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汁满满(h 一女多男的共妻肉辣文

康康 2021-09-16

孩童们天真烂漫,蹦蹦跳跳吵嚷着慕云然陪他们玩闹。

“好,我陪你们玩。”慕云然温柔极了,轻轻揉了揉其中一个小公主的头。“不过你们得再玩一会儿,待会儿姐姐就来。”

慕云然这副模样与在楚景弦面前判若两人,要不是楚景弦亲眼看见,还不知慕云然翻脸能有这么快。

他忽的有些感到挫败。

果不其然,待到几个孩童走开,慕云然收回笑意,冷冷望向楚景弦。

“王爷可还有别的事情?要是没有,我就忙自己的去了。”慕云然轻飘飘的说完,侧身就要绕过楚景弦。

“慢着。”楚景弦冷声喊住慕云然。

慕云然停下脚步,恰好停在楚景弦的身旁。只是二人各自站在相反面。

“慕云然,我当初娶你,是碍于你父亲面子,再加上我母后喜欢你。你最好在王府老实些,别再耍什么小心思。若不然我到时候休了你,丢的就不止是你自己的脸,还有整个丞相府的脸。你最好权衡好。”

楚景弦一字一字,说得格外认真。

有什么好权衡的,就算之后他楚景弦不递那封休书,自己也会离开摄政王府。慕云然不屑。楚景弦当真以为自己是个香饽饽嘛。

“婉儿是你这辈子都比不上的,知道了吗?”见慕云然迟迟不说话,楚景弦还以为她被自己这番威胁吓住了。

“我还是那句话,与其浪费时间三番五次警告我别招惹慕梦婉,不如让她也消停消停。我的话她不听,你的话她总会听了吧。”

慕云然言语之中满含讥讽。说罢,她径直走向皇子公主们,仿佛根本懒得搭理楚景弦。

楚景弦说不出怎么这么生气。许是他头回遇到如此不将他放在眼里的人。

连堂堂一国之君都要礼让他几分,慕云然算什么东西。

“王爷,现在是去慈宁宫吗?”小厮询问。楚景弦原本是要去慈宁宫找太后说话,顺便教训一下慕云然的。

“去御书房,我正好朝中有事和我皇兄商议。”楚景弦轻声道。

眼角余光扫到楚景弦离开,慕云然与孩童们一同玩闹之际,脸上笑意也愈加的明显。

她算是发现了,楚景弦真的蛮自信的。虽然楚景弦确实生得俊俏,不过慕云然偏巧不是只看脸的人。

人品那么差,长得再帅不还是个渣男。

楚景弦回到王府时,已经是傍晚。天色昏沉沉的,再过半刻就要彻底暗下。

翠苗在大门口来回踱步,见楚景弦回来,她赶紧迎了上去。

“大胆!竟敢在王爷面前冒冒失失!”小厮怒斥。

楚景弦挥手,示意小厮退下。

来人是慕梦婉的丫鬟。翠苗脸色又如此苍白,不难让楚景弦感到紧张,以为慕梦婉出了什么事情,

“王爷!您救救夫人吧!”翠苗抽泣,说罢扑通一下跪到了地上。

楚景弦眉头紧紧皱起。

“说,怎么回事。”他已经做好去后院查看的准备。

“宫里来的嬷嬷教夫人规矩,只要稍不如她的心意,就被她又掐又打,夫人还不敢说什么。嬷嬷教了一天,到现在夫人连一口水都没喝上。”翠苗说着泪水夺眶而出。

楚景弦心惊,当即抛下翠苗,跑着奔去了后院。

祠堂,秋雨正教导慕梦婉对待尊卑的道理。

“你既是夫人,在正妃与侧妃之下,若是见到她们二人,必须是要行礼的。不得对她们有半点冲撞。”

慕梦婉听得乏了,看了眼天色,暗暗思索怎么楚景弦还没回来。

远远瞥见楚景弦的身影,慕梦婉眼睛一亮,不等秋玉在说什么,她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秋雨疑惑时,楚景弦已经迈进祠堂大门。

“奴婢参见王爷。”

楚景弦没有管秋雨,他温柔搀扶起慕梦婉。

“王爷,您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慕梦婉眼里噙着泪水,看上去当真我见犹怜。

楚景弦看着慕梦婉这副模样,难受的心都碎了。

秋雨低头,等楚景弦的吩咐。

“我这不回来了嘛。”楚景弦轻轻擦拭慕梦婉眼角泪珠。

说罢,他转头看向秋雨。

“秋姑姑,婉儿懂得规矩,不需要再教导。你今日在王府再睡一晚上,明日便回宫里去吧。”楚景弦一句闲话没说,当即下了逐客令。

“太后娘娘说了,奴婢要在婉夫人学成之后才能回宫。”秋雨答道。

“我说婉儿已经学成了。”楚景弦声音拔高,语气中夹杂了一丝怒气。他要不是看在秋雨自小带他,又是太后最亲近的人之一,楚景弦早把秋雨给杀了。

“这两日你这般虐待婉儿,我当你是听我母后的吩咐做事,不怪罪于你。还请秋姑姑在太后面前提上几句,再看不惯婉儿,也不该这么对待她。”

