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深度开发1v3

康康 2021-09-17

  没开车,坐上直达电影院的公车,乐悠悠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外婆。于是,她拿出手机给外婆打电话。手机很快就通了,里面传来外婆慈祥的声音:“喂,是宝宝吗?”

  宝宝是悠悠的乳名,只有外婆还一直这么喊她:“外婆,我是宝宝。”忽然鼻子一酸,悠悠哽咽了。

  “哎呦,宝宝啊,怎么啦?是不是难过了?”外婆问着。

  悠悠对着手机说:“也不是,就是、就是想你了呗。”

  那头传来外婆爽朗的笑声:“呵呵呵,还是你想着外婆,有空来看看外婆吧,外婆也想宝宝呢。”

  “嗯,好。”悠悠欲言又止。

  “宝宝,还有事吗?外婆正在追看电视剧呢.男女主角产生了误会,女主角哭得可伤心啦。她以为男主角有了其他女朋友就不要她了••••••”

  外婆还在电话里絮絮叨叨说着电视剧情节,悠悠一句都没听进去,只好说:“外婆,我过一阵子来看你,我正要去看电影呢。”

  “哦,好啊,谁陪你一块儿看?是男朋友吗?带来给外婆鉴定鉴定。”

  乐悠悠心里发闷,说:“没有,就我一人。好了,不多说了,您要早点休息,拜拜!”

  “再见!”

  挂断手机,乐悠悠看着车窗外的人来人往。忽然,车上不知道谁的手机响起,居然传来人渣刚唱过的那首歌,特别好听。

  莫名的情绪忽然袭来,她不知所措,她的前面正坐着一对情侣,依偎在一起的样子惹人注目。悠悠赶紧将视线落在车窗外,又开始下起细细小雨,这可恶的天气。

  到了电影院排队,人不少,最多的就是情侣。乐悠悠耐心等待着,尽量忽视周围的恩爱甜蜜。

  “我要看这个!这个武侠片应该不错!你喜欢吗?”甜软的女声。

  “你喜欢就好。”很无奈的男声。

  “你真好!”娇嗲的女声。

  “晓爱,请注意你的举止。”男人好意提醒。

  这声音好熟悉。乐悠悠扭头张望,不远的地方,那对俊男美女刺痛了她的双眼,她想逃,却迈不动步子,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在人前亲热。女的几乎半挂在他的身上。而他呢?就差搂着她了。哼,人渣果然就是人渣!

  “小姐,你看哪场电影?”出售电影票的服务员很礼貌。

  “呃。”乐悠悠乱了分寸,没有主意。

  “请快点好吗,后面还有人排队呢。”服务员催着。

  心慌意乱的乐悠悠随意一指:“就那场吧!”

  “好,请拿好您的票。”服务员出票,找钱,一丝不苟。

  乐悠悠拿着电影票,赶紧走了进去。东方展扬其实已经注意到了她的存在,他唇边微微一笑,做主买了两张电影票,却不是连座的号。

  电影快开始了,周围一片黑暗,乐悠悠有种找不到东西南北的感觉,这也是她现在所需要的,人生有时候会出现迷茫,就像黑暗中找不到北的感觉。

  “嗨,我能坐这里吗?”东方展扬如愿找到了她。

  他怎么过来了。乐悠悠心里扑通扑通跳得急切,却说:“这与我无关!”

  东方展扬长腿一迈,到了她身边,迅速坐下:“真巧,你也来看电影?”他只穿着衬衫,手里拿着外套。

  “废话,难道到这里是喝茶的吗?”她反问。一股清新的气味冲入鼻孔。

  东方展扬继续发问:“怎么就你一个人,多孤单。”似有调侃。

  “我可没你懂得享受,有美女相伴。”乐悠悠酸溜溜的口吻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就差左搂右抱了。”

  东方展扬在黑暗中微笑:“某人好像吃醋喽。”

  “去!少胡说八道。”乐悠悠看了一眼他的旁边,没有人:“你的女朋友呢?”

