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检查高h被迫进入 (高h)调教羞辱

康康 2022-09-01

夏春兰站在原地,视线略微有些阴沉地望着她。

那恶毒的言语源源不断地蜂拥而至,夏春兰真恨不得下一刻就直接拿破布堵住她的嘴。

只不过这种事情,也就只是想想便罢了。

老太太倒是中气十足,一点都没有想要善罢甘休的样子。

“好了娘,不就是一晚饭吗?大清早的别在这吵吵了,省得叫人看见了笑话。”

最终,还是夏春兰忍不住打断了她的话。

她强压着心头之上隐隐的怒意,再次好言相劝道。

可谁知,夏春兰的忍让并没能换来半点的缓和契机。反而召之而来的是老太太更为激烈的反应。

或许在她看来,夏春兰这种不低头,不下跪认错的行为就是忤逆。

“好哇,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现在还敢顶撞我了是吧?好好好!你等着!”

老太太气急了,脸上的狰狞更甚。

她一边大吵大叫,一边赶忙左右打量着,四下寻找。

不用问,她在找寻着可以发泄自己心中怒气的武器。

然而大门跟前四周都秃旷旷的,啥东西也没有。

就在这时,情急之下的老太太目光一扫,顿时瞧见了自己手中的水盆,当即眼前一亮。

哪里还有半分的犹豫与顾忌,一抬手,满满一盆的脏水直接朝着夏春兰的方向掀了过去。

而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速度非常的快,夏春兰就是想躲也来不及了。

满满的一盆脏水,带着一股难闻的馊味儿,当头泼下。

顺着头发一滴接着一滴地往下淌,愣住的夏春兰就好像是落汤鸡一般,失神地站在原地。

就连那难闻的味道时不时地钻进了鼻子里,都恍若不知。

而瞧见夏春兰这副狼狈不堪的样子之后,老太太得意地撇了撇嘴儿,心中别提有多幸灾乐祸了。

“哼!活该,这就是你跟我作对的下场!”

咣当一声,将盆扔在了地上,老太太瞪着双戾眼,尖酸刻薄地嘲讽道。

夏春兰紧紧地咬着唇角,闭上了双眼,接连深吸了好几口气。

胸口起伏不定,透露着沉重的压抑。

双手大力地握了握,所用的力道非常的大,一时间就连手背上的青筋都若隐若现。

如果说不恨,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

有的时候,恨得牙根儿都直痒痒,就比如现在!

如果可能,她恨不得冲上前去,直接扇老太太几巴掌,真不知道这个老女人的心到底是咋长的。

不过,好在夏春兰还算是比较冷静。

再次睁眼的时候,怒意明显被压下去了不少。但眼神之中,却是多了一丝无形的锐利。

挑起了眼帘,直接毫不留情地朝老太太横扫过去。

悄无声息,但却暗藏了锋芒与暗劲。

好似是一张无形的大网,直接将她从头到脚罩了起来,密不透风。

下意识地,老太太浑身微微一颤。

就连那不怀好意的奸笑都僵硬在了唇边,心中更是没来由地感到了发虚起来。

见状,夏春兰眯了眯瞳孔,嘴角挑起了一抹冷笑。

没有说话,但身形却是突然移动了起来。

迈着沉沉地步伐,一步一步朝老太太逼迫而去。

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无形的压力,好似一头随时都有可能暴怒而起的母狼。

充满了攻击性,以及压迫感。

老太太下意识使劲儿吞咽了口涂抹,本能地朝后退了两步。

她全身紧绷,所有的注意里都放在了夏春兰的身上,警惕地盯视着她。

如此一来,自是未能兼顾注意到周边其他的情况。

而在地上躺了很久的赵大勇虽然一直未能起身,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他全都看在了眼里。

