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我以后就是你的玩具了 扒开双腿抽打花蒂惩罚室

康康 2022-09-02

“难不成他想让你给他当一个月的保姆?”

李斯衍把东西放好,启动了车子。

唐暮心靠在车椅上,晃神的望着窗外的景物,“不知道,一直以来,他的想法,我都是靠猜的,他从不跟我说。”

“说不定,他是故意等你入局。”李斯衍在身旁说了句。

“谁知道呢?”唐暮心嘀咕着回了话,选了个舒服的地方闭上眼休息。

回到公司后,她用最快的速度处理好文件,刚到三点就下班了,回到公寓里早早的把沈靳城的晚饭煮好,趁热送了过去。

前台小姐却告诉她,沈靳城今天没回事务所。

“唐小姐,我们不知道沈律师的行程,或者你可以在事务所里稍等。”

前台小姐微笑的指向了一旁的沙发。

唐暮心看了一下,摆手谢绝,“不用了,我给沈律师打个电话吧。”

“好的。”前台小姐点头离开。

唐暮心去到了事务所外面,给沈靳城打了电话。

他很快接了,唐暮心的心跳加快了些,“沈律师,我在你的事务所里了。”

“我在外面。”

沈靳城平静的回话。

唐暮心轻蹙眉,“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晚上八点。”

听见他的回复,唐暮心看了一下手表,皱眉的力度加重了,“现在才四点多。沈律师,你不介意的话,我把放在你家里吧?我把放在办公室会凉。”

“可以。”沈靳城的语气仍旧没有变化。

唐暮心主动挂了电话,开车去到了沈靳城居住的别墅区,从保安那里借来了后备钥匙。

推开家门,她迎面扑来了一股沉闷的空气,呛得她咳嗽了两声,弯腰一看,鞋柜上布着一层薄薄的灰尘。

唐暮心把饭盒放下,从浴室里拿来了抹布,把桌子和椅子都擦了一遍,又把地拖了一下。

忙到了七点多才收拾好,她擦了把汗,坐在沙发上休息。

可就在这个时候,门口那边传来了响声!

唐暮心赶紧站起来,看见房门被推开,沈靳城挽着西装从外面走进来,身上只穿着一件熨烫笔直的白色衬衫,腰间系着一条深棕色的皮带,黑色的西装裤合衬的包裹着他矫健的长腿。

他站在玄关上,把视线望向了干净的地板,眉头间折出一道很浅的皱褶。

“我看见你家里有很多灰尘,就帮忙打扫了一下。”

唐暮心上前解释,伸手想接过他手里的衣服。

“恩。”

沈靳城没有看她,迈步往二楼走过去。

擦身而过时,唐暮心似乎从他身上嗅到了淡淡的酒精味。

她收回了落空的手,转身看着沈靳城的背影,“沈律师,我把饭盒放在了厨房里。你现在要洗澡吗?”

沈靳城像是没有听见她的话,走上了楼梯。

唐暮心蹙下柳眉,也不跟他追问,走到了厨房里打算把饭菜装好。谁知道掀开保温盒后,里面的饭菜都凉了。

她只好放进微波炉里重新再热一次。

随着微波炉“叮”的一声,饭菜热好。

唐暮心戴上手套拿出来,正要把微波炉关上,厨房里的灯光骤然熄灭,眼前陷入了漆黑!

她惊讶的“啊”了声,不小心弄丢了手里刚热好的饭菜,手指头被烫得剧痛。

盛着饭菜的碟子掉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哐当”声,脚背上也被烫到了。

唐暮心一连倒吸了几口凉气,手指和脚背都在刺痛。

她试探性的往前伸出脚,在黑暗中踩中了一个硬物,连忙把脚收回来,就怕是碟子的碎片。

“你在厨房里?”

大厅里上传来了沈靳城低沉的询问。

唐暮心随即望过去,“沈律师,我把碟子打碎了。”

刚开口,她莫名的酸了鼻子,嗓音里带上了哭腔。

等她有所察觉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收回了,只能懊恼的捂着被烫痛了的手腕,不再说话。

与此同时,一阵平缓却急促的脚步声飞快的靠近了厨房!

下一秒,一束明亮的灯光照进了厨房里,唐暮心抬头就看见沈靳城拿着手机站在门口,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就连头发也是湿的。

他拧紧眉头,利用手机的亮光望向她的脚边,瓷块的碎片和饭菜散落一地。

大概是察觉到他的视线,唐暮心往后退了过去,白嫩的脚背上泛着一片通红碍眼的烫伤。

“你站着别动。”

沈靳城绷紧了脸,迈步走了进来,把手机递给她,“拿着。”

“好的。”唐暮心瞄了眼他冷峻的脸,下意识的伸出手,忽又放下,迟缓了半秒才接过他的手机。

还没来得及感受手机上的温度,沈靳城高大的身躯忽地凑近,干爽的男性气息伴随着沐浴露的味道灌进了鼻子里。

唐暮心微愣,眼睁睁的看着沈靳城来到面前,弯下了腰。

她只感觉到腰间被勒紧,随着一道腾空感,整个人落入沈靳城宽厚的怀抱里,脸颊贴在他沾着水珠的胸膛上,听见了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唐暮心抬起头,看见了他紧抿着的薄唇,转身回到了大厅,把她放在沙发上,从一旁的抽屉里拿来了药箱。

