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台上啊噗嗤噗嗤太深了小说 疯狂的少妇2乱理片

康康 2022-08-24

“不需要。”

战夜擎语气极冷,毫不客气的拒绝,“我要休息了,都给我出去!”

战夜擎下了逐客令,并且用被子蒙住自己的脸,拒绝交谈。

薛馨雅被他吼得眼泪都快冒出来了,姜翠柔只能先把她带出房间,出门下楼时,她还不忘安慰她,“小雅,别难过,夜擎的脾气你知道的,现在他心情不好,等他好点,你再来看她!”

“姨妈,夜擎哥已经醒了,也不需要冲喜了,你就不能安排我留在这里照顾他吗?别让外人留在这里,我看了心里不舒服!”

薛馨雅说这话的时候,目光瞥向楼下客厅的林初瓷,不知道为什么,她看到这个女人心里就十分不爽。

“姨妈知道了,别急!”

两个女人经过客厅,停了下来,姜翠柔以战家女主人的姿态告诉林初瓷,“林小姐,我们战家谢谢你来冲喜,现在你也看到了,夜擎他已经好了不少,那么希望你自己主动向老夫人提出,离开战家吧!”

这些人一定还不知道老夫人悄悄帮她和战夜擎办了结婚证。

林初瓷看向眼前的女人,冷笑一声,“大夫人,我才来一天啊!俗话说,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我怎么也得等战爷完全康复了才行。”

薛馨雅觉得林初瓷是想赖在战家不走,说道,“林小姐是吧?战家可是高门大户,我知道你来这有什么目的,你不就想借机攀上夜擎当战家少奶奶吗?”

林初瓷唇瓣溢出一抹冷意,“我知道战家是高门大户,不过我林家也不差到哪里,家父好歹也是京城商业大亨,我用得着攀谁吗?倒是这位小姐你,你眼巴巴的要留在战爷的身边,是何目的?”

薛馨雅被反将一军,浓艳的脸庞上颜色有些挂不住,“我……我是为了照顾曜曜,现在夜擎哥出事,我也有责任……”

“有你什么责任?冲喜的又不是你,曜曜也不是你生的,你算哪门子的责任?”林初瓷怼问。

薛馨雅梗着脖子道,“好歹我也是战家的育儿师,照顾曜曜是我的责任!”

“那我倒是想请问一下,你是怎么做育儿师的?既然口口声声说要照顾曜曜,怎么会让曜曜被别人欺负成那样?”

林初瓷抱着双臂,眼神极冷,薛馨雅被她盯得有些发毛,最终只是强行辩解,“曜曜被欺负的事,我根本就不知道,肯定都是我不在战家时候发生的,我在的话,绝对不会发生那样的事!”

“好啊,那就请你好好的照顾好孩子即可,战爷这里就不用你费心了!”

“我不!我就要照顾夜擎哥!”

薛馨雅情急之下说出大实话,“我爱夜擎哥,我和夜擎哥才是一对,任何人也别想拆散我和夜擎哥。”

战夜擎只能是她一个人的!

她不允许任何人把他抢走!

“哦!原来是这样啊!你放心,如果你的夜擎哥足够爱你,肯定没人能拆散你们的,等他将来好了,你们摆喜酒,别忘了请我,我也算是一大功臣是不是?”

“你的意思是,现在不肯离开了?”薛馨雅阴冷的问。

现在想赶她走?

门都没有好么!

林初瓷没有回答她,薛馨雅又看向战凌曜,喊道,“曜曜,到阿姨和你奶奶这里来!”

战凌曜站了起来,不过他没有过去,而是挤进林初瓷的怀里,要她抱着他。

林初瓷把孩子抱在怀里,薛馨雅看到这一幕,气得不轻,平时她不知道给小野种买了多少东西,也没能收买到他,结果这小野种居然不知好歹,和那个女人这么亲?

姜翠柔见林初瓷像个狗皮膏药似的,不善的警告道,“林小姐,就算曜曜与你亲又如何,要知道便宜后妈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希望你有点自知之明!”

既然这些女人纠缠个没完,那也别怪林初瓷说话难听了。

“大夫人这话说的在理!不过呢,我只是来冲个喜,至于后妈,就算要当,那也和您不一样。

“战爷的父亲原来有原配,您挤走原配,顺利上位,当上了便宜后妈。

“而我呢,战爷他没有结过婚,我要是跟他,我就是原配,那儿子也就顺理成章成了我儿子,完全不存在后妈一说啊!”

