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给我说他硬了 伸进班花衣服揉捏丰满浑圆

废铁行者 2021-11-02

理香有惊无险地拿回了戒指,但谁是真正的犯人,并没有水落石出。

陆瑟贿赂宿管大妈,让冬妮海依代为检查了走廊录像,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人物。

之所以没有由陆瑟检查,也没有让理香亲自上阵,是因为这毕竟是女生宿舍楼的内部监控,即使宿管大妈拿了贿赂也不敢让男生检查。而理香觉得不走校内程序而采用贿赂的手段不够光明正大,这么做不符合规范。

对于戒指最后在林怜手指上被发现,阿雪颇有微词:

“一般人捡到戒指会马上戴在自己手上吗?还直接戴在了代表婚姻的左手无名指上?”

“因为我以为是鸽子叼来的呀~”

林怜的声音总是那么快乐和轻飘飘的。

“我看过一条短视频,在外国婚礼上有人训练鸽子当戒童,叼着戒指从教堂房梁上飞下来送给新郎新娘,很有趣的!”

“我结婚的时候要是也有鸽子戒童就好了……猫头鹰也行!”

与此同时,在大宁江畔的金家小别墅里,金世杰孜孜不倦地录制炫富小视频上传鱼虎秀平台,正当他用液压机压烂了第三双全球限量纪念版球鞋后——

“杨刃?你上午留在学校里做什么去了,怎么没跟我一起回来?”

杨刃没好气地白了金世杰一眼,那台液压机是杨刃用来粉碎珍稀动物制品(比如龟壳)的设备,现在却被金世杰用来炫富。

“不知道现在咱们被警方盯梢吗?你不会低调一点?”

“没、没事吧,球鞋又不违法……杨刃你还没说上午去做什么了呢。”

金世杰对这个问题纠缠不休,颇有女朋友查岗的意思。

见杨刃脸上的铁青色更加沉重,金世杰咧了咧嘴,旋转电脑椅回去处理视频了。

今天上午在青姿学园里,杨刃亲眼见证了“神迹”。

奥丁通过短信命令杨刃等在高中宿舍楼楼下,不久之后,从316的窗子里,陆瑟送给理香的戒指“爬”下了墙壁。

仿佛由无数看不见的蚂蚁托举,戒指就这么神奇地落到了杨刃手里。

宿舍楼距离小教堂只隔着一个停车场,杨刃把戒指丢在小教堂门口,等到目视着林怜捡起,才返回了金家小别墅。

“杨刃你知道吗?青青说陆瑟送给理香的戒指今天丢了,不过已经找回来了——可恶怎么不掉进下水道里!”

焦青青并非是喜欢跟同父异母的哥哥分享情报,只是耐不住寂寞想让人知道自己今天去“平事儿”了。

“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

奥丁既没有让杨刃把戒指藏起来,也没有让杨刃把戒指丢到别人找不到的地方。

杨刃觉得,奥丁可能是想破坏女孩们之间的信任,让陆瑟身边的让女孩们互相猜疑。

毕竟没找到犯人,就谁都可能是犯人,连不可思议捡到戒指的林怜都不能完全洗脱嫌疑。

从百叶窗的缝隙里,杨刃望着林荫道后面盯梢的警方汽车,陷入了沉思……

※※※

“陆瑟,猜猜我是谁?”

雨后的天边出现了彩虹,陆瑟拿着放大镜在宿舍楼底部寻找证据时,有人从后面蒙住了他的眼睛。

“还能是谁?一边嘴里嚼着泡泡糖一边咕噜着舌头说话,不是只有你了吗!”

“可恶!早知道就把泡泡糖吐掉了!”

焦青青颇有挫败感地松开了手,并没有意识到其实陆瑟并没有确切说出她的名字。

陆瑟调整了一下被彩虹小马碰歪的眼镜。

他注意到,大嚼泡泡糖的焦青青,腋下还夹着一只喷漆五颜六色的金属滑板。

“刚下过雨就玩滑板,不怕打滑以后跟地球亲密接触吗?”

“怕?怕我就不叫青青姐了!”

别人越说焦青青越来劲,她纵身一跳踩到了滑板上面,脚下的动作倒是非常娴熟。

校服裙下面是一贯的鲜红色裤袜,避免了走光的危险——不良少女也有不良少女的矜持。

“瞧着吧陆瑟!我玩滑板可比滑冰厉害多了,谦虚点说属于一代宗师!”

