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两个人一起会撑坏的视频 公主殿下好软

康康 2021-09-17

  乐悠悠只好点头:“好吧,过两天我再来看你,拜拜。”

  “好,拜拜!”戴佩姿礼貌以对。

  出了病房,乐悠悠赶紧去了趟洗手间,将两个袜子都脱了下来,露出白皙的双腿肌肤。一想到自己刚刚在那个男人面前出糗,还被占尽了便宜,她真的有些欲哭无泪。而腿上更是冷飕飕的。

  噩运似乎还没有完。

  在过道走了几步,悠悠没有注意到地上有一摊水,然后脚下打滑,整个人向后仰去。不会吧,又要出糗?悠悠认命得闭上了眼睛。

  “这次,是你主动投怀送抱哦。”东方展扬刚巧路过,长手一伸,及时从背后揽住了她的纤腰,声音又轻又低沉:“原来你还蛮重的嘛。”

  乐悠悠站直的同时朝天翻了个白眼,她宁可摔倒也不想得到他的帮助,他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呀。

  见她想走,东方展扬拉住了她的手臂:“小姐,你不懂礼貌吗?”

  “谁是小姐?”乐悠悠不服气。如今,很少有女孩子希望被人称呼为小姐,尤其从他口中说出来,就更觉得别扭。

  东方展扬疾步走到她面前,与她晶亮的眸子对视:“请问你如何称呼?”

  乐悠悠忽然冲他一笑,嗲声说:“对不起,我们认识吗?你不配知道我的姓名!”

  “原来你还学过变脸绝招啊!”东方展扬高挑的身材带着某种压迫性,他双手环胸,探究着她的表情:“你是不是觉得我像个流氓?”

  “恭喜你,答对了。”乐悠悠损他:“不然呢?”

  “昨晚真的是个误会!”东方展扬强调:“我可以解释的。”他不是坏人,他不希望她有这个想法。

  “我不想听,事实就是事实,解释改变不了任何结果。”乐悠悠不得不在心里承认,他真的很高,以她一米七十二的身高来判断,还有大半个头的差距,这令她在气势上永远低人一等。

  “小姐,我觉得你太武断了!”东方展扬想要理论。

  “喂,你还叫?!”乐悠悠不再理会他:“让开,我要走了!不见!”她不想跟他说再见。

  她走他也跟着走。

  “我麻烦你、拜托你,别跟着我行不行?!”乐悠悠的好脾气在他身上完全化于无形。他的存在,就像紧箍咒,让她想动弹都难。

  东方展扬嘴角含笑,她现在对他的态度,就像情人间的小摩擦,没有矫情,完全自然真实,和其他女生全然不同。

  他的笑容很碍眼,悠悠拿他没辙,只好当他是空气的存在,脚长在他的腿上,而且这里又不是她家开的医院,她径直走向了地下停车场,可没有想到他一路跟随。

  乐悠悠简直无语,也赖得再理他。可当她走近自己那辆红色的现代时,沮丧得发现钥匙不见了!自己只带了一个手包,里面除了钱包和手机,空空如也。

  东方展扬走近她:“怎么了?遇到麻烦了?”

  乐悠悠狠狠瞪他:“我说了,你果然是我的扫把星!”事实再次证明如此。

  东方展扬指指她的车:“现代,是你的车?”他没有歧视的意思。

  乐悠悠还是没好脾气:“难道还是你的吗?”她想恶笑,却发现笑不出来。

  “你到医院来是不是吃了一吨火药?”东方展扬取笑她。

  “你还不走?”乐悠悠催他,自己却站着没动。

  东方展扬反问:“那你怎么不走?”

  “我、我想在停车场多待一会儿,你有意见?”乐悠悠没给他好脸色,这个男人很有问题,总是偷亲她,又喜欢跟踪她,难道他有怪癖?想到这个,悠悠浑身汗毛一竖。

  东方展扬微微一笑,说:“那麻烦你走远点。”

  “凭什么?这里是你家吗?”乐悠悠有些气不过,这地盘又不是他的,凭什么呀?

  “对不起,是你挡住了我的车道。”东方展扬指着自己的车:“真巧,我们的车做了一次邻居。只可惜,没有亲密接触。”他意有所指。

  乐悠悠一个头两个大!现代的旁边停着一辆高大的路虎,就像小妹妹旁边站着一位大哥哥,而她刚巧挡在了路虎车的前面。没办法,她尴尬挪动步子,闪到旁边:“请吧!”希望他赶紧开车走人。

  东方展扬打开了路虎的车门,坐在了驾驶位上,然后手里多了一串车钥匙:“我想,你在找的是不是它?”

