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炕四女被窝交换全文阅读 人和禽牲交小说500篇

康康 2022-04-19

都市医神狂婿正文第070章小蜜蜂和小蝴蝶这还得了?
  这个该死的赘婿,竟然开始自称主人了!
  竟然开始往外赶她们这些长辈了!
  他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大伯母一帮人都怒了!
  她们不顾一切的冲进了客厅,要当着所有人的面,揭露陈心安的狼子野心,让大家都看清他的真面目!
  “陈心安,你以为你是谁?老太太还在的一天,她就是这宁家的主人!你算什么东西!”
  “这东楼是老太太的家,不是你的,你凭什么赶我们走?”
  “不要仗着把五丫头给迷得团团转,就可以在宁家作威作福!老太太钥匙发现你带外人进家,也饶不了你!”
  就在这时,楼上传来一人虚弱的声音:“一直吵吵个什么啊,烦都烦死了了,你们是不是想让我早点死啊?”
  老太太下来了!
  大伯母马上向老太太告状:“妈,您现在不管家了是吧?咱们宁家很快就要姓陈了,以后我们连这个东楼的门都进不成了!”
  二婶也一脸愤怒的说道:“你看看陈心安,把咱们宁家当成什么了?带了一个脏兮兮的老头回来,您管不管了?”
  四婶恨了一声说道:“妈,您可把钱和首饰之类的藏好了,这老头可能是小偷!徒弟不是什么好东西,师父是什么人,还用说吗?”
  “给我闭嘴!”老太太怒喝一声,这嗓门出奇的嘹亮,把众人都吓了一跳!
  只见老太太满脸久违的潮红,从二楼一步一步走下来,都不用身边的宁曦来扶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老头。
  而老头也站在了沙发前面,正了正自己歪歪扭扭的领结,满脸红光的看着老太太。
  其实真不乖两个保安把他当成神经病!
  老头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汉装,明显不合身,长了一点也肥了一点,领结都皱皱巴巴,跟随手偷来的一样。
  这不是关键!
  最关键的是,这老鬼脑袋上还顶着一个花白头发扎起来的道髻!
  一个扎着道髻的老头,穿着不合身的汉装,这画面简直……不忍直视!
  可是在老太太眼里,却似乎看不到这种怪异,只是紧盯着老头,颤声叫道:“小蜜蜂?”
  老头激动的喊道:“小蝴蝶!”
  噗!
  正在喝水的陈心安直接喷了旁边大伯母一脸!
  大伯母很想发怒,可是眼前的这一幕也让她感觉到震惊。
  于是她就很纠结自己是先发怒还是先震惊,最后决定还是先吃瓜。
  所以她只是用袖子抹了一把脸,瞪了陈心安一眼,就一眨不眨的看着老太太和那个老头。
  陈心安内心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这两人还真的是有不可描述的感情啊!
  不过这小蜜蜂和小蝴蝶是什么鬼?
  猛然间想起,师父名叫姚之峰,而老太太本名潘小蝶,估计这就是他们这昵称的由来吧!
  不得不说,两个加起来一百六十多岁的老人,彼此称呼昵称,真是让人鸡皮疙瘩都掉落一地!
  老太太一脸红霞的看着老头说道:“小蜜蜂,你还是穿着当年送我去火车站时的那身衣服!”
  老头低下头看了一眼,叹息着说道:“是啊,可惜人老了,身板抽抽了,衣服撑不起来了!”
  “不,你穿着,还是像当年那么帅气!”老太太一脸真诚的说道。
  老头也深情的对她说道:“你还是像当年那么美丽娇憨……”
  哎哎哎,你俩好歹加起来快两百岁的人了,这么说话良心不会痛吗?
  当然了,情人眼里出西施。
  老头和老太太两人的关系明显不一般,这么多年了,还保留着当年情感,实在是珍贵,连陈心安都为之感动。
  不过也能想象得到,宁老爷子现在的坟头草,一定是绿油油的很茂盛……
 