不谦虚的话叫什么?一只松狮吗?陆瑟在心里对焦青青出丑的时间点做倒计时。

5、4、3、2……

果不其然,焦青青做了几个简单盘旋后,技痒难耐要去挑战大门侧面的轮椅坡道。

“嘿!看我倒滑上去!陆瑟你带手机了没有给我录下来!”

节假日在青姿学园是可以使用智能机的,不过陆瑟没有去掏手机,因为——

“扑通”“咣当”“哐”“哎呀!”

一连串拟声词之后,焦青青果然技术失误,上坡上到一半不但滑板飞了,整个人也失去平衡,一头栽向坡道的铁栅栏。

对,你没猜错,焦青青的头卡在栅栏里了,最蠢最蠢的那种屁股向后的姿势。

换成(另一个)P站,女主角的下一句话应该就是:“继兄我卡在这里了……”

“你等一会,我现在用手机给你录下来。”

陆瑟装模作样地去掏手机。

“混蛋!刚才我耍帅的时候你干什么去了!非要录我出丑的时候吗!赶快救我出来!”

陆瑟一边走近一边吐槽:“早说了雨后路滑要注意安全,这是残障人士专用的轮椅坡道,你在这里乱玩,是承认自己脑残呢,还是想摔成残障人士啊?”

失去了主人的滑板,

男朋友给我说他硬了

这时咕噜噜地朝遍布泥水的草丛滑过去,陆瑟顺便用鞋尖挡了一下。

“先来救我,别管那个!”焦青青急道,“这种破滑板我家有的是!”

“知道了知道了,你这家伙喊救命都这么多要求……”

《小白兔拔萝卜》的课文大家都学过吧?焦青青脑袋被卡在栏杆里,覆盖着红色裤袜的两条腿,倒真容易让人联想起红萝卜。

“你自己出不来吗?”

陆瑟来到焦青青身侧,先观察了一下情况。

“废话!我要是自己能出来还用得着你吗!趁现在没人过来赶快把我搞出去!要是被人看见,我「滑板王」的威名就要受损了!”

“我可不记得你有那种名号——还是叫保卫科带扳钳过来,比较妥当吧?”

“没到那种程度!我稍微借点力就出来了!看在幼儿园同伴的份上你动作麻利一点啊!”

在焦青青强烈要求之下,陆瑟的双手从后面握住了女孩的腰部……

喜欢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道有错吗请大家收藏:

“哎呀,原来是我弄错了~对不起,因为被浇成落汤鸡,我太急着回来换衣服了!”

由于修女头巾的遮挡,林怜的头发没怎么挨淋,可纯白修女服的其他部分难免被雨水打湿而紧贴皮肤,产生了半透明的魅惑感,幸好在场的没有男生。

“林怜小姐,先把湿衣服换下来吧,我来帮你。”

莫莉去衣柜里拿了一件中等厚度的睡衣,和林怜一起进了卫生间。

“刚才讲到哪儿了——”

焦青青想了一下后转身看向爱丽丝,动作快捷得像是摇滚明星的舞台表演。

“对了,阿雪说爱丽丝你也有偷戒指的嫌疑!”

“胡说!爱丽丝会从顾问那儿得到专属的、更大的戒指的!”

仿佛光有语言还不够说服力,爱丽丝展开双手比划,好像实验室培育的钻石已经长大得连房子也装不下。

“钻石能够在实验室里人工培育,要是我哥哥会这种技术,就不用跑路去墨西哥了……”

莫莉帮林怜解开修女服的同时,忍不住自言自语。

“不用担心,”林怜语调虔诚,“这次暑假姐姐带大家去墨西哥,也会顺便帮你联系哥哥的,只要他愿意痛改前非,以后绝对可以走上正途!”

虽然感谢林怜的好意,但莫莉似乎对自己家族的男人信心不足。

“我只希望大家不会巧遇我哥哥然后被他抢劫了……”

卫生间外面,坐在床头的阿雪面对着完全无意坐下的焦青青和爱丽丝,本次事件的受害者理香反而站到了较为次要的后方。

“哼,在你得到戒指之前,陆瑟和理香就已经去日本结婚了好吗!”

“这么明显的缓兵之计都看不出来,也不知道你的智商都用在哪方面了——或者说正是因为你看出来了,所以才要偷理香的戒指,破坏她和陆瑟的感情吧?”

比起使用语言作为武器,阿雪原本更信赖自己的陶瓷刀。

不过这段时间被迫坐轮椅和穿林琴的同款连衣裙,让她稍微学会了林琴的作战方式。

“爱、爱丽丝怎么可能连这么明显的缓兵之计都看不出来……”

嘴硬萝莉说到一半,发现如果顺着这个逻辑说下去,就要承认自己有作案动机。

“不、不对!顾问没送给爱丽丝更大的钻戒之前,去日本结婚什么的是绝对禁止的!”