  “晓爱是我妹妹。”东方展扬小声说。

  “男人都这么说。妹妹可以满天飞的。”乐悠悠故意忽视他:“电影快开始了,我可不想被骂。”这是让他闭嘴的意思。

  东方展扬扭头,忽然看到晓爱正在到处找人。他迅速搂住了悠悠,在她耳边说:“嘘,别出声。我不想让她找到我。”

  乐悠悠跟着扭头,果然是他的女朋友在找人。她想出声示意,东方展扬见状,立即吻住了她的唇瓣,不管她如何挣扎,他用男人的力量逐渐征服了她。

  周围的观众当是一对情侣在接吻,根本没有在意,这种场面在电影院已经司空见惯,大家都习以为常了吧。

  他的吻带着敷衍,没有挑衅。乐悠悠很快就推开了他,小声怒斥:“你这人是不是有偷吻癖?”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为什么她会心跳加速?

  “宴会还没结束,她就缠着我,要和我一起来看电影,我甩不开就只好屈从了。”东方展扬显得很受委屈:“小女孩而已。没办法,就是爱撒娇。”

  乐悠悠心里不是滋味,说:“那你去哄她吧,小心人家找不到人会哭鼻子的。”

  “别管她,专心看电影吧。”东方展扬正坐:“我好久没来了,都忘了看电影是什么滋味。”工作太忙,根本没有那种闲情逸致。虽然家中设备齐全,可感受不同。

  电影很精彩,情节动人,画面感优美,就连配乐都非常感人,看到深情处,乐悠悠不禁小声抽泣,像得了重感冒。

  东方展扬悄悄递上一包带着古龙水香味的纸巾:“别哭得双眼红通通,别人还以为我欺负你呢!”

  他又占她的便宜,乐悠悠粉拳出动,打在他的右胸口。

  “哇,你谋杀啊?”东方展扬取笑。

  此时,电影已经到了尾声,观众的气氛热烈不少,讲话的也有了。

  悠悠不服气:“哼,我感情丰富,哪像有些人,滥情到已经没有真心了。”

  “你又没有试过,怎么知道我有没有真心?”东方展扬笑得痞气,那笑容却分外亮眼。

  乐悠悠糗他:“像你这种不务正业的雄性动物,只知道欺负女生,还能有什么能耐?弹钢琴也是为了骗女生的吧?”她这么想着。

  东方展扬看着电影屏幕:“人生就像这电影,精彩之处是要好好品味的,有时候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哦。”他笑得英气夺人。

  “懒得理你。”电影放完了,悠悠站了起来,随着其他人往外走。

  东方展扬紧随其后,四处看了看,没看到晓爱的身影。

  到了电影院外面,今夜无风。乐悠悠这才想起,因为太晚,已经没有公车可以坐回家了。她走了一段路,想要搭乘出租车回去。

  身边开来一辆法拉利,车的主人露出脸来:“我送你回去吧!这里不好拦车。”东方展扬缓缓开着车,声音有点轻。

  乐悠悠当没听到,更没有搭腔,继续走自己的路,别以为开名车她就会上车了。她已经不是小姑娘了,早过了失声尖叫的年龄。

  东方展扬没有放弃,把着方向盘缓缓移动:“别倔了,我送你回去。”

  乐悠悠停下脚步,瞪着他的脸:“先生,我们认识吗?”是啊,他们根本就不认识对吧?

  东方展扬温柔一笑:“你说呢?”

  “你!”乐悠悠真想揍扁他的脸:“你的殷勤还是留给她吧。她不见了,难道你不担心吗?”

  “你是说晓爱吧?她有的是朋友收留,不用管她。”东方展扬看着窈窕的她:“倒是你,小心有色狼跟踪哦!”这是真心话。

  “呵呵,是说你自己吧?哎呀,你终于承认了!”乐悠悠露出得逞的笑容,灯光打在她的脸上,格外吸引人。

  东方展扬停下车,从法拉利上下来,也不管乐悠悠如何抗争,直接抱起了她,将她放在了副驾驶的位置。

  “你疯了?”乐悠悠想要逃。

  “无所谓,我在你眼里不是流氓就是人渣。那行,我就当我的人渣吧!”东方展扬故意忽略她眼中的熊熊怒火:“系上安全带,别说我没提醒你!”

