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椅的特殊调教h 女生的隐私全都告诉你

康康 2022-08-22

“好的墨总。”

墨灏臣转身,准备去母亲的病房。

刚走进医院,还没上楼,就听见后面有一阵虚弱的声音叫住了他:“墨哥哥,真的是你吗墨哥哥?”

墨灏臣下意识的转过头,发现身后的人是沈思怡,她穿这一身病号装,手捂着肚子,有些吃力的一步一步走过来。

“墨哥哥,我本来早就想找到你的,可是……可是我不敢给你打电话。”她低着头,装作一副卑微又委屈的模样。

墨灏臣冰冷的脸上,写满了冷漠:“找我有事吗?”

“墨哥哥,我……我怀孕了,但是这个孩子,我没保护好她,她离开我了……”宋思怡说着说着,眼泪疙瘩都跟着掉下来了。

还真的怀孕了,可这跟他似乎没什么关系。

但这个女人如果真的有事,他一定会帮着处理好。

那一年,他在M国发生了一次车祸,那个时候多亏了沈思怡及时救下他,否则他现在也不会站在这里。

所以,他并没有忘掉这份恩情,只要沈思怡有需要,他一定会尽全力去帮助。

“流产了还跑下楼来干什么?赶快上楼休息。”明明是关心的一句话,但在他的嘴巴里说出来,格外的冷。

“好的墨哥哥,我本来想下楼走走,没想到我现在疼的有点走不动……”沈思怡那眼神时不时的偷瞄着眼前的男人,很是懦弱的样子。

走不动?墨灏臣给了身旁的助理一个眼神,助理赶紧上前去搀扶住了沈思怡。

这好像跟她想象的有点不太一样,赶紧躲闪开了助理的手:“墨哥哥,你别让他们碰我,我不习惯!”

墨灏臣皱了皱眉,很是头疼。

“墨哥哥,你可不可以扶着我上楼呀,我这个人有点小洁癖,不想让陌生人碰人家。”沈思怡眼巴巴的望着她,那声音尖的让人鸡皮疙瘩都跟着起来了。

墨灏臣却无动于衷,他没有回答这个女人的问题,而是命令助理:“去找一把轮椅过来。”

同时对她说:“你疼得这么厉害,先别走路了。”

沈思怡识趣的没有在央求什么,只好乖巧的点点头,柔弱的像是一只小白兔。

墨灏臣一路陪着她到了病房,进去之后,沈思怡躺在了病床上。

“以后有事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不要一个人出去乱跑。”

给他打电话,他会派人过来帮助这个女人,毕竟这也算是他对这个女人的弥补。

“谢谢墨哥哥这么关心我,墨哥哥,我……”沈思怡犹犹豫豫的,仿佛有些难以启齿的话要说出来。

可墨灏臣对这些事不关己的话不感兴趣,把她人安顿好,就准备离开。

“墨哥哥,你还记得那天晚上你喝醉了酒吗!”

直到他走到了门口,沈思怡终于忍不住了,开口喊了一嗓子。

墨灏臣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我记得,那天我的确喝多了酒。”

“那天我们两个在一起……我怀孕了墨哥哥,这个孩子是你的。”沈思怡一脸惶恐的看着她,唯唯诺诺的。

好像她不敢说这些话,又不得不说出来。

不可能!墨灏臣那天的确是喝的晕乎乎的,可他没做过这样的事情。

但是他有一段时间的确失去了意识了,这一切,都无法取证。

“墨哥哥,你别不说话,别那么冷,我真的没有要缠着你的意思,没关系的,现在这个孩子没了,我们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好了!”沈思怡的眼睛里,满是无辜与真诚。

墨灏臣保持着沉默,这个孩子现在没了,他们无法取证,但是既然话说到这了,不管是不是他的,看在那一命的份上,他也要负责任。

“明天开始我会派人过来照顾你,一直到出院。”墨灏臣能做的,都会做到。

“不用了墨哥哥,我只是难过……”沈思怡哭的更厉害了,好像很绝望的样子。

“孩子都已经没了,难过有什么用吗?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吧。”墨灏臣的声音很是平淡,也没有一点感情。

“不会了!不会再有了,医生都说了,这个孩子流产了,我以后怀孕的几率会很低,我不会再有孩子了墨哥哥,我好难过啊。”沈思怡像是发了疯一样的哭诉着。

身旁的两个助理也是一脸的惊讶,他们墨总,摊上大事了,该不会为这件事对这个女人负责吧?

