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被房东玩的好爽 为什么晚上脱了内衣胸一按有点疼

康康 2022-09-01

还有些时间,我们赶紧工作吧!说不定还有希望呢!就算今天没有赚成,不是还有明天吗?”

俩个人走出了洗手间之后,江轩儿这才出来,她站在洗手台洗手,别人赚那么多,而自己却赚那么少。刚刚她还以为自己赚得挺多的,但是现在看来,跟她们无法相比。

江轩儿把那俩个人的谈话都听了进去,她记得丁静跟她说过,在酒吧里,推销那些名贵的酒能赚很多的。

洗完了手,江轩儿把手烘干,然后也去工作了。她也想在快要下班的这点时间里能多赚一些。

反正现在已经没事做了,客人已经走个差不多了,也只有那么寥寥无几的几个人,江轩儿坐在吧台内等着丁静,想跟她一起下班。

今天的她的确有些累了,白天在集团上班,晚上又继续来酒吧上班,她一下子也没有休息。江轩儿趴在吧台想休息一会儿,回家睡不了几个小时她又得早早地起来。

刚趴下,便看到丁静已经换好了衣服朝着她这边走了过来。江轩儿见丁静出来,她也从吧台的椅子上站了起来。

丁静看得出江轩儿很累了,毕竟她白天上了班,晚上又在这里工作到这么晚。她一连工作了十几个小时了,换谁都会累的,不像她,她白天休息,晚上才来酒吧上班。

“轩儿,是不是很累。”丁静关心的问着。

“还好,我们是不是可以下班了。”虽然累,但是江轩儿也没有抱怨。

“嗯,可以下班了,喏,这是你今天顶班的工资。”丁静从包里拿出了一个信封,里面装着江轩儿这一晚上的工资。

江轩儿接了过来,拿出来看了看,“这么多……”

“你是不是傻啊!多还不好吗?刚刚经理给我的时候跟我说,觉得你做事还不错,所以就多给了点。”经理的话,丁静只说了一半,还有一半她没有跟江轩儿讲。

经理让江轩儿能够到这里来长期工作,她说她长得这么漂亮,一定能够给他带来很多的生意来的。老板的意思,丁静清楚得很,但是她是不会让江轩儿来这里工作的,毕竟在这里都会遇到一些手脚不干净的人。

丁静她这也是真心实意的把江轩儿当成朋友,才会替她着想的,因为她觉得她这个朋友值得她交。

“是吗?那真是太谢谢经理了。”有了今天的小费,再加上刚刚领到的工资,差不多了。

“走吧!我们回家。”丁静拉着江轩儿往外走。

这时,经理看到她们要走,上前拦住她们的去路。

“丁静,你跟你朋友说了没有。”经理满脸皱褶,笑呵呵的看着她们。

“经理,时间不早了,我们要回去了。”丁静拉着江轩儿从经理的身边走过。

江轩儿也些听不懂她们说的话,经理让丁静跟自己说什么,为什么丁静没有跟她说?

“别急着走啊!江小姐,是这样的,我们这儿缺人……”经理懒得跟丁静废话,想直接跟江轩儿说明他的意思。

“经理,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朋友有工作,而且还是一家大型企业,她不需要这份工作。”丁静打断了经理的话。

江轩儿听出了他们话里的意思,经理是想让她长期在这里工作,她觉得应该是这个意思?

“江小姐,你是个聪明人,你应该听得懂我们说的话吧!”经理依然一脸笑嘻嘻的样子。

“经理,丁静说得没有错,我有工作的。”她不明白丁静为什么要跟经理那样说话,而且她的态度也不好。

经理只不过是让她来这里工作而已,又没有让她干违法的事情,至于这么生气么?不过,丁静这也是为她好,这点江轩儿是知道的。

“不过,经理,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丁静听到她的话,拉着她直接走人。就这样,丁静把江轩儿拉出了会所门口才把她放开。

“丁静,你怎么了,你为什么不让我在那上班。”江轩儿有些搞不懂她了。这里的工作是她介绍给她的,现在又不想让她继续再这里工作,为什么呢?江轩儿想不出是因为什么?

“你知不知道经理让你在这里做什么样的工作?”她连情况都没有搞清楚就想答应经理,人家把她卖了也不知道。江轩儿摇摇头,在这里上班不就是当服务生的吗?还能有什么?

