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那个太大了放不下 小说全文、低头看我们结合的地方

千苒君笑 2022-01-22

谢芫儿坦然道:“先前我确为俗事所困,我以为我这也算及时醒悟,在主持这里难道也晚了吗?”

主持摇头,道:“何时都不算晚,只是施主尘缘未尽,旁人也无法左右。”

谢芫儿苦笑一声,道:“那这普天之下,还真没我容身之处了么。”

主持道:“阿弥陀佛,我佛慈悲,岂会让施主无容身之所。施主可在寺中清修,待想明白了,再下山去。”

谢芫儿坚定道:“主持,我入寺修行不是想在这里想明白什么然后再下山,而是我想明白了才上山,我想剃度修行,了断尘缘,此后山下事与我何干。”

说着,她向主持伏身行大礼,道:“还请主持成全。”

主持道:“一入佛门,前尘往事都如过眼云烟,施主想清楚。”

谢芫儿应道:“我想得甚清楚。”

主持叹息一声,道:“你且佛前思量三日,倘若三日后你初心不改,贫僧再为施主剃度,引施主入门。”

谢芫儿行礼道:“谢主持。”

钟嬷嬷是下半日赶到云中寺的。

她一进寺中,经女僧指引,去到佛堂门口,抬眼就见佛堂里正中间,着青灰色僧衣、头戴僧帽的背影。

她一看便忍不住眼眶发热。

便是穿了僧衣,头发尽数拢于僧帽中,她也一眼能认出,那就是她家公主。

旁边陪同跪坐的是花枝。

花枝见门口的光暗了暗,回头来看,霎时泪眼朦胧,张口道:“钟嬷嬷,你可算回来了。”

钟嬷嬷进佛堂里来,在谢芫儿另一边跪坐下。

从始至终,谢芫儿阖着双眼静坐,手里的念珠轻轻拨动着,未曾有半刻停顿。

便是钟嬷嬷去而复返,也不能使她心境有丝毫波动。

钟嬷嬷便将自己回侯府的情形告知给谢芫儿,最后道:“公主便是此生打定主意在此修行,咱们也要走得明明白白。

“是奴婢让公主失望了,奴婢现在回来,任凭公主责罚,只是往后公主在何处,奴婢也就在何处了。公主不再承认与奴婢的主仆情也罢,那奴婢就在这里做个陪伴公主修行的老尼姑罢。”

谢芫儿还是不为所动。

主持让她在佛前思量三日,这三日她竟真的断了饮食,不曾离开过佛堂。

以往她修行时也有过打坐断食之时,只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过。

主持来过两回,见她形容,也不由得摇头叹息。

钟嬷嬷和花枝做不到她那样,到了斋时还是得去用斋。

花枝避开了谢芫儿,便问钟嬷嬷道:“你不是都跟老侯爷二小姐他们说清楚了吗,那大公子那里呢,他是个什么态度?”

钟嬷嬷道:“我回去的时候大公子还外出未归。”

花枝嘟囔道:“就算当时未归,可现在过了这么久,他总该知道了吧。他为什么还不来找公主说清楚啊?”

钟嬷嬷看她一眼,道:“事到如今,你还想着公主能回头么?大公子在阿念那里宿了夜,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公主都不会再回头了。大公子那里什么态度,也不重要了。”

顿了顿,钟嬷嬷又道:“咱们跟在公主身边这么多年,你还不了解么,公主看似大度好说话,其实都是在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上。真若是她非常在意的人和事,你何曾见过她眼里揉进沙子了的?”

花枝瘪瘪嘴,钟嬷嬷又道:“那阿念那般作态公主都能宽和以待,可涉及到让你受了委屈,公主可曾退让过?”

花枝吸了吸鼻子,瓮声道:“我们公主这样好,是大公子不懂珍惜。”

两人用过斋后,花枝又带了些斋食进佛堂,坐在谢芫儿身边,小心翼翼地出声道:“公主,吃点东西吧。”

谢芫儿没有答应,也没有任何动作,唯有手里的念珠,隔一会儿便拨动一颗。

钟嬷嬷知道她听得见,便道:“这些事怪老奴,若非老奴当初一力撺掇,也就不会是眼下这个结果了。

“是老奴错了。往后公主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只要公主心里真的得到了宁静。”

第三日清晨的时候,寺中撞响了梵钟,谢芫儿终于缓缓睁开眼来。

再一回想,这三年时光,于她也似梦一场。

她并不后悔当初

嫁给江词,也不会否定这三年在侯府的一切,如果一定要经历这些才能走到今天,那她应该心怀感激,这是一场宝贵的历练。

主持进佛堂来,先上香礼佛,再问谢芫儿:“施主可仍旧心意不改?”

