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男人开嫩苞受不了了(校花被色老头欲仙欲死)

大道之前 2022-01-20

“中千世界,使用超出大罗金仙的,法力,便会引来天罚,从而,对世界规则,造成极大破坏。你我不死,…也要背负巨大因果。”跨越时空,踏足小雷音寺。如来佛祖皱眉。

菩提祖师:“所以,最好在苍茫一战。而且,这件事情,没那么容易。”

“何不多派几尊,圣人三尸?”如来佛祖又问。

“时空隧道,并非稳定,只能容许,两个人通行,圣人元神,寄托天道。三尸之身,消失的多,天道,甚至其他圣人,会察觉。到那个时候,老子、原始天尊、女娲,是不知,我和接引师兄,三尸去了何处?

可是,他们却会对,大雷音寺出手,西方气运,毁于一旦,很容易的。

别忘了,而今,圣人本体!不可在,地仙界动手。”菩提祖师解释道。

“圣人高瞻远瞩。”如来佛祖。

“走吧,去会会他。”菩提祖师。

“是!”如来佛祖点头。

两位,说话之间,已是降临。

段风当然有所察觉。

缓缓而来。

“有失远迎!”他道。

“南无阿弥陀佛,贫僧想见过!

世间自在王佛,以论佛法。”如来佛祖道。

段风:“好大的阵仗,既然来了。见就见,但这个所在,怕不适合。……两位,想必也不愿沾染这种因果?”

破碎一道中千世界。

苍生罹难。

罪好大。

“贫僧,亦有此意。”如来佛祖点头。

“那就去混沌,做过一场。”段风。

“善!”菩提祖师,颔首。

他们两位,迈步走出去。

消失不见啦。

啵!刚现身,无天无地,那白茫茫,这混沌,就有一道,破碎之声传来。八号当铺分身,着黑袍,面色淡淡,横跨空间而来,道:“见过两位大僧!”

基本的礼貌,还是要有。

“南无世间自在王佛!”

“有礼了。”

如来佛祖、菩提祖师,分别道。

“无需观察,你们困不住我,而且,先天至宝,也夺不走。…错非,圣人本体,来到混沌此处。”段风开门见山。

“即便如此,还要做过一场。”如来佛祖。

“也好。”段风点头。

人家,千里迢迢,找来。

他躲着,不出现,并不好。

认怂!

不可!

卍!顷刻,八号当铺分身,就跟,如来佛祖,交手而起。菩提祖师,没说话,站在远处掠阵,他目光闪烁,观察情形,希望找到破绽。

困住段风,最好。

但是,并非容易。

段风周身,有一股神秘力量笼罩,既是黑暗无铸,还能时空转换,揣测道:“此子居然领悟时空法则!能自由在,无尽时空,穿梭跳跃。怪不的他,如此自信。”

“杀!”段风大喝。

‘黯淡的招牌。向我迎面而来。街上的灵魂。全都可以买卖。———。’随着一道,来自地狱、深渊的歌谣,尽述黑暗,一股巨魔才有的气息,产生出来。佛和魔,是对立的。邪不压正,但,魔鬼,修炼到极致,也是克制佛的。…彼此之间,相生相克。段风继承的,是魔祖罗喉传承,非同小可。所以,他虽然是准圣初期,战力却高。再者,他还是佛魔兼修,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尔——。

他的生命磁场扩散开来,形成一个黑暗的世界,魑魅魍魉,鬼蜮邪祟,横行于世,为非作歹,行魔道之事,杀伐人间。头顶,还有八号当铺虚影。先天至宝,力量加持。如来佛祖,表情沉重无比。

念诵佛号,曰:“南无阿弥陀佛!”

“你不度我成佛,我便,度你入魔。”段风在笑,眼底是极致的冷漠。

“九品莲台护体。”接引分身,抛出,灵宝。

“谢过圣人。”如来佛祖忙道。

端坐莲台,旋转中,魔界生长莲花,蔓延更多,围绕着如来佛祖。这些莲花莲藕之间,一丝丝淡淡的功德,环绕氤氲,形成诡异的意境。但是,魔鬼很不舒服,以啃食莲花为快,尽管啃食后,会被功德之力杀死。却依然,前赴后继,飞蛾扑火。莲花影响的范围,越来越小。但,还会长出,更多莲花,源源不断,周而复始,无穷尽时。

如来佛祖,也催动法力,取出金身、法宝,其中皆先天灵宝,威力甚大。诸般手段,铺天盖地,轰鸣而下。一股脑杀来,要把段风,…轰成渣渣。

“没用!”段风嗤笑。

笼罩魔界的投影,由虚而实,真正的八号当铺,召唤而来。这许多年,他也准圣了,对这件先天至宝,早就炼化到,一个匪夷所思的程度。

原本就是准圣初期巅峰。

凭着神通,可战中期。

然而,~~~。

先天至宝一出,他的威力,顿时超强。如来佛祖,根本占不到一点便宜。

也就是说,他的战力。

媲美准圣圆满。

而且,很强。

没错!

先天至宝,就这么厉害。甚至,这只是发挥,少部分而已,只有到达圣人境界,才能发出,先天至宝全部之力。

仅仅小部分,却有如此加成。

如来佛祖,眼中闪过一抹嫉妒。

别说先天至宝。

他连极品先天灵宝,也没的有。

苦哈哈!

惨兮兮!

如此打过,是没结果的。大罗金仙,生命力就顽强,更别说准圣。还是有先天至宝的准圣,如来佛祖、菩提祖师两位,没啥办法呀。

三十三天后。

双方停下。

“两位大僧,还有何见教?”段风就问。

菩提祖师皱眉,沉声道:“世间自在王佛!”

“请讲。”段风凝重。

“八号当铺,是交易的所在?”菩提祖师问。

“是的!

什么也收,什么也要,只有典进,没有赎出。”段风点头。

“贫僧师兄弟,邀请世间自在王佛,履足地仙界,在西牛贺州,为众僧,宣讲佛法。可好?”菩提祖师。

段风笑道:“这个可贵,圣人请吃,鸿门宴,对我来说,其危险程度。两位也应该知道。没有足够的诱饵,大鱼是不会咬钩儿的———。”

“南无世间自在王佛!你想如何交易?”如来佛祖问。

段风道:“我去时,要做到,圣人,不对我出手,是不可能了。…你等图谋的,便是先天至宝,为此,……想方设法,杀害我命!但,我需要一个元会。

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内,圣人不可踏足洪荒,地仙界。

一个元会后,各凭手段喽。

圣人若能抓住…,我也认。”

“当真?”菩提祖师问。

段风:“还需两位出面,使其他圣人,还有道祖,签订大道契约——。”

“圣人好说,道祖!”

