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地见面2天做了15次(异地恋一天做了7次)

天魔圣 2021-11-08

那四个妖君出现的快,走的也快。

以他们的速度,根本要不了多久,便从神州禁区里出来。

随后,他们直接去了位于西秦国境内的妖宫。

不过,四人距离妖宫还有三千里时,只见前方冒出了几十个人,全都是妖族的高手,实力最低也相当于凝元地仙,为首那几个无一不是妖族的妖仙,修为最高的相当于入神后期仙人。

“你们四个是什么人?”

那入神后期妖仙说道。

被李不修用兵器伤过的那个妖君,本就还有气,看到几十个人想要阻挡他们四人的去路,不由更来气。

他随手一挥,一股妖力打出,同时喝道:“我们是妖界的妖君,青牛大王见了我们,也不敢如此无礼,再有下次,一个不饶!”

轰的一声,那个妖君的随手一挥之力,顿时把几十个妖族的人打得东飞西跑,就连那入神后期妖仙,也吓得远远躲开。

眼看四个妖君就要过去。

突然,一道人影凭空出现,却是妖界的一个妖帝。

那妖帝见了四个妖君,急忙行礼,然后说道:“四位妖君大人,你们回来的正是时候,大王要见你们。”

“我们回来正是要见青牛大王,不用废话,带我们去见他。”

“是。”

那妖帝不敢怠慢,转身在前带

路。

很快,那妖帝将四个妖君带到了妖宫外。

此时,迎面来了一个人,正是金乌妖王。

他几天前见过四个妖君一面,看到四个妖君回来,先是一愣,然后说道:“四位前辈这么快就回来了。”

那手背受伤的妖君双目一瞪,说道:“你不高兴我们回来吗?”

闻言,金乌妖王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紧解释:“晚辈不是这个意思,晚辈只是……”

“不是这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

那妖君一副要找金乌妖王麻烦的样子。

金乌妖王浑身直冒冷汗,想说什么。

突然,一个声音飘来:“好大的威风,你们到神州来,为的就是欺负妖族小辈吗?”

“放肆!”那妖君虽然不知道说话之人是谁,但已排除不是青牛大王,而只要不是青牛大王,就算是红蝇妖君,他也不放在心上,“你是什么人?竟敢如此说话。”

金乌妖王听到那个声音后,起先还有点震惊,接着便是大喜。

他正要说出对方的身份,可他毕竟不是蠢货,念头一转,觉得还是不要说的好。

果然,那人根本没把四个妖君当作一回事,冷冷道:“听说你们四个来到神州也有几天了,我是什么人,你们当真不知道吗?”

那妖君火冒三丈,也不管这里是妖宫重地,一个晃身,便已消失不见。

数妙后,那中期妖君却是想到了一个人,神色不由一变,喊道:“退回来!”

然而,他喊的太晚了。

刹那间,一道人影自妖宫某处冲天而起,差点受伤,正是刚才那个妖君。

那妖君一脸惊怒,伸手朝下指着,骂道:“妖妇,你竟敢偷袭本妖君!要不是本妖君……你……你就是那个青狐妖……妖君?”

“除了我之外,谁还能把你吓的尿了?你刚才骂我什么?”

“我……我……”那个妖君退到了其他三个妖君边上,“我骂你什么?我骂过你吗?”

“小金乌。”那声音说道,“你告诉我,他刚才是不是骂过我?”

金乌妖君听了这话,只觉得头大。

“小金乌。”那声音又道,“你是妖族的人,不是我们妖界的人,你只管说实话,谁要是敢动你,就算是妖界的人,我也照打不误!”

金乌妖王硬着头皮说道:“晚辈刚才确实听到有人骂过你老。”

“你说,是谁骂过我?”

“是……是……”

这时,那中期妖君不得不说话:“青狐妖君,我们四个不知是你,若是有得罪之处,还望不要计较。”

“不要计较?听你的意思,你的同伴骂过我,还想打我,我就该忍气吞声吗?”

“那你想怎样?”

“我要他道歉。”

“可以。”那中期妖君对那妖君说道,“你刚才太鲁莽了,还不快给青狐妖君道歉?”

那妖君虽然有点不爽,但他知道自己不是青狐妖君的对手,只得说道:“青狐妖君,我为我刚才的鲁莽表示歉意,大家都是妖界的人,就这么算了吧。”

“这就是你的态度?”