  乐悠悠瞅了一眼:“这是我的车钥匙,怎么会在你这儿?”她走过去想要回来:“快点还给我!”他绝对是故意的。

  东方展扬躲避她的魔爪:“NO,就这么简单吗?”

  乐悠悠急了,跃上半个身子去抢夺他手里的车钥匙:“你给我!你这个强盗,是不是在电梯里的时候偷去的?”她只有这么以为。

  东方展扬偏不如她的意,身体更加靠后,乐悠悠几乎整个上半身都趴到了他的身上,两人的姿势说多轻佻就有多轻佻。

  “给我,快点给我!”乐悠悠气急败坏:“你这个混蛋!强盗!这是我的钥匙,你是小偷。”

  东方展扬却气定神闲:“给你什么?我吗?我的吻倒是有很多。是你主动趴上来的哦,要不要?”他耍赖。

  “恶心!懒得理你!”乐悠悠这才发现自己处的位置有多么尴尬,赶紧离开路虎车一步之遥:“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小心我告你偷窃。”

  “呦,有人发飙了!”东方展扬紧紧握住车钥匙:“这是我在地上捡的,怕失主着急,就放在了车里。可某人却认为我是偷来的,还要告我偷窃罪。那行,我也可以告她诽谤罪!”

  “你这人要不要脸呀?还是本来就没有脸?”乐悠悠急得快哭了,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男人。刀枪不入的她斗不过啊。

  “告诉你,我是吃软不吃硬。”东方展扬笑容灿烂:“如果你肯说几句好话,道个歉,或许我就考虑把车钥匙还给你。怎么样?”

  “你做梦!”悠悠存心和他杠上了。

  “那好,再见!”东方展扬关上车门,发动了路虎。

  “喂!把钥匙给我!那是我的钥匙!”乐悠悠冒险拍打着路虎车的车窗:“你这个混蛋,拿别人的东西算什么男人?”

  东方展扬滑下车窗:“敲坏了,你赔!”他当然没有真的生气。

  乐悠悠一咬牙,果断拦在了路虎车前面,大声对他说:“有本事你就开过去吧!”这是最后的绝招。

  对于她的行为,东方展扬很激赏。很久没有哪个女孩子能让他有种青春萌动的感觉,就好像你很想留住她,很想和她说话,看着她笑,看着她生气。除了曾经的那个人。

  于是,他熄火,下车,然后缓步走到她跟前,看着她生机蓬勃的脸:“怎么样,道歉吗?”手里帅气晃动着车钥匙。

  “对不起。”悠悠愤愤不平得从齿缝中憋出三个字。好女不吃眼前亏,悠悠心里对他做着鬼脸。

  “什么,你说什么?我没听到!”东方展扬憋着笑意,他喜欢看她眉毛上扬,那不屈服的样子。

  “对不起!”乐悠悠大吼一声,恨不得喊聋他的耳朵。

  车钥匙抛出一道优美的弧线,顺利落入悠悠的手里。她拔腿就走,再不走人她怕自己会疯掉的。这个男人她惹不起,却能躲得起。

  “喂,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呢。”东方展扬在后面说。

  “既然不会再见,何必知道名字。”乐悠悠开了车门迅速上车,果断发动车子离去。就让他永远从自己的生命中消失吧,永不再见。

  东方展扬看着她的现代离去,手机响起。

  他接听:“奶奶,我已经在车上了,马上去买你最喜爱吃的蛋挞,你要好好躺在床上等我回来,病人就要听医生的。乖,一会儿见。”

  乐悠悠直接开车去了一家女性内衣专卖店,想给自己买一打丝袜穿。花店里做事有一样很不幸,就是不能经常穿裙子,一不小心就会被勾破,防不胜防。她很少在工作的时候穿裙子,尤其是短裙。

  女老板很热情,推荐了丝袜,又向悠悠推荐内衣,本来她是没打算买的,无奈耳根子软,再加上自己的确有一阵子没买了,就选了两个合身的罩杯,付完钱走到门口,她的脸上出现条条黑线,那个该死的人渣又在跟踪她。

  路虎就在现代旁边,不是跟踪是什么?悠悠气呼呼走了过去,一看车窗,里面没人,号牌的确是那个人渣的,她有留意过。

  “嗨,真巧啊,我们又见面了。”东方展扬拎着蛋挞从一家高端蛋糕店出来。

  “巧你个头。我拜托你,别跟踪我,Ok?”这两天是不是自己走霉运,为什么走到哪里都会碰见这个瘟神?悠悠悲观得想着。

  “要吃吗?我请客。”东方展扬提起自己手里的袋子:“只是巧合而已,别多心哦。”

  悠悠很想用指甲划他的脸,谁让他笑得又帅又欠揍的样子,男人她见得多了,这么帅又这么死皮赖脸的却很少见:“不用了,谢谢,你留着慢慢吃吧。”小心噎死你。

  “啊哈,你终于学会说谢谢了。”东方展扬像发现了新大陆。

  “让开,我赶时间。”悠悠没好气得说。

  东方展扬站着没动:“旁边很宽敞啊。”他有意和她唱反调
  “喂,你的钻石耳钉不要啦?”李爱薇又看了一次手里的耳钉:“这可是你宝贵的纪念品哦。”她没有眼红,只为好友而笑。

  乐悠悠回头给了她一个杀人的目光:“你再说,小心我半夜杀人灭口!”这种事是有可能发生的。

  “我好怕呀!”李爱薇边笑边说:“我要拿个首饰盒装起来,好好保护你的美好回忆,哈哈哈!”

