都无动于衷,冷峻的容颜上,看不出任何多余的神情色彩。

这让欧茗庄心里头更加没了底。

“简生,你是还生妈的气吗?妈刚刚也是太久没见你了,才去了一趟临江别墅,妈也是……也是……”欧茗庄用手绢擦了擦鼻头,耳朵上佩戴的珍珠耳钉,跳跃着幽幽光芒。

“是吗?”苏简生垂眸淡淡的瞥了欧茗庄一眼,低沉的嗓音让人分辨不出,他的喜怒。

但他都肯开口回应了,是不是代表着一切都会往好的方向发展?再说了,她欧茗庄现在手头上唯一的筹码,可就只剩下这个“儿子”了,花尽大半生的心思要在苏家拥有立足之地,所以不管怎么样,今天她是万万不能再次错失跟苏简生修复母子关系的好时机。

想到这里,欧茗庄心头自然也有了新的定夺。

在郁妈的暗示下,她把目光转向站在一旁始终都没有吱声的林危言身上。

她顿了顿嗓子,才开口,“这位是?”

当年她私下找林危言谈判的事情,按照她对林危言的了解,对方肯定没那个能耐敢去苏简生面前嚼舌根。

所以,现在就算林危言真的跟苏简生透露了当年的事情,但只要她这边一口否认掉,不就可以了?再者都过去那么多年,谁知道事情的真伪是什么?

有了这层想法,欧茗庄的底气更足了,眼底的担忧跟恐惧也消除不少。

“怎么,不认识了?”苏简生勾唇冷哼。

而从他嘴里蹦出来的话,不但惊着欧茗庄,也在林危言的心底激起千层巨浪。

“简生,妈怎么会认识这位小姐呢?”欧茗庄果然是见过大世面的富家太太,面对苏简生的冷讽,她直接给忽略掉了。

“确定不认识?”苏简生并不打算轻易放过这个话题,甚至还伸手用力扣住林危言的肩膀,从欧茗庄的视线看过去,正好亲密无间。

苏简生的眸光像是啐了冰,瞅得人心里发慌。欧茗庄急忙移开视线,面露尴尬,“儿子,妈的性格你不是不知道,要是真认识这位小姐,何必又要去骗你说不认识呢?是吧,小姑娘,来来快进房间坐,要不去客厅吧……郁妈,你去准备一下。”

见欧茗庄睁眼说瞎话,林危言唇角不由一扬。但她一句话都没有说,就静静地站在那,看着眼前的一切,就好像是在看一场与自己无关的滑稽大戏般。

只是她忘记身边的人是苏简生了,对于她内心细微的变化,苏简生都能一眼看穿。

这不,还没等她有所反应,腰肢上就缠住一只大手,不用想都知道是谁的手。

“你放开。”林危言挪了挪身体,低声嘟囔一句。

但是面对她的反抗,苏简生根本就是不为所动,等欧茗庄离开房间,前去客厅,他才用最暧昧的姿势,低头凑在林危言耳边,哑着嗓子,幽幽开口,“这笔帐,晚点再跟你算。”

“什么账?”林危言蹙着眉心,咬着牙怒瞪他一眼。

简直就是莫名其妙,她可没有得罪他啊。

再说了,他抢走她的女儿,她没跟他算账就不错了,他还想找她算账?做他的白日梦去吧。

趁着苏简生一个不注意,林危言心底一横,便抬脚用力踩在他的皮鞋上。

“啧、”

对于突如其来的一击,苏简生不满的啧了一声。

“啧什么啧?叫我过来,就是想给我演绎一把你们母子情深的戏码?唉,苏简生啊苏简生,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那么幼稚。”现在屋里就剩下他们两个人,林危言也不怕得罪他,尽挑些不好听的话,刺激他。

看到他的五管微微扭曲在一起,就别提她心里有多高兴了。

哼,看来古话说的不差,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你是故意的?”苏简生的牙齿磨得咯吱响,脸色一片青黑。

“你觉得是故意那就是故意咯。”林危言强忍住内心得逞的笑意,漫不经心的耸耸肩膀,准备前往客厅,这可是她四年后再一次见到欧茗庄,她倒也想看看这次欧茗庄闷葫芦里,还想卖什么药。