姜翠柔最恨别人拿她小三上位来说事,被林初瓷当面怼,让她气得不轻。

“林初瓷,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

薛馨雅也火上浇油,“姓林的,现在我姨妈是夜擎哥名义上的母亲,你怎么能如此不尊重她?”

“难道我说错了吗?”

林初瓷和两个女人杠上了,双方目光对视,激出一片无声的硝烟。

“不像话!太不像话!哪里有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难道你妈没教过你,如此没教养?”

姜翠柔想到什么,冷笑道,“哦,对了,好像你妈唐诗音早就死了对吧?哪里能管得到你?

“记得你妈年轻时名声可就不大好,脾气也差得很,你现在看起来和你妈可真是一样一样,所以才这么目中无人?”

“就是,这叫有其母必有其女!”薛馨雅也附和道。

难道她们不知道尊重一个已经亡故多年的人?

林初瓷怒了,说她可以,但是她绝不能忍受别人诋毁自己的母亲!

她放下战凌曜,站起来,冷冷的说道,“我妈怎样,轮不到你们这些八婆来评头论足!她是已经死了,管不了我,但你们又算哪根葱呢?

“我说这位老阿姨,有空还是多去美容院收拾收拾你的脸吧!该打针了!再不接着打,脸都要垮了!

“战家大爷要是看到你的真面目,你说他会不会吓得和你离婚啊?”

林初瓷又转向薛馨雅,“还有你!真以为自己美若天仙,无人可比吗?你敢当众卸妆让战夜擎看看你的脸吗?

“哦,战爷现在双目失明,正好你可以趁这个机会,去一趟H国,好好把你这张车祸现场的脸也收拾一下,你们两个正好可以结伴去,还能组个团,拼个优惠价!”

“林初瓷你——”

“好你个女人你是不是想找死啊?”

姜翠柔和薛馨雅都被气得不轻,肺都要被气炸了,薛馨雅卷起袖子,恨不能冲上来手撕了她。

林初瓷毫不畏惧的扬起下巴,“怎么?想打我吗?来呀!”

她们以为林初瓷好欺负吗?

既然决定来战家冲喜,林初瓷早就已经把战家这些人的底摸了一遍。

姜翠柔这个女人,靠着美色成功抓住了战夜擎的父亲战铭盛。

但是谁也不知道,这个女人过去隐藏着怎样的黑历史。

林初瓷现在不想多说,那是因为接下来大家还要抬头不见低头见,但如果要是再来惹她,她保不齐自己会做出什么来。

林初瓷的话吓住了姜翠柔,姜翠柔没曾想,林初瓷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姜翠柔越想越觉得恐怖,她现在已经清楚的了解,林初瓷这个女人,不是个省油的灯。

会不会是唐诗音告诉过她什么?

难道她知道她过去的那些事?

她到底知道多少?

如果真是这样,这个女人知道的太多,她得想个办法让她闭嘴!

“好你个伶牙俐齿的女人,算你狠!小雅,我们走!”

姜翠柔气愤的说完,走出别墅,薛馨雅也狠狠的瞪她一眼才离开。

这一幕被刘姨看在眼里,刘姨觉得,总算有人能够镇得住那些妖魔鬼怪了!

赶走不速之客,林初瓷才抱着儿子上楼,“曜曜,今天晚上跟妈咪睡,你愿不愿意?”

战凌曜点点头。

“那等下你自己玩一会,妈咪要帮你爹地洗澡,等洗好,妈咪再来找你,好吧?”

小家伙又点点头,今晚可以和妈咪一起睡了,他还从来没有和妈咪一起睡过觉呢!

把孩子送回儿童房,林初瓷回到主卧,听见脚步声,战夜擎问,“她们走了?”

“走了!你的小雅妹妹也走了,要不要我帮你把她喊回来,让你们好好叙叙?”林初瓷开玩笑问。

“你敢!别自以为是!听见没有?”

战夜擎和薛馨雅根本没有什么关系,一直以来都是薛馨雅一厢情愿而已。

“那好吧!”

林初瓷转身走开,战夜擎听见脚步声走开了,又喊,“喂!你去哪?”

“我去哪你管得着吗!”

