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上男下啪啪激烈高潮 被抱在墙上c是什么感觉

康康 2021-11-12

    艺考一直持续到了3月中旬才彻底结束。

    结束了上戏的三试后,许臻回到京城,把自己关进了小黑屋里,开始安安静静地闭门刷题。

    高考6月初就要开始了,有阿伊慕的前车之鉴在先,所有已经出道的考生们都对这次的文化课考试格外重视。

    万一到时候谁的艺考通过了、文化课没过线,那绝对会被钉在耻辱柱上群嘲一年。

    这期间许臻并没有再接新戏。

    由于春晚带来的热度,倒是有不少剧组向他发来了试戏邀请。

    但他抽空翻阅了几份剧本,并没有特别中意的,于是便暂且作罢。

    反正他也不愁没戏可拍。

    毕竟,东岳影视本身就是影视制作公司。

    许臻作为东岳古装剧事业部的唯一一位男艺人,只要他想拍戏,随时都能进组。

    另外,乔枫还向他透露了一个消息:公司最近正在物色剧本,打算为许臻量身打造一部数字电影,由他来饰演男一号。

    至于具体是什么剧本,目前暂且还没有敲定,不过许臻也不太关心。

    他这段时间的主要精力都集中在应对高考,以及等待《三国》剧组的试戏通知上。

    然而,试戏通知还没等来,他却率先等来了自己的艺考成绩。

    4月8号,上戏艺考结果率先出炉,许臻以分的成绩位列戏剧影视专业的第19名。

    在25个合格考生里排第19名,免不了要被杠精们取笑一番。

    但说实话,许臻本人对这个成绩已经相当满意了。

    因为,跟他报考同一专业的考生一共有5000多人,而许臻在艺考时的发挥并不理想。

    三试的时候,上戏同样设置了集体小品环节,许臻他们那组抽中的题目是“春运”。

    考官没有给他们留准备时间,抽完签立即就叫他们开始表演。

    当时同组的考生们一下子全懵了。

    眼看着其他人一个个都紧张得说不出话来,许臻脑子一抽,张口就喊了一句“啤酒饮料矿泉水,花生瓜子八宝粥”。

    考官差点没当场把矿泉水喷他一脸。

    于是乎,在接下来的表演中,同组的考生们有的演农民工,有的演大学生,有的演带孩子回老家的农村妇女。

    而许臻,就只能弯着腰、推着并不存在的小车,在人群中走来走去,时不时嘟囔一句“腿收一收”。

    考官们憋笑憋得脸都要抽筋了。

    好在,那些善良的“乘客们”从他手里买了不少零食,这才给了许臻几个无实物表演的机会,勉强算是没白来。

    上戏成绩公布后不到一小时,网上很快就出现了一大波拉踩许臻的帖子。

    有同届排名比他靠前的小明星,也有往届发挥出色的学长学姐。

    许臻简单翻了翻,不出所料地发现,以“碰瓷帝”身份博出位的丁雪松果然没有错过这个蹭热度的机会。

    丁雪松目前在上戏读大二,当年是以专业课第三、文化课第一的成绩考入这所学校的。

    他这篇拉踩文章写得相当高级,从头到尾只字不提许臻,只简单回顾了一下丁雪松自出道以来的经历,不动声色地刷了一波不争不抢、默默努力的“宝藏男孩”人设,最后又宣传了一下他即将要上映的电视剧。

