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宠物开了苞高h怀孕 娇小日本学生色xxxx

康康 2022-08-11

管家的眼皮骤然一颤,全身神经线条都死死的紧绷着,“回,回太太……当年确实已经派人去……”

“闭嘴,不要告诉我,当年的事情只是个失误!”欧茗庄伸手把桌面的茶杯给拍倒了,茶水顺着大理石桌面,嘀嗒嘀嗒往地板上坠落。

“那,我们再……”

“再杀人灭口吗?呵呵,现在的简生可不是当年的简生了。”

苏简生对她的警告还历历在目,她就算再冲动,也不会冒然进行下一步动作。

“这事确实需要从长计议,不过太太您忘了,您还有一个筹码在手上呢。”阿钟瞄了眼管家,才鞠躬着身子,嘴角噙着浅浅笑意的定睛望着欧茗庄。

“哦?什么筹码?”欧茗庄黯淡的双眸,也在瞬间明亮起来。

“唐程……”阿钟顿了顿身影,才往前迈一步,说出那个所谓的“筹码”。

“唐程?”欧茗庄望了眼阿钟。“把他的资料给我调出来,我倒要看看那个唐程跟姓林的到底是什么关系。”

“都查清楚了,他们刚离婚没多久。”心思缜密的阿钟做事向来滴水不漏,而这次自然也不会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

“你是说,他们结过婚?”欧茗庄抓住重要字眼,眼神犀利的望着阿钟。

阿钟点了点头,“是,不过还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又离婚了。”

“哼,还能因为什么?肯定是那狐狸精又想纠缠我们简生了,苏家的门槛,可不是阿猫阿狗想进就进的!”欧茗庄眯着眼眸,阴恻恻的补了一句,“阿钟,送唐先生回去。”

“太太?您……”面对欧茗庄的命令,阿钟特别意外,他完全没想到欧茗庄这么轻易就把唐程放走了。

“先放他走,不要打草惊蛇。”欧茗庄站起身,再次嘱咐一番。

“知道了。”女主人所做的决定,岂是他这些下人能随意去改变的,万般无奈的阿钟只好按照欧茗庄的意思,把唐程安然无恙的送回去。

卧室。

偌大的房间内,只亮着一盏琉璃床头灯,穿着睡裙的欧茗庄端坐在梳妆台前,闭目养神。

站在身后的郁妈手沾着精油,在欧茗庄的脖子上,细细揉捏着。

屋里静悄悄的,偶尔才听到窗外树叶因风吹过,而发出的沙沙声响。

“太太,夜深了,您先休息?”走完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按摩流程,郁妈开始低头收拾那些盛有各种精油的瓶瓶罐罐。

镜子里的欧茗庄要比平日里的她,苍老些,即使刚敷了面膜,脸上的皱纹,还是没有减少半分,她轻轻叹了口气,“唉,老了。”

人越是上了年纪,就越念旧,加上当年她可是全城第一美人,而她也为自己的容貌颇感自豪,但现在呢?不也照样输给了时光?

欧茗庄定定的望着镜子,眼底混杂着说不清的情绪。

“太太,您先歇息吧。”不想她继续胡思乱想,郁妈收拾好那些精油后,就转身去给欧茗庄铺床。

欧茗庄转过头来,静静看着郁妈忙碌的背影,许久,才开口,“你是不是有话想问我?”

拉着被套的手,稍微一僵,但很快郁妈低头回了一句,“没有。”

“郁妈,我知道你也在怨我,怨我当年没有听你的劝。”欧茗庄走到床边坐下,见郁妈一直低着头,犹豫了一下,才伸手拉住被套,让郁妈坐下来,陪她说会话。

郁妈想要把手抽回来,但欧茗庄抓的很紧,最后只能顺从的坐在一侧,沉默片刻,才抬起头,用力挤出一抹苦涩笑容,“太太,您说什么呢。我没有怨你,当时你也有自己的苦衷……”

