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爷你的东西太大了 再用点力很快就出来了

康康 2022-05-14

“对对对,西岸壁垒还有赵军精兵四千,渡过丹水,还有赵军的伤兵们,也能凑出些兵来,我们还有机会,还有机会反击秦军。”信陵君听到廉颇的自言自语,也马上自我安慰道。
  廉颇嘴角一抽抽,还想着反击?反击,那也是我赵军的反击!
  廉颇的将令很快传达到了魏军,如果按照廉颇的指令,后军的几万刚刚投入战斗的士卒进行断后,应该是能够挡住秦军一段时间的,如此一来,魏军主力便有了足够的时间脱离战场。
  可惜,魏军并不似秦军那般具有牺牲精神,在接到断后的指令一瞬间,校尉们想的不是如何挡住秦军,而是如何逃!
  所以,原本计划的一场壁虎断尾的阻击战,变成了一场雨中的追逐战。
  魏武卒以死相拼,付出巨大代价打开的缺口,随着后阵的崩盘,很快被秦军堵住了,而魏军的中军仅仅冲出来不到五千人!廉颇还想回师去救,却及时地被自己的亲兵给拉住了。
  “将军,咱的兵在西边呢!”亲兵也是冒死劝谏了。实在是魏军不值得救,也没法救。
  一来魏军又不是赵军,也没有为赵军拼命反而坐视赵军被“拔钉子”;二来,魏军上下根本没把廉颇当自己人,有用的时候就听一听,没用的时候就丢到一边;三来,魏军已经全线崩盘,很彻底的那种崩盘。
  轻叹一声,廉颇再次调转马头,朝壁垒策马而去。
  而身后,数万魏军被秦军团团包围,一场雨中的追逐战也演变为了一场围歼战。大雨弥漫中,回家的信念让魏军奋起最后的余勇试图冲破秦军的包围,可是失去了统一指挥的魏军如何能够突破秦军的包围圈。
  白起下令,先解决包围圈内的魏军主力,再会师而攻西岸壁垒。
  雨下的越发的大了,而秦军展现除了钢铁般的意志,牢牢围困住魏军,不断缩小着包围圈,惨叫声透过重重雨帘,不断敲打着尚存之魏军的耳膜。
  终于对死亡的恐惧战胜了回家的信念,一把、两把、三把刀剑落地,越来越多魏军将武器丢弃,双手抱头伏地,作投降状!
  但,回应他们的是无情的大秦长剑!
  长剑挥舞,身首异处,动脉被破,血流如注!秦军士卒化身人头收割极其,如同收割黍米一般,用其极其娴熟的割黍手法,收割者魏军的生命。
  白起和秦军将领都对此视而不见,因为他们知道秦军苦战旬月,急需一场发泄,而在于赵军对战中没有攒够足够功勋的将士们,更是急需魏军甲士的人头扩充自己的功勋。
  没有任何人敢于阻挡秦军收割人头的步伐,哪怕是白起也不行,这便是只重耕战的秦军。当然白起还有另一个心思致使他没有组织麾下杀降——秦军粮草不多了!
  而随着越来越多伏地的魏军被收割人头,更多的魏军终于发现投降并不能免死,反而会更快地被收割,于是生的渴望再次战胜了对秦军的恐惧,越来越多的魏军重新拿起了武器与秦军搏斗起来——既然总归要死,不如换一个!
  原本可以轻松解决的战斗,由于秦军的杀降,再次激烈了起来,但也仅仅是激励了一番而已,失去组织的魏军面对纪律严谨的秦军,虽然奋起了最后一丝的勇气,也难免一面倒的状况。
  在包围圈内的魏军奋起最后一丝的勇气之时,逃过一劫的魏军却在赵括的要求下丢掉了最后一丝军士的荣誉。
  “欲进壁垒者,下马、弃械、卸甲!”一众赵军士卒不断高声呼喊着。
  最前面的武卒显然不愿意放弃作为高阶军士的荣誉,于是在壁垒之外与赵军对峙了起来。直到廉颇和信陵君的到来。
  原以为廉颇一来,赵军应该会让出条通道。却没想到为首的赵军校尉只是双手一抱,说道:“见过廉颇将军,还请将军,下马、弃械、卸甲!”
 

