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感受到它变大了吗总裁( 你看,都这么多水了,你还说不要)

苏子 2021-11-10

“不必等。”一股冷风灌入,君衍从屋外走了进来,直直朝客厅走去,目不斜视,看着的,正是坐在正位上的君老爷子。

“既然大家都在这,我也不好让各位久等。想听什么,我都告诉你们。”江云歌不在这,君衍更加没有后顾之忧,剩下这些人,根本不能把他怎么样,在他眼里,也不过是些跳梁小丑而已。

白岚见到儿子,眼中难掩担忧。毕竟,老爷子还是讲规矩的人,天大的事,江云歌这样走了,也是

目中无人,不尊重长辈,老爷子不可能这么好说话。如果这次他什么都没做,以后,他在家里何以服众?

她想提醒儿子,说话时,语气稍微注意一些,只是,其他人根本不给白岚说话的机会,迫不及待想让老爷子发火了。

君跃昂正在闭目养神,听到脚步声,缓缓睁开了眼睛。

沈玉珍颇显殷勤,特地上前提醒老爷子:“爸,人来了。”

君跃昂没有吭声,只是抬起眼皮看了君衍一眼,不辨喜怒,也就是这么个眼神,让在场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爷爷,我过来了。”他在老爷子面前,还是很礼貌的打了个招呼。

老爷子点点头,朝他身旁看了看,问道:“就你一个人?云歌那丫头呢?”

君衍并未迟疑,坦坦荡荡说道:“爷爷,她有更重要的事,已经连夜跟别人出去了。云歌让我给爷爷带句话,若是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希望爷爷别气坏了自己的身子,凡事都要心平气和,有什么大问题,等她办完事回来,亲自向您赔罪。”

“她是这么说的?”半响,老爷子才出声,没人知道,老人家心底到底在琢磨着什么。

沈玉珍有些着急,也看不下去了,在一旁添油加醋说道:“爸,她好歹是个晚辈。什么更重要的事,难不成,还有比你更重要的事情不成?我看,八成是心虚了,不敢见您,这才故意躲着呢!知道您疼君衍,就把君衍给推出来挡灾,等着风头过去了,她在回来赔个不是,这事也就过去了。毕竟,打伤长辈,放在哪里,都不是一件小事。”

沈玉珍特地强调,江云歌是打伤了长辈,至于其他的,一概不提,巴不得大家都忘了整件事的起因。

白岚坐不住了:“二嫂,你这话说的,凡事都有个前因后果,云歌这孩子的脾气,我还是知道的。她绝不是无缘无故伤人的人,她平时跟你们也没什么交集。我就想知道,你们是为了什么,才起冲突的。你倒是说说清楚,爸也好给你们主持公道。”

“不管什么原因,她一个晚辈,跟长辈动手,还伤了长辈,就是她的错。白岚,你不是一直看不上这个乡下来的儿媳妇吗?怎么这会又想着偏袒了?我这么做,说远了,也是为了你好。她现在是打伤家里的长辈,长此以往,如果不严惩,以后,还不知道她会做出多出格的事来,到时候丢的,可是我们君家的颜面。”

“这事,就不劳烦二伯母挂心了。”君衍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拉回了所有人的思绪。

“云歌是我的妻子,不管她做什么,一切责任,都有我这个做丈夫的替她承担。哪怕是她把天给捅了个窟窿,我还是会给她撑着,绝不会连累二伯母一家。”

沈玉珍当即变了脸色,哪怕是她,也不曾得到过丈夫这样的许诺,江云歌何德何能,能够让君衍如此推心置腹。女人都有着一颗善妒的心,哪怕有着相当大的年龄差距,哪怕比较是毫无意义的,还是会去对比。

这么一看,沈玉珍竟觉得,自己真是白活了。

“爸,你看,我就是说了句公道话,老三一家就针对我。我也是往大局考虑,难不成,江云歌打伤长辈,不严惩,还要奖励?”

“爸,这事,我们还是要等云歌回来,听听她怎么说的,再做定夺。”

沈玉珍冷笑道:“人都跑没影了,很明显,她就是心虚,不敢面对大家。这事已经很明显了,还有什么好商量的。等她回来,还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我就不信了,她一个在学校读书的大学生,还能有多重要的事,竟然比见咱爸还重要。”

沈玉珍一再强调,就是想提醒老爷子,在江云歌的心里,并没有把老爷子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但凡是个老人,随便一想,都会心寒的。

她得意洋洋,正等着老爷子的雷霆之怒。

老爷子不声不响看着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大概也明白了怎么回事。老大和老二死咬着江云歌不放,无非是为了公司那点事,想让君衍用这个跟他们来谈判。只可惜,他们太不了解君衍这孩子了。

老爷子看向君衍:“云歌,是去办什么事了?可方便让我这个老爷子知道一二?”

