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上要了我8次 免费完整版,在公车上拨开内裤进入

铁锁 2021-10-07

小白狗是回来了,

可院子里的味道,张余站在门口都能闻到。

他进到阳光房,拿出铁锹,憋着呼吸,过去将小东西拉的臭臭给埋进土里。

在张余看来,这绝对应该是最为上等的肥料。

回到屋内,张余就看到,小东西已经趴到饭盆那里,不停的摇晃尾巴,嘴里发出“呜呜”的讨好声。

其实饭盆旁边就有狗粮,但小家伙似乎不敢自己取吃的。

张余知道,吃了聚气丹之后,人都会很饿,并且饭量大增。他走过去,装了一大盆狗粮,小东西马上欢快地吃了起来。

张余到沙发那里坐下,手掌一翻,一只鹅蛋出现在手中。

鹅蛋要比正常的鹅蛋,稍微大上一点,除此之外,再没什么特别。就在此刻,老鹰突然摇晃着身子来到沙发旁,一双鹰眼,直勾勾地盯着张余手里的蛋。

张余马上瞪起眼睛,说道:“看什么看?这可不是给你吃的!”

老鹰仿佛听懂了张余的话,乖觉地点头,不过目光,仍然是盯在蛋上。很快,老鹰的嘴里,竟然发出“呜呜”地声音。

就连它的一双翅膀,也开始轻微扇动。

“嗯?”

张余愣了一下,旋即就感觉到,手里的鹅蛋有着轻微的晃动。

紧接着,鹅蛋上就发出轻微的声音,“咔……咔……咔……”

很快,又是“咔嚓”一声,蛋壳破碎,一只小嘴从里面钻了出来。

张余一眼便能看出来,这是一个小型的鹅嘴,跟着蛋壳相继破碎,一只小鹅彻底出现在张余的手中。

小鹅的鹅头正好对着老鹰,一看到老鹰,小鹅马上发出“咕咕嘎嘎”的声音,轻轻颤动翅膀,似乎是在讨好。

过了片刻,小鹅摇晃着脑袋,东张西望了一下,便从张余的手心跳到了腿上,然后跳到沙发上,最后跳到地上,扑到老鹰的鹰爪上。

张余看了,一阵莫名,心中暗说,这算是怎么回事,这小鹅都不怕老鹰的嘛?

但是转念一想,小东西刚出生,肯定不知道老鹰的恐怖。不过,你这上来就跑到老鹰的爪子上,是不是有点找死的嫌疑。

好在张余的心中有底,毕竟自己在此,老鹰也不敢造次。

偌大的老鹰,并没有伤害小鹅的意思,用翅膀轻轻抚慰小东西。过了一会,老鹰转过身子,朝沙发的右侧走去。小鹅一路屁颠屁颠的跟着,张余则是侧头看着。

老鹰将小鹅带到水盆的所在,这里是老鹰吃饭、喝水的地方。

老鹰“咕咕”两声,然后给小鹅做示范,先是喝水,又是吃小米子。不得不说,老鹰在小喜鹊的调教之下,现在都开始吃素了。

小鹅看了示范,马上埋头喝水,喝了一些水之后,也开始吃起小米子。

张余看到一鹰一鹅如此和睦,便放下心下。但是只过了半分钟,让张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就见那刚刚出生的小鹅,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起来。

小鹅原本只有拳头的,渐渐变得巴掌大,随后变得能够小喜鹊那么大,跟着变得有鸡那么大。小鹅一直在吃,没有停下,等到了能有半个小时,小家伙已经变成能够正常鹅的大小。

“我……”

张余整个懵逼,这算是什么意思?

系统给我一个鹅蛋,没等我研究出来是煮着吃还是炒着吃,就孵出来一只鹅。这鹅长得还这么快,现在直接变成大鹅了。

别的奖励,一般都有说明,这个也没有个说明。

现在它长这么大,具体是清蒸还是红烧呢?

张余不自觉的,想到了这个问题。

终于,大鹅好像是吃饱了,不再继续吃。它又凑到老鹰的脚边,样子就和跟屁虫差不多。

也不知道,这是要找靠山,还是怎么个意思。

老鹰此刻如同暖男,在沙发上叼了个垫子下来,跟着示意大鹅上去。大鹅到垫子上趴下,老鹰也趴在它的身边。

卧槽!

张余忍不住揉了揉眼睛,以便确定自己不是眼花了。

当再次看过老鹰和大鹅,张余心中暗说,这到底是怎么情况?

好在他很快就想到了一个事情,那就是动物界好像是只认第一眼。当小生命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谁,就会将谁当作母亲。

小鹅破壳而出,第一眼看到的是老鹰,所以就把老鹰当成了母亲,这点无可厚非。

可问题是,老鹰为啥这么博爱呢?

