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他嘴上帮我添 女市长岳女叠在一起双飞

康康 2022-09-01

秘书刚离开,曲天勋拿着药朝江轩儿的办公桌走去,把药放在了她的桌子上。

这是他第二次让人买药给江轩儿,曲天天勋不知道自己是中了什么邪,为什么要对她的事这么上心。砸伤她的脸,那也是她活该的,谁让你的胆子那么大,敢在背地里骂他呢?

偏偏曲天勋心里想的和他做出的行动却是恰恰相反的。刚回到座位,江轩儿的咖啡买回来了。

“老板,你要的现磨咖啡。”江轩儿浅笑着把咖啡放在了曲天勋的桌子上,只是笑不达眼底。

“没其他的事情的话,那我先去工作了。”见曲天勋不说话,江轩儿转身去了她的办公桌。

刚走到桌子旁,看到了文件上放着的一个药膏,江轩儿拿起来看了看,是专门涂抹像她脸上划伤的伤痕的药。

会是谁买给她的呢?江轩儿抬头看了看曲天勋。

曲天勋端着咖啡一边喝着,一边盯着电脑屏幕,应该不是他买的吧!伤是他造成的,然后他再去给她买药,那他岂不是有病么?单是想着,江轩儿就不以为意的摇了摇头,绝对不会是他。

拿着药膏想了想,既然不是他,那会是谁买给她的呢?这公司上下,江轩儿除了跟天明要熟一些,其他的人根本就不熟。

曲天勋抬头看着江轩儿拿着药膏不知道在想什么,她应该是在猜那要是谁放在她桌子上的吧!

“那药膏是天明给你的,他送进来的时候你不在。”曲天勋死要面子的性格再一次的把天明拿出来当挡箭牌。

“我知道了……”看来,在这里,也只有天明才会对她这么好了,江轩儿把药膏放在一旁,想着一会儿去洗手间的时候再擦。

“天明说这药膏的药效不错,让你早点抹上,这样伤痕也会很快消失的。”曲天勋见江轩儿根本就不打算抹药,他再一次的开口着。

曲天勋的话提醒到了她,如果她晚点擦的话,伤痕没有消失,下班去医院被妈妈看到的话,她一定会担心的问她的。

江轩儿一刻也不耽误的拿着药膏看着镜子抹了起来,虽然没有砸破皮,但伤痕还是很明显的。

如果不擦药的话,估计几天是消不了的。幸好天明帮她买药了,江轩儿本来还以为这伤痕会很快消失的。

看着江轩儿抹了药,曲天勋也就放心了下来,他才能专心的工作起来。

擦了药,江轩儿看到了桌子上的台历,明天又是要交住院费的日子了。

医院就像个无底洞,再多的钱也没有填满那个洞,高昂的医药费和住医药费压得江轩儿有些喘不过气来。但是,她又不得不给妈妈治病,只要能够治好,哪怕是只有一丝的希望,她都不会错过的。

江轩儿想要利用下班时间,还有双休的时间去找一些兼职做,不然这点工资根本就不够她们用,虽然曲天勋给她开的工资并不低。

下班时间很快到了,曲天勋到现在都没有交任务给她,应该是不用她加班的。江轩儿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等曲天勋下班,然后自己再下班。

“老板,你不下班?”曲天勋不走,她这个助理怎么能先比他这个老板先下班呢?曲天勋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都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了。

“你先走吧!我把手头上的资料看完就下班。”

“那老板,我就先走了。”江轩儿生怕曲天勋让她加班,她得趁他在还没有改变主意之前,得赶紧离开。

好在曲天勋没有让她留下来加班,得到了他的允许,江轩儿拿着她的包迅速的离开了办公室。出了办公室的门,走到电梯门口,天明有东西忘了拿,电梯门一打开,又碰到了江轩儿。

“江助理,下班了?你脸上的伤好些了没有。”天明一副跟江轩儿关系很好的样子,关心起来。

“擦了药已经好多了,谢谢你的关心,还有药膏,电梯来了,我得走了,拜拜,明天见。”江轩儿进入电梯按了楼层,然后跟天明挥手再见着。

天明被江轩儿谢得有些莫名其妙,药膏又不是他给她的,干嘛要跟他道谢呢?

肯定又是老板送给江轩儿的,他自己不好意思送出去,才把他拿出来当挡剑牌的,老板也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他的这个老板让他该说什么好呢?明明关心人家,却还要死鸭子嘴硬,干嘛这么作呢!