“……”战夜擎心里郁闷,这个女人说话总是阴阳怪气,每次脾气比他还大,见了鬼了!

他都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他们安排来故意折磨他的!

林初瓷丢了一句,没过一会,她端来热水盆,也拿来干净的毛巾。

听见哗哗的水声,战夜擎问道,“你要做什么?”

林初瓷没说话,直接把热乎的毛巾盖在他脸上,“喂,你……”

林初瓷开始帮他擦脸,动作不仅一点也不温柔,反而很粗鲁。

说是在帮他擦脸,那简直就像在擦桌子,而且还带着一股怨气的那种。

“叫什么喂?难道我没有名字?”

林初瓷把毛巾摔回盆里。

“林初瓷!你是来照顾我的,还是来虐待我的?”战夜擎不满的抗议。

“你说呢?现在你这条命都捏在我的手里,最好给我安分点!”

林初瓷又帮他擦了手臂,战夜擎心里郁闷至极,这个女人凶巴巴的,还来抢他的台词?

算了,他也不想和一个女人计较太多,转移话题问,“刚才你们在楼下说什么?”

战夜擎隐约可以听见楼下的说话声,但是听得不太清楚。

“你那个小雅妹妹想留下照顾你,所以你那个后妈让我明天就走。”

听了这话,战夜擎心蓦地口一紧,下意识的问,“你怎么说?”

“我答应了!”

林初瓷故意试探一下战夜擎的态度,“你不是挺讨厌我的吗?所以我就答应了,明天离开战家,让她来照顾你!相信那个小雅姑娘一定比我温柔比我善解人意,不会虐待你!”

听她这么说,战夜擎忍不住炸毛,俊脸上浮现出一股怒意。

“我不要她来照顾我!林初瓷,你已经和我签了协议了,我不好,你别想走!”

见他抓狂,林初瓷说道,“看来你很有受虐潜质啊!行!都签了协议了,我肯定会对你负责到底的!只要你一天没好,我是不会走的!任何人也别想赶走我!”

说完,她又勾唇,风淡云轻的问,“不过,我留下来,你就不怕我真的会虐待你?”

“你敢虐待我试试!”

战夜擎凶狠的威胁,眼下他只能忍,等到他好了那一天,看他怎么还回去。

女人,你等着瞧吧!

“我怎么敢虐待你这位大爷呢?”

林初瓷拍了拍他的俊脸。

战夜擎的脸色黑如墨染,胸腔里又积攒了不少气,这个女人,竟然又来拍他的脸?

战夜擎一把攥住她的手腕,猛地往前一拉,林初瓷猝不及防跌在他的面前。

她的唇差一点就碰上了他的,林初瓷惊得瞪大眼睛,正想爬起来,就听男人说,“再敢打我脸,别怪我不客气!”

“知道了!”

林初瓷和他开玩笑的,又没真的用力,挣脱他的手,接下来继续帮他擦身体。

掀开被子,她伸手去帮他解上衣的纽扣,结果战夜擎忽然抓住她的手,惊问,“你要干什么?”

“脱掉衣服,擦身体啊!”

“不准碰我!”战夜擎命令。

“不碰你怎么擦?你没闻到自己身上的味道多难闻吗?知不知道躺久了不及时擦身,会长褥疮的。”

林初瓷解释一下,战夜擎沉默片刻,撑起手臂费力的坐起来。

“我自己脱!”

他讨厌别人触碰他的身体。

“好,你自己来。”

等林初瓷绞好毛巾转身,便看见男人已经自己脱去上衣,露出结实健美的胸肌,壁垒分明的腹肌……

不得不承认战夜擎有着令人羡慕的好身材,他穿西装的样子帅得无可匹敌,也难怪他会被万千少女当做理想的结婚对象,心中的男神。

林初瓷不是没见过男人光着上身的样子,可是却从没有任何特别的感觉。

但现在很奇怪,看到男人的上身,她竟然不自觉的回想起五年前的那三个夜晚,他们在一起,他有多疯狂……

想到那些,她的心跳似乎都有些乱了,脸颊也冒出一股热气来。

虽然战夜擎眼睛看不见,但是也能感觉到,此刻女人一定贪婪的盯着他。

“看够了吗?没见过男人的身体?”

