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开车还放在身体里 小说完整版_男男道具play震动按摩器h

辛巴树 2021-10-09

夏泽凯可不知道房间里几个干活的装修工人正在议论他到底有多少钱,从楼上下来后,时间就不早了,他扭头给他老婆罗希云说:“媳妇,咱们先回家?”

“回去吧,今天可累死我了。”罗希云捶捶胳膊、捶捶腿,脸上有着显而易见的疲惫。

夏泽凯左右瞧了瞧,没人。

他嘿嘿的乐了:“媳妇,先回家吃饭,等晚上了,我给你好好揉一揉。”

“滚!”罗希云一眼就看出来了夏泽凯没安好心,就他肚子里那点花花肠肠,她不用想都知道是些什么内容。

她说:“泽凯,你脑子里整天能还想点儿正事吗,除了吃喝,就知道那点事了。”

“谁说的呀,老祖宗有个词发明的好,除了吃喝,不就是玩乐吗?”夏泽凯哈哈一笑,伸着四根手指头,他说:“全乎了。”

罗希云直接把丫头放在了地上,她四下里瞅瞅,嚷嚷起来:“王八蛋,你别让我找到棍子,要不然我今天非得废了你不可。”

这一下真是惹毛了罗希云了,要不然她没这么生气。

夏泽凯赶紧道歉,说了几句好话,这才平息了罗希云的火气。

罗希云分别把丫头和桐桐抱上车,她也上车坐好了,没好气的说道:“回去。”

外表面挂了不少灰尘的GL8行驶在齐城的大街上,临近下午太阳落山的时间点,路上又开始堵车了。

夏泽凯看着一点点往前挪动的车速,他一肚子无奈:“媳妇,要不然咱们先找个地方吃晚饭吧,就这速度,回到家也得天黑了。”

“吃什么呀?”罗希云看着比散步快不了多少的车速,她也愁得慌,怎么就开不起来。

夏泽凯说:“我记着这附近应该是有个刚开业没多久的喜家德水饺来着,要不然咱们去吃水饺吧。”

罗希云想了想,答应下来,她说:“也行,那就去吃水饺吧。”

丫头一听吃水饺,她也很欢喜,说道:“爸爸,我要吃大虾的。”

她算是忘不了那个大虾的水饺了。

夏泽凯立马就同意了,还问了桐桐一声:“桐桐,你想吃什么馅的啊。”

“我,我…我不知道。”桐桐挠着小脑袋,说不出话来。

夏泽凯瞅着前边总算到路口了,他赶紧打着右闪往右拐了50多米,就到地方了。

大红色的装修看着就特别喜庆,隔着玻璃门能看到里边坐了不少人,夏泽凯把车停好了,罗希云又把丫头和桐桐给抱下车来,两个小家伙脚刚沾地就往店里跑,门口的服务员给拉开了特种玻璃门。

“欢迎光临,请问您有几位?”服务员脸带笑容的问道。

罗希云伸了四根手指头,说道:“四个人。”

这个时候,夏泽凯才磨磨蹭蹭的下车了,还好里边还有个单独的4人桌,罗希云先把俩小的给安排好,才又点了三个小凉菜,点了4分水饺,当然,她也没忘了点上两份三鲜虾仁的。

店里还赠送了两个鸡蛋羹,夏泽凯觉得这样挺好的,服务很周到。

“没点喝的呀,你们不喝点热乎的?”夏泽凯没听到他老婆点热饮,还问了一声。

罗希云说:“点了个南瓜汁,其他的全是饮料,我没要,等会儿喝点饺子汤多好啊。”

上菜的速度比较快,没多大会儿工夫就上齐了,夏泽凯先忙活着用俩小碗给丫头和桐桐放上几个水饺冷着,他给罗希云说:“媳妇,你先吃饭,我伺候她们俩。”

小姐妹俩这会儿一人手里攥着一把勺子,正在往嘴里扒拉鸡蛋羹。

这个鸡蛋羹就一个鸡蛋的量,没几口就被她们俩给干掉了。

这时候水饺也凉的差不多了,桐桐用勺子试着扒拉了两下,总是放不到嘴里去,这店里又没有叉子,她干脆把勺子往旁边一放,直接下手抓了。

丫头还保持着最后的斯文,她比较聪明,一手端着小碗放到嘴边,另一只手拿着勺子往嘴里拨,别说,她配合的还挺好。

“好吃,真好吃!”桐桐三两下解决完了自己碗里的睡觉,她说:“爸爸,我还吃。”