拿了东西,正好曲天勋也从办公室里出来。

“老板,你还没有下班?”幸好没有说老板的坏话,不然被他听到就完蛋了。

“现在下班,怎么你也是现在下班?”公司里的人已经全部走光了,曲天勋还以为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我回来拿点东西的,老板,你下次送东西给江助理的时候能不能光明正大的送啊,不要每次都拿我出来当挡箭牌,我将来还要谈恋爱呢。”天明不怕死的说着。

曲天勋侧脸看着天明,听完他的话,曲天勋的脸很明显的黑了。

“天明,你是不是在公司太闲了,要不要我给分公司打个电话,看那边缺不缺人。”曲天勋威胁似的语气不瘟不火的说着。

“没有,没有,老板,我不敢了。”天明吓得赶紧闭上了嘴巴,以后再也不开老板的玩笑了,他也太不经逗了。

开玩笑,分公司是什么地方,如果他到了份公司,那可就真是想回来就难了。

“还敢有下次,以后少说话,多做点事。”曲天勋白了他一眼,然后直接走进了他的专属电梯。

“还有,你少在江轩儿面前多嘴,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自己好好想想。”曲天勋说完按了电梯的楼层,电梯门也关上。

离开公司,江轩儿并没有着急的赶往医院,她先拿出手机给江母打电话,提前跟她说一声她会晚点过去。

挂了电话,江轩儿去繁华街段去找兼职工作。

以前,她也有做过兼职的,回来因为要照顾江母的原因,使她没有好好留住那份兼职。

今天,江轩儿希望自己能够顺利的找到兼职工作,不管做什么工作,多累,只要有钱,她都愿意做。

江轩儿找了好家餐厅的工作,她把她的情况跟餐厅老板说了之后,人家老板根本就不愿意用她。说她事儿太多了,会耽误他的时间的,江轩儿都跟老板保证过了,可人家就是不愿意松口。

江轩儿转身离开了餐厅,外面的太阳快要落山了,夕阳无限好,可江轩儿却不好。

她该怎么办?明天交不上住院费和医药费,医院对她们已经很仁慈了,每次的拖欠的费用也给她们少了不少的啦!

这时,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江轩儿无力的从包里掏出手机。

是丁静的电话,江轩儿想也没想的接了起来。

“喂!丁静!”自从酒会分别后,这是她们第一次通电话。

“什么?真的吗?你在哪儿,我过去找你……不过我要先去一趟医院,跟我妈说一声,不然她会担心的,嗯……”江轩儿挂了电话,然后匆匆的拦了一辆出租车去了医院。

江轩儿在医院外面买了饭打包带去了医院,她知道,妈妈天天吃医院里的饭菜,肯定会吃腻的,今天就让她换换口味。

来到病房,江母坐在病床上拿着他们一家三口的照片看。江轩儿知道,妈妈她是在想爸爸了,虽然爸爸已经去世很久,但妈妈却一直无法接受,也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如果不是因为爸爸的离开,妈妈的病也不会不断恶化的。

其实江轩儿也很想爸爸,以前爸爸妈妈围在她的身边,那个时候的她多幸福啊!现在,她再也不会有被人捧在手心里疼的感觉了。

尽管现在还有妈妈陪在她的身边,但是医生的话就像警钟一样,无时不刻的在提醒着她。江轩儿很害怕妈妈也会离她而去,如果连妈妈也不在了,那她一个人该怎么办?想着,想着,眼泪不自觉的流了出来,但想到自己的情绪会影响到妈妈,她很快的把眼泪擦干。

她不能哭,她不能让妈妈看到她伤心难过的样子,她要在妈妈面前表现出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妈,你在看什么呢?”江轩儿笑着走到江母的身边,低声问着。

“没,没什么……”江母听到女儿的声音,赶紧把照片收了起来,侧身偷偷的抹掉了脸上的泪水。其实,她的这一系列的动作,都被江轩儿尽收眼底了,只是她既然不愿自己看到,那自己就假装看不到吧。

“妈,今天给你换换口味,医院里的饭菜让你都吃腻了吧?”江轩儿拉过病床上的小桌子,把打包的饭菜拿了出来。

“你看,你又乱花钱了是不是,医院里的饭菜挺好吃的,以后不要再去外面买着吃了。”江母看到这些菜,知道不便宜。

现在她们哪里还有多余的钱吃这么好的饭菜啊!女儿一个人工作很辛苦,江母想着能省一点是一点,她不想女儿那么累,她只怪自己得坏了病。如果不是她的病,她的宝贝女儿也不用那么拼命的工作了。