怒意一点一点地往上飙升着,尤其是当那盆水泼在了夏春兰身上的时候,他彻底地被激怒了。

“嗷”地一嗓子,怒吼震天。与此同时,从地上一跃而起。

赵大勇使尽了力气,披头散发,呲牙咧嘴地朝老太太冲了过去。

一时间的惊变,毫无疑问地震呆了两人。

尤其是老太太,先前她的精神一直紧绷着,充满了警惕。

如今赵大勇毫无防备地嚎的这一嗓子,顿时吓得她浑身上下剧烈地一哆嗦。

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只见一个呲牙咧嘴的“厉鬼”朝自己扑了过来。

见状,老太太吓得脸都白了,大声尖叫了起来。

出自于本能,她想逃。

可是,老太太却忽略了之前她自己摔了的这个事实,没好利索,腿脚还不灵活。

恐惧之下,自是手忙脚乱,右脚当即踩到了左脚的脚背上。

重心失控,整个人直接朝前扑了出去。

“吧唧”一声,老太太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直接无情地来了一个狗吃屎。

张牙舞爪,浑身是土,狼狈地爬在地上。

额头上更是青了一大片,疼地老太太“哎哟哎哟”地直哼哼!

多次抻胳膊,拉腿,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可是动了动之后,但都没有成功。

而夏春兰震惊地望着这一幕,瞳孔收缩。

饶是她刚才也没有回过神来,因为赵大勇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快到根本就来不及做出反应。

望着老太太那好似王八拱地一般的优雅姿势,夏春兰嘴角抽搐。

憋了憋之后,实在是没能忍住,最终还是“扑哧”一声,浅浅地笑出声来。

“袭击”完老太太的赵大勇,就径直站在旁边,并没有再进行下一步的动作。

因为老太太既然已经摔了一跤,那便也算是为夏春兰出气了。

再过分的举动,赵大勇身为一个男人,自是不会做的。

如今,他转过头去。望着夏春兰的脸,却再也移不开了。

那盆当头泼下的水根本就没有影响到夏春兰的美感,反而是多了一丝我见犹怜的娇柔。

心头微妙的感觉荡漾了开来,冰冷了许久的心头上,泛起了淡淡的温暖。

这个世界说起来还真是奇妙,心动就可能只在一瞬之间。

而这一动,却是一辈子的守护。

他多想走过去,亲手为她擦干脸上的水渍。

可是,理智却在提醒着他。他不能这么做,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这个资格。

察觉到了赵大勇的注意,夏春兰转头,下意识望向了他。

四目相对,夏春兰先是微微一愣。

随即唇角一扬,冲他和善地笑了笑,就连脸上也是一副充满善意的表情。

并没有因为他是流浪汉的身份,而有任何的鄙夷与轻视。

而反观赵大勇,一时间却是有些窘迫,老脸不禁一红。

不过所幸此时的他一脸的泥污,正好恰到好处地遮住了那丝尴尬。

慌乱之间,赵大勇赶忙裂开了嘴,对夏春兰的善意有所回应。

在这一刻,原本毫无希望的生活好似突然燃起了一丝的光亮,照亮了赵大勇脚下的路。

与此同时,他居然暗自下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

他决定要留在这个村子,留在离夏春兰最近的地方,好好地守护着这个善良的女人一辈子。

对于原本就孑然一身的他,哪里有了牵挂,哪里就是家。

眼神之中变得无比坚定了起来,赵大勇突然冲着夏春兰重重地点了点头。

而后没有留下只言片语,直接转身离开。

他。。。。。。要有所改变!

夏春兰只是平静地注视着他,并没有在意赵大勇的举动。

对于善意施粥的这件事,更是没放心上放,直接就给抛到脑后去了。

门前又再次安静了下来,只有老太太“哎哟哎呦”的声音不绝于耳。

夏春兰收回了注意力之后,这才将视线又落回到了老太太的身上。

瞳孔微眯,眼底幸灾乐祸的神色一闪而过。

平心而论,她有多不想管这个老家伙呀。

她不是很能吗?就让她这样狼狈地在地上趴着。

可是成人的世界里几多无奈,有时候想是一回事,做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娘,你没事吧?摔得严重不严重!”