  他居然还在对她笑。乐悠悠觉得他没疯,而是自己疯了。她将头转向一边,不想看到他奸诈得逞的脸。

  东方展扬重新上车,发动了车子,一路稳稳而行,他看着她的侧脸,线条僵硬,这表示她还在生气:“有人送你回去应该感到庆幸。”他调侃。

  “那我是不是该放烟花庆祝啊?”乐悠悠没有转过身子,连语气都透着仇怨。

  “哇,夹到手了,好疼!”东方展扬忽然怪叫着。

  乐悠悠扭过身子:“哪里?活该!”她嘴硬的样子很可爱。

  东方展扬又是一笑:“逗你玩呢!肯转过来了?”他反问。

  知道中计,乐悠悠拍打他的座椅背:“你又耍我!过分,太过分!”她连掐死他的心都有了。

  东方展扬开怀大笑,边开车边说:“别蛮横了,要注意交通安全。这车性能虽好,搞不好我们会一起提早完蛋的。”

  “谁和你死一块儿啊,倒霉!”乐悠悠睨他一眼。

  “对了,我们认识也几天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东方展扬平静不少:“还是报上你的芳名吧。”

  “无可奉告!”乐悠悠摇头,调皮的姿态不自觉流露。

  “难道你就不好奇我是谁吗?”东方展扬看了她一眼,继续开车说:“一般人都会想问的。”

  “我不是一般人。”悠悠对他说:“你会弹钢琴,开名车,泡妞。这些就够了。”

  “都说有缘千里来相会,说明我们还是挺有缘分的。”

  “那也是孽缘。”乐悠悠很想跳车,可无疑是自找死路。她只能祈祷快点到达目的地。

  “呵呵呵,孽缘也是缘分哦。”东方展扬修长的手指把着方向盘,神情愉悦。她的话没有造成他任何心理上的负担,反而觉得很开心。

  其实,东方展扬很喜欢这种交流方式。平日里,他的员工对他都是毕恭毕敬的,要不就是女孩的无数仰慕。他需要的就是这种清新空气,可以自由呼吸。 
  “既然来了,就留下来参加宴会吧。”叶向东忽然说。

  “啊?!我也可以?”乐悠悠有些意外:“这不太好吧。”

  “没什么不可以的,我们明宇主营箱包和墨镜,女性消费群体是主流,有你这样的消费者参与是好事。”叶向东拿出一张请柬:“给,我代表公司真诚邀请您的参加!”

  好话说到这个份上,乐悠悠没有理由再拒绝,笑纳了那张红色烫金的请柬。

  叶向东有事走开了。乐悠悠百无聊赖得到处溜达。夜幕降临后,人开始陆续多了起来,更有乐队的伴奏,逐渐将宴会现场气氛点燃。来的人个个正装,男的西装领带,女的各色晚礼服,好不悦目。

  反观乐悠悠,就显得寒酸多了,简单的马尾加简单的休闲装,好像和这里的氛围格格不入,她自己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悄悄退到了宴会厅的一个不起眼角落。

  毕竟,这里不是属于她的舞台,她没有必要丢人现眼。忽然,悠悠在人群中看到了他。

  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和白色衬衫,红色领带作为点缀,虽然是传统搭配,但穿在他身上,却别有风度。再配上新颖的发型,看上去更加帅气有型。可是,为什么是他?

  因个子高,他大有鹤立鸡群之感,她想不看到都难。她有些慌乱。现在怎么办?要逃走吗?

  正在悠悠进退维谷的时候,东方展扬一眼就看到了她的存在,信步走来,第一句话却是:“你的丝袜破了!”

  乐悠悠本能低头看自己的腿,果然,她上当了。她今天穿的是修身牛仔裤,双腿显得格外修长匀称。

  东方展扬嘿嘿笑了笑:“原来你这么好骗!”

  乐悠悠送给他一个白眼:“骗子!”声音不重。

  “其实,上次在电梯里,我想说的就是刚才那句话,只是某人被愤怒蒙蔽了心智。”东方展扬双手插在裤袋里,优雅而风度翩翩。

  宴会厅内忽然响起欢快的舞曲。

  东方展扬绅士得弯身:“赏脸一起跳个舞吗?”他的笑容充满了诱.惑力,令人无法抗拒。

  乐悠悠忽然有些晃神,好像他手里还拿着那支百合花:“呃,我、我这样子也能跳舞?”