菩提祖师脸色一沉。

“吾继罗喉魔道传承,与圣人鸿钧,有一道因果在,你只要去说,…他会愿意,了结这道因果的。当年,…混沌初开,魔与道争,鸿钧技高一筹,成为玄门之祖。

但是,罗喉立大道誓言,道消魔涨,魔消道涨!所以,这道因果,是,大道承认的,他想了却,只有顺应魔涨,再来个盛极而衰——。

让我的魔道,极致鼎盛时,落下去。

化解此事,他自己,再修行会更强。。”

“哦?”菩提祖师皱眉。

“其实,你们也可以不用说,只要我,带着罗喉魔道传承,踏足洪荒。道消魔涨,魔消道涨的誓约,便会生效,冥冥之中,无所不容,无所不在之道,便会制约天道,为履行罗喉此誓。天道,就会辖制鸿钧。”段风笑道。

确实如此。

大道誓约,只要被承认,就绝非一句空话。正因如此,所以,罗喉苟延残喘许多年,却还想着,有朝一日,修为强大了,踏足洪荒,跟玄门,再争一把天地气运。那将是他,唯一突破混元大罗金仙的一线生机。

当然,希望也很渺茫。

机会是有的。

当时,天地初开。罗喉的魔道、鸿钧的玄门,皆是被大道认可的,他们两个,其实是在大道考验下,争夺大千世界,气运所有权。嗡!大千世界,所诞生的天道,借造化玉牒,选择鸿钧。所以,玄门胜啦。可在那个时候,罗喉跟鸿钧,修为相差不多,又同在选拔中,所以,他用魔道祖师的身份,发下誓约,大道才会承认。

否则,随便一个人,就说自己要跟玄门争气运,怕是要疯?罗喉回洪荒之日,或是他魔道传承,归来之时,便是誓约生效之日。

一线生机。

道消魔涨!

魔消道涨!

而这次誓约履行后,若是魔道消亡,那才会彻底无存,段风也会被击杀。

“能如此,再好不过。”菩提祖师颔首。

“还有,我要大雷音寺,佛祖之位。阁下如何自处?”段风笑着道。

“南无阿弥陀佛!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贫僧,自当退位让贤,一个元会后,再较高下。”如来佛祖顿时道。

话说到这个份上,他不能怂。

气势,不能输哇。

再说,他们胜算大。

暂时嚣张一个元会而已。

“还有吗?”菩提祖师问。

“你等诸多觊觎,我也不可单打独斗,我会邀请帮手,助一臂之力。”段风道。

“各凭手段,当如是尔。”菩提祖师点头。

“那我就在此等圣人好消息。”段风道。

“善!”菩提祖师点头。

连忙将消息,传给本体,要履行,协议,需所有圣人,达成共识。这就只有,本体在其中周旋啦。晓以利害,有先天至宝,作为诱饵。

相信,那几位圣人,不会不动心。

只是,引来段风。

先天至宝。

别的圣人也有机会夺取。

但,这是唯一的机会。

不容错过。

而今,~~~。

三清不合。

通天不存在,只有老子、原始天尊,表面兄弟,涉及先天至宝,怕是,也有自己的小心思,而女娲,单打独斗,没有他们师兄弟,齐心协力。

还有,他们对世间自在王佛,总比那几个圣人,了解多一点。…只要运作好,还是他俩,机会大点。最不济,也不能让别的圣人,轻易得手。

洪荒。

三十三天外。

极。乐世界。

接引、准提,彼此对视,找来圣人,老子、原始,女娲,加上他们两个。

洪荒,五位圣人。

通天教主,在紫霄宫坐关,出不来。

“找诸位道兄,是有一事,需要共商,~~~~”准提圣人,率先开口说道。

巴拉巴拉。

讲了一遍。

“先天至宝!”女娲皱眉。

像是,有一些惊讶,沉吟。

“身怀先天至宝,此子真的敢来?”原始天尊不信道。

接引双手合十:“圣人出口,即为道!只要签订契约,不来也要来——。”

“诸位别说,对先天至宝,没有想法?”准提嗤笑。

“老师那里,如何说?”老子问。

准提:“此子说,罗喉与老师,曾有一约,大道鉴证,~~~。”段风的话,重复一遍。

“~~~,还是要跟老师!

通禀一声。”老子淡淡道。

“还有!那只朱雀,她也要参与进来!否则,不用等一个元会之后,她就会夺取先天至宝,炼化,据为己有。”女娲也说。

“甚是!”原始天尊。

‘~~~~’接引、准提。

目光闪烁,没说什么话。

很容易,达成了口头约定。

女娲的执念分身,踏足地仙界,朱雀宫,找朱雀女,说了这件事:“道友,你意下如何?”

“很好,我不反对。而且,我还想,与你结盟,免的你我俩,单打独斗,势单力薄。八号当铺,我有了解,这件先天至宝,与别的至宝并不一样,可以共同祭炼。若能得到,共享如何?”朱雀笑道。

“好!”女娲目光一闪。

别看,称姐道妹,实则,皆有算计。

只是,不说出来而已。

这边商量好。

准提圣人,连忙让菩提祖师,告诉段风,圣人商量的结果。而老子,已经去了一趟紫霄宫,禀告这件事。鸿钧果然应允,这道因果,在无量劫前,了结也好。

解决一道麻烦。

混沌深处。

段风道:“这是按照八号当铺规矩,拟定的契约,大道共鉴!诸位圣人看清楚了,若是没什么问题,便签约。”

说完,取出七分契约。跟普通典当契约,并不一样,约束力更高那种。完全是不能反悔,否则,大道神罚,非常恐怖。圣人、天道,亦承受不起。

主要内容,便是按说好的,段风踏足洪荒,地仙界,一个元会时限内,签约者,不准以任何形式,朝他,和他的手下出手。相应,圣人也和天道,也要求,段风不能,对洪荒顶尖大能,开杀戒。譬如,接引、准提大雷音寺,若段风去后,把诸佛、菩萨,屠光,就没意义。一个元会内,段风若有本事,可以关押,但不能…诛杀准圣以上强者。除非,这些人,跟他死磕。这点,段风也默认。

而后,双方就在友好亲切的氛围中,等待契约签订。洪荒那头,朱雀、老子、原始天尊、女娲、接引、准提。包括闭关紫霄宫的通天教主在内。签订,契约,是圣人本体签约。

嗡——!