“妈,没有,我这不是发工资了?想着发工资了总要吃顿好的吧!”江轩儿知道妈妈又在担心她的钱不够用了。

“轩儿,把你爸爸送我的那条项链拿去卖了吧!”那条项链是江父送给江母的定情信物的,现在江轩儿的爸爸不在了,留着还有什么意义,看到项链只会让她更伤心,卖了还能换不少的钱,她们的日子也会好过一些。

她是真的不想看到女儿那么的辛苦,以前在家里什么都不会做的大小姐,如今什么都学会了,看着她那纤细嫩白的手明显没有以前那么漂亮了。

“妈,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把那条项链拿去卖的,妈,今晚我有事情,可能要晚些来医院,你有什么事情记得按床铃找护士。”那天项链是妈妈的最爱,就算她再怎么缺钱,她也不会想着拿去卖的。

“轩儿,你晚上还要加班吗?”江母担心的问着。

“嗯!不会加很晚的,你放心,我得先走了,妈,你要把这些都吃完。”

丁静让她早点过去找她,时间也快来不及了,她没时间跟江母多说,拿着包就走了。

“哎!你还没有……”吃饭,江母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看不到江轩儿的人影了。

江轩儿出了医院的门,直接拦了一辆车去了丁静说的那个地方。

丁静给她介绍了一份工作,说她的同事临时有事请假走了,一时找不到人顶替,她就想到了江轩儿。正好她还缺钱,虽然在酒吧工作名声不好听,但是又不是要她天天在酒吧上班,就今天顶个班而已,江轩儿觉得没什么问题就答应了下来。

来到一个叫漫月的酒吧门口,江轩儿给丁静打电话,让她出来接一下她。

挂了电话,江轩儿站在酒吧门口等着丁静出来,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沦落到要到酒吧上班这个地步。以前,家里没有落魄的时候,江轩儿也会跟朋友偶尔去酒吧玩玩的。

在酒吧里工作的女孩,很多都会遭遇咸猪手的,想到这些,江轩儿有些退缩了。她开始后悔答应丁静接这份兼职了,想到妈妈的病,还有住院费,江轩儿很快打消了要临阵脱逃的想法。

就这一次,她应该没有那么倒霉的,她的运气不至于那么差。江轩儿在心里给自己加油打气。

漫月,z市有名的娱乐场所,城中很多公子哥,富家女都喜欢来这里玩。

如果运气好的话,一晚上的小费都能有几千上万的,当然,如果你愿意付出更多的话,那得到的回报自然也会更多……这家娱乐会所江轩儿来玩过一次,里面有住的,有玩的,还有酒吧,总之,里面有很多好玩的。

“丁静,我在这儿。”丁静出来没有看到江轩儿的人,四处找了找,江轩儿站在酒吧旁边的一个角落里,看到丁静出来,马上向她走了过去。

“轩儿,你想好了?来这里工作可能会遇上危险的,你应该知道的。”丁静还是会尊重她的意见的,只要她后悔了,她立马找其他人顶替。

丁静也是看在江轩儿需要钱,才会找上她的,只有在这里工作,钱来得快,而且又多。“

丁静,我知道,但是她想试一试。”江轩儿最终还是决定接这份活儿。

“既然你想好了,那就跟我进去吧!”丁静领着江轩儿一起进了会所。一路上,丁静把她这里的工作经验都跟江轩儿简单的讲了一下。

有丁静在,江轩儿到也没有那么担心害怕了,有什么事情她还可以找她。江轩儿从丁静口中得知她在这会所工作了有一段时间,她也是因为钱才会选择来这里上班的。

她们俩个同病相怜,都是被生活所迫。

丁静告诉江轩儿,说她有时一天可以拿个上万的小费,听到这么多,江轩儿有点吓呆了。江轩儿有些不相信的看着丁静,眼里更多的是怀疑,一天拿这么多钱,这钱肯定也不会那么容易拿到手的,总要付出点代价的。

“你放心,我没有出卖自己的身体,我的钱拿得很干净。”丁静从江轩儿的眼里看出了她心里所想的。她是不是把她当成了酒吧里那些小姐了,不然怎么会用这种眼神看自己。

“丁静,我没有,我只是在想这里的小费竟然比那些公司的工资还要多。”江轩儿的心有些动了,她希望今晚能够拿到那么多钱,这样明天的医药费和住院费都不用愁了。

“我带你去找领班,我跟她说一下让你只负责给客人送酒水和果盘,你看行不行……”