  “牛仔裤,我觉得合适就行。”东方展扬不容她拒绝,一个强势搂抱,将她搂入自己怀中,然后带她进入舞曲的美妙音乐中,他很惊讶,原来她的舞技不弱:“好像学过哦。”

  乐悠悠有一丝丝的骄傲,笑容不觉浮现脸上:“那当然,别把人看扁了,你以为只有你会跳舞啊。”她这个人没什么优点,就是想学什么一定要学好。

  东方展扬带领她舞动身体,边说:“谁敢说你扁?你的身材凹凸有致。”他假意瞄了一眼她,今天她没有穿围裙,简单的衣着包裹着她的娇躯。

  合着一个节奏,乐悠悠故意跳错一拍,然后单脚结结实实踩在了他的皮鞋上,笑容更大:“对不起,我跳错了。”

  东方展扬感受到她的顽皮,只是吃痛得倒抽一口寒气,继续搂着她的纤腰跳舞,很快就恢复常态,他在她耳边说:“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对男人不可以耍诡计,吃亏的永远会是你自己!”

  “你要庆幸,我今天没穿高跟鞋。”乐悠悠在众目睽睽之下又去踩他的脚。

  “很好,不怕我是不是?”东方展扬双眼微眯,躲过脚下偷袭:“你不是喊我人渣的嘛。”

  “这里这么多人,你敢!”乐悠悠才不信他会乱.来。

  “你看我敢不敢!”东方展扬改变跳舞节奏,几个快步,边跳边将她揽到了宴会厅的边缘地带,然后攥住她的手,从旁边的侧门走了出去。

  外面是一个宽大的平台,黑乎乎的,没有人。星星已经探出了头。

  “喂,你可别乱.来!”乐悠悠猛然心跳如鼓,这种场景,应该只有在电影里才会有吧。

  东方展扬才不听她的,一个俯身,结结实实吻住了她的小嘴。

  乐悠悠脚下绵软,神志处于半混沌状态,她的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不知不觉间,竟然攀到了他的肩上。

  终于,仿佛过了好久,东方展扬不舍得放开了她的唇瓣,呼吸有些不稳。他定了定神,然后说:“不好意思,我的出场时间该到了!”

  乐悠悠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他的身影就飘了进去。她抚摸着自己热烫的脸颊,随后也跟了进去。

  聚光灯忽然打在了他的身上,英俊的外表和高挑的身材,还有那迷人的笑容和优雅的步伐,这一刻,乐悠悠有些惊叹,这个人渣到底是何方神圣,他就像明星一般耀眼。

  “大家安静,请听我的演奏!”东方展扬声线迷人,虽然没有自报家门,可他的话很有作用,到场的所有来宾都安静得看着他的表演。

  “这首歌献给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东方展扬的眼眸感激得扫过人群,在某人的身上停留了片刻:“有他在,就是整片天空。”

  乐悠悠注意到,他的视线看向了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人和一名贵妇人。心里忽然有种失落、酸酸的感觉,掩都掩不住。

  随后一阵流畅的钢琴音乐响起,美妙的音符在整个大厅内回荡。东方展扬边熟练得弹奏钢琴,边深情演绎着动听的歌曲,现场一片安静,大家都沉静在美妙的乐曲声中。

  乐悠悠看着他的表演。不得不承认,这个人渣还真是有一手。他那修长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上灵活跳跃着,撒播着快乐而动人的音符。他的嗓音格外富有磁性,与歌曲本身配合得天衣无缝。他的俊美更是令人不容忽视。

  不只是她,现场的所有人都不禁陶醉在他的演绎中。

  “悠悠,你怎么会在这里?”一个穿着黑色晚礼服的女人靠近悠悠身边,发出轻轻的感慨:“时间过得真快,我们有一阵子没见了吧?”