“那也得歇一会儿再吃,先喝点南瓜汁。”夏泽凯给她倒了一小碗,自己抿了一小口试试温度,不热,正好。

罗希云瞧着他熟练地模样,放心了,赶紧吃饭。

“媳妇,你多吃点,等会儿我不够了再点就行。”夏泽凯还不忘叮嘱一声。

一盘20个水饺,就是个头不大。

罗希云的话,也得吃一盘多才能有饱腹感,夏泽凯两盘打不住。

不过他不着急,俩小祖宗还没吃饱呐。

一顿晚饭吃完,往外走的时候,外边的路灯已经全亮了,昏黄的灯光,照明效果并不是特别好。

夏泽凯还嘀咕:“要是换成LED灯的就好了。”

“想什么呐,快点开你的车吧。”罗希云让他少操点心,那是市政府的人考虑的事。

早上八点多出门,到家的时候也快八点了,整整一个对时。

还没进家门呐,丫头就开始打哈欠了,嘴里喊道:“我好困呀,妈妈,我要打盹了。”

“丫头,等会儿到家了洗洗再睡。”罗希云在后边抱着她,说道。

可丫头不听劝,小脑袋晃来晃去的,最后依靠在罗希云怀里,没多大会儿工夫就睡着了。

桐桐被姐姐一带,她也想睡觉了,不过还能硬撑一下。

到了14号楼底下,把车在方砖停车位上挺好,夏泽凯不免感慨一句:“都这个点了,还有这么多空着的停车位,是真好。”

“你别啰嗦了,快点把桐桐抱上去,你没看到她也要睡觉了啊。”罗希云说了他两句。

桐桐在后排上也晃悠开了,像是喝多了酒在打醉拳的架势,夏泽凯不敢耽搁,赶紧绕过来,抱起桐桐上楼了。

用毛巾沾着温水给她们姐妹俩简单洗了洗小脸,洗了洗手,擦擦脚就让她们睡着了。

夏泽凯还惦记着给他媳妇按摩的事,说:“你去洗个澡,我给你揉揉。”

“滚,今天都累死我了。”罗希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夏泽凯说:“你不想洗啊,那好办啊,我去给你洗。”

夏泽凯的脸皮到底有多厚,这个问题在他老婆这里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

两口子在浴室里、次卧里,酣畅淋漓的战过了一场。

夏泽凯最后才装模作样的给他老婆揉揉背,揉揉胳膊,捏着浑身没点肌肉,又特别柔软的身子骨,夏泽凯又有点感觉了。

还好罗希云还记着明天也有的忙,最后硬是一脚把他给踢开了,说道:“你今天就在这边睡吧,别过去了。”

说完,她自己就抱着衣服走了。

留下夏泽凯一个人在次卧,有点傻眼了。

“用完了就被抛弃了?”夏泽凯脑袋里突然冒出这个念头来。

他觉得他老婆太不地道了,等他反应过来后,赶紧穿着拖鞋去卧室,可罗希云已经在里边反锁了房门。

“(个_个)”夏泽凯站在卧室门外干瞪眼,可他毫无办法,最后没辙了,乖乖的一个人在次卧独守空房,睡了一个晚上。

……

第二天早上起来,小姐妹俩又重新变得生龙活虎起来,罗希云看起来精神状态也不错,脸上还带着点红润的光泽,血气充盈,夏泽凯瞧了一眼,有点挪不动眼睛了。

罗希云说:“泽凯,咱们今天去看看家电,就去齐城商厦旁边的那个国美,再去人民公园那边的苏宁也看看,两边对比一下,看看哪边的便宜,样式多。”

“都行。”夏泽凯就负责开车跑腿了,最后无非是再加上掏钱包付账。

这两天,让夏泽凯过得特别充实,他一点都没闲下来,等下

午从外边回来后,他第一个撑不住,刚坐床沿上,就仰过去睡着了。

‘呼呼’的喘气声传来,丫头还指着他给罗希云说:“妈妈,爸爸睡着了,猪!”

桐桐也跟着喊:“爸爸是猪。”

要是平时,罗希云也会跟着打配合,点个头什么的,可今天没有。

她直接瞪眼看着俩闺女,说她们俩:“丫头,桐桐,我看你们俩是几天不打,屁股痒了吧,再胡说八道,我现在就揍你们。”

末了,又加了一句:“你们爸爸是累了,快出来,让他歇会儿。”

16号的早上,家里已经开始送暖了,屋里显得特别暖和。

可出了门就一阵阵嗖嗖的寒风吹来,刺骨的寒风顺着衣服和皮肤之间的缝隙直接往身体里钻,冻得人忍不住浑身打颤。

“爸爸,好冷啊,我不想去幼儿园了。”丫头一出来单元门就开始喊。

桐桐还在楼道里,她听到了姐姐说的话,喊道:“姐姐,一点都不冷,我要去幼儿园玩,今天福生他们说要给我带零食吃。”