    文章发出去之后,那部剧的导演立马转发了这条状态,盛赞丁雪松踏实、敬业,勇于为角色牺牲,是一位出色的演员。

    导演表示,去年三伏天的时候,那部剧的男二号由于一些原因临时开了天窗,他于是便找了丁雪松过来救场。

    由于是清装戏,需要演员剃光头,导演本来还担心丁雪松不愿意,没想到等人来了一看,发现他已经把头发给剃了。

    导演感动不已,立马敲定了由丁雪松来饰演这个角色。

    最终丁雪松也的确不负众望,将这个角色诠释得十分完美,大家敬请期待。

    这片文章发出去之后,不用丁雪松说,他家的粉丝“小雪人”们自己就顺着网线摸了过去,对许臻一顿冷嘲热讽。

    自家爱豆当年是第3,而你们家主子才区区第19名。

    孰优孰略,不言而喻。

    对于这种小孩子吵架的行为,乔枫表示嗤之以鼻,只联系了几个粉头让她们管好自家粉丝,其他的什么事情也没做。

    然后很快,4月10号上午,京影成绩出炉。

    许臻以分的成绩位列表演专业第三,刚蹦跶了不到两天的小雪人们瞬间消停了。

    当天下午,中戏成绩公布,许臻以分的综合评分,位列话剧影视表演专业全国第一。

    乔枫这时候才借用营销号之手,晒出了自己利用人脉关系扒出来的丁雪松的成绩单:京影死于三试,中戏死于复试,均未通过。

    呵呵。

    这一波喜闻乐见的助攻,弄得“许臻中戏第一”这个词条在热搜上呆了整整两天。

    许臻的粉丝们一个个“母凭子贵”,腰杆挺得笔直。

    于此同时,其他参加本届艺考的考生也都注意到了许臻在中戏艺考中取得的惊人成绩。

    多数吃瓜群众大概也就是赞一声厉害,而也有的人会对这个成绩有所质疑。

    比方说孟一凡的大伯,孟祥东。

    孟祥东是中戏的老师,同时也是一位国家一级演员。

    他对自家侄子的实力很了解,虽说孟一凡这人在性格上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但在表演方面的实力却毋庸置疑。

    孟一凡从小就是在剧团里长大的,从话都说不利索开始就学着大人的模样演戏。

    要说有同龄人能在表演上压过他一头,孟祥东很难相信。

    于是,他便找同事要来了艺考时的录像,并把自家傻侄子也拎了过来,打算对照视频对他来一场现场指导。

    孟一凡的内心是拒绝的,但却拗不过长辈,无奈,只得极不情愿地去了大伯的办公室。

    孟祥东调好投影仪,跟着侄子一起看起了当时的录像。

    一开始,饰演岳父岳母的两位素人考生登场,孟祥东边看边挑毛病,把这两人批了个体无完肤;

    紧接着许臻登场,孟祥东只觉眼前蓦地一亮,犹豫了片刻,还是指出了几点有待改进的地方。

    看到这里时,他其实就已经隐隐明白了考官为何会把第一给许臻因为这个孩子的表演有灵气。

    灵气是通过很多方面体现出来的,眼神,微表情,肢体语言,等等。

    许臻身上的问题虽多,但都是熟能生巧的基本功问题,这份灵气可不是后天能修炼得来的。

    不一会儿,孟一凡登场了。

    一如既往的稳定发挥,表演圆润和谐,十分成熟。

    孟祥东本来还想夸侄子两句,然而没看两分钟,就发现孟一凡的戏精病又犯了:人设越来越具体,越来越复杂,简单的一个凤凰男被他一层层递进,气场越推越高,周围几个考生被他压得接不上话,急得抓耳挠腮。

    “啪!”

    孟祥东越看越是生气,忍不住照着侄子的后脑勺狠狠来了一巴掌,怒道:“孟一凡!你看看你演的是什么玩意儿?”

    “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改戏!不要改人设!你脑子都长哪儿去了?!”

    而在他身边,刚刚挨了一巴掌的孟一凡则长大了嘴巴,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家大伯。

    孟祥东被他看得火气更盛,叫道:“看什么看!你自己不知道……”

    他一句话尚未说完,只听“啪”的一声,办公室的音响里居然也传来了一声脆响。

    孟祥东愣了一下,扭头望去。

    只见投影屏幕上,许臻也照着照着孟一凡的后脑勺来了一下,然后吼道:“孟一凡!你刚才演得是什么玩意儿?”

    “……”

    一番话,跟孟祥东刚刚说的几乎完全相同。

    孟祥东忍不住搔了搔头。

    这啥情况?

    英雄所见略同,大家都想抽他丫的?
下一篇:堵好了一滴也别流出来若若 小喜,把腿张开
上一篇:啊再深点,别停,使劲岳 开车开到下面流污水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