“经理说你人长得这么漂亮,让你在他这里工作可以给他带来更多的生意,知道这话的意思了?”丁静把经理的原话讲给了江轩儿听。

江轩儿也听出来经理话的意思了?什么叫她长得漂亮可以给他带来很多生意,这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意思就是说让她做这里的小姐。

她再怎么缺钱,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她还不至于轮落到为了钱,出卖自己的身体来换取更多的钱。

“你们经理把我当成什么样的人了?”江轩儿有些生气了。

不过,在这里上班钱确实多很多,江轩儿想要跟着丁静继续做下去,但是,她不会做经理说的那种工作的。

“丁静,你能不能给你们经理说一声,我晚上去酒吧卖酒啊!今天我在洗手间里听到你的同事说卖酒拿的钱更多。”今晚赚了这么多钱,江轩儿还想以后能赚更多,她想要让妈妈过好一点的日子。

“卖酒是要承担风险的,一旦酒要是不小心摔了,那酒可得要自己赔的。”

“我知道,我小心点就是了,只有这钱来得快一些,我妈妈的病,我随时都要准备钱的。”妈妈的病不是一丁点钱就能够打发的,明天的医药费是够了,但是以后花钱的地方很多,她得一点点赞起来。

江轩儿每个月的工资都不够用,一大部分的钱都是花在了医院里,她跟江母平时很节省,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的。

丁静也知道她这是被逼得没有办法,才会想着继续在这里工作下去的,但是,她如果这样日夜工作的话,身体怎么可能吃得消啊?

“轩儿,你要知道,你如果决定要在这里工作的话,你一天工作下来就是十几个小时,晚上还要回医院照顾你妈,你受得了吗?”

就算是铁打的人,这样长期下去也会受不了的,更何况是她那样小身板的人。

可江轩却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只要是能够让妈妈过的更好,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丁静看着这样的江轩忍不住有一些心疼,“可是,轩儿你这样的话会。。。。。。”

“哎呀好了,我们快回去吧,这件事就说定了!”江轩还没等丁静把话说完就直接打断,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丁静只好顺从江轩的话,犟了一下眉头,在她心中早就已经把江轩当成了好朋友,好朋友有难当然要帮,扬起嘴角勾勒出一抹甜味的笑容。

把双手放在江轩的胳膊上,江轩害怕母亲会担心就随便找了一个理由先离开,叫了一个出租车准备回家,坐在后座上脑海中一直回荡着丁静和经理的话。

什么叫看你长的漂亮会为酒吧带来生意,在这些人的眼中自己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吗?

不过也难怪,已经沦落到这种地步了还怕别人再说什么吗?江轩眼中闪过一丝黯然,摇摇头想要把这件事情从自己的脑海中甩出去,可是它就像是一贴狗皮膏药一样。

让江轩没有一点办法,突然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眼皮酸涩使她想马上闭上眼睛,江轩想要把这种感觉压下去。

命运又在跟她开玩笑。

司机从后镜中看出江轩的异样,焦急的询问江轩的情况,要是在他车里出什么事情可是他负责不起的,“姑娘,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姑娘。。。。。。”

把车靠边停了下来,江轩紧皱着眉头,刚想要张口就昏了过去,其实她不想让司机把她送回家,如果妈妈看见江轩这个样子肯定会担心的不得了。

她的病情加重了江轩不会原谅自己的,司机的心里更加的恐惧,迅速下车打开后车门,把手放在江轩的胳膊上轻轻的摇晃了两下,“姑娘,姑娘你醒醒啊。。。。。。”

叫了几分钟江轩还是没有一点睁眼的迹象,司机抬起头看了一眼江轩的脸颊,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江轩长的那么漂亮。

白嫩细腻的肌肤似乎吹弹可破,在微弱的亮光下睫毛就像是一把小刷子一样,纤长浓密,高挺的鼻梁下还有一张樱桃小嘴。

让司机的心里感觉痒痒的,有一种想要把江轩霸占的欲望,双手向江轩的脸颊抹去,只剩下一拳的距离停了下来,景诚啊景诚,亏你还是一个大小伙子,怎么能够做出这种事情?

把手收了回来狠狠的给自己一个耳光,还是先去医院吧!

走下车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江轩,关上车门,坐到主驾驶的位置赶往医院,因为是景诚所有对这一片还是比较熟悉的,不远处有一家医院,就去那里吧。

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车子已经停在了医院门口,景诚走到江轩的旁边点了点头,“对不起啊,事出紧急我不是故意碰你的。”

说完把江轩揽腰抱起,大步跑去医院,因为是晚上所以病人并没有那么多,护士小姐姐帮助景诚把江轩放到了病床上。

“先生您先稍等一下,白医生马上就到。”护士低下头看了一眼江轩,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不由的也跟这着急了起来。

景诚焦急的徘徊在病床旁边,难道自己的一世英名就要毁在这里了吗?就跑了一趟车不会把我抓到警察局吧?

