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口述 我喜欢玩我爸的鸟

康康 2022-08-20

宋若兮的脸扭曲起来,修长指甲狠狠掐入皮肉,白皙掌心瞬间起了几道红痕,那双漂亮的眼瞳之中,此刻尽是疯狂燃烧的怒火和不甘。

又是宣玑!!

两年前,要不是这个贱人一手安排,雷霆手段,整得宋氏集团濒临破产,她怎么会轻易放弃司夜白出国?

这个贱人!不过一个没人要的弃妇而已,凭什么在她面前耀武扬威!

“宋小姐,请你离开。”贺城上前道。

宋若兮咬了咬牙,虽然不甘心,但她还是必须得离开,在宣玑面前,她讨不到好。

宋若兮楚楚可怜的咬着嘴唇,道:“好,阿城,等夜白手术结束,你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我很担心他,他刚才也是为了我,要不是我想喝楼下的那家奶茶,他也不会去楼下……谁知道会受这么重的伤,都怪我,伯母,对不起,我走……”

云堇神色一僵,微微睁大双眼,满脸无法置信的神情。

所以,刚刚在商场,司夜白根本就不是赶来救她,而是,为了给宋若兮拿奶茶!

那可是司夜白啊!

他那么骄矜的男人,居然会在商场去拿奶茶,究竟是多爱,才会为宋若兮做到这个地步?

讽刺的是,她这个名正言顺的妻子,以前却从不知道,司夜白还有这样细心体贴的一面。

云堇抿着唇,那一瞬间,一阵细碎而绵密的痛意缓缓爬上心口。

宣玑突兀的冷笑一声,道:“不用了,我们司家的家事,就不劳宋小姐费心了,如果宋小姐还想保住SY集团对宋氏集团的投资,那么,就本分点,不要觊觎自己不该觊觎的东西,毕竟,我有权撤回SY集团对外的所有投资。”

SY集团是司家众多产业之一,宣玑是司氏集团董事会成员,有权撤回不良投资。

这是威胁。

宋若兮脸上狞色闪过,她恨不得撕碎宣玑这个贱人的嘴,把她狠狠踩在脚下,让她跪下来哀求自己,然而,她什么都不能做。

宋若兮深吸了几口气,装出一副委委屈屈的模样,柔弱地道:“抱歉,伯母,是我越距了。”

宣玑不看她,道:“知道就好,贺城,送宋小姐离开。”

贺城道:“是,宣夫人。”

云堇没想到,宣玑几句话,就打发走了宋若兮。

宋若兮一走,宣玑脸上的冷色褪尽,她扫了云堇一眼,神色看上去有点疲倦的揉了揉眉心,道:“你,过来。”

云堇从恍惚中回过神来,忙道:“啊……哦,好的,妈。”

宣玑拉着她坐下,视线落在云堇腹部,良久,她轻叹了一声,道:“结婚这么久了,你这肚子……阿堇,要个孩子吧。”

云堇:“……”

一提到孩子,云堇心中又是一阵苦涩。

她没办法告诉宣玑,现在她腹中就有一个孩子,可这个孩子,他的爸爸并不希望他的到来。

事实上,这一年多,她和司夜白发生关系的次数屈指可数,且每一次,司夜白都做了措施,事后还会亲自守着她吃避孕药。

所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意外有了这个孩子。

这时,宣玑微微扬头,倦声道:“阿堇,妈妈知道,你很爱夜白,或许,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会像你这样爱他,把他交给你,妈妈很放心。”

顿了顿,她又道:“可是,有时候,只是安静的等,是等不来结果的,你要主动一点,也不要怕,你才是夜白的妻子,是我们司家唯一认定的少奶奶,没人可以撼动你的地位,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云堇听后,心中浮出一阵暖意。

母亲早逝,她自幼就学会一个人照顾自己,再加上一个赌鬼父亲,她几乎没怎么体会过家庭的温暖,然而,这一切,司家都弥补给了她,尤其是老夫人,疼她,宠她,就像是自己的亲奶奶一样。

要说离婚的话,除了司夜白,她最舍不得的,就是老夫人了。

可是,这一场婚姻,结婚不由她;如今离婚,也不由她啊。

云堇苦笑一声,低垂着眸子,缓缓道:“对不起,妈……我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我和夜白……我们要离婚了。”