“等等。”苏简生没有轻易放她走,大手照旧紧紧的搂着她纤细的腰身。

而只要他稍微一低头,就能感受到一股淡淡的发香味。

淡淡的薄荷味,对他来说既陌生又熟悉,他完全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林危言还是跟以前一样,唯独钟爱薄荷……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盯着她小脸的视线,也渐渐温柔起来,就连呼吸都有些凝滞。

感受到他的微妙变化,林危言有那么一刻也晃神了,但很快她就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故意凶巴巴的剜了他一眼,“以前的事情我全部不记得了。还有,你大费周章的把我带来这里,目的是什么?”

来的路上没机会问他,那她现在问也不迟。

“确定以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苏简生边说,边抬起手……

吓得林危言往后退了一步,满脸戒备的盯着他,“你,你要干什么?”

见她无时无刻都要跟自己保持好一定的距离,苏简生眼底的暖意也逐渐散开。很快他就把手收回来,冷着脸,淡淡开口,“如果想要见你的女儿,就好好配合。”

冷冷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看着他冷若冰霜的高大背影,林危言心里头很不是滋味,但倔强的她,还是朝着他的背影挥了挥小拳头。

气死她了,以前她是瞎了眼,才会看上苏简生。

每次都拿女儿来恐吓她……但偏偏孩子就是她的全部。

等林危言收拾好心情走到客厅的时候,正好看到苏简生跟欧茗庄各自坐在沙发一角,气氛尴尬到极致。

他们不是母子吗?怎么关系那么僵硬?

林危言忍不住在心里头嘀咕两句。

但她还来不及多想,就被苏简生给叫了过来。

“过来。”

过来?哼,叫她过去就过去啊?她也是很有骨气的好不好?

林危言愤愤的瞪了他一眼,但同时她也看到来自欧茗庄探寻的眸光。那记看似再平常不过的视线,对于林危言来说,却是还有另外一层含义。

因为她知道欧茗庄恐怕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要是简单的话,当年就不会三番两次找她,软硬兼施的让她离开苏简生……

兴许是为了对欧茗庄有更多的了解,也兴许是孩子还在苏简生的手上。最后林危言还是顺从的走到苏简生的身边,随后按照他的意思,挨着他坐下来。

“郁妈啊,给这位小姐第一杯茶,哎呀,说来也挺不好意思,都这么久了,还不知道小姐你怎么称呼呢。”欧茗庄笑眯眯的看着苏简生,最后又把视线移到林危言身上去。

被欧茗庄盯着看的感觉不大好,林危言有些不自在的想要挪挪身子,没想到小手却被苏简生紧紧握住。

“林危言,我未婚妻。”没等林危言自我介绍,苏简生就先回答了。

未婚妻?

不止是林危言,就连欧茗庄都愣住了。

“那个简生啊,你爸爸知道了吗?”欧茗庄沉默了一会,才把苏锦文搬出来。

对于林危言,欧茗庄是一点都不陌生,当年就是这个女人害得她苦心栽培的“儿子”,不认她这个妈,还“离家出走”!所以,这次不管怎么样她绝对不能让林危言再次破坏她的家庭!

“我只是来通知你一声,还有以后没什么事,不要私闯临江别墅。”苏简生板着脸,一下子堵得欧茗庄哑口无言。

就连一旁的林危言也被怔住了。

她完全没想到苏简生也有这么强势的一面,同时也看得出,他们母子感情似乎真的不怎么样……

这让她突然想起,当年打一开始认识苏简生,对方就从来没有跟她提起过关于家里的一切,以前还以为是他不够信任她,才没有跟她说,但按照现在所看的,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

“简生,你怎么跟妈说话的?我是你妈……”欧茗庄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妈只是关心你,并不是想要干涉你的婚姻生活。还有,这些年来,妈是怎么对你的,难道你感受不到吗?”

