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着她两个硕大的乳峰 全文|(新婚压床被别人开了苞)

御风楼主人 2021-10-24

蟒仲活的年数也不算短了,但还是生平第一次见到这种莫名其妙的死法!

堂堂大神,四天王之一,身毒国的活财神,居然会因为破财而心疼致死!

不但身死,连五道魂魄都消散了!

蟒仲在惊骇之余,也忍不住叹息,暗忖道:“那延罗啊那延罗,你这家伙守了几百上千年的塔,敛集了那么多的金银珠宝到底是为了什么?如今身死道消,什么宝贝都不是你的了,还平白落个守财奴、吝啬鬼的恶名……”

感慨半天,蟒仲觉得自己也不能走空,于是便把青玉、黑宝石、红钻纽、银花环以及金莲台全都从那婆罗王的尸身上扒拉了下来,全都放进了自己的乾坤袋里。

接着,他又把妙见神轮、法螺贝、伽陀神锤这三样神器也收走了,反正上面的印记已经消除了,不要白不要。

挑挑拣拣,蟒仲又拾走了许多没被破坏掉的珠宝玉器,直到不能负荷其重,这才转身往三谷山飞去。

不多时,他已到达三谷峰,回顾前事,直觉恍若一梦。

他失魂落魄的落下来,摘了乌玛的活面具,擦了擦满脸的冷汗,竹谷仙人、茶谷仙人以及一干弟子等都围了上来,对他纷纷称许,赞不绝口:

“师弟回来了啊!辛苦辛苦!”

“师弟真是好手段呀!妙计无双,佩服佩服!”

“蟒仲师叔不战而屈人之兵,大获全胜!”

“弟子等看的实在是过瘾啊!”

“师叔,师叔,后面又发生什么了?能不能给弟子们讲讲!”

“对,讲讲吧!”

“呵呵~~”

蟒仲强笑一声,摆了摆手,道:“这一次玩的太大了,不但沟梨被吃掉,那婆罗王被捏死,连那延罗王也死了。”

众仙吃惊道:“那延罗王怎么也死了?!”

蟒仲便把方才的经历简要说了一遍,言罢叹息道:“财迷心窍啊,这才是真真正正的人为财死!”

竹谷、茶谷二仙对视了一眼,都嘀咕道:“真是不可思议!”

爆竹在旁边“哼”了一声,道:“那个守财奴死的不冤!他明明答应了师祖爷,发毒誓不再跟麻衣弟子为难,说什么要是违背了誓言,便会落个身无分文、家徒四壁的下场……谁成想他死性不改,虽然自己没出手,却招来了那婆罗王和迦楼罗王来三谷山作践,哼哼~~他以为这样便不算违背誓言了?没想到吧,报应不爽,来的好快!”

茶谷仙人点了点头,说道:“爆竹说的不错,他死得好啊!贫道原本以为他穿咱们琵琶骨的仇是报不了啦,这下可好,死在蟒仲师弟的手里了,也算是咱们报了仇,舒坦!痛快!”

蟒仲连忙说道:“茶谷师兄慎言,他可不是死在小弟手里了,是迦楼罗王、罗摩以及哈奴曼弄塌了韦孔塔,把九成的财物践踏的稀碎,这才心疼死了他。”

“呵呵~~”

竹谷仙人笑道:“蟒仲师弟如今怎么变谦虚了?还不是你定下的妙计,才叫他们自相残杀起来了么。”

茶谷仙人道:“就是嘛。哎,蟒仲师弟,那迦楼罗王下场如何呢?”

蟒仲道:“迦楼罗王还在逃,罗摩与哈奴曼仍然在

含着她两个硕大的乳峰

追,他们说是要去须弥山找鲁陀罗尼评理,连我也没想到事情会闹这么大,只怕要引出这位身毒国的唯一真神啦。”

竹谷仙人现如今对蟒仲佩服的是五体投地,当即说道:“鲁陀罗尼有什么可怕的?蟒仲师弟的手段我们已经见识过了,千变万化,无不以假乱真!你仍旧变成乌玛的样子,哪怕是鲁陀罗尼亲自来了,你也可以使美人计,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蟒仲摇了摇头,道:“小弟只是戴了活面具而已,并非自身精通变化术,还没有到以假乱真的地步。之前,小弟伪装成沟梨的样子时,已经被那婆罗王看出了破绽,要不是我及时对他施展幻术,计划早就落败了;等我伪装成乌玛的时候,也是利用了罗摩和那婆罗王的宿怨,使得他们被仇恨迷了眼睛,以至于没有仔细分辨我的样子……鲁陀罗尼可与他们都不同,不好色不敛财不贪吃不斗气,冷静睿智,神通广大,几乎没有任何弱点,只怕一眼就能看穿我了。”

竹谷仙人皱眉道:“那怎么办?鲁陀罗尼真要来的话,我们该如何应付?”

