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 这是在公交车上有人 夹得好紧…爽死我了

康康 2021-11-04

   陆曦说她正在办理转岗,所以有好几天的假期,当然要来陪着了。

    荆小强只能内心哀嚎,什么时候才能跟学姐得偿所愿啊!

    他被这一把把火烧得都不讲究了,绿不绿茶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放松下,对吧。

    不过,陆曦也的确是方便了工作。

    起码荆小强的健身餐都有了。

    陪着成叔等几位在酒店吃过早餐,直接开车去服装厂,这就等于是自带模特上门。

    本来就是看看打版的效果,荆小强都强调过,这批制服一定要在面料和版型上取胜,杜绝以前空姐制服那种松垮垮的大妈感觉。

    那必然涉及到大量的现场改动,上回那运动内衣都改了不少。

    要是有个模特现场比划,肯定方便很多。

    况且陆曦还有最标准的气质动作跟全套工作流程。

    空姐有很多大幅度动作,需要制服保证不走样不走光,还要保持风度跟职业气质。

    两家的打版师傅跟几套样品集中到一起来,轮流给陆曦穿着立刻就能显出水平高下来。

    都是拿的荆小强同一套手绘图。

    但想想84年国内才有第一场服装表演,皮尔卡丹更是进入国内第一家国际名牌,金利来刚开始攻城掠寨。

    所以国内服装产业也才刚刚起步。

    有设计师的那家的确要消化得好点。

    荆小强像个大爷似的坐远远看,领、肩、腰、摆各个部位细节是不是达到他想要的挺刮、线条、服帖,这下一目了然。

    陆曦更开心得要命!

    全程都用职业素养来压住激动兴奋。

    能和爱人一起创造这样的成果,这是多浪漫的事情啊。

    而且算是她自己争取的幸福吧。

    成叔负责拿那台尼康相机在旁边拍照,分别拍了不少,就是不把陆曦和荆小强同框。

    几个小时忙活下来,基本上就确定有设计师这家来负责外包,另一家不用再忙活了。

    但荆小强没那么多商人的杀伐果断,把自己刚画的大衣款给这家:“不跟人比,如果再做不好,那就没办法了。”

    厂家承诺回去拼命也要在几天内把这件大衣给打版出来,那位设计师都帮着整理了下样版图要点。

    于是这家千恩万谢的把中午这顿给抢下来,大家还一起分享了荆小强的健身餐理念。

    忙到下午三点陆曦才拿走了一套说是给公司做测试。

    其实是荆小强看她喜欢舍不得,找个借口而已,约了这家公司明天又一起去航空公司那边做展示。

    所以说他这学生课堂怎么不缺席嘛,成天这么多事儿。

    这边这家公司兴高采烈的很想把晚餐给约上,荆小强还要去那位酒店认识的让皮埃尔先生办公室聊聊,就明天再约。

    陆曦很有姿态的跟各位告别,显着荆小强多有地位似的。

    当然成叔非得跟陆曦抢副驾驶座也是够了。

    估计愈发觉得荆小强在远离女婿这个岗位,还想挽救下。

    陆曦很无奈的把座位让给乘客,但坐在后面开心的各种欣赏新制服,恨不得立刻换上当时装,荆小强设计的嘛。

    成叔则跟荆小强聊这种拼缝的活儿,如何掌握好上下家之间的关系,又要怎么才能显得这牵线的重要性。

    哪怕不求过手赚钱,也要把江湖地位保持住。

    倾囊传授了。

    荆小强不认真:“抓住这点机会,赚点钱买房养老就够了,讲什么地位嘛,下周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跑趟内衣厂,白相白相?”

    其实他对目前的生活就已经很满意了。

    除了妹子们太纯情,非得走心,其他的目标不过都是时间问题。

    成叔果然跟他臭味相投,一听就知道要去玩什么,立刻把老丈人的责任抛在脑后,连连说好。

    陆曦肯定听不懂两个老蛇皮的暗号,她也没那么精明。

    但沉稳大气,走进颇有欧风建筑的办公楼群里面,也不会觉得自己身上穿着简单朴素就局促。

    这就是见过场面,还有家庭影响的结果。

    成叔那就更沉稳了,给荆小强介绍这里是以前的银行大楼现在属于哪个部门拿出来对外招商,谁设计的又是哪家掏钱,过去几十年还有什么历史,如数家珍。

    唯独陆曦跟在男人身后,总忍不住要去帮荆小强把衣服整理下,像个老妈子。

    这让荆小强穿行在人来人往的中外人士中间,非常显眼。

    其实成叔已经给荆小强梳理得很清楚了:“你现在啥都不用,单凭你的外语,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怎么学的,非常地道的俚语、口音、日常交流,就已经能在沪海滩找金饭碗了,很多外商进来连翻译都不够用,翻译学院各种出来的水平都达不到你这样的熟悉程度。”