“你的修为虽然在我之上,但你我都是妖君,依我妖界的规矩……”

“看来你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听了这话,那妖君不禁来气,沉声道:“青狐妖君,不要得寸进尺!我已经道歉了,你还想玩什么花招?”

“做错事就要付出代价,这是我的原则。”

那中期妖君听出不对,忙道:“青狐妖君,你可知道我们是谁的人?”

“不知道,也不感兴趣。”

“你听清楚了,我们都是蚊盲大人的手下。”

“那又如何?”

“你既然听说过蚊盲大人,那也应该清楚他老人家是谁的人。”

“那你们清楚我是谁的人吗?”

“你是天狗妖圣的人,不过……”

“不过这里是神州,凡是到了神州的人,都要以实力决定地位高下。”

“这么说,你想与我们四个切磋一下了?”

“你们四个想跟我打,还没有资格。”

“青狐妖君,你真以为你能一个打我们四个?”

另外两个妖君都有些生气。

“如果你们非要跟我打,我可以让你们几招。但冤有头债有主,刚才是谁骂我,我只找谁算账,你们三个真的要为他出头?”

“我们都是蚊盲大人的手下,没道理眼睁睁看着自己人受欺负。”

闻言,青狐妖君发出一声大笑,说道:“虽然我妖界有自己的规矩,但道理还是要讲的。我有没有欺负你们,你们自己很清楚。既然你们非要为他出头,那我只好依照我妖界的规矩,将你们四个全都打趴下。”

那中期妖君本来想表现得强势一些,好让青狐妖君有所顾忌,以免她将来骑在自己四人头上耀武扬威。

然而,他越是这么做,越适得其反。

一旦打起来,他们四个到底是不是青狐妖君的对手,他也不敢保证。

于是,他语气变了,说道:“青狐妖君,你到底想怎样?”

“他刚才骂我,还想教训我,你说我想怎样?”

“他刚才不是道过谦了吗?”

“你认为那是道歉该有的态度?”

那中期妖君想了想,说道:“好吧,这件事我不管了。不过你听着,我们不但是蚊盲大人的手下,还是妖界派来帮助妖族统一神州的使者,他要是给你道歉了,你还追究不放,不管我们是不是你的对手,也要跟你打一架!”

“只要他的态度足够诚恳,我没道理非要跟他过不去。”

“行。”

那中期妖君点了点头。

那妖君眼见中期妖君不帮自己说话了,想到刚才差点中了青狐妖君的招数,就不免有点心虚。

他固然强势,可真要遇到比他强势的人,他也只能认输。

为了尽快息事宁人,他态度变了,说道:“青狐妖君,刚才是我不对,我给你陪个不是。”

他认为自己的态度足够诚恳了。

就连其他三个妖君,也觉得这次不会再出什么幺蛾子了。

哪知,青狐妖君仍然不满意:“你刚才骂我妖妇,我现在要你叫我一声姑奶奶……”

“你!”

“你若不叫,你我之间,今天必有一个倒下。”

“那我待要看看是你倒下还是我倒下。”

那妖君怒吼一声,往前去了十多米,但不敢踏入妖宫上空。

另外两个初期妖君看到那中期妖君没有帮忙的意思,也不打算帮忙。

说到底,青狐妖君要找的人不是他们,而是那个妖君。

如果那个妖君没有错的话,他们拼了命也会帮忙。

但那个妖君本身就有错,这种事即便闹到了蚊盲妖皇跟前,最终也不过是以强弱分对错。

但他们真要有把握打得过青狐妖君,还用的着畏首畏尾?

那妖君等了一会,既得不到三个同伙的声援,也不见青牛大王出来说话,很是恼火。

不过他知道恼火解决不了此事。

因此,他大声说道:“青牛大王,我到神州来,是为了帮你统一此界,事到如今,你不打算说句话吗?”

终于,一直处于看戏中的青牛大王,说话了:“你想要我说什么?”

“这里是神州,你说了算。”

“我真的说了算吗?”

“只要你肯出面,我相信她会听你的。”

“那你呢?”

