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猛少妇色xxxxx 男男高潮(h)玩具play

康康 2022-09-02

唐暮心不知道睡了多少,无意间翻个了身,却感觉到腰间被压着一个重物。

她想把这个东西推开,撑开眼帘却看见了一片诱人的小麦色,上面还布着几道红色而且细长的抓痕,像是用指甲弄上去的。

稍微凑近些,还能嗅到一股熟悉的男性的气息,脑袋里顿时浮现出沈靳城冷峻的脸!

唐暮心吓得赶紧坐起来,眼前出现了一个半裸的男人!

“你是谁?”

她狠吸一口凉气,来不及有其他动作,床上的男人睁开了眼,又似迷糊般把眼眨了眨,移过沉黑的眼珠子瞥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坐起来。

“你感冒了,我给你喝水,你拉着我。”

“不可能,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唐暮心大动作的被子捂紧。

盖在沈靳城身上的被子随之被扯了下来,从平坦的胸膛到胳膊上全是凌乱的抓痕,就连他的头发也是乱糟糟的。

“这不是我弄的吧?”

唐暮心退到了大床边缘,视线瞄向了沈靳城下半身,看见黑色裤子后,松了口气。

“的确是你。”

沈靳城不多看她一眼,从地上捡起了一件衣服。

唐暮心这才看见他宽厚的后背上也布满了抓痕!

她抬起双手一看,指甲缝里明显残留着淡淡的血迹。

“你怎么不推开我?”

唐暮心瞪眼看着沈靳城的衣服穿上。

听见她的话,沈靳城冷漠的望来,“听惯了唐经理的称呼,就忘了自己的身份?”

他说完,把衣领子整理好,迈开长腿往房门口走去,身上再也看不见半丝狼狈。

等到房门被关上后,唐暮心才软着身子靠在了床头上,看着凌乱的被子心房隐隐作痛。

她抿着唇间的苦涩把手机拿过来,给李斯衍发微信,“斯衍,下一回如果阳哥哥再问起我,你就说,你不知道我在哪里。”

“为什么又改变主意了,你不打算和殷阳联系了?”

李斯衍回复得很快,“我跟殷阳也算是半个同学啊,我看他对你挺好的。虽然他不知道你喜欢他,但如果你加把劲,我觉得你们肯定能发展起来,总好过吊死在沈靳城身上啊。”

“他好像知道了。”

唐暮心把下巴抵在膝盖上,想起沈靳城离开时的那句话,心里又在疼痛了。

“你是说,沈靳城知道殷阳回来了,他就吃醋把你虐待了一顿,你害怕被沈靳城知道你对殷阳的感情,所以决定不跟殷阳见面了?”

“斯衍,你的想象力真好,我好像什么都没说过。”

唐暮心看了眼大床上的乱况,重新望向手机就看见李斯衍发了一个得意大笑的表情,“这是必须的,哈哈哈!”

“斯衍,等我回来再说吧。”

回复完毕,她动身收拾,走进洗手间里,对着镜子一看,脖子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吻痕,情况比沈靳城好不到哪里去。

唐暮心拧开水龙头,打湿一条毛巾敷了敷脖子,又把头发放下来遮住。

确认没有问题后才拿起包离开。

去到大厅里已经看不见沈靳城了,连他的车子也不在。

昨晚下了一场雨,唐暮心刚走到花园上,不由的打了个寒颤,回头看了眼空无一人的别墅,开车回到了自己的公寓里。

换好衣服后,她鬼使神差的在手机搜索了一个问题。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同床,亲过也抱过,最后什么都没有发生,是为什么?”

唐暮心犹豫了一下,按了搜索。

网上大概有三个结论,要么是男的有问题,要么是男的对这个女人根本就是抱着玩一玩的心态,再不然就是男人太爱女人,不舍得在不适合的情况下,和她发生关系。

唐暮心把目光放在了第二个结论,放下手机,揉了揉太阳穴,把感冒药吃掉再去上班。

处理好几份文件后,她把办公椅转向了玻璃墙,拿来手机拨打了沈靳城的电话号码。

突又叹了口气锁上手机,拿来感冒药吃掉,重新回到了工作状态。

傍晚五点,唐暮心开车回家。

中途经过事务所对出的路口时,她停留了一阵,远远望着事务所的大门口,放在车盘上的手攥成拳头,又松开,最后踩下油门离开。

回到家里,吃完饭就吃药睡觉了。

医生给她开了三天的药,唐暮心把药吃完后,感冒基本上都好了,只是喉咙还有些沙哑。

正巧今天她和李斯衍约了一个客户在酒店里吃午饭,她顺道去旁边的便利店里买了一盒润喉糖,回到酒店里一眼就看见了电梯口那儿站着几个人。

她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在一旁穿着黛蓝色职业套裙的女子身上,一头大波浪的卷发柔顺的披落在背上,手里还提着一个公文包。

