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欲医院(双性产乳生子调教) 朋友的尤物人妻李婷全文阅读

康康 2022-04-28

    “不怕夏先生笑话,我今天上午还让我们幼儿园后勤上的一位老师出去转了转,可都没有买到夏先生做的这种溶豆。”

    “有几种看起来和夏先生做的溶豆差不多的零食,可根本就不是一个味,太甜,太腻,也不香,好多孩子都不喜欢吃。”石蕊一张嘴巴拉巴拉的说个没完。

    等她不说话了以后,夏泽凯来了一句:“可是石老师,我做的这个溶豆的成本可不低啊。”

    说到这里,夏泽凯伸出手指头来,一根根的掰着:“就丫头和桐桐她们之前喝的一桶900克的奶粉,才做了两包就用掉了一大半,还有鸡蛋、植物油,其他的水果榨汁上色,再加上水电和我的工时费,要真卖的话,这东西肯定不便宜,你们确定要买?”

    石蕊重重的点头,增加说服力,她说:“我知道,夏先生之前不是说过的吗,我和我们园长说了,她确定要买点,不过刚开始不确定其他班的孩子喜不喜欢吃,不会买太多。”

    “哎呀,光和石老师说话了,我都给忘了。”夏泽凯反手拍了脑袋一把。

    石蕊看着有些迷惑,这是要自残?

    下一刻,夏泽凯把他带过来的那包三彩溶豆拿出来,朝石蕊递了过去:“石老师,这是我今天刚做的新品种,你尝尝口味怎么样。”

    “这么巧?看来夏先生也是个有准备的人。”

    石蕊心里想着,本来笑呵呵的,可看到夏泽凯递过来的三彩溶豆,她当时就皱紧了眉头,下意识的询问:“夏先生,这也是溶豆?你不会在里边添加色素了吧,这样的话我们可不会买了!”

    “不,不,不,这是做出来给我们家丫头和桐桐吃的,我怎么会加色素那种东西哪?”夏泽凯轻轻摆手,笑着说了一句。

    石蕊一想是这么回事,她指着颜色问:“那这是什么?”

    “果蔬色!”夏泽凯简单明了的说了一句。

    看着石蕊还是皱眉疑惑,没听懂的样,他接着解释道:“比方说西瓜榨成汁是红色的,蔬菜榨成汁大部分都是绿色的,石老师懂了吧。”

    “我可以这么讲,我做的这个溶豆,除了奶粉的配方我控制不了,其他的都是纯天然无污染的原材料,绝对不加任何添加剂的。”

    夏泽凯后来经商的经验告诉他,人品这个东西得经营好,特别是和客户的第一次洽谈,更得保持一个最好的状态。

    “好了好了,我信了,夏先生不要激动,这样吧,我都尝一尝,然后夏先生跟我去一趟我们幼儿园园长办公室。”石蕊说着话,就打开系起来的塑料袋,大拇指和食指轻轻的捻起了一颗淡粉色的溶豆塞进了嘴里,接着又捻了一颗大红色的塞进嘴里。

    她很认真的嚼碎品味了一番,总觉得有股熟悉的味道,可就是想不起来。

    她也不装,问道:“这是加了什么水果蔬菜?”

    “红心火龙果和胡萝卜,说真的,那红心火龙果是真贵,七八块钱一个,两个我拳头大的火龙果拢共就榨出了这么一杯果汁,加进去什么都看不到。”

    夏泽凯摇头晃脑,更像是有意为之,他唉声叹气:“啧啧,太贵了。”

    什么时候说什么话。

    石蕊也不再说别的,她拿着这一小袋三彩溶豆在前边带路,夏泽凯都来不及去瞧一眼近在咫尺的丫头和桐桐,在石蕊身后边跟着,一块上了二楼。

    上来后才发现,他们去的还是他昨天带着闺女过来报名的那个房间,难不成那个微胖的女人就是园长?

    夏泽凯正想着这个问题,紧接着就被证实了。

    “田老师,我把人给带来了,这位夏先生就是做溶豆的人。”石蕊给园长介绍了一下。

    这称呼可真有意思,园长不叫园长,改叫老师了。

    田青一看到夏泽凯的脸就觉得有点面熟,没一会儿就想起来了,她抬手指着夏泽凯说:“哎呦,刚才还没认出来,你不就是昨天领着两个双胞胎姐妹过来登记的那位爸爸嘛!”

    “田老师,是我。”夏泽凯干脆的应了一声。

    田青说了一声:“你那对可爱的闺女是异卵双胞胎的吧,你瞧我这记性,昨天的事就记不清了。”

    紧接着,田青说了句话,让夏泽凯大为惊讶:“夏先生,我得先给你道个歉,昨天不该那样问你,上不上班本是你们自己的家务事,我不该过问,听石老师说还给你带来麻烦了,我很抱歉。”

    这点小事算个屁,夏泽凯压根就没往心里去。

    也就昨天那个莫名其妙的女人自我感觉良好,被他当场给怼了一回,他一直觉得自己那也是做好事,让她能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

    “田老师,我真没往心里去,这个事就过去了。”

    稍微一停顿,他指着石蕊,接着说:“刚才石老师给我打电话,说想买我独家技术做出来的溶豆?”

    瞧瞧这噱头,这就成了独家技术了。

    田青很大方的就承认了:“是有这么回事。”

    石蕊跟着很有眼力劲的把夏泽凯刚给她的那一包放到了田青面前:“田老师,这是夏先生刚给我的,据说里边加了水果汁调色,吃着口感都不一样了,但也很好吃。”

    “我先下去照顾芒果班的学生,田老师你和夏先生谈吧。”石蕊主动说道。

    她很清楚,自己就是搭个桥,做个中间人罢了,再往下跟着掺和的话,就没意思了。

    她走后,田青把夏泽凯让到了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夏先生,这个小零食,你准备怎么卖?”

    准确的说,石蕊是个有着多年经验的老幼师了,可田青就是个承包幼儿园,纯粹做孩童生意的商人罢了。

    在‘谈生意’的时候,她不会和你讲感情。

    夏泽凯偏偏很适应这种状态,他也不直接报价,就说:“田老师,咱们一块算一算。”

    “这么一大兜,就得用掉300克的奶粉,一桶900克的奶粉就是200块钱,还得用掉十几个鸡蛋,对了,还有老酸奶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对了,差点忘了算我的人工成本了,还有我以后得租店的费用。”夏泽凯说一样就掰开一根手指头,说着说着,左手五根手指头就不够使了。

    田青也看出来了,别看夏泽凯一张脸挺年轻帅气的,可这是个火里来雨里去的老油条了,说不好听的就是个老混子了,生意场上那一套,人家门清。

    她敢打赌,这样的人压根就不可能靠他媳妇养着,估计他那天纯属逗乐了,或者人家刚辞职正准备单干呐!
下一篇:美熟妇办公室撞击浪吟娇喘 古代荡女丫鬟高H辣文纯肉
上一篇: 成人又黄又爽又刺激的小说 王梅的陪读性经历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