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娇妻被医生玩出水_医生想吃我的大馒头

小白菜 2022-01-20

这时,次卧里传来周沫的喊声:“我好了,你进来吧。”

我便轻手轻脚地回到周沫的房间里,她已经换好睡衣躺在床上了,也已经卸了妆,可皮肤还是那么好。

我一进来她就向我问道:“你就一床毛毯,会不会冷?”

“不会,将就一晚没事的。”

“我把空调暖气打开吧。”说着,她便拿起空调的遥控器按了起来。

我也坐上了床边的那个长椅上,将毛毯盖在了身上,我没有脱衣服。

“如果冷的话,你就跟我说。”调好空调温度后,周沫又对我说道。

我嗯了一声,对她说道:“周沫,刚才我出去无意间听到了你妈和你叔叔的对话了。”

“他们说什么了?”

“你妈可能怀疑我了。”

“不会吧?”周沫很诧异的看着我。

“但是你叔叔又说你自己有分寸,就没说这个事了。”

“你别多想了,只要咱们守口如瓶,他们就不会知道真相的。”

“可我就觉得这样不好。”

“想那么多干什么了呢,你不知道,他们巴不得我在成都找一个男朋友,他们可不希望我再回北京了。”

“难怪刚才你妈说要是真的就好了,这样你就不会回北京去了。”

周沫苦笑一声说道:“我出生在北京,又在北京上学,毕业后也在北京工作,我的圈子都在北京……你说我能不回去吗?”

“是应该回去。”

“可是我叔叔是四川人,我妈嫁给他后就在成都安了家,希望我也一起搬到成都来。”

“那你自己怎么想啊?”

周沫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成都其实也挺好的,我来这边快三个月了,对这里的感觉很不错。”

“那你就没想法就在成都安家吗?”

周沫忽然笑道:“还真有这种想法,如果能遇到一个让我留在成都的人,我可能愿意留下来。”

“嗯,这我知道,爱上一座城市最好的办法就是爱上一个人,对吧?”

“哈哈,聪明!”

我们就这么聊着、聊着,相继便睡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身上多了一床空调被,一定是周沫替我盖上的。

我尽量不发出一点动静,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早上六点半了,不过由于是冬天了,窗外天还没有完全亮起。

我走到阳台,想抽根烟,因为从我昨天晚上来到周沫家到现在我硬是一支烟都没

有抽,实在有些控制不住了。

走到阳台后,我便摸出香烟,点燃后便用力地吸了一口。

长时间不吸烟,突然猛地吸入一口尼古丁,只感觉有些头晕目眩。

我充分享受地连吸了好几口,却在这时,我发现楼下院子里好像有个人,正在盯着我。

仔细一看,楼下院子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周沫的叔叔!

我当时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昨天我骗他说不会抽烟,现在却让他逮了个正着。

我赶紧灭掉了香烟,再次看向楼下院子,发现周沫的叔叔正对着我笑。

那笑容令我毛骨悚然,我真的想挖个地洞钻下去了,没脸见人了啊!

犹豫了一会儿,我轻手轻脚地走出房间,来到了楼下院子。

周沫叔叔穿着很休闲的衣服,正在院子里练太极。

我极其尴尬地来到他身旁,他也停了下来,向我打了个招呼:“早啊!”

“早,叔叔。”我依然很尴尬的说道。

“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我……我睡不着了。”

“心里装着事儿吧?”

不知道为何,只要他一开口,我就感觉他早已经识破了我这个冒牌身份。

我沉默着,他又向我问道:“沫沫还没醒吧?”

“没有。”我干瘪瘪的回答道。

他轻轻点头,随即又说道:“昨天晚上沫沫和我说了很多,关于你的一些事情……”

“叔叔,”我真的有些受不了这种骗人的不适感了,开口打断了他的话道,“对不起,我骗了你。”

他并没有一丝讶异,脸上依旧保持着淡定的笑容,在等我说下文。

我低垂着头,喃声道:“真的对不起,我骗了你们……其实,我根本不是周沫的男朋友。”

是的,我装不下去了,我决定实话实说,因为即使最后他能帮我救出安澜,我心里也不会平衡的。

即使听我这么说了,他依然不觉得惊讶,好像他真的早已经识破我的假身份了。

“感谢你们对我的款待,其实我心里一直很紧张,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就觉得欺骗了你们心里很愧疚。”

这也是我这么早就醒来的原因,包括昨天晚上一晚上我都噩梦不断,我这个人就是藏不住事儿。

不过当我说出这些后,心里反而踏实了。

“不错,我喜欢你的坦诚。”周叔却笑了起来,笑得非常和蔼。

“啊?!”我有些诧异,难道他不应该怪我吗?