秋雨紧紧抿唇,没有回话。

“你回去把我方才说的话告诉母后,母后要是怪罪下来,就让她怪罪到我的身上。”楚景弦对秋玉说道。

一旁慕梦婉拉了拉楚景弦的衣袖,楚景弦将慕梦婉揽得更紧了。

慕梦婉心里一阵得意。

为了她,楚景弦连自己的乳娘,甚至是母后都忍心得罪。楚景弦这么爱她,慕梦婉当然得意。

她已经想到慕云然回来后会过得有多惨了,除非慕云然一直待在太后身边不回来。否则她总能找到机会收拾慕云然。

楚景弦话说到这个份上,秋雨不好反驳。她答应后调头离开。

“对了,王爷。”秋雨像是想到什么,转过身又与楚景弦四目相对。

“秋姑姑还有什么事?”楚景弦面无表情。

“您说来也是奴婢一手带大,奴婢什么为人平日里又是怎么行事的,您应当清楚。奴婢倒不是怪王爷今日数落奴婢了几句,只希望王爷能将事情看得透彻些,别辜负了太后娘娘的一片良苦用心。”

秋雨说完,迈着步子扬长而去。

楚景弦陷入沉思。

“嘶。”

慕梦婉倒吸了口冷气。

待到楚景弦看向她时,慕梦婉装作惊慌失措,将手臂往袖子里缩了缩。

楚景弦又不是傻子,自然察觉出异样,他立即抓住慕梦婉的手,撩开了袖子。

“这都是秋姑姑打的?”
 楚景弦惊得瞪大了眼睛。

只见慕梦婉原本白皙柔嫩的手臂上赫然布满疤痕,有挠伤也有划伤,密密麻麻,看上去触目惊心。

楚景弦心疼死了。

“王爷,没事的,不怪秋嬷嬷。是妾身愚笨,一些规矩教了好几遍都不会,秋嬷嬷也是着急了。”慕梦婉低垂着头,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都怪秋雨自己。慕梦婉心想。要是她刚刚就这么走了,倒没有后面这些个事情了。楚景弦也不会正儿八经的怨上她。

还好自己早先做好准备。秋雨是楚景弦的乳娘,慕梦婉还真怕楚景弦不信她。所以她才提前在手臂上弄好这些痕迹,栽赃到秋雨的身上。

“这还叫没事?”楚景弦面露担忧神色。

说罢,他赶紧催人去叫大夫,好好替慕梦婉疗伤。

“你啊,就是太爱为别人着想,反倒是不爱顾自己的安危。刚刚要不是我发现,你这身上的伤还要瞒我到什么时候?”楚景弦既无奈又心疼。

无奈慕梦婉心善,把委屈藏在心里。心疼慕梦婉受了这么多的委屈。

“妾身没有故意瞒着。”慕梦婉嘴角微微上扬,笑容很是温柔。“妾身就是觉得,太后现下对妾身有些意见,要是不好好学规矩,恐怕太后娘娘更不喜欢妾身了。妾身若是能在太后面前讨喜一些,哪怕只有姐姐一半的讨喜,您也不用这么为难。”

说着,慕梦婉又开始落泪。

心上人受了委屈还在将过错揽到自己的身上,楚景弦能不心疼吗,他都快心疼死了。楚景弦再是忍不住,一把将慕梦婉拥入怀中。

“你没事和慕云然比什么,她能讨我母后喜欢,只是因为我母后与她生母乃是故交。”楚景弦安慰慕梦婉。

慕梦婉明里欣喜楚景弦喜欢自己,实则心里已经在琢磨等慕云然回来如何教训她了。

不过几日,慕云然回了王府。只是第一个和慕云然打照面的人并非慕梦婉,而是楚景弦。

“王妃,王爷让您去祠堂一趟。”

刚进王府,管家就上前禀报。

慕云然答应,喊蓝秋把自己包袱拿回房间,她独自去趟祠堂。

“王爷这么着急,连个歇脚的时间都不给您,就让您去祠堂,一看是有诈。”蓝秋担心慕云然的安危。

“他和慕梦婉不一直都是这样嘛,我习惯了。”慕云然风淡云轻。

也是,总不能说知道楚景弦定要刁难慕云然,慕云然就可以不去祠堂了。要是不听他的话,楚景弦更有理由整治慕云然。

楚景弦的身份地位比慕云然高,慕云然只能认栽。

得到慕云然今日回王府的消息后,楚景弦就等在了祠堂。算来已有一个时辰。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周围下人气息愈加紧张。