病房的门被打开,一位穿着白色衣服的医生走了进来,因为被口罩挡住只能够看见眼睛,应该是个三十几岁的男医生,护士看见了他仿佛像是看见了救星一样。

走到他的身边告诉江轩现在的情况,“白医生,现在这个病人还在昏迷状态中,而且体温也有一些偏高。”

白医生给她的回应却只有点点头,走到江轩的病床边看了一下,伸出右手撑开江轩的眼睛,又把听诊器放到江轩心脏的位置听了一下。

“医生她怎么样了?”景诚有些不相信的看了一眼白医生,脸上一本正经私底下谁知道他什么样啊,不知道为什么一看见这个白医生心里就很是不舒服,很有一种想要把他的口罩摘下来的冲动。

为了江轩景诚还是忍了下来,白医生摘下自己的口罩,目光中带着一丝丝的不屑,“她是你女朋友吗,也不知道好好照顾。劳累过度,而且现在还有一些发烧,必须得休息两天。”

抬起头刚刚和景诚对视,看见他的脸白医生愣了一下,竟然和自己有七八分相似,这也太有些巧合了吧,景诚点了点头坐在江轩的床边。

护士被两个人弄得更是一头雾水,感情这两个人并不认识,不认识能长那么像也是缘分了,给江轩打上点滴后两个人离开病房。

景诚看见白医生的脸有些抵触,和自己长的那么像,不会像电视剧里那么狗血的剧情吧,白医生难不成还是他的哥哥?

就算是哥哥不应该是亲近的感觉吗,这件事在景诚的心中久久不能散去,一直到外面的天色亮了起来,江轩慢慢挣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惊恐的坐了起来,手臂不小心碰到了景诚的身上,才发现房间里还有一个人,江轩的额头还是很痛,就像是有针扎一样,把双手拇指放在太阳穴的位置上,想要通过这种仿佛来缓轻疼痛。

“你怎么了,没事吧?”难道昨天坐车还坐傻了不成,把手背搭在江轩的额头上碰了一下,额头已经没有那么烧了,怎么还是这个样子?

昨天的画面传送到江轩的脑袋里,自己在出租车上晕倒了,面前这个男人就是那个出租车司机,那这里该不会是医院吧!?那岂不是一夜没有去看妈妈,那妈妈还不担心死。

掀开自己的被子跳了下来,看了一眼四周好像在寻找些什么,景诚上下看了一眼江轩,“美女,你在找什么啊?”

“我的包包你见了吗?黑色的。”江轩也不在遮掩,既然能把自己送医院肯定也不是坏人,那里面可是装着妈妈治病的钱,不管怎么样是一定不能丢的!

看江轩很焦急的样子肯定对她很重要,景诚也不在拐弯抹角,“好像是在我车上,要不然我去给你拿?”

“我跟你一块下去,我把钱给你我还要去上班。”说完就向前跨去,到底是什么支撑着这个女人可以这么拼命,让景诚对江轩忍不住有一些好奇。

自己的身体已经累成了这个样子还要去工作,换作自己恐怕早就在家休息了,不管怎么样她今天都不能出去,景诚走到江轩的面前伸出胳膊把她拦了下来,“喂,你已经累成了这个样子你还去上班啊,医生说让你好好休息!”

“我没事!”一把推开景诚走出门外,没想到柔柔弱弱的小女子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让景诚有一些意想不到,“喂,你的身体真的会撑不下去的,你休息一下好不好?”

妈妈还在等着看病,那有那么多时间休息,因为自己又要花不少的钱,让江轩的心里升出一阵自责,自己的身体怎么能够这么不争气呢?

低下头大步向医院门口走去,现在手机又不在自己的身上,根本就不知道现在是几点钟,如果迟到的话恐怕自己又要丢掉工作了。

出了医院的大门才发现阳光已经这么毒辣了,江轩用手遮挡了一下太阳,转身回过来头看着景诚,“你带手机了吗?”