刹时,一道冥冥的意志,降落而来。

一闪而逝,但,属于是承认了契约。

时空,传递回来。

段风自然有办法,查探清楚,圣人,是不是亲笔签约,确认无误了,才道:“我的身外化身,在此中千世界,还有一件事,需要办——。

就不远送了。”

“告辞!”菩提祖师、如来佛祖点头。

踏破时空,转身而走。

他们也要回地仙界。

有所准备。

此,将是一场魔劫。

同样。

段风也要,准备一二。

诸位圣人摆鸿门宴。

他也不能单打独斗。

约定的时间。

是一个元会后。

他还有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准备。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凭这点时间,想突破至,准圣圆满,不可能。但,要尽可能,提升修为,到时候,才从容点。而能让准圣,有机缘,或者修为提升快一点的所在,除了洪荒,便是大界。

‘宿主,你要去帝王道分身!

所在的大界历练?’主系统问。

段风:‘没错,到那边,也正好可以,助其一臂之力!而且,阿婧汇报说,大界风起云涌,奸雄鹰扬,有一场,巨大的变化———。

危险之中,也伴随着机会。’

‘嗯!’主系统。

还道:“如果有需要,随时让朱雀,去助你一臂之力。”

“明白。”段风点头。

临走前,还停顿了一下。

闪身,出现在中千世界。

西陲。

“圣人,你这道分身,是要我送你,还是自己走?”段风淡淡道。

“南无阿弥陀佛!”圣人分身。

主动圆寂,此身外化身,中千世界,根本不放在他的眼里。西陲,小雷音寺,也一夕之间,消失无踪。段风八号当铺分身,自是消失。

铛——!

古老而苍凉的钟声。

只有典进,没有赎出。

“西陲无佛?”

“小雷音寺,就这么消失,那可是,诛杀神话境的大能,怎么会呢。”

“这样看来,岂不是北域那位,一家,独大?谁还能阻挡此人的脚步,东方皓月吗?神话境初期,还是嫩了点。”

“这天,要彻底变了。”

“~~~嘶!”

扑朔迷离。

议论也多。

但,小雷音寺,确实不存在了。

‘~~~。’老古董。

东方皓月:‘~~~’

真的,如有神助。

没有了能战自己的高手,段风这位,中千世界天下第一人,呼之欲出。

他也没有,任何迟疑,…淡淡道:“大宇帝朝的底蕴,想一口吃下这么多势力,还做不到。需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先行囊括中州,消化了再说。至于,覆盖更远,慢慢来。

但,东土、西陲、南蛮,各大势力,需要纳贡称臣。

若有不服者,朕自会亲自登门拜访。”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大臣们。

兴奋不已呀。

以北域为跳板。

作鲲鹏远望,吞吐八荒之志。

这位皇帝,震古烁今。

‘~~~’丞相。

上将军:‘~~~’

他们几乎麻木啦。

宫廷,高晞月,纭悠悠,冷若仙、、等嫔妃,更是五体投地,卑微的拜服。

昂———!

称霸!

没有错!

大宇帝朝!

就是霸主。

‘~~~这?’

东方皓月等人。

好生憋屈呀。

然而,~~~。

没卵用。

修真界,从来如此残酷。我有修为,便不给对手,一点机会,中州大仙国,皇帝自刎以后。

就不存在。

分崩离析。

庞大疆域,被大宇帝朝,所蚕食,一座座城池,甲兵驻守,文官,则是前去,安抚百姓,治理地方。这样呢,不出甲子年,中州,就迅速成为大宇帝朝的地盘儿。而那些年,东土、西陲、南蛮,家族、宗门势力,纷纷纳贡称臣。

没办法呀。

人家有神话境。

‘吼——’!

其间,火麒麟进阶。

试图挣扎。

却被段风出手,狠狠教训一顿。

甚至是,他没办法逃走,被困住啦。

段风自有手段,打入灵魂烙印,将其封印伸直,炼化为自己的一副坐骑。

‘~~~’

老古董。

太可怕了。

他们也不敢造次。

连忙缴纳贡品,还有谄谀之辈,搜罗美女,送进宫廷,以选秀的形式,为妃,为嫔,为贵人。段风来者不拒,享齐。人。之。福!宫心计,永远都在上演,只要段风不曾倒下。

“丞相!

你也就这点潜力,此次突破天极境,便是你的极限,继续给帝朝,召唤传奇境魔法师、剑士吧。有多少,召唤多少。——”段风对丞相道。

“是!”丞相应声。

他开始召唤传奇境界。

魔法师!

剑士!

各种属性,应有尽有。

魔法学院,风头无两。

而上将军,成为帮仙道学宫,炼制,丹药的工具人,时不时,还要被王翦,好生欺负一下。

苦不堪言!

同样,~~。

度日如年的,还有纭悠悠。此女在后。宫,竞争如此大的环境之下,没啥优势。主要是,段风不待见她,召侍寝的时候,也是很少呀。

有时候,两、三年,才想起来一次。虽然,宫廷之间,像她这般不受宠的嫔妃,不在少数,可,她曾经当过皇后。还是贵妃分位,那就很容易,被找茬啦。皇帝还不宠爱,纭悠悠就愈发苦巴巴———。

这位重生而来,宏图大志的仙门女子,就落魄,狼狈,不堪,卑微,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很累呀,小系统就鼓励她,花无百日红,继续努力。当一个百折不挠,奋斗争宠的妾妃。到后来,段风偶尔点她侍寝,她能高兴好几天,自是,放下脸面,矜持,用狐媚子手段,伺候而起。

之后,段风还是不宠她。

完了,就被找茬。

责罚,也是很多。

高晞月,却盛宠不衰,除了皇后之位,还有帝王真心,段风没给她。

别的,~~。

荣耀呀!