  乐悠悠从音乐中回过神:“意珊,好巧啊,你怎么也来了?”赵意珊是她的大学同学,还是关系不错的朋友。

  “我们老板被邀请来参加明宇公司的周年庆,我这个秘书只好相陪喽。”赵意珊指指不远处:“喏,我们老板正和明宇的老板说话呢。”

  顺着她的指点,乐悠悠这才意识到,原来刚才人渣的目光是送给明宇老板的,人渣应该就是叶秘书口中的神秘嘉宾吧。

  “悠悠,在想什么呢?”赵意珊看着悠悠:“你怎么穿成这样就来了?这里可是高级宴会厅。”

  “谁让我是卖花姑娘呢。”乐悠悠调侃自己:“我过一会儿就走人。”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情,她很想马上离开这里,只是刚巧碰见她,不好意思说走就走罢了。

  “你也太谦虚了,乐老板。”赵意珊说:“我告诉你哦,明宇的老板算是豪门了。他的贸易公司产品远销欧美,整年订单都爆满呢。”

  “看来你知道的不少嘛。”乐悠悠看着正在表演的他,随口说。

  “做秘书的就要耳听六路眼观八方的。”赵意珊小声说:“听说五六年前明宇差点就要倒闭了,是老板的儿子厉害,大力改革,开拓市场,有效利用人才资源,才让明宇起死回生,现在的净资产达到了五十亿以上呢。”

  “哇,富二代这么拽?”乐悠悠有些惊讶,暗自佩服。

  “听说只是幕后军师,公司里没有几个人是见过太子爷本尊的。应该算是个低调的豪门二代吧。”赵意珊说:“哎呀,口好渴,你要不要喝饮料,我去取。”

  不等乐悠悠有所反应,赵意珊就走开去选饮料了。

  一曲终了,掌声四起。东方展扬一鞠躬,正想退场去找她,忽然飞来一抹白色的身影,热情地将他围住了。

  “展扬哥哥,你的表演好棒哦,你真是我的偶像耶!”女孩的声音甜软,很像在撒娇。

  “晓爱,你怎么也来了?”东方展扬看着小鸟依人的晓爱,抬头寻找她的身影。可惜,她已经不在了。

  当乐悠悠看到他的身旁飞来一个娇小玲珑的女性时,她的警铃大作,告诉自己这一切都与她无关,她只是一个来送花的女孩。带着一种悲伤莫名的情绪,悠悠选择了迅速离开,甚至没和老同学说再见。

  走到酒店楼下,乐悠悠不禁停住了脚步,从她站的角度,可以看到顶楼的存在,刚才的温情似乎还停留在唇上,一想到那抹白色的身影,她就觉得心里堵得慌,好像压着一块石头喘不上气来。

  眼泪不争气地落下,毫无预兆,止也止不住。乐悠悠意外于自己的反常,这是怎么了?难道仅仅是因为那个吻吗?哭什么?他和自己本来就是陌生人啊。从明天起,就把他忘了吧,没错,忘了应该就好了吧。

  回到住处,里面一片黑暗,显然李爱薇不在家。乐悠悠忽然觉得好孤单,临时决定去电影院看场电影,那里人多,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她今晚就是不想独处。
下一篇: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 老公上级去家里要了我
上一篇:海棠文学城 神医毒妃不好惹
最新发表
  • 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 老公上级去家

    既然来了,就留下来参加宴会吧。叶向东忽然说。 啊?!我也可以?乐悠悠有些意外:这不太好吧。 没什么不可以的,我们明宇主营箱包和墨镜,女性消费群体是主流,有你这样的消...

    93 2021-09-17

  •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深度开发1v

    没开车,坐上直达电影院的公车,乐悠悠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外婆。于是,她拿出手机给外婆打电话。手机很快就通了,里面传来外婆慈祥的声音:喂,是宝宝吗? 宝宝是悠悠的乳名,只...

    152 2021-09-17

  • 海棠文学城 神医毒妃不好惹

    刚刚我把那个哭哭啼啼的女人同行的人都看了一遍。那个叫陆听闻的最帅。 身份证上的照片都别具一格的好看。 果然,好看的人都是一样的。 老板的身份证也好看极了。 哦,你找一把...

    67 2021-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