“我与她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说话的人不是青牛大王,也不是青狐妖君,而是青马妖尊。

“她虽然是狗圣的人,但狗圣在我妖界,没什么权力。”

“那是因为狗圣他老人家隐居多年,不愿意争权夺利。他老人家要是肯出山,权力之大,未必在那位妖圣大人之下。”

“那位妖圣大人位高权重,狗圣真要跟他老人家比,无论是哪方一面,都要差一点。”

“金鹰妖君。”这时,没有露面的红蝇妖君说话了,“你最好痛快点,不要磨磨蹭蹭的。”

喜欢武侠世界里最后一个仙人请大家收藏:

李不修耸耸肩,说道:“我早就知道无论我说什么,你们都不会放过我。既然这样,你们随便吧,但我是不会随便被你们杀了的。”

那中期妖君虽然不太相信李不修说的话,但为了保险起见,并没有下令动手,而是问道:“你刚才说的当真是实话?”

“我若说的是实话,你信吗?”

“只要你说的那个天仙肯现身,我就信。”

“那我就没办法让你相信了。”

“他不现身,你就是在说谎!”

“对,我是在说谎。这里根本没什么天仙,只有我和你们。你们要动手就动手,不动手就走。”

听了这话,那中期妖君不由动了怒火,喝道:“没人敢在我们面前如此说话!不要杀他,将他带去见青牛大王,”

闻言,最想杀李不修的那个妖君,固然不敢杀李不修,但也要让李不修吃吃苦头。

只见他伸手一抓,瞬间到了李不修跟前,一只人手犹如鹰爪似的,连仙帝的护身仙气都能随便撕碎,不信李不修能躲。

李不修的真身虽然强悍,但也不敢轻易被这种级别的高手打实身体,尤其是脑袋。

刹那间,他身体移动,加上那个妖君只用了一半的速度,却让他给闪到了十多米外。

“这小子果然有问题!”

那个妖君自认连仙帝都躲不开自己的这一招,李不修却躲开了,立刻追了上去,就要下毒手。

砰的一声,李不修貌似中了那个妖君的招数,人直接飞出了几百米外。

那个妖君正要上去抓了李不修。

突然间,他感觉到手指痛疼,不由举手一瞧,神色略愣。

下一瞬,他的五根手指全部断掉,没有血流出,但已伤了妖身。

只见他将人手变成妖手,形似鹰爪,爪背上有一道伤口,没有几年时间,休想愈合。

“你受伤了?”

两个妖君去到那个妖君身边,一脸震惊。

“我……我怎么会受伤?”

那个妖君一脸不相信,但疼痛的感觉仍在,怕是几天挥之不去。

他是个初期妖君,存活了几千万年,别说凡间神器,就算是强大的仙宝,包括王器在内,都不可能对他的妖身造成伤害。

为什么李不修能破掉他的妖术,还在他的妖手上留下了伤口?

李不修用的是什么兵器?

竟如此厉害!

此时,那中期妖君猜到了什么,决定亲自动手。

他面色阴沉地朝李不修走去,边走边道:“原来你小子身上藏着洪荒神器,把它交出来!饶你不死。”

李不修盘膝坐在地上,双目微闭,状若打坐,又好像是入睡了。

“哼,就算你的背后有天仙,本妖君今天也要杀了你!”

那中期妖君眼见李不修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脚下走得越来越快,眼看就要到了李不修十米内。

就在这时,一物从地底下钻出,双手往下一抓一拉,却是将中期妖君拉入地底下,而且一口气遁入了地底几万里。

那中期妖君触不及防,却是着了道儿。

“妖怪!”

其他三个妖君根本没看清是什么东西将那中期妖君拉入地下的,全都大吃一惊。

他们虽然实力强大,能轻松打死仙帝,但那中期妖君比他们修为高,一个能打他们三个。

连那中期妖君都莫名其妙的消失在了地上,换做是他们,岂不是更不堪?