地位啦!

权势哇!

全有。

冷若仙、、等女,有的修为比高晞月,强很多,姿色、气质什么的,也不差。但,见了高晞月,还要施礼,时常跪下请安。犯了错,会被高晞月下令,当着六宫嫔妃的面儿,狠狠责罚。心中,自是嫉妒。

但没用。

谁让段风稀罕她呢。

哈哈!

中州归心,段风开始朝西陲用兵,夺取一座座城池,仙国,宗门。此乃蚕食。

还在南蛮之地,布下滔天阵法。把其内的灵兽,圈起来,形成帝朝狩猎,练兵之处。

又过一个甲子年。

西陲归心。

段风祭天,大声道:“帝朝不足以承,晋升天。朝!朕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昂——’!

气运滚滚而来,中千世界,得到了,这些气运加持,是好处多多,续命。

突然有天,丞相府,闪烁一股强烈,的生命磁场。

一尊堪比史诗境魔法师,脚踏星纹,降临当场。他脸色阴沉,死死的,盯着丞相:“就是你,让吾界魔法师,一个一个,失踪?我压制境界,顺着召唤之力而来。就是要,灭了你这个祸害。”

是了。魔法世界强者,又不是傻瓜。高手一个接一个失踪,怎么能不查。次数发生多了,便会有蛛丝马迹,有的时候,还是当着所有人的面,一个强大的传奇境魔法师,凭空消失。已经引起了慌乱。

所以,作为顶尖儿强者。

必须要出手。

以身饲魔。

“~~,你不是传奇境!”

丞相惊叫道。

“你想命令我,还不够。”

这位魔法师,怒道。

毫不犹豫,就挥出一道法杖,魔法绚丽,朝丞相击杀而去。丞相骇然,哀求道:“陛下救我。”

但,段风偏偏晚来一步。

丞相肉身被打成粉末。

只有一道魂。

抓在段风手中。

“你是谁?”魔法师警惕。

“想来,你便是魔法小千界,最强者了。你打不过朕,也不必,做没必要的挣扎。而且,朕不会将你们的魔法小千界怎样。”段风淡淡道。

‘~~~’魔法师。

目光转向丞相之魂。

“陛,陛下~~”丞相。

段风道:“爱卿!是时候,为朝廷奉献自己了,朕马上要用你的灵魂,炼制一道两界之门。你的魂,以后,便是此门的器灵!魔法小千世界,彻底融入咱们这道中千世界以前,你这道门,就是魔法师,与朝廷沟通的桥梁。

两界融合那一日,你才会身死道消。

你说,好不好?”

此话风轻云淡,就像问,你今天吃啥一样。但,落在丞相耳朵里,不吝于晴天霹雳。呆滞了。

“你好毒!”

他顿时惊叫。

“不乐意,万万不可。”段风不以为然。

只是开口,直接当场,就进行了炼制。

那位史诗境魔法师,想要做点什么,立即就被,气运神龙,一股庞大的气势,压制住。

还有臣服朝廷的史诗境、传奇境,围着他,虎视眈眈。

‘~~~’

魔法师。

几天后,丞相被炼制为一道门。

两界之门。

就屹立在,魔法学院总院。

段风也切断了,丞相和其召唤的,魔法师的联系。又看向那位,史诗境魔法师,淡淡道:“这是你们魔法世界,小天道自己的选择,它是想,融合于中千世界。而中千世界,也需要续命,彼此是有好处的。

而丞相,只是两个世界,彼此试探,磨合的一种媒介。

接下来,两界,互通有无。

你们魔法师,可以来这边,参悟,中千世界天道,在这儿里,你的修为,还可能进步,当然,要看你领悟的如何。自然,来到这边,就要遵守朝廷的规矩。可以去魔法学院当导师,也可以接受朝廷聘用,为朝廷出力,好处多多。

朕不会强求。

两个世界,没有融合为一之前,朝廷不会攻打你们。若两个世界,融合以后,你等还没有资格,与朝廷一战,那就怪不得朕。要么主动臣服,要么,被打到臣服。

迟早有一天,大宇仙国,将是这里唯一的仙国!”

巴拉巴拉。

说了一大堆。

“我凭什么信你?”魔法师。

“信不信,随你。”段风。

‘~~~’魔法师。

这个人,好嚣张哦。

然而,~~~。

人在屋檐下。

只能低头。

最后,他回去,把这个事情,说了一下。朝各位魔法师国度,贵族,…强者,传达清楚。召开会议。打,肯定是打不过段风这位,超出史诗境的皇帝。

只有妥协。

同时,~~~。

也对突破,很热切。

在他们这儿。

最强者,只能是史诗境。

好几个被卡住的。

若是,真的有机会突破。

未尝不是好事。

段风没出面。

双方签订了契约。

互通有无。

你不捣乱。

我不打你。

你可以来我这边深造留学。

若真有人突破,成为神话境,对你们魔法学院,以后在朝廷的地位,也有好处。

这还算公平。

别说。

段风真没持枪凌弱。

这件事,就这样敲定。

而史诗境魔法师、剑士,来过后,也探听到,这边的情况,仙国官员,有气运加持,修炼更快。

还有这种好事?

连忙尝试。

段风就给封官。

果然修为有所进步,而且,加快了。

对段风的话,再无怀疑。

那打不过段风。

便做好了,日后两界融合,臣服朝廷的准备,还让自己家族天才,来这边进修。派来美丽的女魔法师,参加选秀,也来争宠。他们也不傻,自然明白,要在朝廷,扎根立足。

此事办妥。

皆大欢喜。

倒霉的,~~。

只有丞相。

作为器灵,被困在里头,特别难,心情是扭曲的,煎熬的,但没有用处。

‘~~~’

上将军。

他如今,盼皇帝忘了自己。

连忙降低存在感,努力,作工具人。

牟足了劲儿,炼制丹药。

生怕做不好。

落的丞相那般下场。

生不如死呀。

啧啧!

。。

喜欢我在洪荒玩科技请大家收藏: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神话境的气息,浩浩荡荡,涵盖苍穹,镇压当世,大宇帝朝臣民,全部膜拜而下。

首次见识到,陛下出手,这种威力,不可思议。无怪上将军、丞相,斗不过他。太上皇,憋屈而死。这种修为,根本就是神话传说中,才存在的人物。

简直太可怕了。

上将军:‘~~~’

‘~~~’丞相。

虚空,排山倒海般浩瀚气势,让他们久久说不出话,皇帝,竟是深不可测,到这个地步。

那他们,还有翻身之日吗?