‘大姐头’桐桐在齐韵小区幼儿园混的风生水起,现在已经很有排面了。

完全不需要罗希云和夏泽凯给她们书包里装零食了,一帮小小马仔都会自觉的从家里拿自己的好吃的零食过来‘上供’。

石蕊老师都知道了这个事,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办法,小孩子之间的游戏,又没有动手打架,动口骂人,你要是当真你就输了。

喜欢重生之奶爸的幸福生活请大家收藏:

客户都这么说了,她作为供应商还有什么好矫情的。

下一刻,任婧脸上的笑容更加甜蜜、灿烂了,她用更亲切的声音问道:“姐,哥,留个电话吧,我也好安排人去家里量一量尺寸,量身定做,到时候安装上更漂亮。”

罗希云目光直接放在了夏泽凯身上了,她有点心动了。

‘量身定做’这四个字,想想就比在店里买大众货更让她心里有种特别的认同感。

夏泽凯想都没想,就很干脆的点头了:“成,留我的电话吧。”

说着话,夏泽凯从自己的手包里摸出一张名片递给了任婧,他说:“这是我的名片,你家的师傅什么时候能过去?”

任婧接过了夏泽凯的名片,一看上边的内容:“静桐食品厂”

另起一行写着‘夏泽凯’三个字,最下边一行写着一个固定电话,一个手机号,还有一行写着工厂地址。

她没搞明白这到底是什么职位啊?

可又不能问,总之,凭借人家刚才‘不把钱放在眼里’的那股子豪气劲,就能够想象的出来,他在工厂里的地位必然不低。

大约是像自己这样的,凭借着姥爷和父母辈的余荫混口饭吃吧。

真正在一行里摸爬滚打了两年多以后,任婧可不相信这年头随便碰上一个就是经商的奇才,能在他们这个年龄就创业成功,并置办下若大的家业。

她心里头很明白,成本远没有新闻上报道的那么简单。

任婧想了想,说道:“哥,姐,你们下午有空吗?有空的话,我这就给工厂那边打电话,下午就能安排人过去。”

“要是再不行,明天周末也行,主要看哥和姐你们的时间。”任婧真没亏了她的名字,人精一个,说话都紧着夏泽凯和罗希云这边来,让他们两口子心里听了都觉得舒坦。

任婧则是生怕这笔到手的买卖再跑喽,赶紧先定下来再说吧。

夏泽凯没吭声,他回头看了他媳妇一眼,罗希云说:“今天下午也行,那我们就在家里等着了。”

“好嘞,姐,你给留个地址吧,我让他们抓紧安排老师傅过去。”任婧一步跟一步,节奏很紧凑。

“齐城西八路南段,机关大楼那边的紫玉花园2号楼16楼1602。”罗希云说了一声,报出了地址。

……

从周城家具商城出来后,夏泽凯问她:“咱下午不去逛家电商场了?”

罗希云摇头:“看看,先把家具的事给定下来,明天事周末,再去看家电也不迟。”

她接着说道:“家具都还没定好,急买卖家电也没什么用,一步一步来吧。”

好家伙,昨天晚上还不

是这么说的,这会儿又开始讲流程了,这个质量部经理真是没白当。

看着已经快中午时间了,夏泽凯说:“都这个点了,咱们也别回家吃饭了,找个饭店炒两个菜,吃点热乎饭吧。”

说是这么说,可吃饭的时候,一点都没亏待自己,去了这边一个挺不错的酒店,两口子带着俩奶娃娃,点了3个菜,1个汤,倒是没有浪费。

饭后,去车上休息了一会儿,夏泽凯提前醒了,他也没喊醒还在睡着的娘仨,慢慢的开车去了紫玉花园。

到了地方后,夏泽凯一看手机还没有动静,他也没急着喊醒她们娘仨上楼,他也眯着眼休息了一会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装在裤兜里的手机嗡嗡的震动起来,把夏泽凯给乱醒了。

他掏出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心里想着是不是人到了?

接通了以后,还真是他们。

“喂,你好,是夏老师吗?我们是瑞安家具厂的技工董艳红,过来量一量家里的尺寸,您方便吗?”对面一个陌生的女人声音,说道。

夏泽凯‘嗯’了一声,他问:“你们到哪里了?”

“夏老师,我们就在紫玉花园2号楼下边了,您要是方便的话,我们就上去了。”董艳红赶紧说道。

夏泽凯说:“你稍等啊,我还在车里。”

五分钟后,夏泽凯带着刚喊醒的罗希云,俩人一人抱着一个小家伙,在2号楼门口看到那里站着俩人,一男一女,看模样,年龄都不小了。

男的肩膀上还背着个迷彩色的背包,走得近了就发现他们俩身上都穿着‘瑞安家具’的工作服,背后的4个大字特别醒目。

“你们就是刚才给我打电话的董艳红吧?你们老板姓任?”夏泽凯过去打了个招呼。

这一男一女一听,问了声夏泽凯的姓名,得到了答复后,他们都点头应是。

跟在夏泽凯两口后边坐电梯上了16楼,出来电梯后就听到说话和干活的声音了,夏泽凯说:“就是这个了。”

男的叫张立波,董艳红看起来有点偏胖,他们进了屋之后,就一个感觉,这套房子可真大。

怪不得要定制,房主有钱呗!