  将李爱薇可恶的笑声挡在门外,乐悠悠郁闷得想要大喊大叫,这个人渣,他毁了她对爱情的维护。

  乐悠悠至今记得父母离婚的时候,她是多么的悲伤,认为这个家庭从此抛弃了她。而面对周围的目光,她觉得大家都是在嘲笑自己,所以她发誓这辈子她不需要爱情,更不需要婚姻。因为只有不碰触,才不会在爱情里受伤,也不会产生悲伤的婚姻。

  躺在床上,乐悠悠辗转反侧,睡不着。她脑海里一直徘徊着两次强吻的画面,越想忘记却越清晰。好不容易睡着了,梦里,那个男人大笑着将她强行按在地上,撕扯着她的衣服,她想喊想要推开,却无能为力。

  “啊!”乐悠悠忽然坐起来,呼吸急促,恍惚了一阵,这才清醒过来,原来是做梦。外面的天已经亮了,又是新一天的开始。

  果然,噩运连连。她先是烤焦了面包,再来就是电瓶车忘记充电跑不动,她只好改开车去花店。一路上更是急刹连连,差点和一辆名车来个亲密接触。

  昨夜下了雨,街道上人来人往,繁华如昨。坐在车里的悠悠却悲观想着:今天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了。

  这家缤纷花店位于都市的繁华路段,美女老板加上优质服务,生意特别火爆。开了不到两年,就让悠悠挣到了人生第一桶金,也彻底实现了她职业生涯的第一个目标:当自己的老板,不依靠任何人。

  当悠悠身穿浅粉带绣花的围裙在一片花海中忙碌时,心情总算有了好转。有时候,对着人说话还不如对着一大束鲜花呢,起码心情可以得到很好得恢复。

  可惜,好景不长。才忙了半个多小时,乐悠悠就接到了店员戴佩姿的电话,说她腹痛,连夜就住进了医院,好像还要动手术。

  今天和她有仇吗?乐悠悠又悲观起来。做噩梦果然没好事。她电话通知了另外两位男性店员,熟练包了一束花之后就赶去了医院。

  医院里永远都是人满为患。乐悠悠差点被川流不息的场面吓倒了,有种不知身在何处的错觉。她给佩姿打电话,电话是佩姿的母亲接的,说她女儿在八楼住院部,正在打点滴。

  悠悠又找到住院部,刚好有电梯要上去,她独自进入,眼看电梯门缓缓合上的时候,一只大手却在外面挡了一下。

  悠悠心中本能地一跳,然后向后退。下一秒,她却以为自己还在做噩梦。因为眼前见到的,居然还是那个人渣!他的脸化成灰她都记得。难道她的噩梦还没有醒?她有种撞墙的感觉。

  电梯里光线不佳,东方展扬倒没有认出她,径直进了电梯,却靠后站,站在了悠悠的后面。乐悠悠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退出,可电梯门却合上了,她急着按键,已经没用了。

  东方展扬看着前面这个女人的背影,觉得她的动作太幼稚,于是忍不住笑了一下,声音清晰可闻。

  “可恶!”乐悠悠捧着花束面向他:“我有这么可笑吗?”他一定是故意的,她心里这么以为。

  “是你!”东方展扬这才认出她,他挑眉。今天的她穿着一身裙装,只是,他的目光下移,却看到••••••“下流!无耻!”乐悠悠用花挡在自己的裙摆处:“你这个男人真是无耻到家了!”他们真是冤家路窄啊,她愤愤不平:“你的眼睛能不能看点正常的地方。”话刚说完,她只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正常的地方?展扬一愣,然后笑得无奈:“我想我们之间有误会!”他上前一步,想要解释一下。

  “误会?”悠悠拔高了声音。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内,她的声音听上去异常高亢和恐怖:“我砍你一刀,然后说:对不起,先生。这是个误会,我砍错人了。这样你接受吗?”见他又动了一下,她激动起来:“别过来,你这个色狼!”她看着楼层指示,怎么才到四楼,而且要命的是,没有人进来。

  “色狼?我是色狼?”东方展扬指着自己,看不出真实心情。

  “骂你色狼还是好的,你简直是、简直是••••••”乐悠悠正想着措辞,忽然电梯轻轻晃动了一下,然后就静止不动了,她顿时就慌了:“怎么了,电梯坏了吗?”

