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公的又大又深又硬想要 公么吃奶摸下面好舒服

康康 2022-04-07

 黄毅是个中年大叔,做过很多工作,生活经验丰富。
  虽然野外生存经验全无,但是凭借想当然也没出什么乱子。
  因为他已经养成了一个好习惯。
  但凡发现高地、小山包他都会登高用望远镜仔细观察,然后给接下来的行程规划路线。
  因此弯路、回头路走得不太多,也基本上用不着为了找水源而多走冤枉路。
  大草原毕竟不是大沙漠,登高搜索几次基本上还是能够发现小河、水塘的。
  第十一天,黄毅终于见着人了。
  唉!还不如瞧不见呢。
  那是他再一次登上了一个小山包举着望远镜搜索远方。
  正南偏西方向的十几里外忽然间有人出现了,人不止一个,应该有十几个,还都骑着马。
  他们在追逐,还貌似不仅仅在追逐,应该是在厮杀。
  太远了,纵然有望远镜也瞧不清面目只能瞧个大概,能够感觉到那些不是现代人。
  渐渐地那些人跑出了望远镜的可视距离。
  黄毅颓然坐到了地上,心怦怦直跳!
  由此可见不是穿越到了远古,当下人类不仅仅能够直立行走还能够骑马厮杀。
  黄毅不仅仅是个历史爱好者,还曾经写过两本四百万字的历史穿越小说。
  手机里一直都保存着不少为了写作而查找的资料。
  比如说制造玻璃、土法炼钢、制造黑火药、配置土化肥、土法提取青霉素、飞剪式帆船的分解图、燧发枪的结构图等等。
  蒙古大草原上有骑马的人厮杀,秦汉唐宋元明清甚至于夏商周都可以有,唯独不可能是现代。
  娘的!接下来有可能会遇到人。
  只可惜遇到人有可能比遇到大型野兽更加可怕!他们会骑马射箭呢!
  那些人连他们的同类都杀,我瞧上去就是个异类,被人家发现了怎么办?
  有法子吗?好像必须硬着头皮继续往南走别无选择,否则来一场雪自己就会面临生存危机。
  得小心翼翼,不仅仅要提防野兽,更加要提防人类。
  黄毅检查了防身武器十字弩和工兵铲后,再次上路,他增加了登高远眺的频率,还好一直走到天黑也没有跟人类相遇。
  第二天上路后第三次登高搜索前路时,一个骑马的人出现在五六里外。
  那匹马没有奔驰,而是迈着碎步在小跑,跑着、跑着,忽然间,马上的骑士身体一歪居然掉了下来。
  那匹马显然是训练有素,居然止步用脑袋去拱那骑士。
  黄毅继续仔细观察,以他为中心的三十里方圆内没有再发现有其他人类。
  然后他就开始纠结!
  要不要走过去瞧一瞧?
  如果那骑士死了,他岂不是可以顺一匹马?
  黄毅应该算不会骑马。
  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为什么用应该算?
 

  那是有原因的,以前黄毅骑过马,那是在公园里,有马匹管理员看着。
  这一次来到内蒙古大草原也骑了一个多小时,那是给了牧民一百块,牧民借出他的马并且远远地看着。
  骑马奔驰黄毅肯定做不到,甚至于马儿跑快点都坐不稳,所以应该是算不会骑马。
  但是有一匹马用来负重自己牵着走,貌似可以大幅提高行走速度。
  这时他根本没想到马儿也是要伺候的,他根本没有养马的经验,得到马儿未必用得上。
  “用不着怕,去看看情况再说!”
  黄毅给自己打气。
  “万一那个人没死还有战斗力呢?他会不会攻击我?”
  “不怕、不怕,我也是有武器的男人,还有满身的装备,遭遇枪击都不一定挂了,羽箭应该射不死我。”
  做事稳重的黄毅检查了装备后直奔那骑士落马之处而去。
  他其实不太害怕被那人攻击,只是没想好如果遭遇攻击了怎么办?一弩箭射死那人吗?又或者一工兵铲削掉那人半个脑壳?
  妈呀!这应该是电影、电视剧里的镜头,他怎么下得去手?
  生活在和平年代,这二十年连打架斗殴的次数都很少了。
  下手杀人?黄毅还就真的没了自信心。
  他其实孔武有力,小时候放电影《少林寺》那会儿就开始练武。
  也没个师傅指点,就是几个邻居小伙伴一起打沙袋、举哑铃、玩石锁,偶尔遇见会俩下子的总是缠着人家教三招两式。
  就这样坚持了好几年,一直到小伙伴长大了各自开始谈恋爱、成家立业作罢。
  在邻居小伙伴中,黄毅力气最大,算得上是武力值第一,在练武期间也跟人家打过架,都是完胜无一例外。
  黄毅跑得很快,无他,这几天总觉得体力特别好,好像浑身被力量充满,负重五六十斤早就习惯了,根本不是个事儿。
  用不着戒备,那是黄毅远远地看到了那个落马的骑士,应该没死,因为他的身体还在动,貌似在垂死挣扎。
  黄毅特意仔细看了那骑士的装备,确定没有现代武器,能够看得到弓、羽箭、蒙古弯刀、投枪等等古代兵器,也能够看得见那人身上披挂有厚实的皮制品。
  只不过那像衣服的皮制品做工粗糙,估摸着应该是一副皮甲。
  皮甲这东西黄毅很熟悉,那是游戏暗黑破坏神里的初级装备,只不过那骑士的皮甲比暗黑破坏神里的装备差多了,一点点都不好看。
  黄毅走到那人身前一米左右站定,用普通话大声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了?”
  那人还有知觉居然听到了,他无神的眼睛里貌似有了一点点光泽。
  “叽里咕噜……”声音很小,其实声音大了也没有用,黄毅根本听不懂那人的话。
  黄瀚不能判断对方说了什么,也不能判断出究竟是不是说的蒙古语。
  但是他能够判断出这个脸色苍白满头大汗人的情况不太好,如果自己不帮把手,这人恐怕真的会死。
  脸上没有了血色并且大量流汗,这有些符合犯了低血糖的症状。
  这症状是饿出来的,还是累出来的,又或者是受了伤失血过多的缘故,黄毅就不得而知了。
  那人还在挣扎,口中依旧“叽里咕噜……”听上去有些像求肯,黄毅猜想应该是求自己救他的命。
  作为现代人怎么可能见死不救?
下一篇:王雪把双腿打开给老赵 学校里的荡货h边上课边c
上一篇:妻子不能说的秘密免费阅读 睡遍半个娱乐圈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