张余躺到沙发上,眼睛闭上没多久,便睡了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被“叽喳”的声音吵醒。他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小喜鹊正跟老鹰用鸟语聊天,大白鹅那里,也不出声。连小白狗都凑了过去,都够一桌麻将了。

张余伸了个懒腰,洗漱一番,去到厨房。苏莺已经做好早饭,两个人一起吃饭,然后张余送苏莺上班,又开车前往文世集团。

到了楼下,张余给文若娴打了个电话,没过多久,文若娴就亲自下楼迎接,将张余领进集团大门。

文世集团的气派丝毫不亚于萧鼎集团,张余跟文若娴来到12楼投资部所在办公区。

投资部的人不少,偌大的办公区有着多个办公室和会议室。张余来到投资部总经理所在的办公室,文若娴拿出合同,请张余过目。

她给张余的职位是投资顾问,不需要每天坐班打考勤,年薪是100万。这个数字,跟萧鼎集团给的价码,还是要差不少的。

文若娴有些不好意思,带着歉意地跟张余进行解释,并且保证,以后一定能越赚越多,且超过萧鼎集团给的工资。

张余对于给多少钱,倒是不怎么在乎,因为他清楚,想要赚更多的钱,靠的都是自己。有贾大师那边联系生意,随便做一单,也要比自己的工资多。

当然,100万的年薪,在哪都不是一个小数字。曾几何时,对张余来说,都属于天文数字,可望而不可求的。

张余很爽快地签了合同,两个人聊了一会,文若娴难免提到老庭院的事情。张余告诉文若娴,自己这边已经有了计较,那就是并不需要所有的人都签字同意卖房,只需要有三个人同意,便可以打析产官司,拿下老庭院。不过,这三个人中,必须要有二房,毕竟人家占有一半的产权。

喜欢驭房我不止有问心术请大家收藏:

鹅蛋!

这算是什么奖励?

张余的心都在滴血……

为了得到这个神秘礼物,自己可谓是把脸都豁上去了,干起了偷袜子的事儿。

结果可好,就得到了一个鹅蛋!

不过转念一想,连冥币都有用,鹅蛋应该也有用吧?

只是,会有什么用呢?

难不成,是煮了吃下之后,能够让人功力倍增。

要是这样,其实也挺不错。

倪妮见张余半天不出声,说道:“你在想什么呢?”

张余这才回过神来,连忙说道:“我在想,怎么做才更好……光是袜子,可能还差点……要不然……这样……”

得到了奖励,袜子对于张余来说,已经没用,他把倪妮的袜子放了回去。

“要不然怎么样?”倪妮问道。

张余也没想到,到底怎么样比较好,毕竟自己能够做的有限。

迟疑了一下,张余的心中冒出来一个大胆的创意,说道:“之前我不是给我曹队长护身符么,这个似乎,用处不是很大……我想着,要不然在你的脚底板上,画上一张护身符和一张辟邪符……这样的话,可能对保护你更为有效……”

“好!”倪妮马上点头。

已经遇到危险的她,当然对张余的话,言听计从。

两个人出了卫生间,张余将手纸放到茶几上,让倪妮在沙发上就坐。

他把手背到身后,亮出丹尘笔,跟着取出丹心砂。当手放到前面,两件东西就不是那么的突兀。

但是,倪妮还是打量了张余两眼,撇了撇嘴,只是没有说什么。毕竟她也清楚,张余属实有点能耐。

张余坐到地上,提起倪妮的左脚,直接用丹尘笔在脚底板上画了一张辟邪符。画好之后,让倪妮把脚先放到茶几上晾一晾,然后又提起倪妮的右脚,在上面画了一张护身符。

他同样将脚放到茶几上,收了丹尘笔和丹心砂,起身说道:“等下把袜子穿上就好……”

“嗯。”

倪妮应了一声,弯曲膝盖,看了下脚上的红色符文。

她似乎担心自己将脚落地,走路的时候,将下面的符文给踩花了,说道:“你去给我拿双袜子。”

“好。”张余马上答应,转身就去拿。

倪妮倒是看到张余去拿袜子,随即有点后悔,自己怎么能让张余去给自己拿袜子呢?