敛好了眼中的笑意之后,夏春兰突然大惊小怪地惊呼了一声。

尖锐到有些生硬,但却很少着落到关怀的情愫。

而后,夏春兰这才慢悠悠地朝老太太走了过去。

来到了近前,蹲下身来,连脱带拽,将她从地上搀扶了起来。

“那个王八羔子呢?那个臭不要脸的王八羔子哪去了?”

起身的刹那儿,老太太满脸的怨气,瞪着一双充满了恨意的眼,下意识转头,迅速找寻赵大勇的身影。

刚才的冲突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老太太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反应过来。

如今回过神来了,才发现自己居然被一个臭乞丐吓得摔了一个大大的狗吃屎。

又气又怒,一向眼高于顶的她,又怎么可能就此善罢甘休呢!

可是,赵大勇早就已经走远了。

经过一条小路往里一拐之后,更是彻底地消失了踪迹。

老太太望着空荡荡的前方,气得干瞪眼,这口恶气无处发泄,只能憋在心头。

而后她一转头,却是对夏春兰没好气的道:“刚才那个乞丐冲过来吓唬我,害得我摔了这么大的一跤,他要走你就让他走呀?你咋不拦着呢?”

闻言,夏春兰微敛的眸光之中快速闪过了一抹笑意。

一抹嘲讽的笑,只可惜掩饰的很好,老太太根本就未能有所察觉。

“我不敢呀!”

“不敢?你这个废物玩应儿?有什么可不敢的,他还能吃了你不成?”

一听这话,老太太拉着一张驴脸,眉梢扬起一抹怨气,不停地数落着夏春兰。

而这一次,夏春兰却是一点不乐意的样子都没有。

反而乖巧地道:“娘,你又不是没看见,刚才那个人有多凶。连娘这么厉害的人都吓得哇哇大叫。想跑的时候,还重重地摔了一跤。我又哪敢去拦他呀!”

看似是在不轻不重地陈述着事情,但对于好面子的老太太来说,无异于是在啪啪地打她的那张老脸。

瞪了夏春兰几眼之后,老太太撇了撇嘴,但却不再言语了。

原因无他,因为老太太实在是不想让人再提起此事了。

不动声色扫了一眼老太太那张憋屈不已的脸之后,夏春兰突然觉得心中好笑。

只是这短短的几天里,老太太就连摔了两跤,还真是够倒霉的。

不过这也怨不得别人,全是她自己自作自受。

如果再这么摔下去,也不知道老太太的身子还受不受住。

就在夏春兰思绪乱窜的时候,她已经将一瘸一拐的老太太给扶进屋了。

而另一边,赵大勇离开之后,直接朝小河边走了过去。

蹲下身来,捧起河水,他仔仔细细,非常认真地洗去了脸上的污泥。

转眼便露出了本来的面目来,粗犷的五官,浓眉大眼,一扫先前的颓废之感。

随后,又从唯一随身的一个破包裹里取出了一套旧衣服来。

湛蓝色的衣服已经洗得泛了白,叠的整整齐齐的。

这是赵大勇最贵重的东西了,先前一直四处流浪,这身衣服他仔细地收了起来,从来都舍不得穿。

如今的他要重新振作了,当然不能再穿这幅流浪时的行头了。

小心翼翼将干净的衣服换了上,低头,又照了照河面之后,赵大勇这才起身离开了河边。

他想留在这个村子,可孤身一人,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无奈之下,赵大勇只好先在村子里转悠转悠,看看能不能有人收留他。

走着走着,就来到了小商店的门口,那里坐着几人,有男有女。

坐在那里,一边闲聊着,一边磕着瓜子。

见状,赵大勇直接凑了过去。

对于赵大勇的到来,大家只是挑起了眼帘,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之后,便不在意了。

虽然赵大勇是一个陌生的脸孔,但大家下意识地,只当他是谁家的亲戚过来走动呢。

毫不在意之后,便又继续了刚才的话题。

“哎!要说起春兰那个闺女呀,可也真是可怜!”

