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挺进新婚少妇身体里 车里疯狂索要

康康 2021-11-24

 不用去车行那边打工了,对于丁羽来说也算是节省了时间,时间既然节省下来了,那么总需要做点事情吧?丁羽还真的就没有让这个时间白费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用学习来补充吧!

    跟蕾切尔在一起了之后,这个方面的压力貌似也是有那么一些大,毕竟这个是相互合作的阶段,需要双方都付出自己的努力,而这个努力的方向呢?也是不一样的。

    这样对于双方来说,都是一个互补的过程,都可以节省一些重复的劳动,继而达到学习的最优化,丁羽和蕾切尔两个人都是有那么一些乐在其中的感觉。

    但是这样的行为呢?对于其他的同学来说,则是有一种压力激增的感觉,本来应对丁羽一个人就已经感觉很是吃力了,但是现在呢?丁羽和蕾切尔两个人双剑合璧了之后,产生的效果有那么一些过于的明显了,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要压不住了。

    对于医学院的众多学生来说,把丁羽和蕾切尔给压下去,也已经成为了他们的奋斗目标,不需要用其他的什么手段,这里是学校,是公正的地方,难道丁羽和蕾切尔两个人采用了其他的手段才取得了最好的成绩吗?不是这样的。

    打败他们只需要一种方式,那就是证明自己,怎么才可以证明自己呢?那就是学更多的东西,理解的更深,实验做得更好,这个才是最好的方式,这个就是打败丁羽和蕾切尔两个人的方式跟方法。

    对于蕾切尔来说,跟丁羽相互的合作呢?不仅仅是让自己的成绩稳步的提高这么的简单,还让自己的压力得到了很大的缓解,甚至于现在已经有人要加入到这个小圈子当中了。

    对此不管是自己还是丁,谁都没有要反对的意思,但是想要进来也不是随便的事情,进来至少是有用的,这个小组又不是用来开善堂的,很快地一个小小的团体组织就被联合在了一起,当然了在一定程度上面,这个也是让彼此之间的相争达到了一定的高度。

    “老板,丁没有去找工作,现在他全身心投入到了学习当中,公寓那边也就是一个休息的地方而已!”说话的女子也是显得很无奈,“我想了不少的办法,但貌似并没有最好的解决方式,除非我们主动的挑起来彼此之间的矛盾!”

    “不好,主动的挑起来矛盾对于整个组织来说,是一个变数!”坐在那里的老板直接的就表示了否决,“我相信他是有弱点的,只不过是我们还没有太多的发现罢了,对了,那些狗崽子怎么说?他们为什么要盯着丁?”

    “听意思原来的时候还以丁是钉子,但是后来调查发现,丁只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已!”

    “这么说丁的身份很有意思了!”莉莉坐在了那里,也是笑着的摇头,“看来我们想要跟他合作,貌似有些困哪呀!更何况我现在这个时候还没有想清楚,究竟要怎么样的合作?”

    站在那里的女子也是有着同样的疑惑,为什么要看重丁羽呢?他就是一个人而已,可能有些价值,但是这个价值究竟有多少用处呢?这还真的就是一个问题。

    莉莉却是非常的清楚,丁羽这个家伙现在虽然什么都没有展现出来,但是对于自己来说,他就是一块原钻,而且还是一颗巨大到无法想象的原钻,至少对于自己来说是这个样子的,干自己这个行当的,什么最重要,眼睛。

    自己能够坐在现在的这个位置,家族的势力,自身的能力和学识,这个都是不可缺的,但是最为重要的是什么,还是自己的眼睛,甚至于连手都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重要了。

    这个判断真的是太重要了,重要到了如果说自己的眼睛出现了什么问题和状况的话,那么等待自己的下场就绝对是悲惨的,组织可能不会被覆灭,但是自己乃至背后的家族势力,就有可能会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现在的问题是丁羽根本就没有接受自己抛出去的绣球,确切的来说彼此之间还没有找到一个联系的纽带,这个是莉莉感觉有那么一些苦恼的地方,这样的人虽然说现在这个时候还是在蛰伏当中,但总会有一飞冲天的时候。

    雪中送炭和锦上添花究竟哪一个比较的重要,有关这一点自己还是能够分辨清楚的,但问题是现在丁羽这个家伙没有任何的上进心,这个还真的就是让自己感觉非常的头疼。

    确切的来说呢?自己还真的就没有找到彼此之间利益的切合点,自己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来找寻这个点,交给别人的话,还是有那么一些不太放心的,因为这样的原钻自己并不想让给其他人,对于自己来说,完全就是一种损失。

    “丁先生,可以聊一聊吗?”晚上的时候,莉莉也是刻意的去见了丁羽,其打扮呢?显得很是庄重,半截的风衣,一个长手包拿在了手里面,丁羽有那么一些不解。

    不过对于做出来的邀请呢?考虑一下之后,也表示了同意,“请!”丁羽表现的还算是客气,在莉莉的邀请之下,两个人走了一段距离,随后也是走进了一家有那么一些陌生的酒吧,里面的人员貌似并不是很多,不过看起来还是非常的有情调。