“不干涉?但愿是真的不干涉。”面对欧茗庄的句句说辞,苏简生没有动容,说出的话,反而比之前更加冷漠了,“还有,不要让我再接到那个姓陆的电话。”

姓陆的自然是指欧茗庄唯独看上眼的陆家小姐,陆如双。

冷冷丢下一句话后,苏简生直接站起身,拉着林危言的手,铁黑着俊颜快步往外走,但只走了几步,又停下步伐,“哦,对了,要是哪天她出了什么事情,我第一个来找你。”

说着又低头看了林危言一眼。

“苏简生!你回来!”三言两语就跟锋利的刀子一样,狠狠扎在欧茗庄的胸口,她惨白着脸,也顾不了富家太太该有的尊严,愤怒的用力摔打桌子。

但面对她的愤怒,苏简生一点都不惧怕,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欧茗庄的怒火得不到发泄,整个胸口都堵得慌,“白眼狼!我怎么就养了个白眼狼!”

她气到脸色都发青了。

“太太……”生怕她把身子气坏了,郁妈急忙上前扶住她,“太太,您不要生少爷的气,说不准少爷也只是一时半会被蒙住心眼了。”

“哼,这一切都是林危言个狐狸精在捣鬼!当年就该把她杀了!去,去把管家给我叫来!”被郁妈一提醒,欧茗庄的眼底也多了一层阴狠戾气!

……

在回来的路上,林危言一直都心事重重。

还不时转过头来,多看苏简生一眼。

对方抿着唇,一言不发的静静开车,明眼人都看得出,他还在气头上。

就在林危言纠结要不要主动开口的时候,苏简生倒先说话了。

“以后,有事不许隐瞒我。”

一句再普通不过的话,在旁人看来最正常不过,但对林危言来说,意思却大不一样了。

她噎了噎口水,眨了眨眼睫毛,才回应,“那个,你是不是早知道了?”

是不是早就知道她跟欧茗庄见过面了?

不然为什么突然要带她过来芳华公馆?而且他还对欧茗庄说了好多莫名其妙的话,虽然是仁孝上,儿子这样跟母亲说话,应属于大逆不道。但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一刻,她的心里却暖暖的。

“这段时间你先在临江别墅住下,等那边的房子弄好,你再搬过去。”苏简生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把另外一个炸弹扔了过来。

听到他的话,林危言的心很快就被愤怒给占满,“什么房子?我为什么要跟你住同个屋檐下?苏简生,你不要得寸进尺。我有自己的家!还有,我已经配合你演了一出戏,那你是不是该履行你的承诺,把我女儿还给我了”

简直是要把她气炸了,她完全没想到苏简生会擅自安排她的衣食住行。

原本对他的看法有所改变,但这一刻,所有的一切再次打回原形。

呵,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苏简生就是个大魔鬼!

苏简生轻佻剑眉,当着她的面给钟名也打了一通电话,“先不用急着把小孩送回来。”

极其简短的一句话,却彻底把林危言给激怒了。

这摆明就是拿孩子要挟她!

“你把我女儿送哪里去了?苏简生,孩子还那么小,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这辈子都跟你没完!”林危言气到青筋尽显,手指也紧紧缠扣在一块。

记得以前跟苏简生在一起的时候,他有着理科生共同的特征,木讷、老实。在她面前从不说谎,更不要说耍小手段,小聪明了。

可现在呢?

一想到这几天所发生的事情,林危言的心堵得发慌,甚至还隐隐作痛!

“危言,当年的事情我会一笔一笔跟你慢慢算,还有,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到时候想通了,就给我电话。”苏简生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黑色烫金名片,递给坐在副驾驶上的林危言。

但她并没有伸手去接。

面对她僵冷的态度,苏简生倒不以为意。

“放心,这三天内我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还有前面就是公交车站,是你自己坐车回去,还是由我送你回去?”距离公交车站还有一段距离,苏简生特意放缓了车速,给足够的时间让林危言自行考虑。

按照他对她的了解,性格倔强的她,绝对不会轻易妥协。

果然。

他嘴里的话才刚说完,林危言想都没想,就直接命令他停车。

他也没有跟她继续僵持下去,而是把车开到路边,停稳。来不及说一句话,林危言就绷着脸,愤愤的解开安全带,开门下车了。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坐在车厢内的苏简生沉默了。