“可不咋的,摊上了那么一个老婆婆,蛮不讲理不说,心肠还坏。这不早晨,我在那路过的时候,就看见那老太太又抽风了,直接泼了春兰一身的水。”

听到了这里之后,赵大勇心头一动。

原来那个善良而又美丽的女人叫春兰,真是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

同时,赵大勇也捕捉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信息。

那个老太太是夏春兰的老婆婆,为人歹毒,时常苛待夏春兰。

那她的老公呢?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对于这一点,赵大勇很想知道。

紧接着,谈话声又清晰地传了来。

“命苦呀!摊上了那么一个玩应儿。瞧她那个老公,更是一个窝囊废,春兰三丫头刚一落地,就被老太太抱走给扔了。可那小子,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是呀,是呀。。。。。。”

这话,顿时引起了其他人的赞同,大家都连连附和着。

听到了这里之后,赵大勇眸光紧蹙,脸上更是闪过了一抹深深的讥讽。

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这个男人还算是男人吗?

更何况还是夏春兰这种善良而又美丽的女人,说他是个窝囊废那也是抬举他了。

一旦有人开了头之后,所有的话茬便都打了开。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义愤填膺地声讨着张家母子二人。

即便是老太太在外面怎样刻意地去美化自己的形象,怎样说她对夏春兰有多好。

但真相就是无法被更改,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

赵大勇认真的听着,但脸色却越来越沉,一抹阴云缭绕在眉宇之间,却是怎么都挥之不去。

最终,他眼底的怒火疏忽跳动着,关于这些"罪行"再也听不下去了。

这样一个德行败坏的老东西还算是人吗?这么缺德,真叫人恨得牙根儿直痒痒。

“呸!”

出自于本能地,赵大勇恶狠狠地往地上啐了一口。

而后愤然起身,浑身上下带着抹浓重的怒气,直接扬长而去。

突然间的举动,顿时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大家止住了话音,齐刷刷地朝赵大勇望了过去。

“这人怎么了?”

不知道是谁,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不知道呀!”

大家面面相觑,你望望我,我瞧瞧你,全然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

而赵大勇此时已经愤怒到了顶点,脸色阴沉的厉害。

这么过分的欺负夏春兰,即便是他这个局外人都听不下去了。

眼中快速略过了一抹恨意,赵大勇决定要好好地教训教训这个阴险的老太太。

到了晚上,大妮与二妮二人沉沉睡去。

夏春兰洗漱完毕之后,也直接钻进了被窝,大被一蒙,准备睡觉了。

今天是八月十五,月亮很大,很圆,也很亮。

高高地悬挂在空中,皎洁的月光泼洒了下来,为整个大地都镀上了一层淡淡的白纱。

夜静悄悄的,只是偶尔会有狗突然狂吠几声。

操劳了一天,大部分人都已经睡了,但唯独老太太却是个例外。

她今天虽然又摔了一跤,但胜在精神很好。

此时的她就靠在窗户的边上,正喜滋滋地盯视手里紧紧捏着的那叠钱,眼中带着贪婪的欲望。

那种喜悦溢于言表,就连脸上纵横交错的褶子,在那一刻都好像是要舒展开来了一般。

家里的钱都是老太太在掌管着,包括卖粮食的钱,还有张福的工资。

在夜深人静,无人打扰的时候,老太太就特别喜欢数钱。

那种喜悦是常人所不能理解的,带着扭曲的欢愉。

就像现在这般,将门插上,点上一盏及其昏暗的电灯。

手中紧紧攥着钱,佝偻着身子缩在角落里。

阴影打在略有些狰狞的老脸上,透露着几分莫名的诡异。

老太太伸出食指来,放入口中,抹了一把,沾上了些许的口水。

而后这才开始数起钱来,一张接着一张,虽然都是零钱,但也数得极为小心仔细。

每一张零钱在手上过的时候,老太太都恨不得多抹上几把才会满足。

为数不多的零钱数了半天,也不知过了多久,可算是数完了。

一张接着一张,摆放地整整齐齐。

老太太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脸上带着满足的喜色,一把拽过旁边的布帕。

平铺在炕上,将钱小心翼翼地放了上去。

是那般的珍视与温柔,很难想象这种情愫会出现在这张满是戾气的老脸上。

原来,老太太也有极为在意与重视的东西。

刚刚捏起边角,想要仔细包上的时候,却突然听见玻璃上传来了一丝的响动。

“咚咚咚……”