    进来的时候莉莉就脱了自己的外套,看着莉莉的打扮,丁羽也是眨了眨自己的眼睛,随即也是歪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有那么一些惊艳的感觉,这个打扮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非同一般,自己就是欣赏,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酒吧里面的人并不是很多,也没有谁要过来打扰的意思,丁羽跟莉莉两个人坐在了那里,没有多长的时间莉莉就端了两杯酒过来,对此丁羽还真的就不是非常的了解,反正自己就是土包子,这个是实情。

    甚至于究竟要怎么喝威士忌,丁羽也不是非常的清楚。

    对于丁羽的坦白,莉莉也是感觉非常的开心,随即就看见莉莉在桌子上面放置了一些便士,也就是所谓的硬币,当然了还有手机,就看见莉莉的手微微的挥动了一下子,所有的硬币全部的都消失不见了。

    丁羽端着手里面的酒杯,笑着的摇头,“我做不到,对于手法的要求可能并不是很高,但是需要长时间的训练和锻炼。”

    “跟手术其实道理是一样的,都是需要长时间的训练,熟能生巧,当然了在这个过程当中呢?也是逐步的演变和改进,时代在变化,我们都需要适应时代的变化,不然的话就会被时代所淘汰的,一直以来我们都遵循这个规则的!”

    “与时俱进?”丁羽也是竖起自己的大拇指,“厉害,眼光和前瞻性是非常重要的,很多人都只是注重眼前的利益,但是能够说出来这个道理的人很多,但是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多,还有我不太明白莉莉小姐你的意思!”

    “没有什么意思,如果你能够保守秘密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告诉你,我们没有任何要发展你的意思,确切的来说,我想要跟你交个朋友,就是这么的简单!”

    “朋友有很多种的,我不太清楚莉莉小姐说的究竟是那一种?还有就是我们彼此之间的共同点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多,我们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做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现在这个时候严重的怀疑,请原谅我的坦白!”

    “我想丁先生你太过于的小心和谨慎了,是好事!”说话的时候,莉莉也是抿了一下面前的鸡尾酒,“在这块地面之上,我摆不平的事情不多,靠的并不是我有多么的漂亮和出众,我的朋友,这个才是我生存的资本!”

    “这么说来,我好像不应该拒绝了!”

    “看丁先生你的选择了,是非黑即白呢?还是另有其他的想法!”

    这个话让丁羽也是思量了一阵,“我不太了解其中的意义所在,至少个人感觉有那么一些突兀,确切的来说我还没有找到自身的闪光点,对于这一点我感觉很是怀疑,究竟是什么原因所导致的,我想也许作为朋友,你能够给我一个提醒!”

    莉莉也是有那么一些意外,也是想了一阵,随即才略有所思的说到,“你个人的闪光点究竟在什么地方了,这个问题还真的就不太好回答,我想交你这个朋友,确切的来说就是一种投资,一种对未来的投资,也许有用,也许没用!”

    “大致上面明白了。”丁羽并没有给与莉莉任何的回答,想了一阵也是反问的说到,“每一次都是这个样子?感觉好像就是在聊天一样!”

    “这一次比较的特殊,我们也调查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不过非常的可惜,有关你部队服役的情况很难调查清楚,在这里面呢?不得不说你们国家的保密行为还真的就是让人感觉很是信服,至于其他方面该调查的都已经调查的差不多了!”

    莉莉也是直接的就把所有的条件都给摆在了明面之上,“无所谓什么胁迫,其实这个也不能够全部都说成是我们的功劳,这里面有很大的一部分是军方调查出来的,我们就是拿过来用了用而已,省时省力!”

    丁羽倒是听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微微的点了一下自己的头,跟这样的人做朋友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需要自己好好的端量一下,这一点跟坤哥还是有差别的。

    “这种朋友之间的关系太危险了,我不觉得这个非常的好玩!”丁羽也是很果断的就表示了自己的意见和想法,莉莉对此倒也没有表示的太意外,“我也有同样的感觉,但就这么的让我放弃,貌似也让我感觉有些不舍!”

    对于这样的威胁呢?丁羽也就是眨了一下自己的眼睛而已,“我的观点从来都不是非黑即白,总会有一个过程的,有些事情解决起来可能稍微的有些麻烦,但总归还是可以解决的,只不过是付出的代价可能有些不太一样而已!”

    “太理性了并不是一件好事!”莉莉也是摇头不已,“跟我合作的人不少,但是能够亲自被邀请的人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多,这么多年来你不是唯一的一个,但是这个过程和结果都是稍显有那么一些特殊!”