蟒仲苦笑道:“事到如今,咱们就别逞强了,也是时候叫恩师他老人家回来主持大局了。”

竹谷仙人便看向了茶谷,道:“师弟你说呢?”

茶谷仙人道:“咱们两厥神王,大获全胜,该见好就收啦。老师回来了也得夸咱们,快给他老人家发香词吧!”

竹谷仙人道:“既如此,那愚兄便传讯给他老人家。”

……

他们说话的时候,并不知道隔墙有耳。

无极天尊早已经悄然潜了上来,在暗中蛰伏,听闻那延罗王已死的时候,他也大吃了一惊,等听到他们说要请陈义山回来的时候,他便觉得自己该走了。

有陈义山在,何须自己多事帮忙?

于是,无极天尊离开了三谷山。他郁郁寡欢,行不多时,路过迷卢山,往下一看,果然,韦孔塔原来所在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

山顶山满是散落的金银玉器,空放着富可敌国的财气。

那延罗王的尸身却还静静的躺在那里。

“唉~~~”

无极天尊叹息了一声,飞落下去,拂袖一挥,但听“轰”的一声,大火熊熊,在那延罗王的尸身上燃烧了起来。

“你我虽然道不同不相为谋,可也算是相交一场,贫道岂能叫你的尸骨曝露于荒野之中?你们身毒国以火葬为俗,贫道便送你一程吧。”

喃喃自语中,那延罗王的尸身已经化作灰烬,随风散了去。

无极天尊默哀了片刻,正待离去,忽的心中一动,暗忖道:“鲁陀罗尼麾下四大天王已经死了两个,爱女也被吃掉了,迦楼罗王下场必定凄惨。好好的神界被搅闹成这样,鲁陀罗尼必定无比震怒,陈义山可算是危险了!要不,我还是先别走吧?姓陈的是洛神娘娘的意中人,娘娘为他寻死觅活的,若是放任他死在身毒国,娘娘该何等伤心?罢了,我且去须弥山一趟,先见见鲁陀罗尼,若是能从中说和,也不枉我对娘娘的一片痴心。”

想到这里,无极天尊立时便启程往须弥山赶去了。

……

陈义山这两日两夜并没有作丝毫的停歇,他凭着一双慧眼,马不停蹄的在身毒国各处游荡,但直至此时,仍然是没有找到白芷和洛神娘娘和踪迹。

眼下,他已经接近须弥山地界了。

他也知道,这里是鲁陀罗尼亲自坐镇的地方,行事要更加小心些才好。

夜色已深,他也觉很有些疲惫了。

要是长乐在就好了,耳朵痒痒,很是想念她的小手啊。

陈义山随意找了片丛林,飞落在一株大树上,打算休整片刻,再逛他几座城镇!

喜欢麻衣道祖请大家收藏:

变故发生之快,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罗摩看见妻子被金翅大鹏吞掉,眼前一黑,直接从空中坠落,哈奴曼连忙伸出一只手来,将其托住,而筋疲力尽的那婆罗王刚发出一声“哈”的大笑,便被哈奴曼一尾巴扫中,继而用另一只手死死攥住!

金翅大鹏自己也有些懵,这么容易就吃掉了么?真的吃进去了?一点点感觉都没有啊……

其实,沟梨的修为虽然不如迦楼罗王,可金翅大鹏想要在一个照面之间便将其吞掉也是不可能的,怪就怪在沟梨太信任自己的“母亲”了,因为大地神女所拥有的宝贝大地之心是可以轻而易举困住迦楼罗王的,有“乌玛”在自己身边,沟梨完全不担心会被金翅大鹏吞掉!

可是谁又能想到,迦楼罗王刚刚显现出本相,“乌玛”就调头逃跑了呢?

说起来,“乌玛”自己也是懵的。

蟒仲也不想逃跑啊。

但是当迦楼罗王幻化出金翅大鹏的模样时,蟒仲也管不住自己了。

[

含着她两个硕大的乳峰

标签:p标签]那种来自天敌的威压,逼迫的他下意识就逃命了。

如今,蟒仲站在远处,呆呆的看着金翅大鹏,兀自觉得惊悚,心里暗忖道:“完蛋了,这下只怕是要露馅了……”

却听金翅大鹏怪叫一声:“上当了!老淫贼,你骗我!根本就不是黑蟒妖!”