    他自己有点洋泾浜,陆曦则煞有其事的点头,她也就是个日常接待英语的塑料水平。

    等看见荆小强走进人家办公室,英语为主,法语日常切换,还能时不时冒几句西班牙语、德语开玩笑,能不崇拜嘛。

    在门口荆小强就看见让.埃尔先生的办公室似乎是一家商业贸易公司。

    谁知道坐下来一聊,这是法兰西时尚产业的远东办事处,一大堆他们代理的正儿八经国际名牌。

    这时候还不能说叫奢侈品牌,如同一大群鳄鱼游弋在黄浦江入海口上,不知道该怎么进入国内市场。

    平时跟他们接触的各种牛皮哄哄人物多极了,但也没搞出什么立竿见影的场面来。

    目前国内最红的舶来品,堡狮龙的运动鞋,金利来的领带,观奇洋服的西装,就让国人以为是国际顶级品牌了。

    殊不知这些全都是HK商人,假冒欧美名牌的套路。

    赚得那叫一个钵满盆满,真正的欧美名牌眼红得不行。

    难得遇见个年轻有为的化妆师、服装师,外语这么熟练交流,又熟悉本国市场的局外人,很想听听荆小强的意见。

    嗯,转换下角色,当我们想去开拓亚非拉国家,遇见个汉语很溜甚至有平京口音的当地人,是不是就很想聊聊,而不是只听那些挥舞着钞票跟批文的达官贵人忽悠。

    来的都不是傻子。

    但荆小强这方面是个傻子。

    他不是个精明的商人,上一世他就不是,那帮冤死的老伙计也不是。

    你看他自己手握运动内衣、进口化妆品两大神兵利器,现在也没搞出开天辟地的大场面来。

    况且,听皮埃尔先生解释介绍之后,荆小强内心第一反应就是,我凭什么帮你赚国人的钱,那我不就成二鬼子,洋买办了?

    这会儿国内穷得要命,不把钱拿去发展科技振兴工业,买锤子个花里胡哨的名牌消费品。

    连他那化妆品都只针对几个很需要的专业团体,根本没想过朝普通消费者扩散。

    但来都来了,聊聊也没坏处。

    而且人家很热情的小点心、咖啡、甚至雪茄招待,就是个下午茶的感觉。

    看陆曦很喜欢,坐得很端正的在享用,荆小强就随口回应:“没错,你说的各方面需求旺盛肯定没错,市场巨大,但是没钱啊,你知道现在普通人每个月才三五十美元的收入,你卖什么名牌产品?平京肯定有人能消费得起,但哪怕加上各省会也是极少数,你打广告的投入估计都收不回来,全国人民看见你是好东西,大名牌也没钱买啊。”

    皮埃尔先生心不甘,说看见这么大的市场,却没法产生效益,哪怕他们是指针对尊崇人群的高级货也打不开知名度。

    但荆小强说的跟他接触那些人确实大不同,那些人基本上都是各种忽悠,来投资来开店开餐厅:“最早进入的皮尔卡丹,就是收购了平京一家餐厅做西餐分店,效益甚至比卖服装好,可LV来开餐厅?迪奥卖什么菜品?轩尼诗倒是沾点边,可培养喝洋酒的习惯也太久远了吧,再这样下去,我都怀疑这个办事处存在的必要性……”

    陆曦明显是个不懂法语的,认真吃饼干喝咖啡,成叔拿着相机到雕花露台上创作去了,貌似有群模特在后花园忙碌。

    荆小强笑而不语,跟陆曦对上眼,这姑娘还马上用眼神询问,你吃不,好吃极了!

    其实就是用了动物奶油的曲奇饼干,国内还一水儿的植物奶油呢。

    有点忍俊不禁:“你这LV牌的饼干真那么好吃……”

    因为饼干上压模了LV等国际名牌的LOGO,可能是为了彰显自家品牌地位吧。

    荆小强却忽然灵机一动,LV的包包卖不出去,LV 的饼干却没准儿真能卖。

    不都用过阿迪达斯的香水,LV的潮牌吗。

    这叫跨界,这年头还没有这个意识吧。

    人家递过来的是西瓜,荆小强捡的却是芝麻。
下一篇:没做过的女孩子是什么样的 朋友夫妻来我家住在一起了
上一篇:被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爽爽18 一次接五个客人B肿了吗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