翻出了烫伤药后,沈靳城坐在茶桌上,把她被烫伤的手牵过来,轻巧的抹着药。

唐暮心敏感的缩了一下,随即又被他握紧。

整个过程,沈靳城都没有说话,注意力都放在了她的手上。

唐暮心忍着喉咙里的燥热,小心的换了一个坐姿,手机里的亮光正好照到了沈靳城脸上,看见他把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亮光照过来时,沈靳城眯眼挡了一下,斜眼望过来。

“对不起。”

唐暮心脸颊微红的低下头,拿手机转了过来,看见沈靳城的脚就放在了一旁,只要她再往前一些就能碰到了。

瞄了眼沈靳城专注的脸,她偷偷的把脚挪开。

忽然之间,手里的手机传来了响声。

唐暮心被吓了一跳,随即的拿起手机,来电显示上出现了“殷阳”这个名字。

熟悉又陌生的两个字就这样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了眼前,唐暮心几乎没有多想就立刻将电话挂断,与此同时,已经帮唐暮心的左手上好了药的沈靳城也抬起头来看着她,眼神淡漠没有一丝涟漪。

“对不起……”唐暮心将手机还给了沈靳城:“我刚才不小心手滑了一下……”

尽管这个理由很蹩脚,但是沈靳城却好像并没有不高兴,只是神情淡淡地接过了电话。

唐暮心的眼神追随着沈靳城,只是没想到沈靳城竟然拿着手机去了阳台。这下,沈靳城若是压低了声音说话,唐暮心便什么都听不着了。

正在思考着要不要稍微挪一点儿过去的唐暮心却在此时也听到了自己的手机在包里震动的声音。

好在包包现在就放在沙发上,唐暮心赶紧拽过来,拿出手一看。

打电话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李斯衍。

看了一眼此时仍然在阳台上不知道跟殷阳说着什么的沈靳城,唐暮心到底还是挂掉了电话,打开了微信的对话框。

“什么事?”

李斯衍在手机那头叼着个苹果,有些激动地在手机键盘上点点点:“刚殷阳又打电话给我了,问起了你的事情!不过你放心,我说我现在跟你联系也不算紧密,没透露你的消息。”

唐暮心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不过看着沈靳城的背影,还是有些担忧。

他们俩到底也是老同学,殷阳可以被李斯衍敷衍过去,但是沈靳城会不会说什么,那就是她没法控制的了。

“好吧,反正你不要走漏口风就好。”唐暮心有些无奈地回答了李斯衍。

不过李斯衍这家伙现在的八卦之魂可是正在熊熊燃烧呢,因此马上就追着问:“诶,不过殷阳有说他先去找几个朋友聚聚,你知道他找谁去了吗?”

“……”唐暮心的目光一下子就重新锁定了阳台上的沈靳城。

想必殷阳说的朋友应该就是他了。

当初在国外的时候,殷阳和沈靳城就是一起从京城去留的学,现在殷阳回来了,见个面也是理所当然。

只不过,沈靳城会提到自己么……

不管了!

唐暮心给李斯衍发了个翻白眼的表情:“你管天管地还管别人找谁呢,又不是你对象,你查什么岗?不说了,我这边还有事。”

关掉了聊天框,唐暮心想要悄悄地起身走近一点儿,去听听看现在沈靳城跟殷阳正在说些什么。

只是唐暮心一着急,完全忘记掉了现在已经停电了,仅仅靠着那一点儿月光根本就不够看的。

再加上脚上烫伤,她刚一站起来,脚背的肿块就不知道碰到了哪里,疼得唐暮心惊呼一声,倒在了冰凉的地板上。

“嘶……”唐暮心龇牙咧嘴的同时,还不忘去看看此时沈靳城的反应。

却只见沈靳城一边快步从阳台朝着自己走过来,一边对电话那头的人沉声道,“你嫂子摔倒了,先不说了。”

挂掉了电话,沈靳城飞快到了唐暮心身边蹲下,查看了一下伤势:“怎么样?疼吗?”

唐暮心咬着牙摇了摇头,但是她微红的眼眶跟有些发白的脸色就已经出卖了她。

沈靳城的眉头微蹙,再次将唐暮心抱到了沙发上,小心翼翼地用面前将已经破掉的水泡当中的脓水沾了,又用酒精消了毒,这才再次给她上药。

“我自己来吧……”脚毕竟不同于手,唐暮心还是有些不习惯平时对自己冷言冷语的沈靳城竟然亲自帮自己的脚上药。

但是沈靳城却像是没听见唐暮心说的话似得,只自顾自将药上完了,包扎好了之后才站起来。

唐暮心轻轻揉了揉绷带:“谢谢。”

“道再多谢,也不及脚下看路有用。”沈靳城站起身来看着她,居高临下的冷然姿势让唐暮心无言地低下了头,而至于沈靳城挂电话之前的那一声“嫂子”,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去问了。

沈靳城帮唐暮心上完了药之后就转身去了厨房,没过一会儿厨房就传来了叮铃当啷的声响,想必是在收拾东西。

唐暮心起身轻挪了两步,便觉得脚腕处钻心的疼,她深深的望了一眼厨房里那忙碌的背影,拧了把细眉后单腿跳到沙发上坐下。

没一会儿,沈靳城就从厨房走了出来。

走了还没两步,他停下来,偏头望向客厅,见唐暮心还傻傻坐在沙发上,眉宇间蹙起了深深的‘川’字。

“今晚就在这休息吧,客房你知道的。”

岑冷如冰的嗓音里夹杂了些连他都尚未察觉的关心,他薄唇又张了张,似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转身便他面无表情地上了楼,以至于唐暮心再度回头时,看到的就是沈靳城在拐角处漠然的背影。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欧美猛少妇色xxxxx 男男高潮(h)玩具play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