“唉,当年要是听你的话,为苏家生个一儿半女多好,但……”一说到关于生孩子的事情,欧茗庄的心头就发酸,其实她比谁都清楚,尽管苏家老太太还在世的时候,三番阻挠她再生孩子,但后面苏家老太太去世了,按理来说,已经没有人再能阻止她当母亲了,可偏偏她笃定就算没有孩子,苏锦文唯一的儿子,也就是苏简生照样也把她当亲生母亲看待……

但事与愿违,原本和睦的母子关系,却被破坏了,因为林危言的事情,向来孝顺的苏简生就像变了一个人,把她当成敌人,甚至还从家里搬出去。而苏锦文也因为这事,跟她闹得很僵……

她明明全是为了这个家着想,但为什么人家就是不领情?加上她实在想不通,苏简生为什么会看上相貌平平,一无是处的林危言?要知道比林危言优秀的女孩子可多了,尤其是她看中的陆家千金,陆如双,哪一点没比林危言好?无论出生还是长相还是品行。

唉,现在她就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太太,当年您没有选择养育自己的孩子,想来也有您自己的考量……总有一天老爷跟少爷会明白您的良苦用心,”跟在欧茗庄身边多年,欧茗庄为苏家所做的一切,可全都看在眼里,尤其是这些年对方外表看着光鲜亮丽,但私底下却郁郁寡欢,这让作为贴仆人的她,很是心疼。

“自己的考量?要怪就怪我当初太偏执了,以为苏锦文会真的只爱我一个人,而现在呢?他不照样在美国养了金丝雀,vivian,秘书?哈,我看是小蜜吧。”欧茗庄嘲讽的冷哼一声,另只手不由收紧。

当年18岁的她,不顾父母反对,执意要嫁给已有儿子的苏锦文,加上对方的公司才刚刚起色,不管是财力还是物力上,跟他们欧家是门不当户不对,但谁让她在芸芸众生中,一眼就相中温文尔雅的苏锦文呢?加上对方也不负所望,经过两人的努力拼搏,终于把事业做得风生水起,财气号召力还远远超过欧家,而自己为了不让苏锦文为难,就真的按照苏老太太的意思,没有再生儿育女。原以为这一切都会往好的方向发展,但实际上呢?

不但辛苦栽培的“儿子”不认自己这个妈,就连最熟悉的枕边人苏锦文,也疏远她,还背着她在外面养小蜜。

呵呵,今天要不是打电话过去,她恐怕会一直被蒙在鼓里吧。根据通话,她一眼就能断定出,那个vivian年纪虽小,处事风格却很老练,想把让对方永远的消失在苏锦文面前,恐怕没那么容易。

“太太,您不要想太多,说不准真的是秘书,夜深了,您先休息吧。”生怕欧茗庄一直胡思乱想,郁妈急忙站起身,搀扶欧茗庄上床休息。

而在抬头的一瞬间,见欧茗庄早已泪流满面,她整个人都愣住了,也慌了神,连忙去拿纸巾。

“没事,我没事。”欧茗庄靠在枕头上,闭着眼睛,深叹一口气,然后用力吸吸鼻头,眼底的痛楚如数敛去,取而代之的便是冷静,沉着,就连声音也跟着清冷起来,“跟阿钟说一声,盯紧林危言那个狐狸精,还有关于姓唐的,就先不动声色的放他回去,过几天我再亲自去拜访他。”

郁妈小心翼翼的端量欧茗庄一眼,才颤颤巍巍的点头,“是,知道了。”

……

林危言从家里出来后,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个遍,全都一无所获。

“唐程,你混蛋!”站在时光咖啡厅前,看着闭锁的店门,林危言忍不住骂了一句,要是唐程真的经受不住被迫关店的打击,去轻生之类,那可该怎么办?

不,不,不,唐程才不是那种人。

林危言伸手搂紧小外套,正准备去唐程住的地方,再找找看,突然看见不远处的大树旁,好像有个人一直盯着她看。

是谁?