哈哈!原来小丑,竟是我自己?丞相是土著,沟通魔法位面小天道,上将军修真界大能夺舍,并无前世记忆,所以,压根不清楚原主的厉害。

而今,~~~。

目瞪口呆。

心灰意冷。

大约,此生注定困在大宇帝朝,给那个人卖苦力。猴子再咋,也翻不出如来佛手掌心。

跳梁小丑而已。

宫廷。

“陛下。”高晞月率领妃嫔,伏阶而跪,匍匐撅拜。这个姿态,非常卑微。但是,她们真的发自内心,连纭悠悠,也不例外。说到底,修士的世界,是强者为尊。若段风是人间帝王,跟他讲句话,也嫌丢人。段风是神话,她们就低到尘埃,面对他的庞然天威低到尘埃。

这很修真界。

人之常情!

“居然还是晚一步?”东方皓月,沉了脸。

抬眸望着段风,目中,闪过一抹嫉妒之色道。

其余高手,脸色阴沉。

麒麟王冷笑:“我的好皇帝,你只有一个人吧?能护住,你的臣民么?”

‘~~~’东方皓月。

观战群雄:‘~~~’

他们目光闪烁,后退了点。

叫此人,先试探一下。

也好。

吼!麒麟王一声大吼,伸手就朝文武百官,抓了过去。有的大臣脸也白了,吓的瑟瑟发抖。跑却跑不掉,绝望的节骨眼儿,云海翻腾,覆盖都城,其中幻化出,大宇帝朝江山社稷,好似北域的‘缩影’。不仅麒麟王,便是东方皓月、、等人,也被笼罩。气运神龙,发出一声苍凉的龙吟,吞吐乾坤,承载帝朝,发出史诗境巅峰之力,朝麒麟王,轰鸣而下。

此气运神龙,竟然威力如斯?可怕。

昂———!

一道神龙摆尾,麒麟王,多少有些压力。

“找死!”他怒道。

化为本体,是一头巨大火麒麟。

以极其凶悍之力,朝气运神龙杀来。他是史诗境,但,帝朝气运神龙,在主场出手,也是史诗。而且,距离神话,并非遥远。顷刻,双方就搏斗而起。数百招碰撞,劲力纵合,气运澎湃,是一场精彩对决。

“帮忙啊!你们不想对付他?”麒麟王吼道。

他这个人,为了报仇,是没啥底线。话说回来,修真界,对待敌人,有几个,还讲道义。

所以,彼此对视。

东方皓月等人。

也出手啦。

“大宇帝朝臣民,举起右手,心念朕名,借朕力量。与帝共战强敌。”气运神龙叫道。

刹时,将信将疑的臣民,还是下意识地,听从圣旨,举起右手,萎顿在地,感觉身体被抽空。一道道无形的力量,加持云海,气运神龙,骤然庞大无数。能力,几乎快要重开史诗境门槛,踏足神话。

东方皓月惊怒道:“这是什么东西?”

“他到底有,多少手段。”众人。

‘~~~,吼!’麒麟王好不甘心。

但,这些强者,到底是神龙挡住。

并非所有人,立刻举手。丞相府,丞相阴晴不定了一瞬,像是纠结。想做什么,又不敢。他真不确定,这位皇帝,是不是,还有其他后手。

但,这是一个机会。

好机会。

现有的魔法师,虽说举手,借出力量。

但,他可以现召唤。

然而,~~~。

嫡子一句话,点醒了他:“父亲,比疯了吗?别把家族害了,别说,你斗不过陛下。就是诛杀百官,逃出帝朝,难道神话境,不会把我们抓回来,彻底诛杀吗?”

没错。

这些人,压根杀不死皇帝。

此子活着。

帝朝在。

哈哈。

是他糊涂了,悲哀的丞相,也缓缓举起手。给气运神龙,增加一份气力。

上将军府。

王翦喝道:“你还不举手?”

“~~~,哼。”上将军脸沉。

很不情愿,却也不得不听。

是的。

他现在,打不过王翦。

举起手,跌坐下来。

王翦才自己举手。

气运神龙,本身就有史诗境威力,承载整个天下,威力就更强,举动之间,带着一股,浩瀚的大破碎之力。应付麒麟王、东方皓月、、等人,很轻松。绰绰有余。气的麒麟王,大吼大叫,东方皓月几个,面目阴沉。有人尝试,摆脱神龙,透过云海,朝百官动手。

然而,~~。

云海涵盖都城,是北域缩影。

像是一座,庞大阵法。

错非,战胜神龙。

否则,做不到。

‘~~’众人。

深不可测呀。

他连这个。

也算到啦。

卍!圣人身外化身,则沉的住气,毕竟见多识广,没有东方皓月等人,那般一惊一乍。就和段风交手,两位斗法,佛光璀璨,神通浩瀚。

段风则是,发出一道道剑气。

武道大罗金仙。

应对着。

“武道!你和人族,也有关系?”圣人皱眉。

段风淡淡道:“在下本来就是人族,修炼武功,不是理所当然吗——?”

“话虽如此,但,人族武道,能修成大罗金仙者,少之又少。”圣人双手合十。

“那是因为,人族武者,还没有一尊准圣。”段风点头。

“没错。自创一道,突破准圣,何其之难?那三皇五帝,凭着功德突破,只能算半个武者,另一半,是仙人。所以,他们的准圣境界,不算数。”圣人道。

“我会突破准圣,以武入道。”段风面带坚决。

‘~~~~,南无阿弥陀佛。’圣人没回应。

突然催动法力,头顶飞出舍利子,普照光明,丈六金身,掐诀念咒,使出各种神通,法力变化,一时形成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宝塔、金钟、钵盂、佛珠、琉璃翡翠、、诸多法器,五光十色,绚丽多彩。绽放着光明,朝段风杀来,势在必得。像是不管不顾,要把段风,轰成渣渣。