战夜擎语气有些阴翳和不悦。

林初瓷如梦初醒,下意识的撇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抛出所有的杂念。

她来到他的身边,开始帮他擦拭起来。

女人柔若无骨的手指总会不经意按在他的肌肤上,战夜擎感觉不是很好,身体的肌肉全都紧绷了起来。

除了和木棉有过三个夜晚的交集,还没有哪个女人接触过他的身体!

他很不习惯!

只能默默忍受,希望她快点擦好!

正面擦拭完,又擦拭了背面,林初瓷认真的擦了两遍,然后给他换上一件干净的家居睡衣,说道,“可以躺下了!”

等战夜擎躺下之后,林初瓷把被子往下拉,感觉到女人的手落在他的腰带上,战夜擎再次抓住她的手,“你又要干什么?”

“下面也得擦呀!”

“你……”

战夜擎尴尬至极,想要阻止她的行为,“不许碰我……”

“别那么矫情!你的哪里我没有碰过?”

林初瓷拉开他的手,直接扯下他的腰带。

战夜擎整个人的感觉都不好了,咆哮道,“我说了不要!”

林初瓷及时回过神来,压抑住内心的慌乱,只要她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不要什么?你以为我要对你做什么?”

林初瓷已经调节好自己,勾起美丽的唇角,故意撩道,“不过,今晚算是我们的新婚夜,既然你那方面正常,不如……”

“做梦!想都别想!别碰我!你要是敢乱来,我绝对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战夜擎气急败坏的叫道,他抓起枕头朝林初瓷砸来,甚至再次撑起手臂,胡乱的去抓自己腰带还有被子,想要遮住自己。

林初瓷笑着摇头,“行了,我开玩笑的!实话告诉你,你可不是我的菜,我眼光还没差到那种地步!

“不客气的说,喜欢我的男人多的是,追我的男人排成行,我喜欢帅哥小鲜肉,可不是你这种老腊肉!”

她说什么?

说他是老腊肉?

还看不上他?

听了林初瓷这话,战夜擎直接吐血,“死女人,你给我出去!”

林初瓷可没听他的话,把他按在床上,找领带将他的手腕绑起来,不管男人怎么挣扎,她还是帮他擦干净了整个身体。

整个过程战夜擎内心都是极其崩溃的,可偏偏两条腿不能动弹,手也被这个女人给绑住了。

他现在很怕,这个女人刚才说不喜欢都是借口,她要是对他用强怎么办?

除了木棉以外,他根本不想接受其他任何女人!

林初瓷帮他把下面的衣服换了,虽然打着石膏的腿不太容易穿脱,不过最后也搞定了。

帮他盖好被子,林初瓷解开战夜擎的手腕,战夜擎得了自由想要抓她,“该死的女人!”

“帮你清理身体还那么凶!现在是不是舒服多了?”

林初瓷巧妙躲开,端起盆子走开,留下战夜擎一个人躺在床上抓狂生气。

不过话说回来,换上擦拭过身体,换上干净衣服,那种黏腻感没有了,难闻的气味也没了,他舒服多了。

很快,林初瓷去而又返,端来盆子,拿来杯子和牙具,“战爷,来刷个牙吧!”

“我自己来!”

战夜擎撑起身体坐起来,自己刷干净牙齿,林初瓷又道,“胡子也该剃了!”

“我自己剃!”

这次林初瓷没有允他,“你看不见,万一割伤自己怎么办?还是我来吧!”

战夜擎神色严肃的坐着,没有反对,林初瓷将剃须泡涂抹在他下巴周围,接着开始帮他剃须。

女人的手法很轻柔,也很利落,不多时就帮他处理好了。

擦干净男人的脸,林初瓷像是完成一个杰作,满意道,“不错不错,现在看起来有点像人了。”

“……”战夜擎倒吸一口冷气。

这个女人会不会说话?

难道他之前看起来不像人吗?

林初瓷离开房间,她去洗了个澡,回来后还带了两个佣人进来。

“就放在这里!”

林初瓷让人把床弄好,她自己铺好被子。

听见她一直捣鼓什么,战夜擎问道,“你又在干什么?”

“我让人在这里加了一张床,晚上我睡在这。”林初瓷解释。

下一篇:搞到抖还可以继续吗 车越来越颠肉岳太深小说
上一篇:几天没见面的老公像饿狼一样 穿丁字内裤带着震蛋被sm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