可是想要后悔,似乎有点来不及了,现在阻拦,岂不是更加不妥。

张余走进了卫生间,在洗衣机上,还放着张余刚刚放回去的袜子。

倒是在晾衣挂上,有着倪妮的一只袜子。张余心头一动,走了过去,将袜子拿下来,手中随之又出现了另外一只。

他发现自己实在是太聪明了。

张余拿着袜子,出了卫生间,来到倪妮的身前,将袜子递给倪妮。

倪妮一看到张余手里拿着的袜子,不由得愣了一下,她接过之后,说道:“我的袜子,今早看的时候,少了一只,你是在哪找出来的……”

“我看你挂钩上面,挂的就是两只呀……”张余直接说道。

“两只……你确定……”倪妮有点皱眉。

“是啊……”张余一脸的信誓旦旦。

倪妮不由得挠了挠头,说道:“难道说,我昨天就出现幻觉了……”

张余赶紧说道:“估计不能是幻觉,很有可能是……你累的……”

“这倒是……也有可能……最近都没怎么休息好……”倪妮说着,开始穿袜子。

张余则是到一边坐下,重新拿起茶几上的手纸,将手纸一圈圈的给拆开。

拆到最后,只剩下最里面的圆筒,在上面果然缠着一根头发。

“混蛋!”

张余心中火焰再次升起,反正已经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他这次干脆手掌一翻,亮出来一张火符。

将火符一摇晃,火符当即点燃,张余当场就将圆筒点燃。

好家伙,圆筒一碰到火符,上面立时发出“嗤嗤嗤”的声音,根本不像是一般的纸壳被焚烧。特别是上面的头发,都冒出黑色的火苗和黑烟。

看到这个,倪妮不禁瞠目,就连张余,都有点懵逼。

这算是怎么回事?

在张余错愕的功夫,圆筒和头发,还是烧为灰烬。张余干脆又拿起茶几上的手纸,放到火苗上。

“刷……”

“呼……”

手纸转眼间的功夫,也化作灰烬,落到地板上。

不得不说,火符终究不同于普通的火,受张余的控制,还不会烧到张余本人。等一切全部化作灰烬,张余的手指一晃,火符就化为灰烬。

张余蹲下身子,观察起地上的灰烬,很快便嗅到一股臭味。

这股臭味,并不是焦臭。而且,纸张的燃烧,也不可能发出焦臭的味道。这是一股淡淡的腥臭味……

很显然,在这卷手纸之上,不仅仅是一般的幻阵,还有邪门的法门。

“怎么这么臭……这是什么啊……”倪妮嘀咕道。

“还能是什么,肯定是邪术……我把这个给收拾了……你放心,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将这个家伙给找出来……”张余咬着牙说道。

且不说真凶到底是不是霍思雨,即便是霍思雨,张余也决定不会客气。

因为,这不仅仅是为姐姐霍思琪报仇了,已经开始乱杀无辜了。

张余找来扫把,将地上的灰烬收拾干净,丢进马桶冲走。

倪妮也穿好了袜子,两个人不在家里多做

逗留,先是离开。倪妮返回治安署,向曹达华汇报工作,战警队里面肯定不会有危险,而且就目前的情况,张余去了也不会有新的突破。加上他的心中,也不自觉的关心起苏莺,在送倪妮到治安署之后,便驾车回到家里。

进到家门,小白狗还是趴在门口等他,不见小喜鹊,倒是老鹰趴在客厅。

看着两个小东西,又看了看苏莺的房门,张余从兜里掏出两块聚气丹。

小白狗和老鹰不用张余招呼,马上屁颠屁颠的来到张余的身畔。一个是摇晃尾巴,一个是轻轻扇动翅膀。

张余将一块聚气丹给了小白狗,一块聚气丹给了老鹰。

老鹰吃了聚气丹倒是没什么,小白狗吃了之后,马上露出焦急之色,匆匆跑向门口。

张余赶紧过去开门,小东西一出去,就在花园里拉了起来。那味道,别提有多么的熏人,好在是后半夜,不会有人发现。

小东西排便的时间,倒不像人类那么长,也就20分钟左右,便停了下来,屁颠屁颠的跑了回来。

喜欢驭房我不止有问心术请大家收藏:

下一篇:出轨高H 完整版/那对发育较好的身形让人眼馋不已精彩内容
上一篇:报告夫人第19话想不想尝尝
最新发表
  • 出轨高H 完整版/那对发育较好的身形让人

    “这些我都明白,所以我要用一年的时间来做准备,谋定而后动。”“我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干净彻底的消灭日本的语言和文字,让他们永远的留在遥远的历史中!”乾隆眼睛望向窗外的...

    145 2021-10-07

  • 在车上要了我8次 免费完整版,在公车上拨

    小白狗是回来了,可院子里的味道,张余站在门口都能闻到。他进到阳光房,拿出铁锹,憋着呼吸,过去将小东西拉的臭臭给埋进土里。在张余看来,这绝对应该是最为上等的肥料。回...

    199 2021-10-07

  • 报告夫人第19话想不想尝尝

    京城里的日子是安稳的、太平的,是繁荣的、安定的。这是朱翊钧对这段时间以来的生活评价。虽然大雪封城导致很多地方柴炭不够烧了,没有办法之下,他甚至调动了兵工厂和炼钢厂...

    196 2021-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