墨灏臣的眉心拧了拧,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现在医学发达会治好的,我会帮你联系国内外最好的医生。”他像是一个无情的机器,帮助眼前这个女人解决任何问题。

“墨哥哥,我好难过啊,你能,能抱抱我吗。”沈思怡眼巴巴的看着她。

墨灏臣长长的叹了口气:“我那边还有事,你先休息吧。”

说完,他直接离开了病房,并没有给这个女人机会。

听到刚刚女人的话,墨灏臣也陷入到了沉思之中,但最终的结论就是,他一定没有碰过那个女人,这个孩子不会是他的。

随后,墨灏臣来到了母亲的病房。

“臭小子,今天怎么没带着珂珂一起来看我?”宋怡一脸的不开心。

“母亲,是您说的让她在家好好休息,我才没带他过来的。”墨灏臣很无辜。

“那好吧,刚好你来了,我有件事要交代给你,我国外的几个朋友明天要来医院看望我,为了表示我们家的诚意,明天你带着珂珂一起过来陪陪那些阿姨,把他们招待好了。”宋怡语重心长的交代着。

“没问题母亲,我会提前做好准备。”墨灏臣爽快的答应了这件事。

母亲交代了,他必须要尽快地告诉萧珂,让她也要做好准备。

晚上,墨灏臣回到家中,萧珂正在沙发上让安安静静的坐着。

“明天跟我去医院,母亲有两个朋友要来,你表现的机会到了。”墨灏臣的面色,冷的让人浑身发凉。

萧珂有些激动,她终于有机会能拿到钱,可以马上去医院了。

“我会好好表现,但你答应给我的钱,也要一分不差的给我!”她现在一心想要钱,保护好她的宝贝。

墨灏臣心头一阵恼火,他们两个之间现在就只剩下钱了吗?

除了钱就不能有其他的交流了吗?

“好!只要你好好表现,我会一分不少的给你!”墨灏臣的声音,加重了几分,像是在咬着牙说的这番话。

第二天,很快就到了。

萧珂挽着墨灏臣的手,并肩走进了病房,母亲的那些老朋友,都已经到了。

“珂珂你们终于来了,这两天你没来妈妈都想死你了,给你介绍一些,这位是张阿姨,这是杨阿姨,都是妈妈多年以来的好朋友。”宋怡今天笑的格外的灿烂,热情的给他们介绍着。

“杨阿姨好,张阿姨好,你们和我妈妈一样,长得真年轻!”

“哎呦,囡囡的小嘴巴真甜。”

两位阿姨对这位儿媳妇,赞不绝口,非常满意。

萧珂一边笑脸盈盈,一边侧过头,意味深长的看了看身边的男人。

“两位阿姨,我特地找到了国内的顶级厨师,专门为你们和我母亲做好了饭菜,马上就到了,你们饿了可以先吃点水果。”墨灏臣带着一股强大的气势,但话语中,又带着一种对妈妈朋友的尊重。

“老宋,你可真是好福气呦,儿子优秀,儿媳妇漂亮又识大体,真是让人羡慕!”杨阿姨忍不住投过来羡慕的目光。

宋怡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但嘴上还很谦虚的说:“哪有你说的那么好啊,我这个儿子,固执得很,他做决定的事情,谁说了都不听。”

墨灏臣皱皱眉头,就知道他在母亲的心里,形象没有那么高大。

正说着呢,墨灏臣准备好的饭菜,就送过来了。

一股香味扑鼻而来,可是这味道传到萧珂的鼻尖,却很是油腻,她的胃一阵翻涌。

不行,她坚持不住了:“对不起。”

然后赶紧捂住了嘴巴,一个人跑到了洗手间。

“儿子,珂珂怎么了,你快过去看看呀,愣着干什么。”床上的宋怡着急了。

墨灏臣只好来到洗手间的门口,但是门已经被反锁上了,他敲了敲门:“你没事吧?”

萧珂大口大口地呼吸,不停的往脸上浇水,过了好久才平静下来。

她把脸擦干,然后走了出来。

“我没事。”她的脸色变得十分的苍白。

同时也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必须要尽快去找主治医生治疗,否则,孩子的情况只会越来越差。

到了外面,她跟恭敬的面对着两位阿姨:“不好意思,因为我让大家在这等了这么久。”

杨阿姨笑呵呵的观察了她一下,激动的问:“囡囡,你该不会是怀孕了吧?反应这么大?”

