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我想和你在车里做 车子一晃一晃让我进入

康康 2021-12-01

    匆匆赶来的师晴雪没想到,堂姐招收的上门夫婿竟然是她先前撞到过的帅气青年。

    这个世界,也太小了点。

    与此同时,许仁山也看到了这个曾有一面之缘的黑丝宾利美女。

    没想到,两人这么快就见面了,缘分呐。

    对了,对方的名片上好像也姓师,这种不常见的姓氏,加上开宾利的豪气,和美女富豪有关联倒也正常。

    有钱人的圈子,总是不大。

    “小雪,你认识仁山吗?”

    注意到堂妹的表情,师玉璇略微有些诧异地问道,眼里泛起一丝亮光。

    刚才,她确实喝了不少红酒,脸上红晕密布,但是头脑依旧清醒。

    这些年在商场的历练,别的且不说,酒量却是锻炼出了不少。

    若不然,凭借她的容貌身材,想打她主意的人可不少,早就让外人得逞了。

    “见过一面,上次我开车经过余山大酒店门口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他。”

    见堂姐问起,师晴雪连忙解释了一句,免得即将招上门夫婿的堂姐误会。

    不过,她倒是需要提醒下堂姐,这个外貌看着清爽帅气的男人很可能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小心对方背地里搞什么小动作。

    被她撞了还要赶时间去买彩票,师晴雪想不出对方是个正经男子的理由。

    说不得,愿意给堂姐当上门夫婿,纯粹是看中了堂姐的钱。

    只是,这些话不适合在这种地方说。

    反正,堂姐只要能度过父亲和基金理事会的六道关卡,这个上门夫婿人品不正,随时可以将对方扫地出门,合约的期限也只不过到今年年底罢了。

    “哦,合约带了吗?”

    听了堂妹的解释,师玉璇不疑有他,问起了合约的事。

    作为她的法律顾问,师玉璇有关合同方面的事宜都交给了这个堂妹。

    而且堂妹心性正直,和那个堂叔完全相反,一心想帮她拿回基金会的掌控权,师玉璇还是比较放心的。

    “带了。”

    从公文包里拿出两份文件,师晴雪将其中一份递给那个年轻男子的时候,眼神警告地看了看对方。

    她会一直盯着他的,抓到对方的犯错机会,就让堂姐开了对方。

    “”

    感觉到那个黑丝宾利妹子看着自己的眼神有点怪,许仁山猜测对方可能是有些看不起愿意入赘的自己,也就没有在意。

    既然要吃软饭,就要承受相应的别人目光。

    于是乎,许仁山没有管对方的黑丝美腿,而是看向手中并不算薄的合约。

    黑丝,曾经是他前世的最爱,现在却是他走向软饭王的阻碍。

    事关自己年薪千万的软饭王计划,他自然要好好看清楚各项条款。

    很正常的入赘合约,其中很多条都是能在网络上看到的段子,比如不得在合约存续期间违规占有师家财产、不得在外沾花惹草、第一个孩子必须跟师姓、意外分手后不要求分割女方任何财产

    等等,这一条貌似有点问题。

    第十七条,女方可以要求男方进行圆房,早日生下子嗣。在未经女方许可的条件下,男方不得强行要求女方做任何亲密的举动。

    凭什么,凭什么,他是入赘,可不是随叫随到的渣男。

    只允许女的碰男的,不允许男的碰女的,还有没有天理。

    “这第十七条我有点意见。”

    随即,许仁山提出了自己的异议。

    “什么意见?”

    下意识地看了下合约第十七条,师玉璇有些好笑地看着对方,仿佛猜到了点什么。

    “既然未经女方许可的条件下,男方不得强行要求女方做任何亲密的举动。我觉得,本着男女双方平等的原则,女方未经男方许可的条件下,不得强行要求男方做任何亲密的举动。另外,第十八条,不得与任何异性有过多亲密接触,和第七条,不得在外沾花惹草,已经重复了,我觉得没有必要。”

    作为一个男人,许仁山觉得自己必须要得到应有的尊重。

    他是入赘不假,却也是有尊严的。

    若是一开始就签订这种类似城下之盟的不平等条约,那以后在家里有什么地位可言。

    至于第十八条,万一他要出去应酬什么的,找几位为生活辛苦奔波的小妹妹一起唱歌喝酒,那也是纯粹出于同情心,怎么能被如此限制。

    沾花惹草,和不得与任何异性有过多亲密接触,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可以,小雪,这两条按照仁山的要求改。”

    听了对方的要求,师玉璇很是大方地答应下来,继续问了一句:“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暂时没有了。”

    看着20条合约里面后面两条都是关于他的待遇问题,许仁山觉得没有其他意见。

    就连其中合约的临时期限是到今年年底,他也觉得无所谓。

    至少,他能拿到9个月的零花450万,外加500万的年终红包,即便两人最后分道扬镳,也足够他拥有创业的启动资金。

    更何况,那一套杭城市区别墅就价值几千万,也是属于他个人的。

    还有两辆车,都是几百万的财富,足够了。

    做人,要学会知足。

    “那合约放晚饭的时候签,我等下带你去看一下我们住的地方。”

    点了点头,师玉璇说起了接下来的安排。

    一旁的师晴雪看着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得寸进尺的帅气青年,心里忍不住多了几分不好的观感。

    都已经要入赘的人了,装什么清高,还男女平等,呵。

    而偶尔注意着黑丝宾利妹子的许仁山,恰好就看到了对方轻蔑的眼神,心里洒然一笑,没有放在心上。

    给他当老婆的是美女富豪,可不是这位。

    不属于他的黑丝,都不是好黑丝。

    “小李呢?”

    来到门口,没有见到自己的司机,师玉璇疑惑地问了一句。

    “被我叫走了,我来给你们开车。”

    原本的司机被师晴雪喊走了,她亲自来帮忙开车,临上车的时候却被某人叫住。

    “开车最好不要穿高跟鞋。”

    上次被对方撞了的经历记忆犹新,许仁山看着对方脚上的褐色高跟鞋,善意地提醒一句。

    黑丝外加高跟鞋,绝对是大部分男人无法拒绝的组合,但是这黑丝美腿用来开车就不太合适了。

    这是为了他人的生命安全,也是为了他自己的生命安全,他可不想刚重生回来没两天,就重新到地府报到。

    “我没平底鞋换。”

    没想到这位入赘青年如此多事,师晴雪皱眉回了一句,就要转身上车。

    一个入赘的青年而已,顶多就是帅了一点,还真以为自己在师家能有多少地位。

    换做在以前,这入赘夫婿在大户人家的地位,顶多就比长工强一点。
下一篇:宝宝太紧了松一点会断的 告诉我舒服吗我厉不厉害视频
上一篇:大型大巴车最后一排被轮 坐公交车被高C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