景诚点点头,抬起头看了一眼天空中的太阳,现在还想去上班,不怕被炒鱿鱼的话就去,不过不去的话更会被炒,她还真的是两难呢。

扬起嘴角不厚道的笑了起来,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按了一下按钮打开屏幕,11:20,犹如晴天霹雳一样,正劈中江轩的头顶。

怎么会这样,晚上不但没有看母亲现在工作也丢了,也不能把全部的希望仅靠在酒吧卖酒吧,现在江轩的心里像是万条蚂蚁在啃食着她的心一样。

景诚看着江轩的样子跟着失落了起来,向前走两步站到江轩的旁边,伸出手臂搭在江轩的肩膀上,“喂,你叫什么名字啊,不如跟着我去干吧?”

江轩不耐烦的打掉景诚的手臂,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怎么跟着他干,难不成也学他开车啊?

学他开车怎么不行,关键是自己没有车,而且根本也不会开车,景诚像是看出了江轩心里的想法,大步向自己车的位置跨去,江轩跟在身后。

打开车门景诚直接坐在主驾驶的位置上,不知道从那摸出来一个墨镜带在眼睛上,活像一个地痞流氓小混混,回头看着江轩,“妞,不如跟着我干吧,我可以让你吃香的喝辣的不用那么累。”

江轩没有心情和他玩这些,从包包里掏出几百块钱放在后车座上,看了一眼景诚准备下车,手还没有碰到车门车子就动了起来。

“停车,我要下车,停车……”真是越看他越想是一个无赖,昨天救自己肯定没那么单纯,谁自己他心里打的什么鬼主意。

景诚像是没有听见一样,车子完全没有一点要停的打算,看着车镜中的女人还真是有一些可爱,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小白兔,想要逃窜却不知道该要逃到哪里。

让他的心里更想要挑逗一下她,“我姓景叫景诚,我救了你一命你是不是得告诉我你叫什么啊?”

“无赖你快停车。”江轩的手向他的身上打去,却被景诚完美躲开,真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干什么,既然硬了不行那就来软的,只要他能放过自己,江轩继续补充道,“你停车我告诉你我叫什么。”

景诚看了一眼头顶的小镜子,像是没有听见一样继续向前行驶,一直过了半个小时的时候才在一家咖啡馆停了下来,江轩想要逃走却被他拉住胳膊走下车。

江轩的心里更加害怕,这难不成就是被人绑架了吗,电视中那些被绑架的场景出现在江轩的脑子里,卖到遥远的山里,或者撕票……

越想越觉得害怕,看了看景诚的背景,伸出左脚狠狠的踢在他的腿上,景诚吃痛却还是没有一丝松懈,扭过头看着江轩,脸上没有带一丝的表情,“你还想找工作吗?”

“你带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找工作?”这是江轩万万没有想到的,一个陌生人先是送她去医院,然后又帮她找工作,即使这样江轩的心里还是有一点警惕。

毕竟人心叵测,社会现在那么乱怎么能够不防着点呢?

还没等景诚说话一位穿黑色西装的男人走了出来,好像和景诚认识,轻轻的拍了拍景诚的肩膀,“来了怎么不进去,你可是很久没来我这里了!”

男人长的很精致,甚至比女人都要漂亮,但是很不自然让人一眼都能看出来是整过容的,不由的让江轩有一些抵触。

景诚看见他立马扯开了笑脸,把胳膊搭在他的肩膀上用另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胸脯,“这是我朋友,迪西,你以后就跟着他干吧!”随后又把头扭过去看着迪西,“怎么样迪西,如果可以的话她的工资你给她日结好了。”

迪西上下打量了一下江轩,露出一副很嫌弃的眼神,却因为景诚在立马收了回去,走到江轩的身边用食指勾了勾她的下巴却被江轩儿拍了下来。

让迪西更加的不满意,“长的是挺漂亮的,可是能不能化化妆啊,化化妆是可以为自己的颜值挣分的,而且还那么凶……”

最后几个字故意说的很小声,江轩听见他的话心里更是不愿意待在这个地方,但是听景诚说工资可以日结这无疑是对江轩最好的帮助,只能够先在这里忍耐一段时间。

等到江母的病情能够好一些了再离开也行,景诚白了一眼迪西,轻轻的拍了拍江轩离开这个地方,迪西白了一眼江轩走进咖啡厅里,让江轩一时间不知道干什么才好。

可能是他不愿意让自己待在这里吧。

虽然有一些遗憾却还是准备离开,刚转过身子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厌恶的声音,“既然景诚都说了,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啊?”

下一篇:疏通妈妈的下水道视频 人妻在卧室被老板疯狂进入
上一篇:坐在他嘴上帮我添 女市长岳女叠在一起双飞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