  东方展扬倒是很淡定:“不用怕,应该会有人来处理的。”

  乐悠悠躲得他远远的:“你真是扫把星!”遇到他,她准没好事。

  “喂,你够了!”男人就算再绅士,底线也是有的。东方展扬冷下脸来。

  “人渣!”乐悠悠刚骂完就后悔了,这种时候孤男寡女独处一个空间,他如果乱来,她真是求助无门了。

  “骂我人渣是吧?”东方展扬索性上前几步,将她赶到了电梯的一个角落:“你说,人渣一般都会做什么?”

  这回,乐悠悠怕了,真的怕了。她很怕自己会被他掐死在电梯里,看看楼层指示,依然停在四楼,醒目的“4”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死”:“你别过来,走开,走开!”她的花成了最佳防身武器。

  东方展扬其实只想吓吓她。昨晚的一切确实是个误会,只要她肯听他会解释清楚的,可面对激动又无语伦次的她,他反倒打消了解释的念头,逗逗她给她点教训也好。

  怎么办?他的男性气息如此近距离,乐悠悠差点脚软,唯一能做的就是换个角落,和他保持距离:“你闪开,这里的空气不够用。”可是无论怎么换,还是如此近距离。

  “你放心,电梯里是不会闷死人的。”东方展扬轻而易举又走到了她身边:“不过你晕过去更好,我就能人工呼吸了。”他又逗她,绝对是故意的。看到她多变的表情,他很想笑。

  乐悠悠竖起鸡皮疙瘩:“你够了,别说了!我不想听,好恶心!”

  “好啊,我不说。”东方展扬停顿了一下,大手一揽:“那我们直接来做的吧。”说完搂过她,霸道得吻住了她的唇。她的唇红润柔软,依然是昨夜的口感。

  乐悠悠顿时晕头转向,挥手拍打着他的后背,口齿不清着:“唔——你、放——唔,放开。”她用尽全身力气向后一推,与此同时,牙齿狠狠咬了下去。

  “啊!”东方展扬吃痛得捂住嘴巴,含糊得说:“你这个女人!”

  乐悠悠得意的笑容:“最好咬掉你的舌头!”

  东方展扬的手机忽然响了,他只好先接听:“叔叔,我已经在医院了,就在住院部的电梯里,不过电梯有些故障,我过一会儿就到。”他挂了手机。

  乐悠悠本来不想说什么的,可还是忍不住:“我真怀疑生病的那个怎么不是你?”

  东方展扬反应很快:“我有感冒,小心已经传染给你了。”

  “咦,脏死了!”乐悠悠很想吐口水,可碍于卫生,就憋住了。转头一看楼层指示:“太好了,电梯已经恢复了!”

  “你呢?来看谁?”东方展扬又看向她的腿部:“我得提醒你,那个。”

  “这与你无关,别跟着我!”乐悠悠打断他的话,与此同时,电梯到了八楼,她逃似的快步走出了电梯。

  电梯门合上的同时,悠悠看到他的嘴巴在动,却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

  乐悠悠找到了病房,见清秀又可怜的戴佩姿挂着点滴,就安慰了几句,然后把漂亮的鲜花插到了花瓶里。

  “悠悠姐,这花是店里的吧?”佩姿心情倒还可以,带着几分疲惫,眼神平静。

  “嗯,你刚通知我就过来了,怎么样,舒服点没有?薰衣草和玫瑰花都可以安神哦。”悠悠笑着对她说:“你别怕,很快就会好了。”

  佩姿说:“医生说了,我这是小手术,腹腔镜就可以解决,休息三四天就可以出院了。”

  “你好好休息,花店有我看着,你不用担心。”悠悠对她说。

  戴佩姿一阵感动,说:“悠悠姐,你真好,说得好像我是老板你才是伙计似的。”她看着悠悠,忽然压低声音:“悠悠姐,你能到我床边来吗?”

  “怎么了,想和我说悄悄话啊?”悠悠凑了过去:“说吧。”她俯下身。

  “你的丝袜破了,好难看呀!”佩姿明说。

  悠悠这才猛然低头,果然,黑色的丝袜破了长长一条,外加一个大洞,要多丑就有多丑,她顿时就想到了那个人渣的反应,原来他一开始就注意到她的丝袜破了。唉,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

  “悠悠姐,你还是先回去吧。”佩姿很体贴懂事。
下一篇:老公上级去家里要了我 学长两个人一起会撑坏的视频
上一篇: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 老公上级去家里要了我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