他已经品味出来了,吃进肚子里的压根就不是自己最喜欢的那种食物。

肠胃,已经大大的不适!

罗摩在哈奴曼的掌中复苏,怒吼一声:“迦楼罗,你还我妻子!”

金翅大鹏急忙狡辩道:“罗摩,你莫要怪我!我是上了老淫贼的恶当!都怪他,他用性命发誓的!谁能想到是谎话?”

那婆罗王在哈奴曼的拳头里拼命挣扎,叫道:“老鸟,我什么时候骗你了?!我敢拿自己的性命发誓,自然就敢认账!”

金翅大鹏骂道:“老淫贼,我吃了什么自己能不知道么?她压根就不是什么黑蟒妖!”

那婆罗王一愣,喃喃道:“不,不可能!”

蟒仲在这个时候也缓过神来了,叫道:“罗摩,还不给我女儿报仇么?!先杀那婆罗,再杀迦楼罗!”

罗摩沉声喝道:“哈奴曼,杀了老淫贼!”

哈奴曼沉沉的“嗯”了一声,掌中妖力尽吐!

“不!不要!啊~~呃啊!!”

那婆罗王惨呼连连,整个神躯在须臾间便被哈奴曼的巨力挤压成了肉泥,继而“呼”的一声响,火光蹿起,那婆罗王的尸骨化作飞灰簌簌飘落,连魂魄都不复存焉。

罗摩又指着金翅大鹏,恶狠狠道:“抓住他!开膛破肚!”

“好!”

哈奴曼点了点头,挥动巨臂,伸手便朝金翅大鹏抓去。

金翅大鹏喊一声:“实在不干我事!”调头就往北飞。

哈奴曼大步流星的追了上去,只听得“咚咚咚”巨响声声,惊天动地,整座三谷山都在晃动。

蟒仲呆呆的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喃喃说道:“还好,已经除掉了那婆罗王,差一点就玩脱了啊……”

迎客松下,无极天尊也看的目瞪口呆,深觉不可思议,心道:“到底怎么回事?如此一来,身毒国的神界便算是全乱套了。”

蟒仲发了片刻的呆,就飞身追了上去,他要看看,哈奴曼和持斧罗摩到底能不能杀掉迦楼罗王。

毕竟,于他而言,这个贪吃的鸟货才是最可怖的存在!

却见金翅大鹏朝着迷卢山的方向狂飙,而哈奴曼托着持斧罗摩在后面也飞奔疾行,紧追不舍。

蟒仲暗自诧异,心道:“迦楼罗王的领地在金刚轮山,它怎么不回自己的老巢,却往守财奴那里跑?”

金翅大鹏一边飞,一边叫:“罗摩,你听我说!我是被守财奴一缕香火给骗来的,又被老淫贼用美食勾引,哄去了三谷山,实际却是什么都不知情啊!老淫贼敢拿命来作保,说你妻子是黑蟒妖变得,我当然就信了啊!你可不能怪到我的头上啊!这其中,必定有什么误会!”

罗摩骂道:“他们说什么你都信是吧?我妻子好端端的,怎么会是黑蟒妖变得?哪个黑蟒妖能精通变化术?老淫贼用命做保,命已经没了!你吃掉我妻子,也必遭开膛破肚之厄!”

金翅大鹏也是叫屈连天,道:“我再赔你一个妻子就是了!”

罗摩大骂道:“放屁!”

金翅大鹏眼见迷卢山在前,稍稍松了一口气,道:“罗摩,你们别追了!前面是迷卢山,我要是和守财奴联手的话,你们俩可打不过!”

罗摩怒气冲天,道:“你既然说那延罗王是始作俑者,那他也逃不了一死!哈奴曼,踏平迷卢山,踩碎韦孔塔,把那延罗王也杀了,为你嫂子报仇!”

哈奴曼毫不迟疑的应道:“嗯!”

金翅大鹏又怕又怒,骂道:“疯了!真是疯了!”

蟒仲跟在后头,见罗摩如此生气,也是心惊胆战。

眼瞧着迷卢山近在脚下,韦孔塔已经在望,金翅大鹏立时叫道:“守财奴,那延罗,快出来啊!”

那延罗王早在塔上听见动静了,从窗台上一张望,便看见金翅大鹏在前面飞,后头紧追不舍的是哈奴曼的法天象地之身,巨大的猴爪中还站着一个小小的持斧罗摩……那延罗王都惊呆了。

这是怎么回事?

他飞身出塔,问道:“你们干什么呢?罗摩跟哈奴曼怎么在追你?老淫贼呢?”

金翅大鹏急道:“老淫贼已经死了!你快对罗摩说,是不是你叫我来帮老淫贼的?是不是你和老淫贼撺掇我去三谷山吃什么黑蟒妖的?”