哪知道这还没看完,夏泽凯又带着他们从阳台的推拉门去了对面那套房子,说:“这边也安上。”

“……”张立波和董艳红二人都不说话了,他们俩万万没想到还有这么操作的。

合着除了中间那堵墙之外,这就是把两套房子合成一套了,说复式不叫复式,说大跃层又不叫大跃层,嘿,真是有钱人玩的游戏,房中套房,难不成这叫水月洞天?

今天可真是开眼界了。

夏泽凯给他们指了指哪5个房间需要做床,接着又给他们指了一下哪里放家具,大约多长的距离,呈什么造型摆放。

这些细节性的东西,夏泽凯都说的特别详细。

罗希云还在一边补充着,把她想的各个方面都给说了一遍。

两口子说完之后,张立波和董艳红二人把他们的要求都一一记录在了本子上,这个回去后要好好的整理一下。

两套组合沙发,五张大床,还有配套的茶几和电视柜,餐桌餐椅等等,另外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小物件。

“暂时就这些了,剩下的等我们再想到了再给你们说吧。”夏泽凯说道。

这算是为这一波订单画了个句号。

张立波和董艳红二人根据夏泽凯两口子刚才所描述的,抓紧开始量尺寸,一个个的尺寸都记录的非常详细,他们丝毫不敢马虎大意,生怕这一笔订单要是黄了,老板说不定就把这个罪过给落到他们身上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张立波和董艳红二人相互打配合测量尺寸的时候,夏泽凯和罗希云就抱着闺女又在各个房间里看了一下。

张国龙还问了他做家具的人是从哪里找来的。

听到夏泽凯的描述,又听到‘瑞安家具的’名字,张国龙说:“那应该是也叫瑞安家私了,老板是姓任吧?”

“你知道?”夏泽凯没想到他们装修公司的设计师张国龙竟然还认识任翠玲?

红星美凯龙那个店的名头确实叫‘瑞安家私’。

张国龙摇头:“我听说过这一家,他们家在这一片的口碑不错,家里做实木家具也做了有三十多个年头了,老手艺了。”

“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夏泽凯笑着说道。

他倒不是开玩笑,毕竟这一次做的家具,算下来价格不菲,要是碰上个二把刀的货,那能气炸了肺。

罗希云也说道:“张师傅,他们有真材实料,是吧?”

张国龙点头:“他们家做的实木家具,质量很不错的,在济城那边也有他们的店,反正咱周围这几个市,做装修有头有脸的都知道他们。”

名声在外本身就是一种实力。

“妥了!”罗希云心里也放下了最后一点顾忌,不说这个事了。

到了后来,张国龙也过去给张立波、董艳红他们俩人一块帮忙去了,张国龙还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他是尽量让张立波他们做家具设计图的时候,符合房间的装修风格。

足足用了一个多小时,张立波和董艳红二人才算忙活完,他们说道:“夏老师,那我们就先回去了,我们尽快把设计图做出来,您到时候看看满不满意,有需要修改的就说一声,要是没大问题的话,夏老师您到时候交个定金,我们就开始动工了。”

这是正常的流程,夏泽凯也不会故意去破坏这种游戏规则,他点头说道:“可以,几天能拿出来?”

“我们最晚下周三给到您!”董艳红说的。

其实他们最多两天就能搞定,加加班的话,明天晚上就能做出设计图来,可这笔生意不算小,初步估算也得小二十万,他们得慎重对待,到时候还得提前给老板过过目。

夏泽凯和罗希云一商量,下周三也不算晚,他说:“可以,那就这么定了。”

这个事就定下来了,张立波和董艳红二人告辞走了。

夏泽凯和张国龙他们打了个招呼后,和他老婆一块带着半睡半醒的俩闺女走了。

屋里就剩下了几个干装修的工人,他们说:“张师傅,咱这个二老板家到底是干什么的,他可真有钱,还要定制家具啊,那全套的弄下来,至少得十几万吧,半套房子都快出来了。”

“十几万?”张国龙瞥了说话的人一眼,他说:“你这眼力劲也是够呛了。”

“行了啊,别特么光乱嚼舌根子,老板的事尽量少打听,快干你们的活吧。”张国龙呵斥他。

几个人一听,都嘻嘻哈哈笑着,抓紧干活去了。

喜欢重生之奶爸的幸福生活请大家收藏:

下一篇:你以为我不敢在车里要你|车里疯狂索要
上一篇:班长露出来奶球让我玩玩他的(第一次进不去怎么办)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