“不过,沫沫愿意这样帮你,证明她对你是有特别的好感。”

稍稍停顿一下后,他又轻轻叹口气说道:“从我和她母亲结婚以来,她几乎没和我说过几句话,我知道她心里并不愿意承认我是她的继父这件事。”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就选择了沉默。

他又继续说道:“我看得出来,沫沫是喜欢你的。那你是否考虑跟她有进一步的发展呢?”

我心里“咯噔”一跳,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问我,不过由此看来他对我的印象应该还不错。

我沉默了许久后,才终于说道:“对不起叔叔,我……其实我要救的人就是我的女朋友。”

他依然没有半点意外,淡定道:“我猜到了,不然你怎么可能付出那么大的代价想要救她呢?”

“所以,我……”

他轻轻叹口气,忽然转过身去,又继续练起了太极。

我却愣在原地,极为不适。

他边练着太极拳,边对我说道:“远丰集团发生的事情可不小,据我了解后天应该就是开庭的日子了。”

“是的。”

“到目前为止,你应该没有找到任何有利的证据去保释安澜。”

“是的。”

他忽然停下动作,再次转身看向我,微笑道:“我可以帮你。”

“真的吗?”我顿时激动起来,两眼放光的看着他。

“但是……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您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答应你。”我毫不犹豫地说道。

“和沫沫在一起,只要你答应了,我保证你要救的人平安无事。”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另一边,周沫妈向我喊了一声:“小陈,你进来看看,还给你们加一床被子吗?这样会不会冷。”

我连忙应了一声,随即走进了卧室里面。

看着铺就着崭新的棉被,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我骗了她们,我根本不是周沫的男朋友。

我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说道:“可、可以了,阿姨,不会冷的。”

“要是冷的话,柜子里有毛毯,你们自己拿就行了啊。”

“好的,谢谢阿姨。”

“别这么客气,沫沫头一回带男朋友回来,我心里高兴着呢。”

她越这么说,我心里的内疚就越大。

沉默中,周沫妈又对我说道:“你先歇会儿,我去给你切点水果来。”

“不用了,阿姨。”

“没事儿。

周沫妈从卧室出去后,我便独自一人待在这偌大的房间里,房间虽然是次卧但非常干净,木地板上油光可鉴,给人一种非常温馨的感觉。

可我这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我不知道周叔是否已经察觉出我的身份了,因为刚才他的眼神真的很不对劲。

如果知道我骗了他们,他肯定不会帮我救安澜了,更重要的是我辜负了他们的一片好意。

我想向他们说清楚,我不想做一个不诚实的人,因为往往一个谎言需要无数个谎言去圆。

正胡思乱想着时,周沫妈已经端着切好的果盘来到了卧室里。

她连忙招呼我道:“小陈,来,吃水果。”

果盘里有好几种水果,有苹果、猕猴桃、葡萄、芒果什么的,看上去五颜六色的,这足以证明周沫妈对我可以说非常上心了。

我将果盘接过来,说道:“阿姨,真是让你费心了。”

“哎,别说这种话,我心里可高兴了。”说着,她便招呼我吃水果。

对我来说真是有些难以下咽,很想现在就告诉她我其实是个冒牌货,可却开不了口。

见我还站着,她又急忙招呼我坐。

她也和我一起坐在床边的长椅上,用长辈的语气向我问道:“小陈啊,你和沫沫交往有多久啦?”

之前周沫叔叔也问过这样的话,我感觉我不能再隐瞒下去了,我必须坦诚一点。

就在我准备说出真相时,房间门口忽然传来周沫的声音:“妈,我们交往不久,才一个月。”

我抬头看向门口,周沫笑着走了进来,看她这表情好像并没有发生什么。

周沫妈接上话,说道:“一个月呀!那你们现在发展到哪一步了?”

“妈,你问这个做什么啊?”周沫有些不好意思的回道。

周沫妈浅浅一笑道:“我这不是着急么,你看啊!你胡伯伯的儿子都已经结婚了,你薛姨的的孙女都上幼儿园了……”

周沫走到她妈妈身前,抱着她妈妈的手臂,靠在她妈妈肩膀上撒娇似的说:“妈,你看你又来了……这种事急不得的。”

“我知道,这些年我也没有催你,你来成都我和你叔叔就希望你能在成都安家,现在你不会回北京了吧?”