“危言,你还是跟以前一样。”

还是跟以前一样,要强。

节骨分明的手指紧紧握着方向盘,目光从未从她的背影上,离开过半秒……

……

连城公寓。

苏简生简直不是人,在郊外就把她丢下车,害得她连坐二十多个站,才回到市中心。身心疲惫的她衣服都没换,就直接倒在沙发上,蜷缩着身子,双眼空洞的望着空荡荡的房子。

快三天了,她连孩子的小身影都没见着。

她算不算是这个世界上最失败的母亲?失败到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

“是妈妈没有保护好你……”一想到孩子,林危言的心里头就酸溜溜的,强忍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直接夺眶而出。

现在屋里就她一个人,而她所有的坚强在这一刻,全部都瓦解了。

“嗡嗡……”

突然口袋里的手机发出刺耳震动。

她的心脏也随之一颤。

原本不想接,她只想一个人好好静一静,但对方似乎不死心,手机响了一次又一次,最后,只得掏出手机,还没等她开口,话筒就传来好友叶因的声音。

“呼,你终于舍得接电话了,这几天去哪了?电话不接,家不回。真是的,也联系不上唐程,你们两是在跟我躲捉迷藏呢?”

叶因的性格本来就火急火燎,这不,电话一接通都没给林危言说话的机会,就先巴拉说了一堆。

“有点私事要处理,不过现在没事了。”林危言用力挤出一抹笑容,好让自己紧绷的神经,得到暂时的舒解。

她不想被叶因看出端倪来。

“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一听林危言说完嘴里的话,叶因就紧张兮兮的回了一句。

“嘿,都解决了。对了,你刚说联系不上唐程?他没在店里吗?”自从那晚从家里出来后,她也好几天没见到唐程了。

该不会是发生什么事了吧?

但唐程向来为人处事都谨慎,有条不紊,按照对他的了解,他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才对。

“唉,前天我去店里找他来着,哪知道黑灯瞎火的,我昨天再去,物业就告诉我,整个商场都被人收购了,近期要重新改造之类,所以很多店面都被迫关门。”叶因忍不住吐槽两句。

“那程哥的店呢?有没有影响到?”林危言混乱的脑瓜子,一下子清醒了。

“你说呢,关门了呗,唉,也联系不上唐程,那小子都不知道躲哪去了。没在家,电话也不接,他该不会是想不开吧?”近期自杀的新闻层出不穷,要是唐程真的凑热闹,也掺一脚进来……

不,不,不会的,他才不是那种人。

叶因急忙把内心可怕的想法扼制住了,很快又想起另外一桩事,“危言,昨天幼儿园的老师打电话给我了,说是你的电话打了没人接。”

“我知道了,我还有点事,先这样。”林危言说完嘴里的话,没等叶因回应就直接把电话挂断。

之前手机被苏简生拿走了,没人接听正常的很!但对于这个,她自然不会跟叶因说,因为她不想把叶因也卷进来。

只是唐程那边……

一想到这些年来,唐程对自己的帮助,林危言心头就酸溜溜的,现在时光咖啡厅被迫关门,要知道那可是唐程这几年来的所有心血啊,身边的人都知道时光咖啡厅对于唐程来说,意味着什么……

但连叶因都找不到唐程,那她怎么会找得到?

可她总不能只待在家里干着急吧?

林危言连忙起身出门,心里头一遍又一遍的祈祷着……祈祷唐程没有出事……

……

芳华公馆。

“太太。”管家急忙忙的赶到客厅,额头全是汗水。低着头,拘谨的站一旁,眼皮都不敢轻抬一下。

欧茗庄冷哼一声,身子慵懒的斜靠在沙发上,手腕上戴着的镯子跳跃着幽幽冷芒,“章叔啊,当年的事情,你是不是该好好解释一下?”

下一篇:被宠物开了苞高h怀孕 娇小日本学生色xxxx
上一篇:凹厕所xxxxbbbb偷拍视频 农村乱肉130全集短篇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