  廉颇也是老脸一红,自己这么没面子的吗?好歹,一个月前咱还是你的上将军呢!
  “此刀乃大王所赐,下马、卸甲皆可,只是此剑能否让本将带着?”廉颇试图商量下,既让魏军能够认怂,也不至于自己太难堪。
  可惜,对面的校尉依旧面无表情地说着:“上将军有言:欲进壁垒者,下马、弃械、卸甲!三者缺一不可!”
  这就很尴尬了!自己的兵自己知道,看那双O字型的腿,是北地骑兵无疑了。一贯的死脑筋,算了,回头再找赵括那小子算账,老子辛辛苦苦跑魏国带来援军,就这待遇?!
  于是,廉颇没有再耽搁,下马,卸甲,把刀扔给校尉,狠狠地说道:“记得给本将擦拭刀身,要是有一点锈迹,小心你的狗腿!”
  “将军放心,老规矩,一天两遍!”校尉不卑不亢地回应道。
  眼见着廉颇都卸甲交刀了,魏军还有啥说的,纷纷留下军械,穿着单衣进入壁垒中。
  就在突出重围的魏军终于安全地进入壁垒时,包围圈中的魏军迎来了最后的时刻。三比一、五比一、甚至十比一。战损比随着魏军的减少、包围圈的缩小而不断上升,终于,在偌大的战场之上,再无站着的土黄色,只有血色中黑压压的一片。
  滴答。
  一滴液体从长剑上滴落,落入血色的池塘里,泛起圈圈涟漪。
  站着的黑衣士卒们,你看看我看看你,怎么都是自己人?魏军呢?
  哦,都倒下了啊!
  那么,我们是不是赢啦?
  赢啦!
  嗯,应该没有其他军队了吧,众军再次环视周围,没有了,只有一片片、一堆堆只属于大秦的黑色!
  “大秦!万年!”不知谁喊出了第一声。
  “大秦!万年!”声音迅速传播开来,瞬间长平战场上,一群落汤鸡似的人儿,在大雨之中,发疯似的高喊着:“大秦!万年!”
  随即,就连秦军中军帐中也响起了“大秦!万年!”的呼喊。
  白起没有阻止,这是属于所有大秦士卒的光荣时刻,再没有比脚踩敌军尸首,手握长剑,肆意高喊“大秦!万年!”更惬意的事情了。如果有,那就是喊了两遍!三遍!
  ……
  大秦!万年!
下一篇:小东西我们两个一起c好不好 两个人的视频在线观看WWW
上一篇:驭房之术 娇妻在厨房被朋友玩得呻吟
最新发表
  • 小东西我们两个一起c好不好 两个人的视

    第六十五章 身着单衣进入壁垒之中的信陵君都懵了。 但就这一个壁垒节点,驻扎的就不止两千精锐赵兵,还有那不远处,稍远的不远处以及目力所及的远处,密密麻麻的都是赵兵,身...

    103 2022-05-14

  • 大爷你的东西太大了 再用点力很快就出来

    对对对,西岸壁垒还有赵军精兵四千,渡过丹水,还有赵军的伤兵们,也能凑出些兵来,我们还有机会,还有机会反击秦军。信陵君听到廉颇的自言自语,也马上自我安慰道。 廉颇嘴角...

    65 2022-05-14

  • 驭房之术 娇妻在厨房被朋友玩得呻吟

    报:我军孟琥部已突入赵军东南防线,正向前推进中! 报:我军司马错部已撕破赵军西南防线,大军正在扩大缺口! 报:我军北路蒙武部正与赵军对峙,目前步卒已经被我军所压制,...

    103 2022-0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