周沫努着嘴,说道:“妈,我的工作在北京呀,我还是要回去的。”

周沫妈叹口气说:“工作嘛,你叔叔随时都可以把你调来这边,关键是家庭,你都老大不小的了。”

周沫妈就像天底下所有的妈妈一样,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早些稳定下来,这份良苦用心我看在眼里。

周沫却撇撇嘴说道:“好了啦,不说这个了,我自己有打算的。”

“好吧好吧,每次说到这些事,你都说你有打算,那我就不多嘴了,你们早些休息吧,时间也不早了。”

周沫妈说着,站起身来,又对我说道:“小陈,晚上要是冷的话,柜子里有毛毯,别忘了。”

我点点头,也跟着站起来说道:“我知道了,阿姨,谢谢。”

“呵呵,不客气,快休息吧。”

送走了周沫妈,周沫让我将门关上,然后向我招了招手。

我急忙向她问道:“你叔叔没有发现我这个冒牌货吧?”

她摇了摇头,说道:“她叫我去就是说了帮你救安澜的事。”

我顿时激动道:“怎么说的?”

周沫表情有些凝重道:“我叔叔说有点困难,明天给我答复。”

我叹口气道:“这事儿是挺严重的,如果实在为难,那就……”

我话没说完,周沫便打断道:“不为难,你们公司那件事本身就是有人恶意捏造的,更何况安澜对这件事一点都不知情……我叔叔这么说,其实是在考验我们。”

“考验我们?”我有些不明白的看着她。

周沫点点头,说道:“他可能也不太确定我跟你到底是否是男女朋友吧!我叔叔这个人可不好骗。”

我沉思片刻后,说道:“那要不,跟他说实话吧!我觉得这样挺不好的。”

“都已经这样了,说实话就惨了!”

“可是……”

“别可是了,听我的就对了。”

我便没有再多说了,愣怔着,向房间四周看了看,房间里只有一张床,我肯定是不能和周沫一起睡的。

想了想,我对周沫说道:“待会儿我打个地铺吧,房间里有床垫啥的吗?”

“你看看那柜子里,如果没有就没有了。”

我走到柜子前,打开一看,里面就只有一床毛毯。

我将毛毯取了出来,看向床边的长条凳说道:“那我就睡那吧,没问题吧?”

“好吧。”

稍稍停了停,周沫又对我说道:“那个……你先出去一下好不好?我换个睡衣,不然我睡不着。”

“嗯。”我点点头,然后走出了卧室。

次卧和主卧就隔着一条走廊,对面就是主卧,当我从房间里走出来时,还能隐约听见主卧里传来周沫叔叔和她妈妈说话的声音。

我本不想去偷听别人的隐私,可无意见我听到周沫妈妈问了一句:“老李,你说沫沫带回来的这个小陈,到底有没有这回事啊?”

听到这话后,我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看来他们都在怀疑啊!

不由得,我靠近了主卧的房门,侧耳细听起来。

周沫叔叔随即回道:“沫沫都说是了,难道还有假吗?”

“可我始终觉得有点奇怪,又说不上来。”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沫沫是个聪明的孩子,她自己又分寸的,我们做好分内的事就好了。”

听到这话,我算是长吁了口气。

可紧接着,周沫妈又说道:“要是真的就好了,这样沫沫就不用再去北京了。”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下一篇:男人最爱听的致命情话 无删减全文,秘密教学子豪进入
上一篇:男人呻吟双腿大开bl:bl绑床头贯穿哭
最新发表
  • 男人最爱听的致命情话 无删减全文,秘

    的确是又走回来了,我看到了那座被我踹倒了的茅草屋,可我们已经往回走了那么久,不应该才走到这里,我朝着前方眺望了一下,没有我们来时候的树林,又碰到鬼打墙了?我朝老秦...

    194 2022-01-20

  • 看着娇妻被医生玩出水_医生想吃我的大馒

    这时,次卧里传来周沫的喊声:“我好了,你进来吧。”我便轻手轻脚地回到周沫的房间里,她已经换好睡衣躺在床上了,也已经卸了妆,可皮肤还是那么好。我一进来她就向我问道:...

    186 2022-01-20

  • 男人呻吟双腿大开bl:bl绑床头贯穿哭

    砰砰砰!秦小天在怒吼之下,那拳头接连轰出,那酋长也是了得,爆发出惊人的神力,开始回击秦小天。一时间,二人对轰,那是砰砰作响,那狂暴的力量,更是不断地朝着四周激荡而...

    113 2022-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