“嗯!我先试试吧!”江轩儿不确定自己行不行,她怕会遇上那些猥琐的人。

“你如果觉得没什么问题的话,那我们现在就去找领班的,让她安排你工作?”丁静怕江轩儿做不来。

“没问题的,我们走吧!”来都来了,没有理由再反悔了,江轩儿找了几家做兼职的,人家根本就不用她,他们都宁愿用那些大学生。

丁静把江轩儿带到了领班那里,然后跟领班打了招呼,拿了一套新的工作服换上直接开始工作。第一次做这种工作,江轩儿有些紧张,在这里不知道会不会遇上熟人。万一要是碰到了她以前的那些落井下石的朋友,那该有多尴尬,指不定会怎么笑话她的。

“轩儿,加油,为了你妈妈,没什么做不了的。我们一起加油吧!”丁静知道江轩儿有些紧张。就像她第一次来这里工作是一样的,这种地方,鱼龙混杂的,难免会碰到一俩个猥琐的人。

“嗯!我们一起加油。”江轩儿也在心里为自己加油打气。她决定,如果今晚干得好的话,江轩儿就留在这儿做兼职。

换好了工作服,江轩儿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在这灯红酒绿的酒吧里工作,要是不想被卡油,就得放机灵些。江轩儿这个人虽然不是很聪明的一个人,但她也不傻,如果遇上这样的事情,她想她应该能够预防的。

“准备吗?”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妈妈,江轩儿也不会接受这样的工作的,这点丁静倒是知道的。

“嗯!”江轩儿底气不足的点点头。

漫月

这个时间段已经陆陆续续的有客人来了,相信再过半个小时,这里又会变成z市最纵情声色的地方之一!

丁静让江轩儿跟着一起工作,刚来还不熟悉的江轩儿有丁静在一旁带领着,慢慢地,她也适应了很多。

第一天上班,江轩儿还很幸运,没有遇上那些难缠的客人。今天,她只负责给客人送酒水和果盘,好在她的客人都是一些女生,看起来好像都是一些学生,所以她才那么的走运的。

这场工作要进行到凌晨,江母睡了一觉醒来,发现江轩儿还没有回来,一个女孩子这么晚了还在外面,她很担心。拿出手机给江轩儿打电话,正在工作的江轩儿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把果盘送进了包间之后出来,手机还一直在响着,她拿出手机,是妈妈的来电显示。江轩儿有些慌了,这里面这么嘈杂,要是接了电话,妈妈一定会怀疑她并没有在公司加班的。不接的话,已经这么晚了,她还没有回去,那她会担心得睡不着的。

找了一个毕较安静一点的地方,江轩儿这才接起了电话。

“喂!妈,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有睡啊!”江轩儿捂着电话筒,尽量让妈妈听不到嘈杂的声音。

“我睡了一觉醒来,看到你还没有回来,都这么晚了,你还在公司加班吗?”江母担心的问着。

“妈,我下班有一会儿了,同事让我陪她一起吃个宵夜再回去,妈你先睡吧!我吃完了就回去,别担心我。”从来都不撒谎的江轩儿现在竟然也学会了撒谎,但她这也是善意的谎言。

“嗯!那你尽量早点回来,一个女孩子这么晚在外面会有危险的。”江母再三叮嘱着。

“我知道了,妈,那就这样,我先挂了……”挂了电话的江轩儿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好在妈妈没有听出什么出来,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该找个什么理由来搪塞妈妈。

江轩儿把手机装进了口袋里,马上就要下班了,她才口袋里拿出客人给的小费数了数,还挺多的。

明天的住院费有着落了,虽然还差点,但是最起码还可以先垫上,不够的她还有时间再想办法。丁静说的对,只有在这里工作,钱才会赚得多,来得快。就凭她这一晚收的小费就知道了,刚开始她还有些不相信丁静说的话,原来这是真的。

江轩儿把钱塞进口袋里,然后转身去了一趟洗手间。“哎!你今晚赚了多少。”

“不多,小一万左右吧!”

“什么,怎么那么多。”刚准备要走的江轩儿听到了丁静的俩个同事的对话,她们一晚上就赚了那么多。

一万还不叫多吗?

“今天走运,他们叫的都是这里面最贵的酒。”

“我就没有你运气那么好了,我今晚赚得有些少,马上就要下班,今晚是没希望了。”

下一篇:小雪被房东玩的好爽 为什么晚上脱了内衣胸一按有点疼
上一篇:狗狗卡在我里面多久能拉出来 在家里什么东西能代替舌头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