君衍恭敬的回答道:“爷爷,是这样的。云歌的老家来了个老乡,说是,镇上出现了一种怪病,当地医生束手无策。以前,有什么事都是他们爷孙在照顾着大家,现在,他们都不在,大家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那么多条人命,也不是闹着玩的。云歌的外公受了伤,现在,能赶回去帮忙的,就只有云歌自己了。”

老爷子恍然大悟:“原来,是去出诊去了。”他说着,眼中划过一丝欣慰。

“身为医生,的确和一般人不一样。在医生面前,病人的生命就是最重要的。云歌有主见,知道轻重缓急。在这点上,我们身为医生家属,要理解,并且支持她的工作。尤其是你,君衍,要照顾好她,知道吗?”

“是,爷爷。云歌为这件事深感抱歉,权衡之下,她必须做出选择。她说了,等她回来,一定会第一时间来见你,把事情解释清楚。”

沈玉珍冷哼道:“那她说没说具体什么时候回来?可别,这是江云歌自己想的脱身的法子,毕竟,来的是那种乡下地方的人,就算说话,也是向着江云歌的。”

喜欢替嫁娇妻甜又飒请大家收藏:

沈玉珍怎么也没想到,她来找江云歌,竟然看到江云歌态度如此坚决。她本想把江云歌强行拽下来,可她很快转念一想,如果江云歌在这个时候离开,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老爷子最是不喜欢晚辈忤逆,违背长辈的遗愿。

这是君家的规矩,任何人,只要在君家,就要守规矩。他虽然喜欢江云歌,这不代表,江云歌就能一次次坏了君家的规矩。江云歌执意要走,这不是在挑战老爷子的权威吗?

沈玉珍心里一喜,这不正好如了他们的意吗?江云歌走掉,老爷子肯定会觉得,江云歌是不服,目中无人。这么嚣张的晚辈,以后只会给君家带来麻烦,他说不定,就会重新考虑江云歌在君家的额地位。

情况如果再坏一些,指不定,老爷子就把人给赶出去了。老爷子发了话,就算白岚有意见也无济于事。沈玉珍窃喜,假意阻拦,却没有再尽全力。

“江云歌,老爷子可是说了,他在等你回去给他一个解释,你现在就这样走了,到底还有没有规矩?你的眼里,有没有老爷子这位长辈?”

江云歌瞥了她一眼,黑夜里,她的笑容显得刺眼:“这不正是二伯母所希望看到的吗?我现在,如你所愿,二伯母应该高兴才对。”

沈玉珍心里一惊,明面上不露声色说道:“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反正,老爷子的话我已经带到了,你刚才的话这么坚定,这么多人还拦着我,我也不可能跟你拼命。江云歌,你最好想清楚再做决定,在君家,惹怒了老爷子,后果不是你可以承担得了的。”

江云歌淡淡一笑:“多谢二伯母对我的关心,以及特别关照。点点滴滴,我铭记于心,等我忙完回来,一定好好答谢你和大伯母。”她说着,看了君衍一眼,关上车门,没有再管沈玉珍说什么,命令司机开车离开。

车子走了,沈玉珍站在夜里冷冷一笑,故作好心,提醒君衍:“君衍,别怪二伯母没有提醒你,你这老婆,可不是安分的人。你就这样让她 一个人走了,放心吗?别回头,她在给你惹出什么大乱子来。她

在外面,代表的可是君家的颜面。”

“我以为,二伯母不知道自己是君家的人。”君衍笑着,意有所指,一时,沈玉珍的脸色有些难看。

她慌不择言:“我好心提醒,你不领情就算了。”

“云歌很懂事,出门在外,做任何事更知道分寸,绝不会像一些长辈那样,不知轻重,做出一些不符合自己身份的事来。”

沈玉珍脸色铁青:“君衍,你阴阳怪气的,到底什么意思?”