话一出口,屋子里的人都愣住了,他们都是过来人,都有这方面的经验。

“没有阿姨,我还在生理期呢,昨天吃坏了东西,今天一直不怎么舒服。”她的眼底,闪过了一抹慌乱,好在反应的及时。

宋怡的脸上很是失落,要不是她这么说,还真的以为怀孕了,白高兴一场。

“阿姨,这是我们这边的特色,这海胆也是刚从国外空运回来的,你们吃。”

今天这场老朋友聚会,萧珂身子不舒服,但是表现的非常好,把母亲和这两位阿姨都哄的乐开了花。

墨灏臣一直没有说话,但是他看的出来,这个女人今天是真的不舒服。

结束之后,墨灏臣亲自开车:“上车,回家!”

萧珂也没有拒绝,直接坐上了车,侧过头冷冷的看着他:“今天我表现的不错吧,是不是可以预支一笔钱给我。”

“要钱干什么!”墨灏臣的语气格外的冰冷。

钱钱钱,这个物质的女人一天就知道钱,刚刚留下的一份好感,瞬间就烟消云散。

“那是我自己的事情,你没资格过问,你只需要把应该给我的钱给我就好。”萧珂的话也很干脆,没有一点温度。

她这一天下来身体都很难受,必须要尽快去做检查,尽快治疗。

墨灏臣拿出了钱包,写了一张支票就甩在了女人的脸上,“这回满意了吧!”

没想到,萧珂还真的看了一眼上面的数字!

他双手握紧了方向盘,青筋暴起。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安静得很。

到家里,萧珂觉得身体不舒服,就直接回房间休息了。

而墨灏臣则是没有离开,而是去了厨房,找到了负责做菜的厨师。

“从现在开始,做菜的时候必须把关菜的质量,不准有任何不新鲜的菜拿到餐桌上!”墨灏臣一脸的凶狠。

吓得厨房里的人,大气都不敢出,厨师恭恭敬敬的点点头:“知道了先生,其实我们一直都有很严格的把关,并没有不新鲜的菜品。”

“我没说你们又不新鲜的,从现在开始要更加严格,听懂了吗?”墨灏臣很是生气,一点耐心都没有。

“知道了!”

墨灏臣离开了厨房,他这么做不是为了那个女人,是为了住在这房子里的所有人,必须要保证他们家的员工的食品安全问题。

第二天。

萧珂一大早就来到了医院,找到了主治医生做了一个检查。

“你的情况现在一天比一天要严重,钱准备好了吗?必须要马上吃药养胎。”医生一点益处她的意思都没有。

“准备好了医生,我这就去缴费。”萧珂急忙忙的起身。

刚一起身,就碰到了傅少卿。

这个男人,好像每一次都能精准的计算出她来医院的时间,然后跟过来。

“珂珂,钱我都交完了,药也给你取回来了,你别楼上楼下的折腾了。”傅少卿手里拎着一包药,摆在了她的面前。

“谢谢你傅医生,但钱我必须给你,你把发票给我吧。”萧珂很拎得清,不想亏欠他什么。

而且,她现在对眼前的男人,已经没有一点感觉了,就像是心死了一样。

“珂珂,你跟我出来。”

傅少卿把她拉了出来,深情款款的看着她:“珂珂,我昨天看到了你的丈夫对你的态度了。”

萧珂双眼空洞,看到了也无所谓:“我们马上就离婚了。”

“可我不想看到你受委屈,珂珂,给我个机会,让我来保护你好不好,我一定不会让你在受委屈了。”傅少卿突然伸出手,扣住了她的肩膀。

萧珂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眼前男人的手,也随之滑落了下来:“傅医生,你别说笑了,我不想再考虑感情的事了,谢谢你今天为我做了这么多,先走了。”

话落,萧珂拿好了药,直接转身离开,这也算是一种逃避吧,她的确喜欢过这个男人,可他错过了和自己在一起的机会。

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永远都回不来了。

回到家中,萧珂按照医嘱把药吃了下去,紧接着又拿起了一支铅笔,一张纸。

她觉得还是靠自己最有安全感,为了自己和宝宝今后的生活,她准备重操旧业。

在没有认识那个男人之前,她的职责是给音乐人作曲,在圈内还算是小有名气,但自从认识他之后,就再也没有做过了。

这一转眼几年的时间过去了,重新捡起来,有些生疏。

用了一下午的时间,谱写了一首曲子,把闺蜜家里落了灰的钢琴打开,弹奏了起来。

正弹着呢,林婉推开家里的门走了进来,很是激动:“我从外面进来的时候,还以为我们这栋楼来了一个钢琴家呢,这曲子是你自己创作的吗?太好听了吧!”

“你太夸张了,我只是随便写了一首。”萧珂扯着嘴角,淡淡的笑笑。

林婉却把她写的Demo拿起来,认认真真的看了看,坚定的看着她:“随便写的都能这么好听,你要是认真了,还让不让那些作曲家有饭吃了!”