而段风也不弱,他的道行,即便没有圣人高。

却也不惧。

圣人使出手段,武道真气,反击之力层层叠叠,相应而增。硬碰硬。

丝毫不惧。

只是,~~。

分身而已。

“此处距离洪荒太远,本体的法力,压根借助不到多少,圣人本体,来到混沌深处,也是被限制的。你无法横行。”段风道。

“没错,你说的对。”圣人分身点头。

事实,就是如此,他没必要,不承认。

段风又不说话,集中手段,凌厉出招

杀将起来,这种斗法,特别精彩,让人目不暇接。但,没有胜负结果。

因为,谁也奈何不得谁。

三十三天。

双方才分开。

“诸位,是否要留在北域作客?”段风淡淡道。

“哼!我还会回来的。”麒麟王怒道。

转身而走。他感觉,此行好生憋屈呀。

“告辞!”东方皓月、、等人,也走。

试探过啦,水好深,心情沉重,顿时走。

“南无阿弥陀佛。”圣人分身。

念了一声佛号,刹那,也消失。

“朕!已退强敌。”段风喝到。

‘~~~~,昂!’气运神龙,昂首嘶鸣。臣民法力,回归原主而去啦。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臣纷纷高呼,恭敬而兴奋。

“一切照旧。”段风淡淡道。

“是!”无不应声。

段风没有立刻出手,朝北域之外,扩张。是要再等一等,帝朝底蕴。

仍然差了点。

传奇境。

史诗境。

还没有呢。

现在打。

两败俱伤。

东方皓月等人,忌惮他的修为,也需要,更多时间,牟足了劲儿冲击神话。到了神话境。才有把握,对付段风。彼此双方,便是相互这样一个状态。

接下来,大宇帝朝,一切如常。魔法学院、武道馆、斗气学宫、仙道学宫。这些修行体系,被他利用到极致,气运加持,文武百官,修行速度,十倍百倍增加。还有北域资源供给,当然是进步很快啦。

圣人分身出现,让段风,有了一点紧迫感。

没事,就把王翦,还有几个,心腹大臣,带在身边,指点修为。这几个人,修为增长很快。丞相那边,更是经常关注,时不时讲道。

赐予资源,逼迫丞相突破。

皇极境的丞相,已经给大宇帝朝,召唤了十二尊帝极境,若干皇极境,魔法师、剑士。倘若,此人晋升帝极境,就能召唤天极境魔法师。

未来,在段风构想中,天极境、帝极境,是中流砥柱。传奇、史诗,乃是高层。而神话,则是顶端。

帝朝,缺乏的便是中高层力量。

当然,别的势力。

也有其问题所在。

没比这边好多少。

譬如,小雷音寺,虽然有圣人分身,底下却没啥高手。两边半斤对八两,需要尽快发展。但,尽管如此,段风依然,不紧不慢,按部就班。

‘宿主,以圣人道行,分身不用二百年,便会修炼到大罗金仙圆满。他的圣人道行,毕竟高于你本体的准圣,所以,单纯的修炼速度,比你快。你比他,早来那么多年,他已经赶上了你的修为——。’主系统凝重道。

‘但,帝朝成形,气运稳定。我这边,开始有气运加持,修行速度,提升好多倍。而且,原主本身,就是主角,如有神助。所以,在这两者加持之下,接下来,我的修为提升,未必弱于他。此处,不是洪荒。’段风不以为然。

主系统:‘可你想战胜他,不太可能。如你所言,在这个中千世界,最强者只是达罗进西安。’

‘咱们应该庆幸,有这种限制,不然,我们打不过圣人本体。’段风。

‘那咋办?’主系统问。

‘随机应变。’段风道。

‘~~~’主系统。

没吭声啦,自闭。

它家宿主好淡定。

春秋更迭。

眨眼二百年。

段风的《绝世武功》,突飞猛进,圣人分身,给他带来了挺大压力,所以,修炼很勤快。

迅速攀升,成为达罗进西安圆满。

相当于,神话境巅峰。

丞相这位工具人,在他拔苗助长之中,硬生生,突破到帝极境,召唤了,十二尊天极境魔法师。后来,又用资源、灵丹,使其修为,推至帝极境巅峰。距离天极境,一步之遥。若是突破,踏足天极境。

就可以,召唤传奇。

但,这一步。

凭着丞相的资质,有点难。

不过,王翦、、少数臣子,也提升到了帝极境巅峰,他们却是,稳扎稳打。

就连后。宫,高晞月、冷若仙、、众女,也不弱。好几个,已经‘皇极境’。

庞大帝朝人人修炼。

朝廷底蕴,增强无数。

昂———!

直观表现则是,云海澎湃,气运神龙,强大百倍不止。而且,还在越来越强。帝朝,毕竟是在一个,高速发展阶段,还有段风,把握大方向。

帝朝强!段风就强!段风强,帝朝臣民,跟着进步很快!底蕴增加,则气运更多,加持而下,段风、、等人,修炼更是神速,这是一个圈儿,起步最难,起步以后,良性循环。段风已是,人人称颂的:太上无极圣慈神武皇帝!

说一不二。

乾纲独断。

威加海内。

‘宿主,气运神龙,可以堪比大罗金仙了。’加上臣民借力,堪称大罗金仙中期。’主系统说道。

‘嗯!’段风点头。

这很正常,二百年。

说短,也不短啦。

帝朝变化,很大。

日新月异。

当然,他这边变化,别人也没闲着,岂能原地踏步。不过,没有其他底蕴,神话境突破,并非容易。

那几位,史诗境奸雄,还卡着呢。

但,~~~。

东土!东方皓月,已经强行整合势力,组建修士大军,拧成一股绳儿。

南蛮!麒麟王统御万兽,窥伺北疆。

西陲!小雷音寺,圣人分身,倒是不骄不躁,不紧不慢,佛系的讲经论。法。

中州!大仙国与天宗,决一死战,相互兼并,最后,那位仙国皇帝,居然不知用的什么底牌,以大手段,斩杀天宗宗主。正在强行,统一中州。

金戈铁马。

江山如画。

滚滚红尘。

纷纷扰扰。

二百年,就过去啦。

‘咔,轰!’