她心底一惊,下意识的回过头,背对那棵大树。心脏砰砰直跳,尔后又等了几秒,再转身去看,大树下的那个黑衣男子,依旧站在那,就算距离有些远,但林危言还是明显感受到,对方就是盯着自己看,而直觉告诉她,她不认识这个人,但对方为什么一直盯着她看?难不成跟唐程的失踪有关联?或者是苏简生又派人跟踪她了?

不管怎么样,她必须要一探究竟!

下定决心后,她一步一步的往那棵大树的方向走,而对方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一直站在那,林危言的眉心越蹙越深,脚底的步伐也在加快,但可惜的是,等她快要追过去的时候,那个高个子的神秘男人转身钻入身后的黑色座驾内,直接启动车子走了!

“混蛋,停车!”林危言用尽全身的力气,冲着那辆车用力嘶吼。

但没有人回答她,就连广场上的路人,都纷纷转头,跟看笑话般看着她。

他们该不会以为她是被抛弃了吧?

林危言愤愤然的抓紧拳头,牙齿死死的咬着下唇瓣,而小脸也被怒气憋的通红。肯定是苏简生!

天底下除了他,还会有谁干那么无聊的事情?

……

下午三点。

苏简生是被屋外的小鸟叽喳叫声唤醒的。

他蹙着眉心,双手支撑着坐起来,因一夜宿醉,脑袋沉甸甸的,太阳穴也在隐隐作痛。

一缕阳光恰好顺着因微风,而涟漪起一角的窗帘而倾泻进来,模糊的视线也逐渐明朗起来,尤其是端放在桌面那杯白开水一下子刺入眼球中……

等等,白开水?

苏简生不由一愣,记得夜里回来,他可没有亲自倒水的习惯啊。难不成是屋里的佣人擅作主张了?不对,不对,他们跟随在自己身边那么多年,应该都清楚自己向来不喜欢别人自作主张。

剑眉紧蹙,苏简生沉着脸伸手摸索他的手机,却在这时,耳边却响起一记软糯糯的小嗓音。

“你醒了。”

对方的语气并不和善。

苏简生顿生警惕,下意识的抬头望去,猛然看到不远处的小沙发上,正坐着一个小女孩,那孩子正是林危言的女儿。

缘缘端坐在单人沙发上,腿距离地板还差半截距离,穿着蝴蝶结公主鞋的脚丫不时晃动着,晃得苏简生眼睛直发晕,可她却悠哉悠哉的定定看着苏简生,乌黑眼珠里有着说不清的探究。

“你身上有酒味,可以喝点白开水,去去酒气。”缘缘一副小大人模样,努努下颚,冷静的视线落在白开水上。

原来水是她倒的,苏简生的眉心越蹙越深。

“你把我抓来,是想做什么?还有,你跟我妈妈什么关系?”没等苏简生回答她前面的话,缘缘又开口了。

但说完嘴里的话后,她却恢复安静模样,静静坐在那,视线照旧停留在苏简生身上。

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沉着,冷静,跟她这个年龄该有的稚嫩,截然不同。但苏简生又说不出,眼前的小女孩到底古怪在哪里。

“我调查了你的资料,按照你的身份,你绑架我,肯定不是为了钱。”

“所以,你是不是喜欢我妈妈?”

“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当我爸爸的,你绑架我没用,决定权在我妈妈手里。不过你要是想做我爸爸,也不是不可以,但我不喜欢我的爸爸,是个喜欢绑架小孩威胁大人的坏人。”

缘缘就跟机关枪一样,压根不给苏简生说话的机会,好像是要把她一辈子憋着的话,全部都一连串说了出来,说完后,就又低下头,把玩她手里的布偶娃娃。

孩子前后反应好似是两个人,苏简生因为自己看花眼了,但事实告诉他,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难不成这孩子有双重人格?

一想到这,苏简生的头皮不由发紧,他清了清嗓子,故作轻佻眉眼,“这些话都是你妈妈教你说的?”