“林婉,你就别抬举我了,我会骄傲的!”萧珂无奈的皱了皱眉头,把曲子抢了过去。

“我没跟你开玩笑,我要截取一个片段给我朋友发过去,我相信一定有人愿意跟你合作。”林婉没有一点浮夸的意思,她发自内心的觉得这首乐曲很优雅,听了之后,可以让人的心瞬间安静下来。

不顾萧珂的阻拦,她硬生生的把曲子发送了过去。

结果,一个小时之后,今晚的邮箱都要炸了,她打开电脑,激动的说:“我就说会有很多人愿意跟你合作吧,你看,这都是大公司给我们发过来的邀约函,想跟我们合作。”

萧珂那黯然无色的眼眸中,涌现出一抹淡淡的光,甚至有些不敢相信:“真的?”

“你自己看!”林婉很是激动。

还真是,两个人千挑万选,从十几家影视公司里面,挑选出了最适合他们的一家。

客户也很痛快,约萧珂明天早上在一家餐厅内见面。

萧珂为了这次的合作,也做好了充足的准备,特地精心打扮了一下自己,穿上一身淡粉色连衣裙,化了一个淡妆出席。

到了餐厅的包间之后,客户已经在等着她了。

“你好,萧女士,听你的曲子片段给人一种忧伤又淡雅的感觉,我还以为你会是一个中年的创作家,没想到你这么年轻,还这么漂亮!”客户带着一种审视的目光,在她浑身上下审视了一番。

“谢谢邓先生的夸赞,我把曲子带过来了,你可以看一下,如果没问题,我们在继续合作。”萧珂拿出了她的曲子,摆在男人的面前。

可是男人根本没有低头看一眼,反而把服务员喊了过来,点了几个菜之后,还要了一瓶酒。

萧珂并没有多想,她也理解这些生意人,一般都会在酒桌上谈判。

“我们喝杯酒吧,一边喝一边聊合作的事,你的曲子我很喜欢,但还有几个地方需要修改。”

这就很让人觉得奇怪,他都没听完整的部门呢,怎么就需要修改了?

但萧珂并没有表现出她的警惕,而是大方一笑,很是诚恳地点点头:“好啊邓先生,你先看一下我的曲子,我们如果能合作的话,我愿意配合修改。”

“先不急,陪我好好的喝点,我们再聊工作的事,萧女士平时的应酬应该有很多,酒量不错吧?”他带着一副色眯眯又带着嘲讽的眼神。

萧珂紧紧的握了握拳头:“不好意思邓先生,我还真不会喝酒,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她心跳的速度在加快,努力的保持着一副冷静的模样,倒了一杯茶举了起来。

谁知邓先生的手,就这么握住了她的手,慢悠悠的放下:“喝茶多没意思啊,我们谈合作的事情,都是要喝酒的。”

萧珂下意识的想要把手收回,谁知男人得力度越来越大,让她无法挣脱。

“邓先生,我真的不会喝酒,我们,我们不是来谈合作的吗,先说说曲子吧!”萧珂一边激动的说着,一边挣扎着,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把手拿了过来。

同时,她还往后挪了挪,似乎感觉到自己今天要吃亏。

邓先生像是一只许久没吃过猎物的野兽,盯着她看,比起曲子,他更感兴趣的人是自己!

“其实我们能不能合作成功,都是我一句话的事情,不然这样吧,你乖乖的,我保证让你的曲子爆火!”

他还真是越来越张狂了,居然直接说出来了自己的想法。

萧珂拎起包包,直接起身:“那我们没办法合作了。”

她迅速的逃离这里,刚把门打开,她的手臂就被一股强大的力气控制住了:“别走啊大美女,来都来了,哪能那么容易就让你走了呢!”

“邓先生,这可是公共场合,你要是再这么动手动脚的,我可要喊人了!”萧珂的脸上带着隐藏不住的惶恐,声音也在微微颤抖。

“随便啊,我是男人我怕什么,你一个女人,这种事情传出去可不好吧。”男人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

然后把萧珂逼迫到了墙角,让她根本无法逃脱。

怎么办……

萧珂大脑一片空白,眼里满是绝望:“算我求你好不好,放过我吧!”

“这么好看的美女,我怎么舍得把你放开呢,你就从了我吧,我保证让你成为圈内著名的作曲人!”

下一篇:校园上课揉她的大胸h 我和肥熟岳销魂
上一篇:玩弄丰满熟妇班主任 荫蒂添的好舒服小说短篇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