宣玑听到这话,脸上并没有浮现任何意外,像是早就知道一样。

她揉了揉眉心,冷静地道:“我知道,不过,阿堇啊,人这一生,真的会遇到很多人,有的人,可能只会陪你走一段路,这一路,看似繁花似锦,烈火烹油,也许还会刻骨铭心,但这个人,也只能陪你走这一段路,你想抓住,可有些人,他不只是想抓住就可以抓住的。”

宣玑闭上眼,道:“有的人,遇见了,就是一辈子,是分不开的,你是最适合夜白的人,夜白他……只是,不会爱一个人,你再给他一点时间,等有一天他会看到你的好,爱上你的,相信妈,妈是过来人。”

司夜白不会爱一个人?

如果没有宋若兮,也许,她会相信宣玑的话,她也愿意去等,毕竟,她都安安静静的等了13年了。

可是,宋若兮的出现,彻底击溃了她所有防线,她真的,很累了,也很痛了,她怕自己真的没办法继续等下去了啊。

默然片刻,不知想到了什么,云堇手指轻轻的抚着腹部,低声道:“好,妈,我听你的,我想再努力试试……以三个月为期,如果三个月之后,夜白还是没有爱上我,到那时候,您就不要再阻拦我们离婚了,好吗?”

还有三个月,就到他们约定的两年婚期的时间。

她还是太爱司夜白了,一想到以后的人生,再也不会有这一个人,和这个人有关的一切都会被慢慢的抹除干净,她就疼得几乎呼吸不过来。

还有,宝宝……

如果只是她自己,她愿意为了司夜白放弃一切,再多的痛苦和难受,她都可以忍受,但,为了宝宝,她也想努力尝试一次,因为,她希望,宝宝可以在充满爱的氛围里出生,而不是从一出生,就没有爸爸,那样对宝宝,实在太残忍了。

宣玑叹了一声,轻轻抱了抱云堇,无奈道:“你啊……”

云堇也回抱了一下宣玑,外界都说,宣玑夫人强势得很,尤其在商场上,是一个行霹雳手段,不近人情的女强人,然而,在云堇面前,她却仿佛是另一个人。

云堇以前见她的次数不多,不过今天,她对宣玑夫人倒是有了另一种感受。

这时,宣玑放开了云堇,低声道:“妈答应你,但你也要答应妈,就算你们以后真的走到那一步,也不要怕,司家,永远是你的家,是你最坚实的后盾。”

云堇胸中一暖,笑着点头,道:“嗯,谢谢妈。”

宣玑凝视着云堇,心中微微有些遗憾,这么好的女孩儿,能嫁给他们家那个臭小子,真的是他的福气,只可惜,那小子身在福中不知福。

不过,她也不想勉强,就像,当初的他们一样。

……

两个小时后。

手术室灯熄灭,司家私人医生顾知谨从手术室出来。

云堇一下站起来,快步走过去,紧张地问道:“顾医生,夜白他怎么样了?”

宣玑也站了起来,神色恢复如此,依旧是那个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女强人,她走到云堇身后,轻轻按住了云堇肩膀,无声安抚。

顾知谨长相斯文,鼻梁上架着一副细边金丝眼镜,一副社会精英的装扮,他抬手摘下口罩,朝宣玑和云堇点了点头。

顾知谨道:“背上的伤有点严重,不过还好,没伤到椎骨,这一段时间好好养着,背部有外伤,不能沾冷水,以免发炎,另外,48小时内,若是有高烧,会有一点麻烦。”

云堇一听,顿时自责起来,心口微微发酸,道:“都怪我,如果不是为了救我,夜白也不会……”

宣玑却安慰道:“夜白是个男人,又是你丈夫,那种情况下,救你是应该的,受点伤不算什么,只要你平安无事就好,你也不用感到自责,不过接下来这一段时间,就要麻烦你照顾他了。”

云堇忙点了点头,道:“嗯,妈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夜白的,只是今晚……我们可能不能回老宅陪奶奶吃饭了。”