虽然声音不大,但在这安静的环境中听起来分外清晰。

带着划过玻璃所特有的尖锐感,让人心头感到莫名的阵阵发紧。

老太太手中动作一顿,下意识转过望了过去。

不看还好,这一看之下,顿时吓得三魂不见了七魄。

后脖颈子嗖嗖地冒着凉风,浑身上下的汗毛都要乍起来了。

只见玻璃上,在皎洁月光与昏暗灯光的共同应照下,清晰地浮现出一张鬼脸来。

披头散发,青面獠牙。

眼睛、鼻子、嘴巴上,各挂着一抹殷红的血迹,分外分明,触目惊心。

鬼脸咧着嘴,呲着牙,望着老太太诡异地笑着。

“啊!”

老太太吓得脸色都白了,大声地尖叫了一声之后,手一抖,钱都不要了,扬得到处都是。

而后,整个人连滚带爬地朝炕头躲了过去。

那一刻,就差吓得屁滚尿流了,就连原本不利索的手脚都变得麻利了不少。

整个人瑟缩在墙边,扯过被蒙在身上,老太太嘴里不停念叨着:“你……你别过来。别来找我……你……你去西屋吧!那里也有人……”

西屋?可不就是夏春兰住得那个房子吗?

闻言,鬼脸脸色一沉,丑陋吓人的面目顿时变得更加地狰狞了起来。

这个老太太心肠还真是歹毒,就算她不顾夏春兰的安危,可西屋还有她两个孙女呢!

该死!!!

鬼脸咬牙切齿地咒骂了一声,这个老东西还真是冥顽不灵!

思及至此,鬼脸也恶狠狠地开口了。

颤抖的声音,拉长的尾音,入了耳之后,阴森而又可怖!

“缺德的老家伙,你坏事做尽,随意地欺辱别人。今天我这个冤死的鬼就找你,省得以后你还去祸害别人。”

一边说着,鬼脸还一边伸出手来。

长长的指甲在玻璃上划过,一下接着一下,动作非常的缓慢,力道也很重。

那尖锐的声音别提有多么恐怖了,带着一股压抑的窒息感。

老太太将自己整个人都蒙在被里,蜷缩成一团,浑身上下瑟瑟发抖。

嘴里却仍含糊不清地道:“别来找我……别来找我……”

下一篇:欲妇荡岳丰满少妇岳 公嗲嗯啊轻点h
上一篇:人妻出轨合集500篇最新 小宝贝真紧校园h
最新发表
  • 欲妇荡岳丰满少妇岳 公嗲嗯啊轻点h

    叶晖,我安排你当助理,不是让你留意一个女人。 坐在办公椅上的男人头也不抬的处理着文件,关节分明的手上握着一支金棕色的钢笔,有什么事。 再度开口,语气冷漠。 叶晖打了激...

    132 2022-09-02

  • 医院检查高h被迫进入 (高h)调教羞辱

    夏春兰站在原地,视线略微有些阴沉地望着她。 那恶毒的言语源源不断地蜂拥而至,夏春兰真恨不得下一刻就直接拿破布堵住她的嘴。 只不过这种事情,也就只是想想便罢了。 老太太...

    96 2022-09-01

  • 人妻出轨合集500篇最新 小宝贝真紧校园

    一边说着,他一边下意识往夏春兰的身边靠了靠。 抬起了手,搂住了夏春兰的肩膀,没好气地瞪着刘寡妇。 而夏春兰与张福这幅夫妻同心,同仇敌忾的样子,直接深深地刺痛了刘寡妇...

    67 2022-0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