“听到了吧。”惟恐天下不乱的焦青青向理香添油加醋,“看来爱丽丝不允许你和陆瑟结婚呢,现在她的可疑度比阿雪更高了。”

“……”

理香凝眉思考片刻后,以一种“没办法”的表情对爱丽丝说:

“爱丽丝,我不相信是你拿走了戒指。不过这个暑假我和陆瑟君要去日本结婚……已经是决定事项了。从墨西哥回来后就去。”

“你年纪还小,等你长大了以后,会有陆瑟君以外的喜欢的人。从我的立场来说,恐怕不会支持陆瑟君也送你一枚戒指。”

“好哇!果然枕边风是祸国殃民之本!”

听到爱丽丝脱口而出的这句半通不通的话,理香一时失语,不知道怎么应对了。

“原来、原来顾问在和你一起骗爱丽丝吗……总是把爱丽丝当小孩子……”

“可恶!爱丽丝对这个遍布谎言的世界绝望了!现在就联系十二体人毁灭世界!”

[标签:

男朋友给我说他硬了

p标签]受到精神伤害的爱丽丝拉开门就跑出了302寝室,把在门口偷听的4个女生吓了一跳。

“哒哒哒”快速跑远的爱丽丝,在回程中也很注意躲开电工梯子,以免未来会遭遇更多不幸。

“要爱丽丝还是要理香,顾问必须当面说清楚!他们一起去日本的话爱丽丝也要回英国!永远地跟顾问撒由那拉!”

三言两语间就让爱丽丝激动离场,阿雪略有意外,这倒也少不了煽风点火的焦青青的功劳。

和爱丽丝对话时,理香整理了纷乱的思绪,她清了清嗓子对阿雪说:

“也就是说,阿雪你没有拿我的戒指对吧。我会去和陆瑟君商量,再求助于学校解决的。冒昧打扰,现在先告辞了……”

“诶诶诶理香你就这么算了?”

完全还没过足瘾的焦青青,一把拉住了已经在鞠躬告辞的理香。

“至少也该让阿雪赌咒发誓,说一句「中国人不偷中国人」……啊不对你是日本人……”

这时林怜在莫莉的帮助下,脱掉半湿的修女服,披上了睡衣。

“诶?林怜小姐你手上的戒指……”

走出卫生间后,莫莉发现林怜左手无名指上的一只钻戒在闪闪发光,林怜进屋时双手掩在修女头巾下面,大家都没能看到。

“这个呀~是教堂广场的一只鸽子叼给我的,没想到鸽子跟乌鸦一样也有收集塑料玩具的爱好呢!”

“虽然只是塑料的却还挺好看,我就随便戴在手上了……诶你们为什么都看着我?”

“抱歉,林怜姐姐,这个戒指可以给我看一眼吗?”

理香慎重地走近了一步,林怜毫无抵触地抬手给对方看手上的戒指。

“怎么样,是你丢的戒指吗?”焦青青兴奋得两只粉色美瞳下的眼珠闪闪发亮。

“这个就是……这个就是陆瑟君送给我的戒指!”

理香激动地抓住了林怜的左手,林怜咯咯笑了起来:“别这样有点痒呢~”

焦青青又惊又喜:“好哇!原来是修女小偷干的!真是想不到啊想不到,你每天劝人行善,结果自己竟然做贼!”

在林怜身上发现了赃物,阿雪也忍不住站了起来。

“不可能,林怜小姐不可能偷别人的东西,她说是鸽子叼过去的,那就肯定是鸽子叼过去的!”

“诶?原来这枚戒指就是理香酱丢的吗?”林怜澄澈的大眼睛里绝无半点污染,“我还以为这戒指这么轻肯定是塑料的呢——原来陆瑟同学做的钻石这么小啊!”

林怜说着就摘下戒指还给了理香,理香激动地将戒指握在手里,迟疑了一秒之后,取出戒指,坚决戴上了左手无名指上。

“说起来……”

林怜并没有注意到理香宣示主权的行为,她眼神向上想了一下。

“这枚戒指我的确是在鸽子脚下发现的,不过也不能说一定是鸽子叼过来的……难道是有人故意丢在广场上才被我发现?”

喜欢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道有错吗请大家收藏:

下一篇:品尝朋友娇妻 *明妃30多种和合大定的姿势
上一篇:爸爸吃饭也要和我连在一起_ 在吃饭的时候进去了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