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慢而有力的一下又一下文章 她被揉得开始呻吟起来

康康 2022-05-13

 即便到了暑假,提耶拉也没有放松自己。
  依旧每天六点半起床,中午十二点半吃完午饭之后午睡一个小时,六点半晚饭之后再休息一个小时,直到十点半,躺在床上一边休息,一边阅读黑魔法著作。
  因为学校放暑假,整个校园里面除他以外,便只有猎场看守海格,管理员费奇,图书馆管理员平斯夫人还有护士长庞弗雷夫人留守学校。
  平时人声鼎沸的校园瞬时变得空空如也。
  连邓布利多也不在——
  提耶拉已经至少有两周没有在活点地图上看到邓布利多的名字。
  似乎那次年终宴会之后,邓布利多就离开了霍格沃兹。
  因此,在暑假第二周的晚上,提耶拉悄悄的披上哈利留在学校的隐形衣和双子留给他的活点地图,再次来到八楼,巨怪棒打巴拿巴的挂毯对面那面墙。
  “我希望有一间能用来熬制魔药的实验室。”
  “我希望有一间能用来熬制魔药的实验室。”
  “我希望有一间能用来熬制魔药的实验室。”
  提耶拉站在空白的墙壁面前默念。
  现在的提耶拉不同于圣诞节时候的他,随着精神围墙和大脑封闭术的逐步精进,提耶拉已经可以做到一遍瞒着被他随身携带的汤姆里德尔日记本,一边让自己的思想透出精神围墙。
  随着提耶拉三次的默念结束,原本空空如野的墙面上渐渐勾勒出一扇黑色的大门。
  大门后面是一个极其贴合他认知的化学实验。
  研钵,直形冷凝管,干燥塔,滴液漏斗,蒸馏塔,锥形瓶……
  这些常见的玻璃容器应有尽有,还有水浴锅,抽滤器,旋蒸器摆放在实验台上的各个角落。
  提耶拉甚至还看见了一台离心机。
  提耶拉有些惊喜,又怀念的上前摸了摸离心机……
  哦,只有外壳,里面是空的。
  提耶拉失望的收回了手。
  提耶拉又摸了摸水浴锅……
  哦,也只有外壳,里面还是空的。
  看来有求必应屋从某种程度上还是会受请求者主观印象的影响。
  刚刚在默念的时候,提耶拉不由自主的就回忆起了自己曾经上过大学化学实验的那个实验室。
  但是还是会受到提耶拉本人的知识的局限。
  就像水浴锅和离心机一样。
  提耶拉只知道它们长啥样,怎么用和一些简单的原理,但是对于内部结构完全不理解。
  因此有求必应屋展现出来的也只能是一个离心机和水浴锅的外壳。
  不过即便这样,光凭这些玻璃仪器熬制海德拉药剂也是足够了。
  提耶拉之所以选择有求必应屋而非伏地魔的手提式实验室,除了有求必应屋更可能营造出符合他实验习惯的实验室外,还有一点就是隐蔽性。
  只要他人无法看穿提耶拉所想,几乎不可能在提耶拉熬制魔药的过程中突然闯入他的实验室里面。
  提耶拉从自己的巫师长袍里面拿出一个小布袋,然后从里面一项一项的拿出熬制海德拉药剂所需的药材,渐渐的摆满了半个实验台,按照药剂熬制的顺序摆成了三行。
  最后,“传承者”从提耶拉的小包裹里面飞了出来,浮在半空中。
  提耶拉又仔仔细细的在脑海里面回顾了一遍海德拉药剂的熬制过程之后,挥了挥魔杖,点燃了酒精灯,把一个崭新的坩埚架在铁架台上……
  ……
  三个小时之后。
  提耶拉哑着嗓子,浑身大汗淋漓的从有求必应屋里面出来。
  显然,提耶拉是熬制成功了。
 

  但是没有人跟他说过,服用海德拉药剂会是一件如此痛苦的事情!
  在服下海德拉药剂的一瞬间,提耶拉仿佛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
  提耶拉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四肢在逐渐的萎缩,身体也在不断的变化拉长,身上的皮肤一点点龟裂成腥臭坚硬的鳞片。
  不过好在提耶拉的意识还在。
  赶紧控制着“传承者”把蝎尾蛇的蛇胆喂入他的嘴里。
  在提耶拉吞下蝎尾蛇蛇胆的一瞬间,这种变化停止了。
  但是转而是一种剧烈的,仿佛要把他身体撕裂一般的疼痛。
  提耶拉开始蜕皮了!
  提耶拉的视线渐渐模糊,一层又一层的白色硬质鳞片从提耶拉的皮肤上鼓起与他还未完全新生的血肉将断未断。
  整个过程持续了一个小时。
  而后提耶拉才气喘吁吁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把实验室里面他带进来的东西——包括那张他蜕下来的带着鳞片的人皮,一一收好,这才走出有求必应屋。
  回到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后,提耶拉先洗了个澡,洗去因为蜕皮时候在地上翻滚而沾染的一身尘土,然后早早的躺在床上,感受起自己身体的变化。
  海德拉药剂他一共失败了两次,才在第三次的时间从险之又险的成功了。
  刚刚在有求必应屋因为过于疼痛所以提耶拉并没有注意到,直到刚刚洗澡的时候,提耶拉才发现自己好像比原本长高了一点点。
  肌肉,还有精神力和魔力也有及细微的增强。
  这种增强并不是特别明显,甚至远不如提耶拉服用过的赫里斯药剂对精神力的增强。
  但是在服下海德拉药剂之后,一种近乎生物本能的知识瞬间烙印进了提耶拉的大脑。
  这一切,肉体的增长还有魔力和精神力的成长都是这种蜕皮所带来的!
  海德拉药剂并不仅仅是单纯的让人学会蛇佬腔的药剂。
  学会蛇佬腔,控制蛇类神奇生物,这是这个药剂附带的作用。
  海德拉药剂是海尔波这个邪恶的古希腊黑巫师几十年如一日的用活人做邪恶的实验所研究出来的一种极为强大的血脉药剂!
  服下海德拉药剂的巫师每四个月都会经历一次痛不欲生的蜕皮。
  但是伴随着这种蜕皮而来的会是肉体,魔力和精神力的增加。
  这种增加最开始几次蜕皮并不明显,甚至还不如巫师随着成长而自然增长的魔力和精神力。
  但是每一次肉体,魔力和精神力的增长会随着脱皮次数的增加而增加。
  当蜕皮到第七次的时候,这种增长就会超过巫师自然成长所带来的增幅。
  而且越往后,增长的量越大,几乎没有上限。
  也就是服用海德拉药剂之后的巫师活得越久,他的魔力和精神力也会越强。
  当然了,这只是理论上。
  因为随着年岁的增长,肉体衰老的速度会渐渐压过因蜕皮而带来的肉体增幅。
  也就是说海德拉药剂并不能让人永生,顶多延缓衰老的速度。
  而且随着年岁的增长,每一次的蜕皮也会变得愈发的痛苦和危险。
  这一切应该写在那残缺模糊不清的半块海波尔石板上。
  难怪……难怪海波尔会是传说中第一个成功炼制了魂器的黑巫师……
  有了魂器吊着命,海波尔的确能追求理论上的,无限的魔力……
下一篇:老太爷含着她的乳35小说网 公和我在野外做好爽爱爱小说
上一篇:俱乐部换娇妻大杂交 我们娘俩以后可都是你的人了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