“我有阴阳怪气吗?我又没有说是你二伯母做了什么,你这么激动做什么。如果我是你,就会帮着丈夫多担心一下工作上的事,毕竟,三个月的期限马上就要到了,我猜,你们应该快扛不住了吧!不知道,再过个几天,你们可以拿出什么向爷爷交差。”

“一码归一码,江云歌无视长辈,这是铁一般的事实,一会,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向你爷爷解释。”沈玉珍气急了,一个两个的,都敢给她甩脸色,她在这个家里到底还有没有地位?

平时她在老爷子面前小心翼翼的也就罢了,现在,她难不成还要在一个晚辈面前束手束脚的?

她冷哼了一声,甩袖离去。

陆鸣渊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无奈的叹了口气,并没有多说什么。云歌走了,他知道,君家不会安宁的。

“君衍,我家云歌,给你添麻烦了。”

“外公,千万不要这么说,云歌只是去做正确的事,我爷爷不是不分青红皂白的人,他会理解的。我两个伯母什么德行,爷爷心里很清楚。你放心,这事有我,我不会让云歌受半点委屈,你也踏踏实实在家里养伤,其他的,有我呢?”

“你的身体也要注意,我听说过,以前,你的身体可不太好啊!”

君衍波澜不惊看着陆鸣渊:“不碍事!那不都是以前的旧伤吗?现在也都大好了,有云歌在我身边,我的身体只会越来越好,这点,外公尽管放心。”

江云歌走了,沈玉珍没能在君衍这里讨到好处,自然马不停蹄赶回老宅,方便在老爷子面前嚼舌根。白岚正等着儿子和儿媳妇过来,谁知道,等来的居然是这么一个消息。这下,连白岚都有些不满了。

平时,江云歌也不是这么任性的人,明知道家里出了事,她怎么还不懂得顾全大局?她这一走,不正好给了老大和老二找麻烦的机会吗?云歌胡闹也就算了,怎么君衍这么懂事的孩子,也跟着一起瞎胡闹?

她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君志远,毕竟,此刻君老爷子的脸色不辨喜怒,一直不说话,大家也猜不出他老人家这会是生气还是没有生气,反正,高兴是不可能高兴的。

他们坐在这,也不能过去瞧瞧,只能在这等着了。

沈玉珍正等着看老爷子大发雷霆,见老爷子没动静,她又给沐如风使了个眼色,沐如风提高了声音 呻|吟起来。

“爸,你看看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不管不行了。她这不是没把你放在眼里吗?连你都不当回事,你想想,更别提我们了。我是年纪大了,斗不过他们年轻人,只是觉得,我活了几十年还要受一个晚辈的气,我这心里就不是滋味。咱们家,可不能助长了这样的歪风邪气啊!君家的规矩,可不是摆设。”

君老爷子咳嗽了两声:“不错!君家的规矩,不是摆设。”

听到这句话,两人窃喜,这下,江云歌肯定躲不过了。

白岚只能硬着头皮说道:“爸,阿衍一直是有分寸的人,云歌也很乖巧。也许,是真的遇到了非去不可的急事,你先别生气,我们还是先把情况搞清楚了,再做决定也不迟。”

“白岚,你这么说,还是我们两个长辈冤枉他们小辈了?一会,等你儿子来了以后,你可得好好听听,我倒要看看,他能怎么狡辩。”

喜欢替嫁娇妻甜又飒请大家收藏:

下一篇:跟男朋友提分手他强迫了我|分手最后一次进入身体
上一篇:涨精装满肚子上学*涨精装满肚子公厕
最新发表
  • 跟男朋友提分手他强迫了我|分手最后一次

    其实一开始,花如是就提议,要不到最后,她杀了秦帝的傀儡分身,并对外谎称,她获得了秦帝的一切。反正昆仑圣地的规则又不会发声。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了,所有人都认为的,秦屠...

    179 2021-11-10

  • 宝贝感受到它变大了吗总裁( 你看,都这

    “不必等。”一股冷风灌入,君衍从屋外走了进来,直直朝客厅走去,目不斜视,看着的,正是坐在正位上的君老爷子。“既然大家都在这,我也不好让各位久等。想听什么,我都告诉...

    197 2021-11-10

  • 涨精装满肚子上学*涨精装满肚子公厕

    “说吧,你要我帮你做什么!”看着死侍那副油盐不进的样子,黄裳一时间也不由得头疼起来。说真的,如果这家伙拒不配合的话,他只怕还真看着死侍那副油盐不进的样子,黄裳一时...

    155 2021-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