楚景弦性情暴躁手段狠绝,把他得罪了,还不知楚景弦会不会连同她们一起罚了。

终于,慕云然姗姗来迟。

“见到本王不行礼?”楚景弦张口对慕云然说道。

慕云然神色淡然,弯腰向楚景弦行礼。

可她腰弯下去了半晌,楚景弦也没有喊她起来的意思。慕云然就这样一直弯着腰。

直到慕云然觉得不耐烦了,她自顾自挺直了身子。

“本王让你起来了吗?”楚景弦冷声质问。

“王爷是让我行礼,还是想借机寻我的开心?”慕云然对上楚景弦眼眸。

在场人皆是大惊,他们没有想到,慕云然竟然这么胆大,敢顶楚景弦的嘴。

“我就算是寻你的开心,那又怎样?”楚景弦一脸不以为意。他倒要看看,面前女子如此嚣张,可是能把天给翻了。

“我是你明媒正娶的王妃,不是让你拿来寻乐子的。你要觉得我只配用来寻乐,那就把我休了。”慕云然坦然得很。

她赌楚景弦不会休她。

慕天忠在算计楚景弦,楚景弦未必心里就没点小心思嘛。这一点慕云然看得十分透彻。说白了,她就是个工具人,被来回利用罢了。

慕天忠将她当做眼线,名正言顺安插在摄政王府。楚景弦为了稳固朝政,钳制住丞相府势力答应和她成亲。慕云然觉得原主惨,不是楚景弦待她不好,而是自她嫁进摄政王府开始,就已经成了权势的牺牲品。

就算她没有被楚景弦和慕梦婉折磨死,之后也会死的。

“慕云然,你让本王休你,本王就要休你吗?你好大的面子。”楚景弦也没有料到,“休了她”这几个字能从慕云然口中如此风淡云轻的说出来。

“一切随王爷心意。”慕云然嘴角微微上扬。

“倘若我指出你的过错,你可是会甘心低头向我认错,乖乖受罚?”楚景弦问慕云然。他也可以采取强硬措施,但楚景弦就是想看到慕云然自己臣服于他的模样。

“你说。”慕云然神色镇定,面对楚景弦时丝毫也不露怯。

“你身为人妇,在我母后面前吹耳边风,挑唆我母后愈加看不惯婉儿,还让秋嬷嬷来府上折磨慕梦婉,这些罪过可是该罚你三十大板?”

让慕云然觉得好笑的是,楚景弦列下的这些罪过,没一样是真的。偏偏楚景弦深信不疑。

“难怪秋嬷嬷突然回来了呢,原来是折磨了婉夫人,被王爷打发回宫了。”慕云然轻笑。

楚景弦眼中闪过狠绝。他抬脚想要踹向慕云然,却被慕云然躲开。楚景弦扑了个空,更是又羞又恼。

“来人!”楚景弦大喊。外面几个侍卫推门而入。“把她关到院子里,没有我的吩咐,不准她出来。”

侍卫上前,一左一右拽住慕云然手臂。

“王爷。”慕云然满脸笑意,一双桃花眸紧紧盯着楚景弦。

楚景弦有一瞬的失神。他忽然想到,慕云然在毁容之前,也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我敬你在朝中的成就,但有一事,我好心提醒一下你。”慕云然敲打了下楚景弦,就是要让他隐隐约约察觉出慕梦婉的不对劲。

这样,便可以看楚景弦和慕梦婉窝里斗了。

慕云然想想就觉得好笑。

“你可以不信我的为人,但总归是要信一下太后和秋嬷嬷的。若是慕梦婉真有那么好,我三言两语也说服不了太后。我无需自证清白,不过是看不惯秋嬷嬷被诬陷,多说几句。”
下一篇:宝贝怎么还没适应我的尺寸 仙女棒坐着使用图片黄
上一篇: 等风热吻你最新章节 - 等风热吻你免费在线阅读
最新发表
  • 宝贝怎么还没适应我的尺寸 仙女棒坐着使

    楚景弦惊得瞪大了眼睛。 只见慕梦婉原本白皙柔嫩的手臂上赫然布满疤痕,有挠伤也有划伤,密密麻麻,看上去触目惊心。 楚景弦心疼死了。 王爷,没事的,不怪秋嬷嬷。是妾身愚笨...

    84 2021-09-16

  • 蜜汁满满(h 一女多男的共妻肉辣文

    孩童们天真烂漫,蹦蹦跳跳吵嚷着慕云然陪他们玩闹。 好,我陪你们玩。慕云然温柔极了,轻轻揉了揉其中一个小公主的头。不过你们得再玩一会儿,待会儿姐姐就来。 慕云然这副模...

    199 2021-09-16

  • 等风热吻你最新章节 - 等风热吻你免费在

    韩星: 变相的拒绝? 就这么被拒绝了? 可那一刻,韩星觉得自己身体里有一种名叫好战分子的细胞,在缓慢的沸腾起来。 越挫越勇。 然而一分钟后,她知道陆听闻没有说谎。 因为有...

    154 2021-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