因此,他们在一种恐惧情绪的支配下,既不敢遁入地底去帮中期妖君,也不敢过去对付李不修,而是飞到了半空中,距离地面少说也有一万米,无不凝神戒备,以防不测。

地底深处,那中期妖君空有一身强大的妖法,但就是反抗不得,仿佛被束缚了一般。

更可怕的是,他本以为那个妖怪最多只能遁入地底二十万里,哪知对方好像没有下限似的,一旦到了地底深处,对方就是神,竟在短时间内,遁入了地底百万里。

神州地底深处本就特殊,太乙天仙也不敢轻易深入,免得中了解释不清的禁制,被困其中。

地底百万里对于那个中期妖君来说,已是极限。

再往下去,每隔十万里,他的妖身就会受伤,一旦超过了三百万里,不死也休想脱困而出。

但对于那个妖怪来说,没有不适,最远还能深入几百万里。

因此,当那个妖怪拉着中期妖君深入地底一百五十万里以后,那个中期妖君的妖身,已开始受伤,只是还没有达到中伤的地步,只能是轻伤,不过也吓得不轻。

终于,那个妖怪由于消耗极大,不得不松开了双手,遁得无影无踪。

那中期妖君脱困以后,却是不敢去追,急忙施展强大的妖法,很快就从地底深处出来了。

而看到他出来,其他三个妖君都松了一口气。

那中期妖君吃了一次大亏,也是不敢距离地面太近,而是飘在万米高的半空中。

他面色灰暗,心里又惊又怒。

老实说,他也没看清那个妖怪到底是什么东西,只是觉得那个家伙不但强大而且诡异。

他活了几千万年,什么时候受过这么窝囊的羞辱?

他认为那个妖怪是李不修的同伙,本来想下去对付李不修,找回一些面子。

但李不修坐在地上,兀自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根本让人捉摸不透。

同时,他又担心地底下的那个妖怪会突然跑出来将自己拉入地底,到那时候,恐怕他再想活着从地底出来,都是一个未知数了。

因此,他迟迟不敢出手,甚至都不敢往下降低半分。

“这小子有帮手,我们走!”

那中期妖君终究不敢冒险,一闪身,走得无影无踪。

其他三个妖君不知道他在地底下经历了什么,但他修为比自己高,必须听他的话,就也跟着走了。

李不修知道他们已经走了,但没有任何表示,仍是坐在地上不动。

过了一会儿,人影一晃,再生童子出现在李不修附近,问道:“李小友,你没受伤吧?”

这时,李不修才睁开双眼,说道:“晚辈没有受伤,只是损耗了一些元气。多谢你老。”

再生童子哈哈一笑,说道:“不用谢我,这都是地灵鼠的功劳。”

李不修道:“若非你老指点,地灵鼠本事再大,也不可能抓得到那个妖君,将他拖入地底。”

再生童子知道瞒不过李不修,便点了点头,说道:“我确实指点过地灵鼠,不过地灵鼠在地底下有大造化,这里又是神州,只要到了地下,漫说妖君,哪怕是妖皇,也很难奈何地灵鼠。”

李不修听了,便说道:“幸好我当初用计谋收了它,不然的话,它只要往地底一躲,我气运再大,也拿它一点办法都没有。”

“李小友,你能收它,本身就是一种了不得的气运,用不着很费事。好了,我先走了。”

“你老不想知道我用的是什么兵器伤了那个妖君吗?”

“用不着。”

话落,再生童子来得无声无息,去得也是无声无息。

半天后。

只见地灵鼠从地上冒出了大脑袋,一脸颇为得意的样子,说道:“主人,我之前很厉害吧?”

李不修却是说道:“没有再生前辈的指点,你一冒头,不被那个妖君抓了才怪。”

“主人,你就不能夸夸我吗?”

“好啊,你过来,我要好好夸夸你。”

然而,地灵鼠却没有过去,说道:“主人,你是不是想敲我的头?我不上当。总有一天,我不用天仙指点,也能凭着自己的真本事打到妖君。我不跟主人多说了,我还要跟那位天仙学本事,主人请保重身体。”

说完,遁入了地底下。

其实,再生童子的指点固然重要

,但地灵鼠的领悟也很重要。

地灵鼠能抓住中期妖君的双脚,并且把对方拉入地底,除了有偷袭的成份之外,还跟地灵鼠在得了再生童子的指点以后,一点就通有关。

只是那中期妖君毕竟不是妖仙,也不是妖尊,即便地灵鼠得了再生童子的指点,成功得手,可地灵鼠事后也消耗甚大,在地底休息了好半天,才出来与李不修见个面,说说话。

这要是换了别个,就算是中期太上真人级的高手,想要无声无息偷袭那个中期真君,理论上来说,一百次恐怕也未必有一次能得手。

不过经过这次事件以后,李不修相信,地灵鼠在再生童子的调教之下,一定会越来越厉害,未来可期。

但同样也是因为这件事件,李不修推测到了妖界最近又往神州派入了高手,使得妖族实力大增。

大战的气氛一触即发,迫在眉睫!

喜欢武侠世界里最后一个仙人请大家收藏:

下一篇:怎么玩自己最痒全文阅读/女人如何自己安慰自己动手
上一篇:老公出去干活老婆出轨 完整版/做到哭是种怎样的体验 我被关在笼子里当狗养
最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