不知道旁人跟她说了些什么,纪梧桐举止文雅的点头致谢,长卷发顺势从肩膀上落下,拂过了她白皙的脸。

唐暮心步伐微收,随后踩着高跟鞋走过去。

鞋子在光洁的地板上踩出了清脆的声响,引起了纪梧桐等人的注意。

纪梧桐往这边望过来,表情意外了一下,随即恢复自然,“唐小姐,好巧。”

“是啊,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纪律师。”

唐暮心站在电梯门一旁,按了数字键,等着电梯到层。

“宋先生,抱歉了。我临时有些事,如果你还有问题的话,可以跟我的助理小柳说,小柳会协助处理的。”

纪梧桐突然望向了身旁的男人,又指了指站在身后的女助理。

“好的,纪律师,你去忙吧。”

宋先生没有多问,和小柳一起走了。

两人刚走远,纪梧桐撩了一下垂落的卷发,“唐小姐,你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谈谈。”

“抱歉,我约了客户。”

唐暮心把手放在口袋里,借着光洁的电梯门能看见纪梧桐面无表情的接了她的话。

“既然这样,我只能趁着电梯还没有到层,长话短说了。”纪梧桐转身面朝她,“看得出,你对靳城的感情不深。跟沈家联婚,唐家应该得到了许多好处,对吧。”

唐暮心挑眉迎视她,“纪律师说话一向这么直接?”

“看人,看情况。”

纪梧桐打量了她一眼,随后又回到了正题,“那天你走了之后,靳城在大雨中站了十分钟。你知道十分钟对一个律师来说意味着什么?”

“时间就等于金钱,这一点我很清楚。”

唐暮心放在口袋里的手捏成了拳头,表面上无所谓的耸肩,“所以,纪律师想告诉我,我应该和沈律师离婚,不要妨碍他?”

“法律上不承认劝说离婚,我也不打算浪费时间跟你多说。”纪梧桐靠近一步,黑色的眼珠子里定格着她的脸,“我想告诉你,那天你选择了离开。”

说完,她迈步离开,披肩的长卷发在眼前拂拭而过。

唐暮心望着她走远的背影,从口袋里把手伸出来,张开手掌,掌心上泛着清晰见红的指甲痕。

她扯了一下唇,鼻腔发酸的面朝着电梯门,理了理长发。

等到电梯开门了,唐暮心走进去,把电梯门关上,并没有发现在大堂一旁的用餐区里有人在看着她。

“三哥,三嫂刚才不反驳梧桐姐的话,难道三嫂真的把你丢下了?”

裴如雪从沙发背上转过身,惊讶的望向了对面浅抿着咖啡的男人。

他闻言把杯子放了下来,“他们什么时候过来?”

听见他把话题扯开,裴如雪打了个寒颤,手忙脚乱的掏出手机,“三哥,你等等!我马上给大哥和二哥打电话。”

她躲到了一旁打电话,不敢再看沈靳城。

“我出去一趟。”

沈靳城拿起放在桌面上的手机,没有过多的留意裴如雪的表情,健步走到了用餐区外面,打了唐暮心的电话。

没过多久,电话就接通了。

“沈律师,你找我有事?”唐暮心捎着谨慎问道。

“还在感冒?”沈靳城单手放在口袋里,背靠着墙壁问道。

“没有,已经痊愈了。”

唐暮心轻吸一口凉气,“沈律师,我正想跟你说,我这几天生病了所以不方便去你那边,刚好今天又约了客户,我原本打算傍晚就过去的,没想到你先电话过来了。”

她这番话说得很急,说完又喘了口气,“文件上规定了是一个星期的时间,我这三天都没有过去,也没有提前跟你说,如果沈律师不介意的话,我们重新开始算吧?”

沈靳城不为所动,良久后,起身往用餐区走去。

“我改变注意了。”

“什么意思?”

唐暮心正想多问,手机里就传来了“嘟嘟”声,通话被无情的掐断了!

她蹙眉把手机拿来,心跳失了节奏。

在走廊上停透了透气,等到情绪恢复过来,唐暮心回到了厢房里,跟客户聊天的时候总是心不在焉了。

好不容易把客户送走了,她坐上了李斯衍的车子回公司。

“斯衍,停一下车!”

中途经过百货超市的时候,唐暮心回过了神。

“干什么?”李斯衍被她吓了一跳,赶紧把车子停下。

“我去买点东西。”

唐暮心推开车门,走向了百货超市里。

十来分钟后,她提着一大袋东西出来,坐上了车子。

“你买这些东西,应该不是请我吃的吧?”

李斯衍从袋子里拿出了一把葱,瞪着眼睛甩了甩。

唐暮心扣着安全带,“刚才沈靳城打了电话给我,我突然想起这几天都没有去他那边。他好像生气了,还说要改变注意。”

下一篇:主人我以后就是你的玩具了 扒开双腿抽打花蒂惩罚室
上一篇:清冷受被cao的合不拢 被强开花苞的女明星小说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