这三日她没踏出过这里一步,整个寺里的女僧们都看明白了她的决心。

怕是再难有什么事能改变她的心意了。

谢芫儿身心宁静,回答:“仍心意不改,恳请主持为我剃度,引我入门。”

主持便让其他弟子去准备相应的入门礼。

喜欢我的夫君权倾朝野请大家收藏:

江重烈道:“等江词回来,这事我必然会给芫儿一个交代!钟嬷嬷,现在芫儿往何处去了,我派人把她接回来,这件事再好好处理。”

钟嬷嬷摇头叹息,道:“怕是谁都没法劝公主回头了。”

她面向江意又道,“奴婢也是主动了断了与公主的主仆情分,公主才放奴婢回来的。可奴婢这次回来,并非是贪恋这里的安逸日子,只是觉得有必要将这事说清楚,不能让公主走得不明不白。

“请二小姐相信,从始至终,公主未曾对不起大公子。公主有话让奴婢带给二小姐,三年期满,她自选择她的去处,还请二小姐勿强求。”

江意本打算去找谢芫儿,可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她去了也于事无补。

她原本是对三年之期很有信心的,她那哥哥虽然迟钝了些,可也是一心一意对嫂嫂好的,两人理应是会修成正果的。

可现在,突然冒出这么个事,让江意猝不及防。

诚然,三年之后,谢芫儿要走,她不能拦着也不能劝着。

她搞不懂,那个阿念到底有什么本事把她哥哥给弄得五迷三道的。

江意便问钟嬷嬷:“那阿念,长得可美?”

钟嬷嬷答道:“长得清秀干净。”

江意道:“你可有察觉到有什么异常之处?”

钟嬷嬷道:“有自是有,大公子好像把她认成谁了。那阿念上回寻死觅活的时候,大公子及时赶到救下她,便说了些糊涂话,好像特别害怕这件事。”

江意沉吟不语。

钟嬷嬷又道:“诚然,不管大公子有没有认错人,可当着公主面,他抱着阿念说什么叫她不要离开之类的话,他可有想过,他将公主置于何地。”

说着,钟嬷嬷向江重烈和江意行礼,道:“虽公主了断了与奴婢的主仆情,但奴婢不论怎么还是得要回去的。就此拜别老侯爷与二小姐。”

江意道:“能不能请钟嬷嬷先劝住嫂嫂,等我哥回来了再说。到时候她若当真决心离开,我定不阻拦。”

钟嬷嬷道:“以往好说,而今怕是不能了。公主等得太久了,大公子昨夜真在阿念那里,那她是万不会回头的了。还请老侯爷二小姐保重。”

钟嬷嬷从厅上出来,在门外丨遇到江永成。

她眼眶红了又红,好不容易遇到个知心知意的人,要说了无牵挂是不可能的。

钟嬷嬷动了动口,江永成道:“我明白。我先派人送你去少夫人那处,后面的事情再说。”

谢芫儿走到山门寺前,抬头看了看这座斑驳的古寺,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她不得不承认,上次寻到这里可真是来巧了,今时今日她才知道该何去何从。

她相信,一切都是冥冥之中佛祖指引。

山中浓雾淬得她满身湿气,那眉间发上,都是极细小的雾珠,愈加衬得那双眼睛清醒沉静。

花枝眼眶红红的,莫名的很是难过。

寺里的女僧对谢芫儿还有印象,忙来请她进寺。

她跪坐在佛堂里,身心安宁,面见寺中主持。

主持行一佛礼,道:“阿弥陀佛,上次匆匆一别,这么快就又有幸见到施主了。”

谢芫儿亦回礼道:“上次确实没怎么谈得尽兴便下山归去,实在遗憾。而今再来,想往后继续听同门授业解惑,想与大家再一同修行参悟。”

主持点了点头,“施主与佛有缘,上次寺中师姐妹们也与施主谈论得甚为投缘。”

谢芫儿虔诚道:“我从前之愿,便是一心皈依佛门,今日来实现

心愿,还请同门允我入寺修行。”

这话一出,寺中女僧们都倍感诧异。

有女僧说道:“上回施主与你相公一同上山来,求的是夫妻感情和睦,你们看起来也甚是互敬互爱,施主为何要入寺修行?”

谢芫儿仰头望着佛像,恍然道:“怎奈我当时看不透,现在想来,却是佛祖一早便看透了。往后我一心向佛,心无旁骛,还请主持成全。”

主持喟叹一声,道:“不是我不收施主,而是施主尘缘未了。”

谢芫儿愣愣地抬起头,看向主持,道:“主持如何断定我尘缘未了?”

主持伸手,点了点谢芫儿眉心,道:“施主尘缘皆在这眉间。”

喜欢我的夫君权倾朝野请大家收藏:

下一篇:今日新鲜事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你们当着孩子的面做过吗
上一篇:foot丝袜高跟鞋交(超刺激的高跟鞋脚交)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