  大伯母和二婶、四婶她们却是满脸尴尬,恨不得扭头就跑!
  刚才还拦着这老头不让进,嫌弃这个嫌弃那个的,万万没想到,这老头竟然是婆婆的旧情人!
  这下好了,师徒两个都是老太太中意的人,自己都已经是分家出去的人了,还往死里得罪人家,看来这次寿宴,是别想捞到点什么了!
  没错,她们这几个妯娌加上媳妇、女儿都已经商量好,这次寿宴,就是来给老太太卖惨来的!
  老太太自知时日无多,最放心不下的,还不是她的这些子孙们?
  只要自己在老太太面前闹上一闹,那前段时间失去的那些,说不定就会都回来了!
  就算要不会全部,能要回一点是一点啊!
  可现在看起来,老太太最放心不下的,好像不是这帮子孙啊……
  今天只是大家一起过来布置和准备,真正的寿宴是在明天。
  不过大家多少帮着做了不少事,所以晚餐还是在一起吃的。
  宁兮若回来的时候,也没有说什么,对这些伯母婶婶和姐妹们,都是平平淡淡的招呼,没有刻意摆着脸色。
  倒是见了陈心安的师父,一副羞涩乖巧的模样。
  老头一副长辈模样,看到宁兮若坐着轮椅,心疼的眼泪都挤出来好几滴。
  一问原因,大骂某些为了金钱泯灭人性畜生猪狗不如,羞臊的二婶和四婶差点钻到桌子底下去!
  宁泽和宁辰兄弟俩也回来了,来东楼这边吃饭。
  除了宁长风和宁长刚没来,宁长命半死不活想来也来不了,剩下的宁家人都已经到了。
  孩子们都知道,跟奶奶多待一天算一天了。
  只是看着奶奶身边做了一个打扮另类,骚眉耷眼的老头,他们就不太舒服了。
  再一听自己老娘和伯母婶婶们一介绍这老头的身份,他们看人的眼神就更加不对了!
  搞了半天,这老头还是爷爷的情敌?
  居然还能堂而皇之的坐在奶奶的身边,你这是何等的嚣张?
  你真当我宁家人全死绝了吗?
  “奶奶也真是的,怎么让这么一个糟老头子坐在身边啊!让外人看到多不好,老六你去劝劝!”
  宁泽不满的看着高坐坐位的奶奶和那个陌生老头,一脸愤慨的对宁辰说道。
  宁辰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看了他一眼说道:“大哥你咋不去?”
  “你傻啊?我说了不是找骂吗?”宁泽瞪了他一眼。
  宁辰一脸幽怨的看了他一眼问道:“大哥,是什么让你以为,我说了就平安无事的?”
  宁泽撇撇嘴说道:“你一个星期回来一次,奶奶不经常见你,舍不得骂你!”
  你说这话不觉得亏心吗?
  我是一个星期回来一次,你每天晚上都回来。
  可是要见奶奶,还不都一样都是差不多一个月才来一次吗?
  宁辰给大哥比划乐一个鄙视的手势,不搭理他了。
  两人说话也没有刻意去压低嗓门,本来就是要让老头听到,让他知难而退。
  老头端坐如常,笑容可掬,看起来很是慈祥。
  老太太却皱了皱眉头,刚想说话,宁缘噌的一下站起来,指着老头说道:
  “奶奶,这个人到底是谁?他凭什么能坐在这里?
  您老这样做,能对得起我死去的爷爷吗?
  您打我们小的时候就教我们家风人礼,现在这么做,算什么?”
  老太太沉下脸,盯着宁辰说道:“我怎么做,需要你来教我?”
下一篇:学长的手指在里面转动的写作业呢 娇妻在厨房被朋友玩得呻吟
上一篇:老头扒开粉缝亲我下面 饥渴老汉和寡妇的呻吟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