节骨眼儿,一道空间破碎,上古,甚至更久以前的老古董,出来啦。小天道,已经无法,关住这些人。因为,随着时间流逝,小天道掌控力,越来越弱。。传奇和史诗,降临当世,乃至于,神话,也存在。

物是人非。

沧海桑田。

过去太久啦。

有的人,连忙去寻找自己的后代,有的人,茫然无措,站在原地发呆。

还有的,连忙打探一下,当前世界格局。

究竟啥情况。

哪些强者。

‘这些人老古董,一出现,便要乱起来。’主系统道。

‘按照剧情,他们有两尊神话境,估计,会分别来试探,我和西边那位的实力。’段风揣测。

‘嗯!’主系统应声。

他根本不急,默默等待。

老古董出来后。

探听情况,没有轻举妄动,他们被困住太久,需要好好修炼一下,恢复巅峰。起码,两位神话境,没有动手。

但,其他传奇、史诗,就不一样啦。

东土!

“区区传奇,也想在我东方家族的头上作祟,时不时,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东方皓月,面色冷酷,踩着一尊传奇的头。

此人面目扭曲,狰狞道:“你敢,我师尊,~~~。”

“废话真多!”东方皓月恨声道。

‘轰隆!——’前世,放了此人。他还不是,找来了史诗境师尊,不分青红皂白,灭杀东方家族。这个仇,东方皓月,重生一次,定然要报。

所以,毫不犹豫,

废掉此人修为。

“你好毒。”这传奇境嘶吼。

“大胆!”远处,一声大喝。

传奇:“师尊,快来救我~~”

“等的就是你。”东方皓月。

大手一挥。

毫不犹豫,启动大阵。

这是他,布置二百年之久,拿出了东方家族,所有底蕴,以及东土大部分强者。布置出来的,既知仇人是史诗境,还是多年前的老古董,他如何没有准备?东土众生,强者武林,那些家族,仙门,帝极境、天极境高手,并不是没有。而今,这些强者,都听东方皓月的。各自在阵法的关节处,发挥威力。也不是完全为东方家族。音乐之中,他们也感觉,世界在变化,危险,说不定啥时候,就来。有东方皓月庇护,他们还好过点,咋说,也多少有几分交情。

外来的史诗境,也不好说话。

东土修仙家族强生,六大家主,东方皓月不算,还有五个天极境!大小宗门,十二尊帝极境巅峰,中期、后期,初期,也是不少,几十个之多。这些人,代表着东土修士。齐心协力,催动大阵,配合东方皓月。

顿时,这位史诗境老古董。

有点懵逼。

“找死!”他惊怒道。

使出手段,要击杀东方皓月。

可惜,东方皓月,也是史诗。

而且,是史诗境巅峰。

他,仅仅中期而已。

这般一来,这位史诗境,如何能敌。两者,大战三十三天,居然凭着一股狠劲儿,还有前世仇恨,击杀老古董。史诗境,相当于太乙金仙。并非大罗自在,生存能力,还没有强大到,一个难以杀死的地步。

加上有心算无心。

东方皓月,布置几百年。

他顿时拜啦。

想逃,有阵法笼罩。

而后喋血苍穹。

‘神话!神话!神话!’东方皓月,发出三声大吼,由内而外,开始突破。

前世,压抑的仇恨。

让他卡在史诗境多年。

而今,报仇雪恨。

念头通达。

要突破。

“家族!”东方族人兴奋不已。

“我们,不如他。”

东土家主面色复杂。

是嫉妒,也有点高兴。

“东土有此人顶着,起码,暂时无忧。”各位天极境家主,只能达成共识。

紧密围绕东方家族。

听东方皓月的。

中州。

大仙国。

蚕食天宗势力之中,老古董降世,好几个史诗境、传奇经老古董,当年,都是出自中州。回来,找自己的后人,有的找到了,有的没找到。

皇帝,跟其中史诗境巅峰,打了一架。但是,并未识破脸,反而邀请这些老古董,加入大仙国。这些老古董,不置可否,皇帝就给找到后人的老古董说,朕会扶持你的家族,给与好处云云。几个老古董,也就留下来了。

毕竟,家族后代,还在。

几乎短短几天,中州强大很多。但,这些传奇、史诗,有几个会真心帮皇帝,还不是见机行事?

西陲、南蛮,东土,也有一些传奇、史诗,找到后代。感叹物是人非,流了下来,予以庇护。

见东方皓月,麒麟王,小雷音寺不好惹。

倒是未起风波。

几年后。

两尊神话境,分别来到北域和西陲。当然是要,试试当是,最强者的修为。

“大宇帝朝,天下臣民,举起右手,借朕力量。”段风一声大吼道。

昂———!

气运神龙,迭声嘶吼,龙吟阵阵。滚滚气运,携带臣民的磅礴之力,融入体内。段风屹立在那,便是至尊至贵,是天地的中心,周身气势,轰鸣滚动,如一座泰山,拔地而起。几乎要超越,大罗金仙极限。

“你!”神话境皱眉。

“纳命来!”段风大吼。

挥手,布置阵法,狂风暴雨。

一连窜手段,澎湃发力,朝这尊神话境,击杀而去。既然来,就别走。

他自然有信心。

武道大罗金仙圆满。

帝朝气运。

臣民之力。

他的威严覆盖北域,气运所至,皆是主场。这样的状态下,尽管没啥厉害法宝,他也能应对准圣初期。当然,是不太厉害的准圣初期。

道行高,眼界宽。

好处便多多。

老古董,战斗经验,更是不如。

只是个普通大罗金仙而已。

在中千世界,坐井观天,觉的自己好厉害,是上古以前的强者,然而,在段风这儿,啥也不是。

同理。

西陲。

小雷音寺。

另一尊,神话境。

面对圣人分身。

更是送菜。

“南无阿弥陀佛!”圣人道。

双手合十,使出一道大神通。

《大因果术》!

端坐九品莲台,万法不侵,神通法宝无用,一张因果大网,早就包围而来。这位神话境,不知不觉间,生命衰败,导航腐朽,法力亏损,等反应过来,想逃的时候,已来不及。

“饶命,我愿拜你为师。”神话被打破,惊叫道。

“你与佛无缘。”圣人冷漠。

一道巨大的‘卍’字符,滔天而下。

这位神话境,法力、肉身,神魂,一点点被磨灭。

另一边,北域。

神话境,不敌段风。

“我愿意臣服,入殿为臣。”他连忙哀求。

眼瞅着,打不过。

尊严算啥,等死吗?