那延罗王眼见事情不对,唯恐自己说错什么话,引火上身,便支吾道:“是么?你说的都是什么呀?我,我记性不好,都忘了啊。”

金翅大鹏闻言大怒,骂道:“好你个守财奴!你们两个敢做不敢认么?!难道不是你传讯给我,请我来给老淫贼解毒的么?难道不是老淫贼说,二神女是黑蟒妖变得,还色诱了他?”

那延罗王讪笑道:“那是你们两个之间的事情,与本王有什么关系。本王一直在塔里看家呢,压根就没有外出,什么都不清楚。”

金翅大鹏见他把自己摘得一干二净,一副完全要置身事外的样子,登时怒不可遏,叫道:“你们两个包藏祸心,害我不浅!既然你不要我好过,那我也不叫你舒坦!”

咆哮声中,那金翅大鹏振翅俯冲,当即扑向了韦孔塔,竟似要将其撞倒。

那延罗王惊得脸色煞白,急叫道:“不要啊!”

“砰~~”

这金翅大鹏也是巨力,一头撞的韦孔塔晃了几晃。

但到底是金刚钻石搭起来的骨架,几万万斤重的量,金翅大鹏错估了韦孔塔的坚韧结实程度,那一撞之下,他自己也头晕目眩。

而此时,罗摩已经从哈奴曼掌中飞出,手持蓝锋神斧朝着金翅大鹏劈了过去!

金翅大鹏急忙绕塔飞避。

“咔嚓嚓~~~”

蓝色闪电也似的锋芒劈在了塔上,虽是金刚钻石之身,受金翅大鹏全力一撞,又受罗摩奋力一击,也顶不住了,立时就传出了碎裂的动静!

至于那些金银门窗和玉框,更是在瞬间就碎的一塌糊涂!

“哎呀!我的宝贝啊!”

那延罗王见状,心痛的大汗淋漓,浑身抽搐!

眼见金翅大鹏还围着韦孔塔飞,哈奴曼和罗摩一拳一斧都朝塔身招呼,这守财奴再也忍不住了,大喝一声:“罗摩住手!再不住手,本王就跟你拼了!”

罗摩哪里理会他?

那延罗王急匆匆拿出法螺贝含在嘴里,又左手持定妙见神轮,右手抓起伽陀神锤,准备去拦下罗摩,却忽见哈奴曼一尾巴扫来,风雷滚滚,正击在韦孔塔上!

“轰隆隆~~~”

高大的宝塔拦腰而断,就此彻底坍塌了。

“我,我的塔……”

那延罗王的瞳孔骤然紧缩,一颗心“咚咚”乱跳,几乎要破胸而出!浑身的力气如潮水般消退,法螺贝也吹不响了,妙见神轮也祭不起来了,伽陀神锤也拿不动了。

金翅大鹏见韦孔塔已经被毁,自己也躲不下去了,折身又往北飞,嘴里叫道:“有种便去须弥山,找老大评理!”

罗摩喝道:“追他!不怕他去须弥山!”

哈奴曼看也不看,踩踏着坍塌的韦孔塔就过去了。

可怜那些还没有彻底损毁的象牙、珊瑚、玳瑁、珍珠、瓷器、玉石等等,就此被哈奴曼践踏成了粉末。

那延罗王的心也碎成了粉末。

他的眼睛里开始滴血,脸色由青转灰,口鼻之中的喘息之声也越来越粗重:

“呼哧~呼哧~~呼~~哧~~”

忽的,那延罗王一个倒栽葱,竟然直挺挺的从空中坠落了下去,掉进了那一大摊废墟中,喃喃说了句:“我的宝贝啊……”然后便一动也不动了。

蟒仲不敢追去须弥山,当场留了下来,眼见那延罗王如此,呆了片刻,小心翼翼的飞上前去,喊道:“那延罗王?”

没有任何回应。

蟒仲凑近了,缓缓落下,但见那延罗王双眼血红,瞪得极大,身子却像是缩小了一圈,猥琐可怖,一双手紧紧的攥在心口处,法螺贝、妙见神轮、伽陀神锤散落两旁,额上的青玉、脖颈上的银花圈以及脚下的金莲台都不放光了,胸前的黑宝石和衣襟上的红钻纽也都不璀璨了。

显然是死了。

心疼死了……

喜欢麻衣道祖请大家收藏:

下一篇:在公司加班被上司要了 小说全文阅读跟老公表弟出轨了
上一篇:折磨阴作文1000字 小说完整版_只穿一件外套里面光着坐地铁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