孩子五岁不到,就算再早熟,也不可能逻辑清晰的一连串说出这么多,令人无法反驳的话。

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些都是林危言平日里教孩子的。

“然后呢?现在你是想把所有的罪证都推脱到我妈妈身上?”缘缘双脚往前一蹬,跳到地板上,双手靠背,往苏简生所在的位置走。

“那有一点,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平时你不是不说话吗?为什么今天突然开口说话了?”孩子该不会是被调包了吧?而且他又不是第一次见到她,那天在车里,还有把她带回别墅,整个过程,他可以肯定的说,他从来没听过她说一句话。

一开始他还以为是个基因缺陷的小哑巴呢。

但事实呢……她不但会说话,而且还口齿伶俐,能说会道……

“一句话,你要不要做我爸爸。”缘缘皱着小脸,把手里的布偶娃娃掷到桌面,语气比之前要高出许多,而且还夹带着一丝怒意,乌黑眼球紧紧盯着苏简生,盯得苏简生心里发毛。

“我……”苏简生完全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被一个小小孩子吓唬住。

但这次他确实被怔住了。

眼前的小孩,跟平日里同龄小孩确实不一样……

缘缘一见他支支吾吾,半天没个表态,顿时急了,撅着小嘴巴,“哼,看来你是不想负责了。”

不想负责了……

苏简生顿时错愕的张了张嘴,“谁说我不想负责了!”

他也怒气冲冲的,拔高声音,一大一小圆瞪着眼睛,跟斗公鸡一样,四目相对。

“……”

“……”

屋里静悄悄的,谁都没有再说话,但都不甘示弱,继续干瞪眼。

最后还是苏简生憋红脸,用手捂着嘴干咳两声,“那个,你自己玩。”

作为大男人的他,连个小屁孩都拿捏不了,唉,真够讽刺的。

不过有那么一瞬间,他还真想负责……只是,孩子的长相,跟他俨然两副面孔,就算不用去验DNA,他也清楚的知道,他跟缘缘并没有血缘关系……

苏简生垂了垂眸子,把视线从孩子身上抽回来。

“你要去哪?”

但还没等他挪开半步,衣服下摆就被揪住,任凭他怎么甩,就是甩不开。低头就看到缘缘正眼巴巴的看着他。

孩子的小眼神,让他内心恍然一怔……

过了许久,他才蹲下身子,保持跟孩子一样的距离,“我去洗个澡,等下就出来。屋里没什么玩具,等下我叫人送些过来。”

难得苏简生一副好脾气的,一一跟孩子解释。

“好。”见他态度诚恳,缘缘犹豫了一会,才松开他的衣摆,然后抱起刚丢掉的布偶娃娃,盘着腿坐在地毯上,背对着苏简生。

而这一幕恰好被刚过来的钟名也,看到了。

他站在门口,有些忍俊不禁的噗哧一声笑了。

也正因为他这一声笑,被苏简生狠狠的剜了一眼。

但这些动静似乎没有打扰到在一旁玩布偶娃娃的缘缘,她连头都没有抬一下……苏简生看着她背影的视线,也越来越深沉……

……

在唐程住的公寓楼下守了一夜,还是没有他的消息。

林危言正犹豫要不要去找苏简生,突然接到公司的电话。

等她赶到公司,叶因就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呼,经理在办公室等你很久了。”

“发生什么事了?”林危言瞟了眼经理室,心里犯嘀咕,她明明请了三天假,怎么经理还唤她回来?   

叶因撇了撇嘴,“不大清楚,但根据我的判断,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你不知道,刚她那张脸,黑得跟煤炭似的。”

唉,果然运气低的时候,什么霉运都会接二连三的找上门。

林危言把手提包放到自己的桌面,戴上工牌后,深呼吸一口气,才前往大门紧闭的经理室走去。

“叩叩……”稳定心神,礼貌性的敲了几下大门,才推门进去,站在椭圆形办公桌前,“经理,听说您找我?” 