云堇的想法很简单,就算司夜白不是下楼去找她,但不管怎么说,司夜白都是为了救他受伤,所以,照顾司夜白是她应该做的。

何况,司夜白受伤,她也不可能袖手旁观,一想到他背上的伤,她就自责又心疼得要命。

“嗯,奶奶那边,我会去跟她说,你放心。”宣玑说着,又转向顾知谨,道:“知谨,你去跟阿堇交代一下,这一段时间的注意事项。”

顾知谨点头,颇为绅士风度地道:“嗯,司夫人请跟我来。”

司夫人。

云堇略怔了怔,自从嫁给司夜白,司家的人从未这样尊重的称呼过她,就连贺城,也都是称她云小姐,乍然听见这一声“司夫人”,云堇心情复杂,心里有点微微发酸,又有点温热。

轻吸进一口气,她连忙道:“嗯,多谢。”

说完,她便跟着顾知谨匆匆离开了。

宣玑盯着她背影,莫名有点心疼,站了几秒,她脸色缓缓沉了下来,推开手术室大门,走了进去。

手术刚结束,护士正准备将司夜白转向普通病房。

宣玑一进门,微一挥手,道:“你们都先出去。”

她一贯强势,仅仅只是一挥手,那几个护士都被她强大的气场给吓得瑟瑟发抖,连忙都退了出去。

司夜白躺在床上,一看是宣玑,意外道:“妈,你怎么来了?”

宣玑随手拉开一张椅子坐下,抱着双臂,开门见山的道:“为什么要跟阿堇离婚?”

司夜白一怔,他眼中泛着血丝,不由讥嘲道:“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吗?又何必多此一问?这一桩婚事,当初我本来就不同意,要不是你……算了,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意义?”

宣玑却道:“为什么不说了?是不是连你也觉得我不可理喻?”

听她这么说,司夜白一双深邃的眼睛里忽然溢出一丝痛色,他道:“没有,我只是觉得,强扭的瓜不甜,既然我不爱她,勉强娶了她,也只不过是耽误一个女孩子美好的两年而已,现在,时机到了,早点放她离开,她也还可以去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寻常男人,安然的度过余生。”

这一段婚姻,一开始,他并不是自愿的,其实理由很简单,他这样的一个人,大概率一生都不会爱上一个人,婚姻于他而言,不过是一桩可以交易的筹码,他不懂什么是爱,也不想要爱上一个人,因为,爱情就是软肋,而他不需要软肋。

“强扭的瓜不甜?”宣玑低垂下眸子,唇角勾勒出一抹讥诮的弧度,随即笑了一声,道:“你是在说,我和他吗?”

司夜白微微皱眉,道:“好端端的,你提他干什么?”

宣玑一手抵着太阳穴,淡淡的道:“你想说,看着我和他……和你爸爸,两个明明不相爱的人,却勉强凑在一起,这样的婚姻是不幸福的,对吧?”

司夜白眉峰一凝,沉着声音,道:“别提他。”

宣玑站起来,居高临下的审视着司夜白,这是她唯一的儿子,眉眼跟那个人有五六分相似,只是眉宇间似乎少了几分风流,多了几分犀利薄情,几乎完美继承了他们两个人之间所有优点。

可是,这样一个人,却不是在爱里出生和长大,司夜白有现在这个性子,不会爱,也不懂得爱,多少都跟她和那个人有关。

下一秒,宣玑忽然伸手,轻轻揉了揉司夜白的头,浅声道:“夜白,我和你爸爸之间的事情,我没办法跟你说谁对谁错,但,这不应该成为你关闭自己心扉的理由,阿堇是个好孩子,她也很爱你,妈妈希望你可以尝试着去接受她,不要等到有一天失去了,才来后悔。”

爱?

司夜白略显苍白的脸颊上,爬上一抹茫然,爱吗?

结婚这一年多,他几乎没怎么正眼看过云堇,一来是因为他们的婚期只有两年,两年一到,他们就会和离,所以,他没必要抱着一生一世这样的心态去看她,甚至连各种纪念日,也因为忙碌,没时间去陪她,那个小女人,似乎也没怎样在意他,不哭不闹,甚至从未说过他什么。

二来他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爱上一个人。

下一篇:好大好湿好硬顶到了好爽 农村乱肉130全集短篇
上一篇:无码粉嫩小泬无套在线观看 被猛男狂CAO的小男生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