    其实在说话的时候,莉莉也是一直观察着丁羽,自己并不想过于的去逼迫丁羽,这样的人虽然说沉寂,但是自己绝对不能够用普通人的方式跟方法来对待他,太危险了。

    虽然说丁羽并没有这个方面的表现,但就算是他坐在了那里,身体里面所藏匿的野兽也是让自己感觉到了些许的恐惧,这种恐惧是来自骨头里面。

    “太感性了貌似也不妥,我现在还没有找寻到这个平衡点,请谅解!”

    这个话倒是让莉莉注视的看着丁羽,随即也是点点头,“我想我有些操之过急了,你还没有从哪个圈子当中走出来,不过我觉得我们还是可以成为朋友的,或许日后有机会的话,就可以相互的了解,有兴趣看拳赛吗?”

    “虽然说拒绝是一件不太礼貌的事情,但是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至少我今天的计划还没有完成,抱歉,我还没有从这个过程当中调整过来!”

    莉莉倒是微微的一笑,随即手也是放置到了桌子上面,“你好像没有钥匙了!”

    丁羽看着桌子上面的钱包、钥匙和手机,也是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看来跟你做朋友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我今天晚上的计划需要延后了!”

    很显然丁羽已经答应了邀请,如果说自己不答应邀请的话,现在全身上下身无分文,而且也回不去公寓那边了,更甚的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可能还会发生些许的不愉快,这些都是可能的,至少给与丁羽的感觉,面前的这位能够做的出来。

    接受邀请的地方呢?貌似有那么一些远,至少没有步行,现在这个时候的拳赛会是什么样子的,丁羽多少也是有那么一些感觉。

    不过等到了地方之后,丁羽才发现貌似跟自己的想象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至少这里的戒备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严,莉莉也是注意的看着丁羽的表情,随即也是邀请他到不远的位置上面坐了下来。

    “赤拳运动,也算是一项比较古老的运动了!”

    莉莉并没有做过多的介绍,而是递给了丁羽一杯啤酒,两个人虽然说是坐在了那里,但是等拳赛开始的时候,两个人都站了起来,就跟看英超一样,很少会有人坐在那里的,毕竟现场的气氛也已经热烈到一定程度了。

    丁羽并没有去注视其他人,他只是把目光放到了拳台上面,不过很显然丁羽的到来呢?还是吸引到了一些人的注意力,在这样的场地出现了这样的一个‘外人’还是让人感觉很意外的,所有不少人也是向丁羽发出了挑衅。

    但是丁羽呢?这个家伙根本就没有任何要理会的意思,目光就是放在了拳台上面,这个让很多在场的年轻人都感觉有那么一些恼火,特别是当第一场拳赛结束了以后,大家内心的冲动和狂热貌似也没有太多可以发泄的地方。

    莉莉则是有那么一些不怀好意的看着丁羽,丁羽貌似也是注意到了这个情况,随即也是看向了莉莉,“我的手很重要,为了我自己的手,同时也为了我自身的安全,我可能会肆无忌惮的,如果说放出来了心中的魔鬼,我不知道会造成什么样子的毁灭!”

    说完了以后,丁羽也是深深的看了一眼莉莉,随即也是往外面走去,莉莉也是直接的就皱眉了,对于远处微微的晃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很快大家的注意力就被转移了。

    有人已经开始肆无忌惮的出手了,这样的打架在英国来说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有的时候可能就是一个眼神的问题,就相向出手,甚至于这个都已经快成为街头文化了。

    本来是针对丁羽的,但是莉莉第一时间就发现了问题的所在,丁羽绝对不是一个好想与的角色,相信他是不会跟自己开这样的玩笑,所以莉莉感觉有那么一些打怵。

    打架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如果说引出来人命的话,那么事情就闹腾的有些太大了,到时候出现方方面面的问题都不是自己愿意承担的,很显然丁羽也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很是直接了当的就对自己发出了威胁。

    这种威胁很是直接了当,如果说我出现了什么问题和状况,那么你也绝对不会好过了,这个麻烦之大绝对会超乎想象的,莉莉也知道现在这个时候跟丁羽闹翻了绝对没有任何的好处,更何况自己对这个人还是缺乏一定的了解。

    就凭借着纸面上的资料并不能够说明太多的问题,而且随着跟他的接触呢?莉莉也是发现了诸多的问题,这个家伙就好像是一个谜一样的,看来自己还是需要深入的去了解一下。

    回到了俱乐部那边,莉莉也是把所有的资料全部的都汇总在了一起,这个当然是在自己已经处理好所有的工作之后,仔细的研究着丁羽的资料,手里面的铅笔也是来回的转动。

    突然莉莉也是发现了一些值得注意的地方,他去了萨维尔街,还去了杰明街,但是他身上面的打扮呢?貌似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出众,甚至可以用非常普通来形容,自己还真的就没有发现他有多么出众装束的时候,这对于自己来说还真的就是一个切入点。
下一篇:在浴室强奷校花腿让人桶 男友室友个个如狼似虎
上一篇:国色天香社区免费高清视频 一家三口共用奶奶
最新发表