烫着卷发的陈经理靠在椅背上,一脸审视的盯着林危言,沉默几秒,才开口,“你是不是得罪了大金主?”

“啊?”得罪大金主?林危言一脸错愕。

她只是个小员工,哪里有机会接触什么大金主?更别说得罪人家了……

“盛世集团,知道吧。”

“知道。”林危言点了点头。

“人家负责人今早来电话了,说要终止合约,后续不再跟我们合作。”

“为什么?我们不是跟盛世合作很多年了吗?一直以来不是合作的挺愉快吗?怎么突然终止合约了?”林危言屏着气息,抬头看了眼端坐在面前的经理,但其实她想表达的是,就算盛世要跟公司解除合约,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还没等她梳理好当中的关系,陈经理突然敲了下桌面,“这就要问你了。”

“问我?”林危言简直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不问你,还会问谁?人家盛世那边指名道姓说只要有你在,就不会再跟我们合作。说吧,你怎么把那边的人给得罪了,你不是不知道,我们当初能跟盛世合作,大伙可是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让人家瞧得上我们,可你倒好,直接把人家高层给得罪了。”

陈经理气到脸色发青,而林危言也是一脸震惊,“经理,您是知道的,我只是一个小员工,平时负责打印资料之类,根本没有机会接触什么高层,就连盛世那边的工作人员,我也是一概不认识,所以,我怎么会得罪他们呢?而且,我进公司这么多年了,您也是知道的,我不是多事的人。”

可尽管她解释再多,陈经理还是一口咬定,是她坏了规矩。

这让林危言无法接受,平心而论,她确实不认识盛世的员工,更别说得罪他们高层了……

等等,得罪高层?

高层,高高在上的人……

该不会是……

脑海中突然浮现那次在电梯偶遇,隐约听到他说,“加快收购方案……”

她没记错的话,唐程的时光咖啡厅所在的购物广场,被迫停业整顿,盛世集团的大名赫然标记在商场所拉的整顿横幅上……

而这次,自己被点名,说有她在,那么就终止合同……

盛世集团,盛世集团……

该不会是苏简生的旗下公司吧!

一股不安感悄然爬上心头,心跳也猛然加快,林危言颤抖着手,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经理,您知道盛世的幕后老板是谁吗?”

苏简生,但愿不是你。

而此刻的陈经理冷哼一声,一脸鄙夷的看着她,“还能有谁?你得罪的人,你会不知道?真没想到,平日里看似不起眼的你,能耐够大,能把苏简生这么一号大人物给得罪了。看来啊,平时是我小瞧你了。”

“苏简生?!”对于陈经理的嘲讽,林危言并没有放在心上,但唯独那三个字,却死死的烙印在她心头。

下一篇:(高h)调教羞辱 美女无遮掩内衣胸罩
上一篇:艳妇荡女欲乱双飞两中年熟妇 和尚在禅房把公主到高潮
最新发表
  • (高h)调教羞辱 美女无遮掩内衣胸罩

    翌日,清晨。 天色尚早,晨曦越过灯光在书案上落下光点,垂挂的毛笔被凉风吹得晃动,风中似乎传来了叮铃铃的声响。 苏小小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床边柔软的薄纱随风而起,又被一...

    136 2022-08-12

  • 被宠物开了苞高h怀孕 娇小日本学生色x

    管家的眼皮骤然一颤,全身神经线条都死死的紧绷着,回,回太太当年确实已经派人去 闭嘴,不要告诉我,当年的事情只是个失误!欧茗庄伸手把桌面的茶杯给拍倒了,茶水顺着大理石...

    81 2022-08-11

  • 艳妇荡女欲乱双飞两中年熟妇 和尚在禅房

    这些话要是被屋里其他佣人听到,那可怎么办才好。 太太,会不会是您误会老爷了?为了平复欧茗庄愤怒的情绪,郁妈净捡好话说。 误会?呵,误会?他们父子两是巴不得撵我走,一...

    195 2022-0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