段风:“你陨落,朕才安心。神话境,什么时候,背后捅朕一到,可不划算。”

“我诅咒你,不得好死,你会遭报应的。”神话境面目扭曲,充满狰狞。

“这只是无能咆哮。越诅咒,就更代表,你的无能为力。”段风冷笑。

是的。

他就是这么冷酷。

无情,无理取闹。

‘~~,不!’神话境。

三个月后,两大神话。

竟然被段风、圣人分身,生生炼化,碎灭肉身,灵魂破碎,死无葬身之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帝朝诸臣。

“南无阿弥陀佛。”西陲众生。

这样的事实,让老古董,东方皓月、、等人,沉默了。麒麟王,嫉妒的不行。但,没敢来找段风麻烦,窝在南蛮,不知道想什么。

而这个时候,段风却开始动手了。

“中州天宗余孽作乱,上古的传奇、史诗回归,掌握自己的家族,宗门。他们不会跟大仙国,一条心。那位皇帝,虽然灭了天宗,却没有时间,掌控全局。

没了两个老古董,消除后患,此时出兵,适时正好。

王翦,你统兵,开疆拓土,攻取中州大仙国。

朕,会抽调魔法学院、仙道学宫、武道馆、斗气学宫的高手,天极境、帝极境,为你掠阵。”段风命令道。

“诺!”王翦忙道。

几百年过去。

帝朝底蕴。

今非昔比。

可以开拓进取。

昂———!

气运神龙一声高亢长吟,像是宣战,剑指中州。

杀———!

甲士百万,良将千员。

铁马踏山河。

江山如画。

奸雄鹰扬。

传奇史诗。

惧于段风斩杀神话境的威力,根本不敢听大仙国皇帝的,对帝朝出手。

甚至,隐约间,起了投靠之心。

‘~~~’皇帝。

他不甘心,也不会坐以待毙。

连忙调兵遣将。

开始迎战。

然而,~~~。

士气并不高。

间或,还有天宗余孽,跳出来捣乱,行刺杀之事,他这边就开始兵败如山倒。

大片疆土,划归帝朝。

一座座城池,被夺去。

“你们说,有何良策?”皇帝怒道。

大臣:“可派使臣,前往西陲,南蛮,东土,寻求援助,否则,平咱们一处,是打不过帝朝的。”

“那还不快去。”皇帝吼着。

圣人分身,很佛系,才不帮他。

没有真的见到,先天至宝在自己眼前,圣人还是淡定的,能沉住气。世间自在王佛,毕竟也是佛门中人,暂时还没撕破脸,一个小千世界,中千世界得失,不放在圣人眼里。

至于南蛮,麒麟王倒是出手啦。

驱动万兽大军,咆哮奔腾,来助阵。

但是,帝朝有魔法师,剑士,这股生力军,各地学宫的魔法师学徒,武道弟子,纷纷前来,一者历练,二来也想立下功劳,在帝朝,混个一官半职。以后修行,便会顺风顺水。火麒麟的万兽大军,顿时也没啥用啦。跟着败北。

麒麟王与仙国皇帝,又打不过段风。

真的是,进退两难。

要说臣服。

尊严,不允许两人这么做。

好难呀。

可世事就是如此。

没法改变。

段风坐镇,便有底气,王翦大军稳扎稳打,攻城掠地,开疆裂土,立下了赫赫功勋。而丞相召唤的,天极境魔法师、剑士,正好对付大仙国,以及南蛮天极境强者。

帝朝固若金汤。

没有短板。

征战三十年。

中州大半疆域,尽为大宇帝朝所食,天宗长老,带着残余弟子,早就投奔,被段风安顿在,大宇帝朝之内。是对付大仙国的先锋。仇深似海。

主动请缨。

大仙国。

名存实亡。

“吾去也!”火麒麟很没义气的跑啦。

‘朕!’仙国皇帝。

他倒是有骨气之人。

拔剑自刎,饮恨身亡!

老古董。

传奇。

史诗。

只有纳入仙国麾下。

昂!气运更增。

陡然强大无数。

这么些年,嫔妃愈发多了起来,神话大帝,谁不想沾点光,不仅是文臣武将家中,漂亮的嫡女,还有宗门,老古董家族,也纷纷参加选秀。当真是美女如云,焉廋环肥,一场宫心计,各种争宠献媚,奴颜卑膝之事,频频上演,好不热闹。但,段风就来者不拒。

这些美女,想方设法,悉心讨好。

他表示,真的爽哉!

西陲。小雷音寺。

圣人忽而睁开双目,眉心一道卍字符,闪烁旋转,大方光明,似乎隐隐约约,要洞开一道门。但,跨越时空,混沌苍茫,没有术业专攻,便是圣人法力,要洞开时空门,也不容易。主系统,之下系统能做到,是因为参悟了时、空法则,下级的每个系统,打开时空门,那也是借助主系统之力。但,这个法则,并不是随随便便,谁都能参悟的。就是段风自己,也无法领悟。事实就是如此。

所以,圣人要洞开时空。

就需要,花大力气。

付出挺多待甲。

而且,~~~。

这道时空门。

并不稳定。

洪荒。

三十三天外。

混沌之间。

南无极。。乐世界。

圣人道场。

接引、准提,两位圣人,都再出手,强行开出一道时、空门,两人脸色不是很好看。

皆因看向眼前的两位,其中之一,是菩提祖师。另外一个,乃如来佛祖。

他道:“此时关乎重大,有劳二位道友亲自前往。”

“善!”如来佛目光闪烁一下。

‘~~~’菩提祖师,没吭声。

他们两个,默默踏足时空门。

菩提祖师,一掠阵。二,也监视如来佛祖。毕竟是先天至宝,诱惑很大。若是一切顺利,此子未必,不会想带着先天至宝,逃跑。当然,他们也不觉的,事情会那么顺利。毕竟,只是发现了,世间自在王佛分身而已。但,对方若不想放弃分身,如来、菩提祖师降临,本体就要出手。到时候,有的一战。若是趁机,困住世间自在王佛,夺取先天至宝,这是最理想的结果。

圣人盯住一个人,一件至宝。

真的很执着。

。。

喜欢我在洪荒玩科技请大家收藏:

下一篇:大尺度爱爱口述过程(一下比一下深)
上一篇:公主从小被喂媚药调教|皇上整天吃公主奶h文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